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堆黄土冷凄凄

2020-03-26 17:58 作者:青青秦岭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到底是走了么?母亲到底还是走了。那为何昨晚的寒风连厚重的棉布门帘都突然掀起,为何母亲灵前烧起的纸灰高高扬起?是母亲回来了么?难道母亲还在挂念着我们。腊月初一,是母亲的七期,也是尽期,人殁之后的第49天。我早早回到家,大姐和二姐张罗了些麻花、萝卜丝、粉条,给母亲做了三碗饭,献到母亲灵前,母亲还是回来要吃饭的。

母亲饿了,母亲累了,相比饿母亲更是累了。这次,我的母亲真的是油尽灯枯,永远的休息了。65岁之前,她把自己的一切力量都给了子女,给了这个家;65岁之后,帕金森这个病魔,一年更甚一年的折磨着她,直到74岁,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母亲去世的这些日子,我浑浑噩噩,恍恍惚惚。女儿在练习钢琴《童年》的时候,回环忧伤的旋律竟使我的眼泪又往眼角涌。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有一张母亲在西农牡丹园照的照片。那是四年前,母亲的帕金森症状越来越严重,但母亲还是跟着我,在牡丹园拍了几张照。母亲花,母亲给我说,她出生前几天,我外爷到村口菩萨庙里香炉里的香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回来就和我外婆商量给快出生的孩子起个名字,应该是个女孩,就叫香花吧。母亲实在喜欢花,她给姐姐的鞋,姐姐孩子的鞋都会绣上一些红的花,紫的花。每到年三十,母亲会花整整一下午时间给里屋的大窗贴上红纸,糊上窗花,北风呼啦呼啦的吹着,母亲的手冻得冰凉,有几年还飘着花,房檐上挂着未销尽的冰凌坠子,风呼啦啦的吹,几下把刚糊好的窗纸又吹开了。就这样,母亲整整一下午糊着窗花,直到一扇鲜红的窗户呈现,母亲才爬下梯子。但母亲很少喊苦说累,无论生活怎样,她总以自己坚强的身影忙碌者,从不停歇,她教会了我们应该以一种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多年以后,母亲在飘雪的窗户前糊着窗花,这个身影永远烙在我的记忆里。

为了供我们几个念书,母亲每年都会喂两头大肥猪,因为粮食不够,就主要给猪吃草,一到天,母亲便背着草背篓区村西边一个水渠边割草,每天天还不亮,母亲便背着草背篓出发了,等其他人家开门时,母亲背着满满一背篓的草已经回来了,开始把草切碎,给猪拌好了食。有一年邻村的人都很诧异,今年水渠边没长草?

母亲勤劳更是善良。总说这个可怜那个可伶,看见乞丐,她总要给呐几个馍,端几碗饭。邻家谁有个需要帮忙的活,母亲一点也不含糊,卖力的干。我的曾祖母、祖母晚年瘫痪,母亲端屎端尿,敬老人下世。有时,我也在想,为何善人多灾难,罹患病难。

长跪母亲坟前,拢起的土堆下埋着我那多难的母亲,墓园衰草凄凄,纸钱呼呼的烧着,慢慢腾空而起,愿天堂再无病痛,愿母亲安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uebkqf.html

一堆黄土冷凄凄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