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鸡零狗碎话人生

2019-12-03 10:24 作者:烟雨流峡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鸡零狗碎话人生

作者:唐仪天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走学要经过我们队的饲养院,饲养院东侧住着一户曾经无限风光,而今颓废败落的人家。这个家族败落得恰到好处。他们在民国时期就一败涂地,再也没有恢复元气,所以也没有给后人留下政治上的后遗症。他们和寻常的贫下中农家庭一样,坦然的劳作在唐家湾子的土地上,和广大的劳动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没有任何政治上的阴影。

主人是个老实巴交,蔫头不叽中年男人,待人也很真诚的。他家养了一只公鸡,却是相当的刁钻雄强,每天我们走学时,它早已完成了“鸡司晨”的神圣职责,站在生产队高高的粪堆上顿足振翅,一副桀骜不训、遗世独立的傲慢架势。不知它的前世与人类积攒了多大的怨恨?或者说,我们的前世欠下了它的的多少钱财和人情?它抖擞精神的目的,就是以恫吓、啄伤小孩储备能力。我不知道它除了这个嗜好之外,生活是怎样经营的?它一看见我们过来,脖子上的羽毛迅速竖立起来,然后就进入最高的警戒与战斗状态。而且每次战斗都是有它挑衅的,结果总是我们嚎啕大哭,它仍然余恨未消的样子。

我细细地看过它的模样,它和寻常的公鸡有点不同,它的喙像一只捞勾一样弯曲锋利,它应该的是鸡类里的一个变种,或者它的母亲于鹰枭之类的肉食类凶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总之,那只鸡在我的记忆里,属于此非凡鸟,此鸡非凡鸡那种类型,真的是公鸡中的战斗机。

这只鸡是天然的嗜血狂,它几乎是没有目的的发起攻击。每次见到孩子就做出一种架势、做出扑杀侵夺的准备,不管你惹不惹它,一切都是无缘无故的。它扑杀的动作机智而灵敏,飞翔的速度迅疾而又准确,我们几个孩子几乎没有逃脱过它的追捕和袭击。那一年,我们几乎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上学,小心谨慎的归家。被袭击了的日子脸上就留下泪痕,侥幸逃过的日子满面都是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的小小情绪总被一只鸡把持着,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那时,我们的年龄还没有能力逃避一只鸡的侵扰和欺凌,七八岁的人,远远没有一只一两岁的鸡的成熟老道,想想也真有些难为情的。

我们私下里也合计了许许多多惩治它的方略,我们悄悄地准备了大孩子们才能制作的弹弓,想埋伏在公鸡不易发现的角落灭杀它。但是,谁也没有这个勇气去实施。我们幼稚的想法是:其一,技术极不成熟,一旦不能在剿杀中取胜,势必和公鸡结下更深的冤仇,因之不敢轻举妄动。其二,一旦打死那只鸡,以我们各自家庭的生活状态,实在赔不起应赔付的损失。年纪小胆子也小,只好忍气吞声。

后来,我们把这件事告诉给了父母,父母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在春耕耘的忙碌中忽视了。有的记事的大人觉得这事非同小可,有可能酿成大祸,譬如:啄伤了眼睛,啄破了脑袋,甚至啄坏了牛牛等,就去和主人交涉。主人说,你们有本事你们想办法灭掉,我也没办法。

原来这只鸡出生后主人就没饲养、驯养过,虽然名义上是他家的鸡,也常常出入在他的房顶院内,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过亲密无间的接触,也从来没有饲以食料,它就是一只保持天性、特立独行的野物。造物主为了适应它的生存,赐予它其他鸡们没有的喙,能让它在树皮墙缝里寻找捕获赖以生存的食粮。主人对这只鸡对孩子们的伤害,表示出极大的同情和愧疚。并扬言,谁能打死那只鸡,他一定请大家尝口汤,尝尝这只战斗机到底是什么滋味。

一只无限放纵个性的鸡,便成为整个村庄人们关注并企图猎杀的对象。究其缘由就是它本来是一只鸡,却不像鸡一样安分的活着,老想以鹰枭般的行动显示自己的存在,显示自己的价值,所以它便树立了太多的敌人。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敌人,敌人原来是自己树立的。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混沌未开,亲也好,友也好,敌也罢,这些都是在生命过程中,因情感的磨砺而产生的,最终也会因为这个生命的寂灭而消失。

既然主人这么说了,大家的情绪也开朗了,人们不再怨恨鸡的主人了,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了那只自命不凡的鸡的身上。这只无辜的公鸡,宛若一个没没娘没人训教的孩子一样,所犯的错误连自己也不清楚。

有些大人偶尔遇到那只鸡也试图捕猎之,但是总是不能如愿。这只鸡在长期的自我生存中训练有素,练就了一副颠扑不破的的飞跃腾挪神技,飞檐走壁、上墙越瓦都身轻如燕。

人类的蠢笨在与它的交锋中暴露无遗,自恃高傲的人只能望鸡兴叹。

上天让谁灭亡,必先让其张狂。这句话一点不假。这只鸡就像一个利令智昏、不知收敛人,在取得了一次次胜利的自我陶醉中无限的睥睨人类、放大自己。

那天清晨,队长的独生儿子在经过高大的粪堆时,忘记了那只公鸡的存在,正当他掏出牛牛尿得酣畅淋漓、无限舒畅时,从不怯于战斗的那只公鸡出现了,它像一支离弦的利箭从高高的粪堆上弹射而下,啄伤了孩子的牛牛。孩子喊爹叫娘的声音,引来了全队的男女老少。

俗话说:话不能说尽,事不能做绝。显然这只自命不凡的公鸡把事情做绝了,生命必然走到了尽头。

我看见队长用粗糙的手掌捂住儿子滴血的牛牛,愤怒的呼吸令人毛骨悚然,民兵排长钻天猴感觉像蒙受了巨大的侮辱似的一跃而起,队里的其他人等操起各自的家伙,投入了对一只鸡发起的、声势浩大的战斗。

这只训练有素鸡,不亏战斗鸡的盛名,在几十号人的围追堵截中侥幸突围,连飞带跑的登上了十几米高的麦秸垛,在高高的麦秸垛上踱着方步耀武扬威、睥睨一切。几个小伙回家取来了弹弓,一颗颗愤怒的卵石,带着复仇啸叫追逐着公鸡的身影。在诸多飞翔的石头中,有一颗有眼力的石头击中了公鸡的身体,我们看见它一个趔趄,身体失去了平衡,从麦秸垛上飞了下来。

战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所有人的兴奋点、厮杀欲和嗜血欲都引爆到了极点,大家都很有章法的以扇形的队列像那只公鸡包操过去,因为公鸡的体力消耗过甚,再加上身受重伤,公鸡显然没有先前的嚣张跋扈了,但是求生的欲望依然强烈,它振翅奋距企图突围,而扇形的战阵早已变成了环形的包围圈,鸡左奔右突翅距无措,最后只好投入一个为牲畜们淘草用的水池。

场面极为惨烈。它高估了鸟类的能力和局限,它小看了人类对它的蔑视,它的生命在小小的池塘里画上了句号。

多年之后,阅历了人间沧桑的我,常常想起那只被主人娇惯、令孩子们畏惧、自我放纵、不知收敛、坏事做尽、自蹈水塘的公鸡。而现实中仍然有一些人重蹈着鸡的覆辙,重演着一只鸡的荒诞闹剧。

2019年5月17日草于苏武社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qnbkqf.html

鸡零狗碎话人生的评论 (共 8 条)

  • 幸福鱼儿
  • 心静如水
  • 残影
  • 烟雨流峡
  • 北斗
  • 烟雨流峡

    烟雨流峡而现实中仍然有一些人重蹈着鸡的覆辙,重演着一只鸡的荒诞闹剧。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 杰

    您好!我是文化公司的编辑,拜读了您的文章,觉得非常有意义!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出版发行十本大型著作,欢迎您的文字入驻我们的书籍! 我的微信号:18938588757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