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安好岁月

2018-04-19 12:47 作者:含川印月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我却是一股“腐水”。自从当老师,我一直未曾挪过窝,深深扎根在大西北。眨眼间,四季变换,身边的老师以一顿饭,亦或一纸辞呈,便走入了另一所学校,真让我措手不及。于是,我只好挺身而出,为自己带盐,摸爬滚打向前冲。心酸无助时,也只能舔着伤疤,重温躲在别人身后时的温暖。咧咧嘴,呲呲牙,叫一声“天地你奈我何!”。多愁善感有何用,风花月又如何?怎比得宠辱不惊,怎胜过风轻云淡!曾几何时,陷入别人的言论,为他人而为人,为他人而处事。以为如此,关系才能融洽,距离才能缩短,心与心才会贴近。殊不知,一张嘴乃是一大鼎。楚霸王举鼎,流芳百世;秦武王举鼎,贻笑千古。人前和背后,相隔数重山。也许正是有了相处,正是有了经历,岁月才放心给予我们“安好”。

——致安好岁月

北方的三月天寒地冻,四季如也只是奢望。冰雪附在灰色的树枝上,附在泥黄的大地上,附在匆忙的脚步上,我和妻子来到了学校。本希望妻子能在学校代课,为考教师做准备,可事与愿违。

由于没有工作,妻子时常有怨言,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好言安慰。时间久了,我感觉我们的未来摇摇欲坠。有段时间我失眠了,为了理想中的生活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毅然决然踏上了考研之路。

在乡村呆久了,思维也就闭塞了许多。起初,我不知道考研最为基本的信息,例如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区别,考研的要求、科目,报考的院校以及如何规划复习时间,就连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网我都不知道。经过层层筛查,结合自身的实际需要,我选择了安徽师范大学的非全日制学科教学(英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路线一旦确定,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行动。浏览过安师大研究生招生信息网,发现学科教学(英语)的初试科目只考四门——政治、外语二、教育综合、英语教学论,我顿时心花怒放。想当初我自考安大也要过12门科目呀!

“教育综合333是什么科目?”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百度一搜,我吓了一大跳。原来教育综合具体内容包括教育学原理、中国教育史、外国教育史和教育心理学。这四本书足足有10厘米高,5.4斤重,约1150页,2738千字。由于第一次考研,经验不足,我愣是一字一言地阅览。一个多月后,我的头脑却一片空白,毫无一丝知识的残迹。我深知此法不通,便将这四本厚书束之高阁。

政治,我首先看的是肖秀荣《知识点精讲精炼》,感觉收获不大。同时我也做了《1000题》,也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如同天吃冰棒,我刚扔掉冰棒棍,就不记得我吃过了冰棒。

也许英语是我的强项,我并没有买成本的资料书,只买了星火英语二的历年真题和模拟卷。空闲时,记记单词,背背作文,看看TED。对于英语,我信心满满,无疑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专业课二是英语教学论,主要考王蔷的《英语教学法教程》。看完书后,我便看其笔记和课后习题详解。

时间在复习中悄然而逝,冰雪已无处可寻,柳枝抽出绿丝,桃花含苞欲放,啼宛转悠扬,孩子们脱去毛衣棉袄,换上衬衣薄裤,奔跑着呼唤夏天的到来。校外绿油油的禾苗随风起伏,与天相接,恰似白馍那绵长的麦香味。

临近暑假,异常炎热。地面和竹席洒上凉水,窗户全开,电扇不停,依然能感受到太阳就在隔壁,它无时无刻不在偷窥我身上的一丝凉意。

暑假,妻子以护校责任人的身份住在学校,并在朋友的大力支持下以管理者的名义开办了辅导班。虽然很辛苦,可是很值得。

每天早晨,我起来看书,妻子还在熟睡,窗外星辰稀疏,天色微亮,甚是静谧,偶有凉风轻拂,树叶“沙沙”,仿佛在宣布醍醐之光随时可能照醒万物。

骄阳似火,午睡过后,我双臂双腿捆上沙袋,如同往日,我的目标是运动40多分钟,俯卧撑50、仰卧起坐100,跑到额头汗水湿,动到全身汗水流,不把自己整得气喘吁吁绝不罢休!音乐一直在循环播放,运动垫湿漉漉的,我很享受自虐的感觉。不得不说,自我感觉良好也有天气炎热的功劳,不然怎能轻易出汗呢。

我一直坚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知识是进步的阶梯”,所以时至今日,运动和学习一直是我生活的主旋律。有时,也感叹生活枯燥,没些意外的惊喜;有时,也想熬痛快地看场电影,明天懒洋洋得大睡一觉;有时,也想啥事不干,空着脑袋过上一天。可是纵然如此,也还是一天,怎比得上强身健体、武装头脑!要记住:不要放纵自己,一次都不要,会上瘾的。

暑假过去了,收获颇丰,至此非常感谢朋友的大力支持,感恩这段充实的日子。

十月份,妻子拿到了教师资格证,如愿以偿。可她终究没能在学校代课,只好在别人的介绍下进入了幼儿园。

我知道我们理想的生活就在眼前,可跨越现实还需要我们奋力一搏。

盛夏,处处是热浪的气息,烤灼龟裂的大地,斩断小草高傲的头颅,蒸烫行人的匆匆脚步。而我的心远胜于热锅上的蚂蚁,煎熬着,折磨着,无处安放。

白天工作繁杂,上课、批作业、讲试卷、写备课、记六录等,忙了一整天,我甚至都浮不出“成就感”的轮廓。我不知谁曾说过,“教师呀,清闲!”为了晚上能够有充分的时间看书,我有秩序地完成一切教学工作。

也只有晚上,我才能感觉到我的存在。“我为什么当老师?”、“我的人生想是什么?”、“我如何平衡两者?”我深知我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没有运筹帷幄的信心,没有天时地利的环境,因此我也只能暗渡陈仓、曲线救国。

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黑体字,双眼不禁似扩散的波纹,一圈一圈地扩大、扩大,我渐渐失去了意识,不知道在干什么,仿佛瞬间成了空无。我摘去眼睛,伏案冥想——

寒窗

苦读十余载,

桃花落尽书泛黄。

青灯人憔悴,

执笔抚琴志四方。

人醒夜自醉,

冷月稀星孤芳赏。

寒雪纷飞,

红泥火炉唯惆怅。

长亭话离别

剑光逼人提金榜。

寒窗今犹在,

不见当年读书郎。

寒窗里,是否有你想要的模样?!

无奈,一条腿已迈入考研的门槛,另一条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为了能及时获取考研的信息,我时刻关注加宁老师的微信公众号,确保精神不滑坡。

不知不觉,十月已过,紧迫感油然而生。我担心自已准备不足,也担心自已不够幸运。毕竟知识犹如三千弱水,而我殚精竭虑、穷尽一生也只能取饮一瓢。学海无涯,回头无岸。好尴尬呀!

弦一旦绷得太紧,断的可能性便呈指数增长。压力过大导致我无法安心看书,虽强忍坐下,心却在迷茫的乱窜。“我能不能考上?我到底行不行?能否给我一个干脆的答案?”

拍卖的魅力在于竞价的声起声落,梦想的魔力在于明灭未知。只有走一步,才会离梦想越来越近;只有离梦想越来越近,才会再走一步。

经历过妄自菲薄,经历过躺尸惆怅,身体很虚弱,所见之处都在跃动,如同梵高的《星空》,宁静与不安矛盾般存在。

为了安心,我在资料还没复习完的情况下,网购了蒋中挺的《考研思想政治理论强化通关800题》和《333教育综合真题汇编》,希望能为成功铸就一道坚固的防线。

“十年磨一剑”,也该“出鞘破寒芒”了。可就在临考前,我浑身无力,一百个不愿意,不愿意去蚌埠考试,不愿意见那熙熙攘攘的考生。我害怕,害怕复习跑偏了方向,害怕颗粒无收饿死在别人的目光中。

我之前报考了英语笔译二级,买了真题,打印了厚厚的一堆资料,准备了近三个月,可我竟以考场远在合肥为借口,最终没去。我深知其因:准备不足、路途遥远、证书无关紧要。报名参加笔译,也只是为了提醒自己:时刻准备着!

可我心里一直为之遗憾,毕竟我逃避了,没敢站出来,就像战士临阵脱逃,这是赤裸裸的耻辱,深烙在我心里的耻辱。

不行,我不能逃避,我要站出来,我必须要接受暴风雨般的摧残!

十二月了,夜深天寒。妻子把我送到了火车站,叮嘱几句便回去了。我拎着包,汇入了茫茫人海。

纵是深夜,候车室里依旧人头攒动。墙角的立柜式大空调,呼呼地喘着热气。我坐在其侧面,松垮地靠在座椅上。

躺在旅馆的床上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看了一会书,我便睡觉了。

走入考场,早已人山人海。考生个个腹有诗书气自华,脸上洋溢着舍我其谁的傲气。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硬战,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鹿死谁手,皆由结局而定。

第一二两场分别是思想政治理论和英语二,我感觉不错,尤其是英语二,so easy!

第二天考的是专业课,我听同旅馆的考生说,他们专业课都复习了七八遍,真令我汗颜。

结果可想而知,150分的教综我考了85分,150分的英语教学论考了91分。令我异常自豪的是英语二,100分的试卷考了88分。

这次考研总分320,正好达到了国家线,可对于安师大外国语院线,我的分数岌岌可危,进入面试的可能微乎其微。可相比于去年310分的院线,我也许能赶上幸运的末班车。

我搜索了外院导师的基本信息,逐一投自荐信,争取能给导师留下些许印象。回信的老师不多,七八个,其中只有一个老师肯定了我,让我安心备考。其他的老师或建议我二战,或调剂,或义正言辞,说些官方话。

那时,我特痛恨我自己,当初不着紧用力,现在却无能为力。这是一场多么公平公正的考试呀,谁的分高就录取谁,谁能耐大谁就上。

我只好一边准备面试,一边准备调剂,再次把自己逼入了两难境地。

今年的雪猛而烈,煞有北国的放荡之意,落在枯枝上,钻进窗户里,盖在绿苗上,溜入脖子里,压塌了公交站台,减缓了车流速度。

院子里,厚厚的都是雪。扫了一会儿,我身上已热气腾腾,像刚出笼的包子。屋檐下冰杵晶莹剔透,掰下一支,滑溜溜的,舔一舔,冰凉冰凉的。

“瑞雪兆丰年”,我仿佛嗅到诱人的大馍香甜味。

妻子还在熟睡,儿子还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我扬起脸,任雪花飘落,静静地享受这安好岁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crrkqf.html

安好岁月的评论 (共 10 条)

  • 襄阳游子
  • 草木白雪
  • 雪儿
  • 橘子
  • 雪落有声
  • 心静如水
  • 耳边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张一席
    张一席 审核通过并说 瑞雪兆丰年”,我仿佛嗅到诱人的大馍香甜味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