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旧事•旧人•旧情

2018-09-10 12:53 作者:文章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旧的事物之所以可,往往是因为它有内容,能唤起人的回忆

-----题记

旧,是悬念和惦记。旧里,有着青的敏感,自己矜持的个性。旧,是一个故事,让人丰盈。我从旧里走来,有着最真的凡俗,如老银般,低温,柔韧,内敛,光而不耀。我渐行老的心态,透着岁月的宁静,总有恋旧的情结,旧人,旧事,旧物,旧情,有着苍桑之味,有这温厚之境,散发着耐人寻味的沉香。说起旧,会想到的颜色。想起老屋木门锈迹斑斑的锁环,想起月亮罩在泥墙上丝丝绰绰的光影。旧的感觉仿若时空倒转。旧的东西表象里总是暗淡的,深蕴光阴厚重之味,不失沧桑却有美感,岁月积淀世态炎凉。

旧事,更让我晓得旧了人,并没有旧了心。岁月旧了,旧在了走过的往事,洗练剥落着褪色的痕。 岁月的深处,总是藏着很多旧的故事,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旧书摊,旧时光,旧宅院的人和事,即使再用心境翻阅一遍,就像打开一把陈旧斑驳的锁,回眸人生感悟,有迷人的事,动人的歌,也有凄凉和悲伤

提起“旧”字,不难让人联想到“喜新厌旧”的成语。喜新,是人的思想本质。厌旧,是事物发展的本真。而我喜新却不厌旧。天生喜欢旧的,旧书、旧古董、杂院旧事。更秉持“老路旧朋友”的信念。与旧朋友相处,知根、知底、知心。品读那些泛黄的旧文字,因懂得而相知相惜。品味旧时光的故事,记忆中那熟悉而发霉的味道,携带一种感知的力量。

怀旧,是一种氛围,一种意境,一种心情。孩提时,我就与老宅旧巷、旧书摊结缘。北京南池子的四合院就是我的出生地,宅院里与我同龄四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小伙伴一起进幼儿园、读小学,在老宅院里弹琉璃、跳绳、踢毽子,在街巷里看拉洋片。过去的旧书摊,犹如幽香的小花,在街巷的角落中氤氲着淡淡书香,书韵悠长。在离家巷口不远的张大妈旧书摊,就是我们心中最美的风景。铺满一地的小人书,吸引着我流连往返。廉价看书一分钱一本,每天把买午饭的钱,节省一些来看书。兜里没钱时候,走到书摊不好意思到里面看,站在巷子口眼巴巴地看着张大妈,张大妈明白我的心思,招呼我并给我找板凳,赊欠给我看。从那时起,旧书摊的四大名著给我了爱好文学的启蒙教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几十年的颠沛流离的生活过去了,旧书摊仍对我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有闲暇总想在旧书摊淘上几本书,爱不释手。有一次妻子给我钱让我去买菜,在街上看到旧书摊,顿时兴奋起来,翻翻这本,看看那本,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我所需要的书。当我回到家,妻子看我手提着一摞书没有买菜,戏谑地对我说,钱都买书了,真拿你没办法。你就两样看不够,书看不够,美女看不够。生着气,买菜去了。

邮局楼后的胡同有个旧书摊,我经常光顾,熟悉了摊主王师傅。他是六十年代的老高中生,因抹房子掉下来,摔成残疾。但是,人有头脑、有心劲,夫妻支起了旧书摊。收旧书按废纸论斤付钱,卖书按本论价,收益颇丰。我经常把家里的闲书杂志卖给他,从中换我需要的书。几年后,王师傅经营获利,从小书摊变成了大型的旧书店,儿女都在店里就业。他也知道我喜欢那类书,购到了,给我留着。我们俩人的交情也日益深厚。

旧书店,零散着堆放着一些书,经济实惠,内容丰富。旧书便宜,几块到十几块钱就能买到超价值的好书。淘书者也不少,能碰到我喜欢的书,也是一种缘分。杂志一元钱一本,买十赠一。杂志一般是几年前的,但里面的文章和知识不落伍不陈旧,看起来津津有味。闲暇没事的时候,我领着小外孙到旧书店里转一转,有我需要的挑几本带回家 。时间长了,连小外孙也迷恋上了书摊。有许多好书,就是在这里发现的。我感觉旧书传阅的人多,更蕴含着心心相印的温暖,发黄的书页弥散着岁月与知识的墨香。旧书摊虽然与时代不协调,但给人的记忆却依旧温馨可人。

旧,属于过去,寄托着怀念的基调,勾起回忆的情愫。八十年代初,从乡下知青招工后,我拖家带眷进城生活,买了一幢解放前商户遗留下四合院,联脊的旧瓦房。四合院前后东西厢房共居住十户,我家住正房。从小就习惯居住四合院,对这种环境并不陌生,仍不失对大杂院的情感,更显得亲切随和。情结织就的网,在时光的长河里无声无息地淘沥着,再重温往日的旧时光。

大杂院是一个小社会。这里居住着医生、司机、老师、厨师、职员、油田工人、商贩、瓦工、木工、算命先生,唯有我是机关干部。院里居住的都是普通家庭,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虽然文化素养不同,但每户都严格遵守道德标准和为人处世之道,文明礼貌和谐相处。大家生活在一起,互相体贴照顾,亲如一家。要是谁家来了客人,带点土特产,都会给各家分一点,这已成为大院的风气。东西不多,代表着一种心意和温情。谁家遇到什么事情,大家不约而同,力所能及地给予帮助,这种亲情是自发的。算命的崔大爷是农村户口,没有城里供应的煤,各家每年都主动的把煤票集中到一起,解决崔大爷过冬的燃眉之急。

西厢房的刘叔孩子都大了,房屋显得窄小挤巴,想接个厨房。大家知道了他的想法后,凑在一起商量建厨房的事情。在每天下班后,全院的大人孩子一起出动,去拆迁的工地拣旧砖,到废品回收站买旧窗门和檩子,司机陈老弟开车帮助运料。材料备好了,选了良辰吉日的星期天,就热火朝天地开工了。刘叔本身是瓦匠,砌墙垒墙他全包了,院里的男生递砖、和泥。女孩子当服务员,端茶倒水、递毛巾。李大爷是木匠,木工的活全交给他了。院里的大娘大婶们切菜帮厨,男女老少齐上阵,忙的热火朝天,吸引着不少街坊和路人前来观看,他们羡慕大院人如同一家。

记得有一次我去省城开会,儿子得了急性黄疸肝炎,邻居得知后,大院里的张医生和司机陈老弟赶紧驱车送医院,帮助护理入院。孩子住院期间耽误了课程,小刘老师每天晚上抽时间给孩子补课。为了答谢和犒劳院里的邻居,端午节我从乡下弄回来两只羊,一只给每户分点肉,一只供大家聚餐。这一天,各户都熄了灶火,在庭院里架起了大锅,宰羊烀肉。刘叔和一级厨师老王大显身手,孩子们抱木拌子烧火,整个院落忙个不亦乐乎。

开餐了。院子里摆了四桌,男人们两桌,妇女孩子两桌,大家围在一起就餐,院里顿时热闹起来。陈大爷拿出一桶从乡下烧锅带回来纯高粱六十度酒,可口的菜肴,香嫩的羊肉,鲜美的羊汤,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辣椒的刺激,酒精的散发,燎起人们火热的胸膛,在酣畅淋漓中,亲切与热情闯入彼此的言语里,激动的心渐渐温暖兴奋起来。陈大爷出自于高兴,还兴致勃勃地给大家唱上两口二黄,连平时滴酒不沾的王叔也连喝了好几杯,嘴也没有把门的了。不胜酒量算命的崔大爷,几盅酒下肚有些醉意,说出了掏心窝子话:“我们老两口一辈子无儿无女,生活在这个大院里受人尊重照顾,享受着天伦之乐,真比有儿女都强。”说着,泪水淌下来。在他的感染下,大家也都落了泪。那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天黑,大家边吃边叙,无所不谈,无所不说,重复说得最多的,就是遇到了好邻居是福分是造化,应该好好珍惜相处。 在深厚情感的氛围,场面热烈感人。

深了,大院又恢复以往的宁静,不知从谁家传来了如雷的鼾声,还续着白天悠长的梦。

大院历经了历史的变迁,棚户区就要改造了。平房被轰轰隆隆的推土机铲平,一栋栋大楼拔地而起。同吃一个水龙头,共用一个厕所的老邻居就要各奔东西了。大家即为居住条件改善而高兴,又为老邻居分离而伤感。那段时间,大院里格外寂静,互相串门子,回忆往事,互相约定着长来长往的诺言。言真意切,情景感人,回忆起来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感慨不已。

随着城市高楼大厦的崛起,现在的人们住在一个单元,邻里没有往来,相互不需要帮助,纯粹是陌生人。原本友好的街坊邻里关系情感慢慢随之淡化了,这也是现代城市发展的趋势。有的老住户虽然居住不远,但人情往来远不如在大杂院的时候走动的多。孤独的寄居生活之感,更让人怀念大杂院的旧事。老邻居相遇,自然会相互亲热一番,问问身体、儿女的情况,值得高兴的是大院里的孩子们都大学毕业,孔雀东南飞了。

活在时光影子中的人,喜欢怀旧。清晨的阳光不期而至,仰望同一片蓝天,繁华更换了旧物,红颜渐次老去,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那些旧美的时光,让我思想更缠绵,更珍惜。怀旧是思绪与灵魂的结合,是精神的慰藉。像品茶的醇香,读书的深邃,其内涵在于回味。采撷沧桑的旧痕,心存一份情结,保存一份怀恋,回想一份记忆,享受一份感悟,是人生最珍贵的财富。

怀旧,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元素。有了这种元素,在怀旧中,眷恋着,骄傲着,幸福着。使我人生更完整丰富、更有生活的品味和色彩。经时光的雕琢,身边的旧人越来越少,光鲜的容颜早已遗落在百花深处。在光阴的皱褶里怀念着故人和那满树桃红时代,弥足珍贵而难得,我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光,如静静的柴門,即使久不开,再遇,更懂得如中梅花,芳香如故。时光即使旧着,也香醇如茶,幽香于我与岁月。

让那些眼前走过逝去的旧人,旧事,旧情,再重新温热,让沧桑染上更温暖的色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kuskqf.html

旧事•旧人•旧情的评论 (共 5 条)

  • 恨秋声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推荐阅读并说 认证品过,文字优美,内容怎么说呢,有些费解需要参悟。回去研究。欢迎来访吧!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