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千世界里的那些事儿

2019-03-06 18:17 作者:风之语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去年中旬的时候,与清姐聊天儿。她突然问我:未来,你觉得能接受被出轨吗?我那一瞬有点儿懵逼,但还是如实道出我心中的那个如果。

我说:我可能能接受,但绝对不会没有底线。因为,我觉得没人会永远不犯错,我都不能保证自己永远都不犯错。所以,怎么能要求别人永远不犯错呢?

她听后笑了,感慨道:原来,你这么有个性的人都能接受。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前几日与朋友聊天儿,又说起同样的话题。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生动且有趣。捋了一下,这一年来见过听的类似的事儿。

一个有着一个妻子两个娃和六个情人的男人

有一次,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在正常的餐桌间,总免不了要聊些八卦。听她们在说起A,那个人,我也见过。经朋友介绍认识,还有一些利益往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们在聊,曾经有他的餐桌,他在做的事儿,和他的情人圈子。他有六个情人,其中的情人1、2、3,我这样的路人甲也见过。

其中情人1是一个跟我一差不多大的姑娘,长得还不赖。我觉得,我还蛮喜欢这个姑娘的。她们说,1是他从很远的一个地方挖过来的,一直跟着他。这也是他来往最多的一个情人。

有时候,看着1我会在想:一个人要多脆弱才能依赖这样的关系呢?在如花的年华,将自己锁在深渊。

她们说情人2是其中学历最高的一个,是一个*士小姐姐。他们之间,有着一定的利益往来。2身高体貌还过得去,就是脸上有很多青时留下的印子。2还曾扬言,要给A生个孩子。A跟她说:好啊,你生嘛,你生,我就要。

情人3是一家餐馆的收银,那是他们经常去的一家餐馆。她认识1,认识2,然而她还是成了A的幕中宾。我对她没有太大的印象,有时候我们会在讨论,尴不尴尬的问题。

记得,有一次,我很傻很天真的问了一个问题:哎哟,我去···这么忙,怎么跑得过来啊?

那个说要玩换妻起游戏的大男子

一次朋友组局,她说她要做饭,邀我们上她家吃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了B,这个口口相传了很久的男人。在那之前,倒是偶尔会见到B的妻子。她与朋友是很要好的友人。因为相识,偶然相聚就算人没到,也会问起彼此的现状。

听说,以前B与他的妻子也算是一段佳话。然而从16年起,听B的妻子说起,彼此之间有点儿小摩擦。17年的时候,便又听说感情不和。而B在外光明正大的玩起了婚外情。

那时B说:玩可以,但不能离婚。你也可以出去玩,我不介意。就大家各玩各的,家还是要回的···那时候B的妻子吵过也闹过,还染上了很大的酒瘾。后来,他们以断了婚外情,补办一场婚礼结案。

18年的时候,婚礼后的他们安静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固态萌生。后来的后来,有一天B跟他的妻子商量着说:要不,我们玩换妻游戏吧?那些个谁谁谁都在玩···

B的妻子跟我们说起,她说,她听到了心在支离破碎的声音。

那个跑友,跑着跑着想跑上她的床

C与我是很投缘的朋友,我们时常会聊些彼此遇到的人和事儿,以及各自的想法。

有一段时间,C与我说起她遇到的一位跑友小哥哥。那是一位从外地被派长期驻扎深圳出差的小哥哥。住在她小区附近,人还不错。一次跑步时认识,后来偶尔会结伴一起跑步,偶尔也会结伴吃个饭。

小哥哥,在他的家乡有一位一位女朋友。俩人谈了好几年,感情也很稳定,俩人还在计划着要结婚。如果有几天假,他会飞回去看他的女朋友。

小哥哥会把大致上的一些事儿与C说起。C从不多想,她觉得朋友之间聊这些话题再正常不过。偶尔从她的言语间,我能听出她对C的祝福与认可。她认为他们只是在同一段路程里相遇,然后同行。

后来有一日,C给我发来消息,她说:跟你说个特别梗的事儿。之前跟你说起的那个一起跑步的小哥哥,他跟我说,他想睡了我···特么的,有毛病吧!!!

她说,她一看到信息,立刻把人给秒删了。她还特别逗的问我:难道我长得这么好睡么?一起跑了个步,就想把我给睡了···这个世界是肿么了?

我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反正,我没想睡你···然后的然后,我们笑了。

这个世界太精彩,而我们不懂。不懂为何一个人在计划结婚的时候,能对着他准妻子之外的女人说想睡了她;不懂为何只是一起跑个步却要跑到床上去;不懂奇葩的是别人还是我们自己。

那个隐瞒了情感状态的人儿

在所有的故事之后,D也说起了她的故事。D说,她追了一个小哥哥。别人追她追不成,那她就去追别人。为了在本无聊的世界里,找点有趣的事儿做。

D说,为了追小哥哥,她去刷了一遍小哥哥的朋友圈痕迹,她去链接起他的朋友,她去耐心的了解一个人,她去跟各种不一样的人交流,就为了能尽可能的从不同的维度去理解一个人,她去坦率的做自己···

她说,她一直说着人生如戏。然而她还是在那一刻用心的去做好那一刻能做的事儿。她说,她去颠覆自己,去做曾经不可能做的事儿,去听世间不一样的维度,去看主动与被动的微妙。

后来,D说她受不了那种含糊的状态。她跟小哥哥说:要死要活,你给句话吧?小哥哥说:你在我这儿活不了,然后是眼缘、是感觉、是各种微妙元素。她就那么的死了。

然而困扰她的,不是想要活,而是不知为何要死!

一日,D的朋友给她发来消息说:你觉得你死了吗?想不想死得更彻底一点儿。她说:死了,无所谓。只是死的有点儿挣扎,有点儿不知所谓。朋友说:我这儿有一把刀,能让你快速死去。但我有点儿纠结,这是属于别人的隐私,别人的秘密。

后来,秘密被说破,刀子也上线了。小哥哥是个名草有主的人儿。他的隐私感很强,他的自保意识很强,那是几乎没人知道的秘密。

D说,她听了松了一口气。也死的坦荡。还好,她没有成为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后来的后来,我们在讨论,什么是个性,什么是尊重,什么是个体差异,什么是原则底线,什么是选择,品性又是什么。

最后D说,她不后悔,她觉得她能尊重他坚持的东西,她尊重不一样的价值观。她不会去诋毁什么,只是不是所有的选择,她都会遵循。

她说:我只能说,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要好!

多元的世界里,你会选择什么?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儿的时候,看这个世界是畸形的。那时候看不见自己,看不见别人,标准就是对或错。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对错。

后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再来看,眼里心上对不不易多了一份懂得。生而为人,皆是不易,谁又何必为难谁呢?

眼里装下了别人,心上也就有了自己。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有了坚持自己的勇气,有了比宽容更宽的心田。

有一次,跟一个朋友说道:我觉得,自对于一个人而言挺重要的。特别是在这个时代。他问我:那你如何理解自爱?

我说:不堕落,不沉迷,自尊,爱人与慈悲吧!

我想,这是经历与见识给我的礼物。

那么,你呢?你在岁月之间提取了什么,又坚持了什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akpkqf.html

大千世界里的那些事儿的评论 (共 7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雪儿
  • 飞翔的鹰耿彪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