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儒家的“入世”与“道家的无为”—《天道》之丁元英篇

2020-06-03 06:50 作者:独自行走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丁元英是电视剧《天道》中绝对的男一号,一位串起了整部戏的关键人物。

丁元英,男,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儒雅斯文,冷静自信,不苟言笑。其衣着简朴,行事低调,看似沉闷普通,但一出口便让人有高山仰止的感觉。其洞悉人性,世事通明,料事如神,宛若诸葛孔明,他的成功塑造给中国男人树立了一个标杆,也给女人择偶提供了另一种范本。

在丁元英身上,兼有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无为”两种秉性,两者在他身上随意转化,通行无碍。

作为入世的一面,有两个例子可以证明。

其一,丁元英独自操作一私募基金,短短一两年的时间便收益翻番,让投资人赚得盆满钵满,而随意指点朋友买一只股票,在指定的时间卖出,也有成倍的回报,其在股票上的天赋和悟性,到了妖孽一般的程度,除非他不为,否则,证券行业就能掀起滔天巨浪。

其二,便是格律诗公司的成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格律诗公司只是丁元英为了帮助小庙村扶贫,和几个发烧友成立的一个小公司,但他居然将其打造成世界级品牌,并将小庙村变成了国内高端音箱制造基地,其运作公司的手段,可谓“化腐朽为神奇,点石成金”,让人叹为观止。

而作为“无为”的一面,更多体现在古城蛰居的那段时间。

私募基金虽然赚钱,但是用德国人的资本赚中国人的钱,丁元英良心不安,他毅然决然毁约,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自己应得的收益三年后才能拿到,并且在此期间内,不得继续从事证券行业。丁元英从德国返回国内,身心俱疲,需要找个地方休养生息,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离北京不远的古城,在那里,过起了隐士一般的生活。他每天泡茶,听碟,沉浸在精神享受里,一日三餐则敷衍了事,靠方便面和楼下小餐馆为生。有一次去小餐馆吃面,身为河南人的面馆老板问他做什么工作的,他戏谑的说,无业,整天瞎混。面馆小老板闻言很鄙夷的将其训斥了一顿,年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殊不知,这是一个能掌控巨大财富,决定很多人命运的通天人物。

在物质上,丁元英无欲无求,能维持生存就行,而在精神上,他的追求几乎无止境。他是一个发烧友,一套音响价值四十多万,这在二十世纪初几乎是个天文数字,而原版的音乐唱片更是成百上千,摆满了一屋子。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泡上一壶上好的铁观音,在袅袅茶香中,静静欣赏天籁一般的音乐。

在这部剧中,反复出现一首“天国的女儿”的曲子,这首曲子具有一种神性,一响起便让人进入一种空濛轻灵,宁静安详的境界,让人的心一下沉下来,一种虔诚的感动,一种对上帝的感恩,一种对世界美好的向往油然而生,芮小丹就是被这个声音迷住,并发誓要买一套音响,成为发烧友的。。

对音乐的理解,丁元英不啻是一位大家,他的音乐天赋和修养到了很高的境界。冯世杰第一次见丁元英时,为了让对方对他印象深刻,寻找以后交往的理由,特意挑刺找事,非让丁元英说出同一首曲子,两个不同的音乐大师演绎的优劣来。丁元英见躲不过,不疾不徐,娓娓道来,那渊博的知识,精辟的见解,迷人的风度,不但让冯世杰佩服的五体投地,也让一旁的芮小丹情愫暗生。

孟子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丁元英做到了。

诸葛亮在《诫子书》里说,“夫君子之行也,俭以养德,静以养神,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一点,丁元英也做到了。

一个人稍微一出手便能赚来万贯家财,稍微一动脑筋便能成就一个企业,这是多大的智慧与手腕啊。而在做到这一切后,却又毫不留恋,“事了拂衣去,不留功与名”,在一偏远的地方过着“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生活,这又是多大的率性和洒脱啊。“舍与得,名与利”,在丁元英这里,真正做到了“悟空”。

这样一个男人,能得到青貌美,聪明而又有主见的芮小丹的情,也是很自然的事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超出了世上绝大部分男女情爱中的利益算计,他们的结合是心灵和心灵的碰撞,是一颗聪明的大脑向另一颗聪明的大脑的靠拢,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日常生活中,两个人之间普普通通的对话也异于常人,经常有着哲理的思辨和佛家的禅机,彼此领会,灵犀相通,这样的爱情似乎只应天上有,世间哪得几回闻?历史上的神仙眷属李清照和赵书成,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对丁元英,芮小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仰,她觉得这个人的内心世界如大海一般波澜壮阔,浩瀚无垠,她对他的爱,既粘稠炽热,又冷清自省,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认知方面和他的差距,她并不祈求这份爱情能天长地久,只求一时拥有,哪怕几天,几个月,几年,足够了。

芮小丹最后的死看似偶然,其实必然,她有一万个理由可以避开歹徒的炸药包,但她避不开命运里另外一些偶然,这样的爱情过于炽热,过于粘稠,过于美好,而太炽热的东西容易融化,太粘稠的东西容易凝固,太美好的东西容易破碎,只有死,才能让这份爱情成为永恒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芮小丹成为了“天国的女儿”,成为了丁元英心中永远的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xtbkqf.html

儒家的“入世”与“道家的无为”—《天道》之丁元英篇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