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在未来

2019-01-10 14:53 作者:简纯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两本台历,一本翻尽,一本待翻。2018还剩下最后一缕光阴。唏嘘感慨,岁月就像沙漏,缓缓流淌如诗荡漾。一年的光景尽显,一幕幕就像倒叙的黑白卡带,时空歌者沙哑的嗓音,歌声中充满静逸的惆怅、灰色的忧伤。想写点这一年的故事,却说来话长。桌上那盆玉树,一年前小豆芽般模样儿,如今也长出了半扎有余。岁月不惊,眺望窗外,远处的山峦,从满山葱翠到干枯萧瑟。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零零星星叉着干枝,悬着枯叶,在午后柔美的阳光下,点缀着该有的落寞。几只麻雀爬上了电线杆,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好像也在为裹腹犯难。人的进化改变了历史,建立了文明,可人的欲望就像吹开了的气球在不断膨胀。

冬至已至,带走了一年当中最漫长的。昼,开始疏醒,缓缓舒展。岁月轮回,周而复始。时间就像慢性毒药,让盛气凌人的少年渐变麻木,少了激情,慢慢终老直至凋零。感谢苍天厚,我还能够依然活着,既然老天厚爱,便不可辜负。应严肃点、坚强点认真地活着。

生活不敢细数,记忆里还是小小仔的儿子,幼儿园中班都已经读完了一个学期。在这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幼儿园老师们组织了一堂公开课,开放时间只有一个上午。城市的喧嚣,工作的舌燥,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洪流猛兽,不断蚀心,抽空了生命的空间,人愈来愈聪明,就像个个都食了灵丹妙药,在尔虞我奸中,翻转流离;在追求利欲财富中活色生香;在滚滚红尘中剑气如虹,马嘶长啸,尽情翻滚。岁月不饶人,可谁又曾饶过岁月?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权谋,利益更像一剂膏药,黏贴着数不清的宫廷剧。放下繁重的枷锁,坐在一群孩子们面前,看着他们背古诗,唱儿歌,做游戏。清澈的双眸,纯真的笑脸,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或许孩子们就是天使的化身,那纯真无邪便是洗尽尘世铅华的芬芳。看着儿子坐在一群小朋友中间,微笑着背诵“三字经”,他边背,边偷偷地瞄了我一眼,那一刻涌上心头却有无数说不出的温情,看着孩子们,自己热泪盈眶,强忍着,没让它掉出来,害怕孩子们笑话。

有时候想,时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或许时间就是时间,从未改变,只是我们从天地之间匆匆而来,匆匆离去,就像镜头下的四季,草发生,叶茂盛,秋容萧瑟,冬乃,帘卷寒风,凛冽静寂。正应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地辽阔,历史浩荡,奔流不息。尘世中的自己也只不过沙漏瓶中的一粒细沙罢了。

天宽地阔,宇宙浩渺。文字却厚重有力,掷地有声。一个个,一组组,码成行行、章章,杂陈五味,叙尽世间沧桑,记下万物本色。小至孩童歌谣,大至大江、大河,江山社稷。写字的人,撰文的人,使这个世界有了灵魂,填充了色彩,艺术繁衍,文化涓涓,永不停歇,世世代代川流不息。

童年的天真无邪,青年的无知无畏,中年的名利贪婪,老来的玩世不恭,日暮黄昏。回头望望和四季有何分别?非得撤点儿,那边是年少时的想。我们都在心田种下过梦想,都幻想过,它能够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可大多数人最后还不是照样被金钱操控,所有的梦想和理想,便是挣很多、很多的钱,等有了足够花的钱,都财务自由了,再谈曾经的那些个理想吧,但是很多、很多的钱到底又该是多少呢?想想我们曾经梦想着的画家、书法家、音乐家,在钱面前原来这些个家是这样的渺小,这样的弱不禁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或许我们最后留下的不能叫理想,在生活面前充其量也就只是个爱好。

回头再说说已经悄悄溜走的这一年,却又真不知该从何说起了,或许是某个清晨,也或许是某个黄昏,因为这一年比较特殊,似曾告别了一段岁月,也似曾告别了一代人的记忆。从相声大师、武侠大师、文学大师,到霍金这样的大咖,纷纷陨落,那段美好的时代从此宣告结束。智能互联网时代悄然而来,波涛汹涌来势汹汹。时代的象征4G,也即将被5G替代,再一次清空台面,重新来过,我们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却举目无措。下一站你会在那里?下一站时代的距离又会拉开怎样的长度?风,轻轻吹起,2019已经开始踏上征程,它会将上一个时代所有积分全部清零,未来在等你,而我就在这个角落里。

愿岁月静好,愿时光不老…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jnpkqf.html

在未来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