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楼顶花园

2019-11-22 10:10 作者:闲话少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辗转奔波半生,终于在城市觅得一安身之所,且为顶层,于是在楼顶垒台积土,植花木果树数株,日日松土除草,修枝剪叶,看花开几许,数结果几多,心里便涌起按捺不住的满足和欢喜,因命之为楼顶花园。

说它是花园,确实有点太过郑重其事,或者简直就是小题大作,是郎自大,是小家子没见过大世面啊。

它只是一方楼顶,面积不足二十平方。在进入楼顶的门前,搭建了一个约三平米的门楼,站在下面,可一眼尽收我的整个花园。不管烈日当空还是暴倾盆,我都可以象将军一样站在这里,检阅我的士兵在酷暑和暴风雨中展示他们的坚韧和顽强。顺着四面墙壁,是高四十公分宽五十公分的花带,里面高低错落的种着山茶、茉莉、三角梅、月季、腊梅,金桔和柚子,有花有果,四季都有花次第开放,都是生命力极其强盛,不需过多照料和打理的平凡物种。

在东边角上花带交接的地方,围一个不到两平方的鱼池,鱼池的正中,用朋友从大老远的山洞里敲下来的钟乳石垒成一个自己想象的假山,并在一块天然形成的石孔里填上泥土,种上一丛野草。那假山,虽不及园丁师傅精心设计的那般精致,也显不出通常应有的峥嵘和秀奇,更没有刻意安排上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但却有当代某些著名书法家笔下的所谓率性和古拙。池中置睡莲三四盆,有锦鲤十余尾。在鱼池两边,各种上一棵桂花和葡萄,自由伸展的桂枝,刚好荫蔽了大半个鱼池,为鱼儿提供了天然的阴凉。

花带环抱的正中是一片铺着瓷砖的空地,四角立着涂上防水油漆的木柱,支撑起一个长方形的葡萄架,这是一方完全属于我的天地。天的周日,一方茶几,一把藤椅,一本闲书,一杯清茶,便可消磨掉我整天的时光。看得倦了,便仰头细数那藤上绽出的新芽,有的如米粒大小,着急的却已张开了娇嫩的叶片,如朵朵鹅黄的小花。或者踱至鱼池边上,撒几粒鱼食,那些或红或黄或黑的小精灵们,便急急地摇头摆尾的游到我的面前,大口大口的抢着食,发出“啵啵”的轻响,水面便荡起圈圈涟漪,泛起串串细小的水泡。此时,所有的烦恼都烟销云散,唯我独尊,物我两忘。天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举起水管,给花们树们一顿酣畅淋漓的痛饮,然后仰望那串串正迎风膨胀的泛着青色的葡萄,以及从叶缝中漏下的点点星光,滴滴水珠落到裸露的脸上身上,夜风送来茉莉花淡淡的芬芳。秋天,一串串葡萄从架上垂下来,一天天变亮,变紫,珠圆玉润,晶莹剔透,象精雕细琢的玛瑙,象年轻妈妈饱满的乳房。葡萄叶则随着葡萄的成熟,开始从叶边向里一圈圈枯黄。金桔的皮也开始由青转红了。清晨,刚睡醒的雀儿们和蜜蜂们循着葡萄的香味,叽叽喳喳地,嘤嘤嗡嗡地一路邀约着来了,旁若无人的享受那甜美的琼浆。有人建议我给葡萄罩一张网,以抵挡雀和蜜蜂对我劳动果实的掠夺。我笑了,让它们尽情的吃吧,它们吃和我吃都一样,而且我的果实能宴请到它们,正是我希望得到的快乐天,其他树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我小小的花园里,月季依然顶着大大的花苞,四季桂依然在开放,而腊梅正独占鏊头的散发着扑鼻的幽香。我捧着自制的茉莉花茶,在缕缕茶香中,懒懒地陶醉于冬天的暖阳……

这就是我的花园,世界上最小的花园,也是我苦苦等了二十年的花园,连着楼下那我同样等了二十年的家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十年前,我带着满身泥土和青草的气味,从农村来到城市,在这里谋生,在这里成家,但却一直没有自己的家。我带着老婆和孩子,象候鸟一样从这里飞到那里,从这家寄寓到那家。望着那一栋栋高楼,那一扇扇明亮的窗户,那一个个宽敞的阳台上青翠的植物和艳丽的鲜花,一次次幻想着那是自己的家。

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二十年哪,可我依然是一片无根的浮萍。下班了回到老婆孩子身边,我称之为“回去”而不是“回家”,因为那块我们暂时落脚的地方,是别人的家。那里的墙壁上我不能随便钉一颗钉子,也不能允许幼小的孩子在那上面涂抹一幅她想画的漫画。每次将房租递到房东的手上时,还要领着他对每间房子进行仔细的检查。这些房东们多余的房子,仿佛玻璃般容易破碎和损坏,随时提醒我们必须小心翼翼的在里面活着。房租又象地里正茁壮成长的麦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拔节上长。

我是农民的儿子,遗传基因决定了我渴望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落脚之地,我渴望能随时嗅到泥土和树叶的清香,渴望早上一睁开眼就能听到清脆的鸟鸣。我更渴望可以让我的孩子发挥她自由的想象,任其在白的墙壁上映上她污脏的脚丫,或者用她喜欢的各种颜料,把头脑中的图画搬上任何一处她够得着的墙壁。于是,我以父亲遗传给我的坚忍,以农民特有的执着和耐力,在这座城市默默地生存。我不挑剔任何工作,也不回避任何压力,同时抛弃一切不着边际的幻想,拼尽全部岁月和心力,只为能在城里扎下根,只为能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是一个多么卑微的愿望啊,可是作为一个一无所有又一无所依的农民的儿子,我还能有什么更高的奢望?

终于,在二十年后,我拥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而且还正好是顶楼!此时,我已由刚进城时的毛头小伙步入了两鬓飞霜的中年,当年呀呀学语的孩子也已能振振有词的和我探讨人生的意义。在布置好所有房间后,我们开始商量如何使用那宝贵的楼顶,老婆建议种瓜种菜,我则坚持要栽果养花。因为瓜菜是要用粪尿浇灌的呀,城市里哪儿去找这些宝贵的东西?而且种瓜种菜需要随季节而变换,哪象栽果养花一劳永逸!不仅要栽果养花,我还要种那种不需要精心照料,能经得起风雨,既能奉献出芳香,又能品尝到甜美的花和果。它们不仅能给我以快乐,还能招来雀鸟和蜜蜂。我要把花香,把美果,把鸟鸣,把山石,把鱼塘,把野草一齐搬来!于是,我开始砌花池,搭葡萄架,象燕子衔泥一样一袋一袋的从农村从山上运来腐殖泥土,一个花市一个花市的挑选花木和果苗,我还为此专门购置了尖嘴的锄头,修枝的剪刀和有益于花木健康成长的花肥,我一天一天按自己的想象营造和修改我心中的花园,一个生活在城市的农民的花园。

终于,我的花园建成了,各种花儿按照我设计的时序如期开放,葡萄和金桔也没有让我失望。

我的花园连同着我的家园在城里落地生根了,我用二十年的时间,把自己搬进了城市。

二十年。不长,不短。刚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libkqf.html

楼顶花园的评论 (共 4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