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说“根”

2020-08-05 11:29 作者:江北乔木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每回老家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想到了“根”的事儿。于是乎,“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知根知底”“树大根深”“叶落归根”的词汇就一股脑地涌入了我的脑际。还有“树根”“屋根”“墙根”“山根”“草根”“花根”等富有形象化的词汇,也生发出很多的联想。而我想,最形象化、最具说服力的“根”当属“树根”,我便想以“树根”说事。

“树高百丈连着根,水流千里终有源。”这是对“根”的最好诠释;“树高百丈,叶落归根。”这是叶与根的归属。说到这里,我不免又想起了老家那棵500多年的古槐,这棵高大粗壮的古槐二十多米高,虬枝直指蓝天,树冠直径经专家测算为:21.6米。儿时曾听家乡老人讲:“树枝长到哪里,树根就长到哪里。”也有人说:“这棵古槐的树根长到了东河沿。”我那时当笑话听,现在我信了。

支撑起昂然壮阔的500多年古槐的力量,是根;维持它葳蕤生长的,也是根。根深叶茂的道理人们都懂,有树根才有树干,有树干才有树枝,有树枝才有树叶,有了树叶才能开花,有了花才有果,这一连串的因果关系,最终还是归因于根,这样的古槐定然是根系发达的。

前些日子还曾跟妻讨论过“人与树”的问题。我曾指着公园路边的树说:“都说‘人挪活,树挪死。’你看,现在树也挪不死了。”妻回说:“那是用先进的机械设备保住了较完整的根系,紧紧护住根系的还有原来的‘娘家土’。”我想妻子所言极是,在经常漫步的公园、植物园里,在小区外、路旁边,常常见到移栽的粗壮的参天大树,正葳蕤生长,那是树根使然。我还听一位朋友说起过,他从几千里外的大西北运回许多古树栽种的经历,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只要把根和原土保住了,树的存活没有问题。”由此,我又想到了根的重要,根就是生命

前些年,赴红色圣地井冈山接受红色教育时,在大井毛主席旧居有两株大树,一株是红豆杉,一株是柞树,它们曾被敌人放火烧枯过,几十年后又奇迹般地发了新芽,开出了银色的小花,女导游便借题发挥,又渲染了一番,我当时也感到了惊奇,现在想来,树虽烧枯了枝干,但根没死,仍抱着重生的想和希望,这就是根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不可估量的。

我曾写过一篇《人生如树》的散文,其中有一样一段话:“树也是这样,枝枝叶叶都不忘根的培育,到了落叶的时候,化为泥土、肥料,滋养着根,这就是“叶落归根”的规律,也是叶对根的回报,人生归宿与树是多么地相似。”这其实也阐明了树的“根”和人的“根”的关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人类的根也是源远流长的,单说每个人的老家,老家,就是这个村子的根,每个姓氏人的老祖就是本性人在这里的根,而就近几代说,我们的祖父、祖母、父母,就是我们这个家的根。

近年来,人们对自己的“根”、家族的“根”更重视了。有了“根”的意识,就必然会有寻“根”的行动,寻“根”追寻的是姓氏家族的“根”,“血浓于水”表明了自古以来人们的血缘关系和亲情纽带。前几年,我曾拜读过一位大作家写的一次寻根大行动,不怕十几年,打听千百人,纵横数万里,直到寻到自己的“根”,已是老泪纵横,有的生命的最后终于安然合上了双眼。我从中看到了“根”连着亲情,根连着根,心连着心啊!近年来,续修家谱也成为一种自发的行动,越来越多,越发让人有点不敢相信,有人舍去时间,投入精力,自发地组织起来,续修家谱,说到底,就是为了寻“根”。

为了寻“根”,我也曾和几位乔氏长辈一起续修《乔氏家谱》,几位长辈都已七十多岁了,为了搜集整理家谱,他们分文不取,下了几年苦功夫,搜集整理出了《乔氏家谱》初稿,又不辞辛劳去老青杨,跑麻兰,到南村,四处奔波,联络核实,并通过亲朋好友关系,联系上了市内外、省内外的乔氏宗亲,电话一一核实。他们这种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我则将他们搜集的《乔氏家谱》手稿,组织一一编排、校对、制作成家谱模式,作为乔氏后代,也才感到心中释然。看到正正规规的《乔氏家谱》,我眼前仿佛看到的是一条条发达的根系。

从家谱图一代一代的谱系中,其实就像是逐步延伸、一一相连的“根”系,一代一代,一如枝枝叶叶,多么像盘根错节的树的根系啊!于是我就想到了,我们的祖宗、长辈就是树的根,我们及一代代后人都是葳蕤的枝,或散落的叶,还有渐渐成熟的果。人一旦有了这层层关系,便知道了“根”在哪里,油然而生出对“根”深深的寄托和思念。尤其是上了年岁的游子,都会思念故土,思念家乡的亲人,有些远方游子,年轻时远离家乡,到了人生暮年,思念故乡心切,就会携带家眷搬迁到故乡直到终生,有的人已在外地扎根,也会抽时间回老家常住,“寻根问祖”,人在外,心在思念故土啊!

说起“根”来,有的游子不免发出这样的感叹:“我是一片叶子,一片远离家乡的叶子,一片带着根的寄托和冀盼的叶子。想起每年过年长辈们不顾劳累的蒸着大包子,忙活着一大桌家的味道,谁不知道那包子里包着是对儿女多子多福的期盼,那一大桌家的味道是对儿女最浓厚的温情和关怀。”这是远离故乡的游子发自内心对“根”的情怀。也有人说:“我是一片叶,一片漂泊在外的叶,一片寄托着诸多情感的叶,一片不曾忘却也不敢忘却根的叶,一片在想念和缅怀中继续向前漂泊的叶。”这是“叶”对“根”的述说,可见,“根”是何等的重要。

相比有人发出对“根”的无限感慨,有的人就付诸了寻“根”行动,千里迢迢奔赴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寻根祭祖,追根溯源,有诗为证:“此地别故乡,明代迁移忙。五百余年后,古槐民不忘。”这是清末刘大观写的一首诗,是人们到大槐树下寻根祭祖的真实写照。

在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下,无论“三九”的天,还是“三”酷暑,远方寻根的游子络绎不绝,有的寻根问祖,有的虔诚祭拜,有的留下标记,有的捐款捐物。惜别的时候,就像当年离别时的祖先一样,恋恋不舍,频频回首。天长日久,山西洪洞县自然而然就成了人们寻“根”的发源地,形成了独特的寻根文化。曾流传着这样的歌谣:“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一株雕刻着历史沧桑的古槐,成了中华儿女的血脉之源,寻觅之根。

“根祖文化”有其特殊性,是其它文化所不可替代的,数百年来,大槐树被有些人当做“家”,被有些人称为“祖”,被有些人看做“根”,已成为亿万人心目中的故乡。

“根”有不同的说法,在现代社会,我们不妨趋于大众化的“根”情结,出了村子,村就是我们的“根”,出了县乡,县乡就是我们的“根”,出了省市,省市就是我们的“根”,到了国外,中国就是我们共同的“根”,这也是大中国的寻“根”理念。

个人简介:乔显德,笔名江北乔木,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江山文学签约作家。创作散文等200余万字,散见于人民日报社《平安校园》《散文百家》《工人日报》《青海湖》《作家眼中的黄河口》《天津日报》《京晨晚报》《京财时报》《江苏文学报》《中国电力报》《国家电网报》《中国电业》《农家书屋》《工会博览》《金沙江文艺》《贵州政协报》《山东商报》《青岛日报》《小学生学习指导》《平度日报》等150多家报刊。荣获首届黄河口散文奖、首届“娘亲杯”全国征文奖、全国第二届大众文学奖最佳散文奖等五项全国大奖。《家信》《大海行船》列入全国十几省市高考模拟试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opbkqf.html

说“根”的评论 (共 7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oleg(正峯)

    oleg(正峯)人不能忘本,这本,就是根。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点“我喜欢”!

    赞(0)回复
  • 雪

    雪,真是一篇好文,族谱作为一种文化被传承,推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