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收玉米

2018-10-07 10:11 作者:心灵的港湾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光阴荏苒,岁月轮回,又一个硕果累累的金秋到来了。金灿灿的玉米已经成熟。一个周末,阳光明媚,秋风送爽,我回老家帮父亲收玉米。

父亲种的玉米不多,几亩地,一大块,一小块。现在很多人都用收割机收玉米了,可是父亲依然习惯于手工收割。父亲虽然七十多岁了,身体还算硬朗,就是膝盖有点问题。父亲是一个异常坚强的人,什么苦都能吃。什么困难都吓不到他。对于劳动,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眼是孬种,手是好汉!这一句话最好地诠释了他坚强的性格。他说,机收糟蹋的多,手工收割还能节省一笔开支,父亲是一个善于经营生活的人。

小块已经割完了,大块刚割了几行。早晨起来,吃过饭,没有找到镰刀,找到一个粪扒,拿起就往地里走去。家家门口几乎都晒着金黄的玉米棒,空气中弥漫着玉米的清香,处处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来到地里,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倒过了,已割了好一段了。看到我来,他说,就这点地,还愁割的!不要你割,你回去吧!我说,我来家就是干活的,一起干,快些!我知道,虽然父亲这样年纪了,儿子在他眼里好像还是个孩子。他可能是觉得,我平时又不干什么活,乍干可能不适应。他说好几遍,叫我回去。我根本不理会他,拿起粪扒开始刨。玉米杆还没有枯,还青,很脆,刨起来感觉很轻松。我从上中学时,感受了父母的艰辛,各种农活我都学会了,每逢放假,都与大人一起干,所以并不害怕干活。随着太阳的不断升高,秋老虎的威力显露出来,加上干活总是要力气,很快浑身冒汗了。我不时地用衣袖擦拭额头的汗珠。玉米杆掉落的碎屑和玉米叶都弄得脸上刺挠挠的。这种感受是正常的,也是熟悉的。

太阳逐渐高了。父亲可能是没吃饭——他总是干一歇活,才吃饭的,拿着镰刀对我说,走家,不干了。我说,天早呢,回去干什么,这么多没割呢。我就去要父亲手里的镰刀,用镰刀割要轻松一些,也快一些。可是父亲不给,坚持要我回家,我坚持不走,他居然拿着镰刀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心里气啊!没办法,我只好还用原来的粪扒继续刨。干了一会,好像有点吃力,手皮快要磨出泡了。我干脆又跑回去拿镰刀,父亲还是叫我不要干了。我有点嗔怪父亲:镰刀好用,你给拿走了,不给我用!父亲说,不是不给你,我是想让你回来,不要干了的!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热,的暖流顿时涌遍全身,儿子这么大了,依然像个孩子这样疼爱!我拿起镰刀,健步走回到玉米地,挥起镰刀,刷、刷、刷,一棵棵玉米杆应声倒下,把它们放地整齐有序。看着手中的镰刀,麦收时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小片地的麦子,收割机下不了地,我和父亲用手工收割。镰刀上仿佛还带着我割麦时的体温。不知不觉就快到地头了,此时,似乎有点累了,手好像有点酸了。稍微歇一会儿吧!我坐下来,拿起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望着被放倒的玉米杆,感觉自己像领兵打仗的将军,露出胜利的微笑。玉米叶在秋风中摇曳着,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好像为我鼓劲喝彩;草丛里,玉米杆下,蟋蟀们美妙的琴声让我并不感觉寂寞,也让我忘却了疲惫。我站起身,继续干,终于割到地头,也快到晌午了,鸣金收兵,回家!下午继续割玉米。

第二天清早,和父亲一起到割过的小块地里掰棒子。我俯下身,蹲着一个一个地掰。少顷,腿蹲地很难受,站起来直直腰,再掰。累了,再一屁股坐在玉米杆上,接着掰。父亲因为膝盖有问题,坐着小板凳坚持掰。我不停地掰,好让父亲少干一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很快掰完了,回家吃早饭。饭后我们把玉米棒往车上装。父亲每一次弄得居然不比我少。我看他往车上弄很费力,我就不让他往车上弄,我负责运,叫他拾,好让他轻快一些。

又得上班了。回单位的路上,我没有感觉累,却倍感轻松,仿佛完成了人生中一件重要的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epskqf.html

收玉米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