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在双节里的思念

2019-06-22 13:22 作者:旬竹笛韵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9年的7月1日和10月1日,分别是我们敬的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成立70周年纪念日。当我打开电脑敲击键盘想各写一篇纪念和庆祝文章的时候,一种无以言状的敬仰和思念的心绪,缓缓涌上我的心头,让我心潮激荡,思绪万千,彻难眠。当我打开电脑敲击键盘写下这篇文章里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时,不禁勾起了我对逝去的岁月和往事的回忆,也很快让我想起四位老人。

四位老人,都是离休干部。他们就是我那已去世许多年的父亲、舅舅、姨夫、岳父,他们是我的骄傲,也是我学习的榜样。四位老人,一位是军人出身,三位是打游击的游击队员出身。

在我的心目中,四位老人不仅是我的亲人,更是共和国的功臣,是家乡的荣耀。他们在青年时代,为了国家的安危,为了祖国的明天,他们怀揣着“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决心,告别亲人,离开家园,远走他乡,投身于枪声阵阵,炮声隆隆的人民解放战争之中。全国解放初期,在我们国家满目苍夷,百废待兴之际,他们又义无返顾地投身于建设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热潮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为建设自己的家乡献出了毕生精力。

为什么要说他们是共和国的功臣呢?因为他们都是毕生追求真理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他们都是经受过战争年代和和平时期熏陶和洗礼的、为成立新中国而打过仗、负过伤的,为建设新中国出过力、流过汗的、并且居功不自傲的离休干部。

我的父亲,是农民的儿子。 1948年年初,19 岁的他,瞒着我的爷爷,经在旬阳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李满元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游击队,在鄂陕边界打游击。他经常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和他的战友们一道与蒋介石的国民党部队以及地方反动武装展开拉锯战。在白色恐怖时期,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时候,他和他的战友们经常以火藤根、未成熟的涩柿子、观音土和野菜充饥,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全国解放。全国解放以后,原本在湖北工作的父亲,上个世纪 50 年代后期,在湖北省委党校领导干部班毕业,本应有更好的升迁机会,担任更重要的领导职务,但在1962年起的国家 3 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报答和建设生养自己的美好家乡,毅然谢绝了组织的安排,申请要求回到原籍旬阳,加入到家乡经济建设的行列中,先后在商业、供销、民政等部门工作。上个世纪 70 年代,父亲还参加了全县的公路建设和国家的襄渝铁路建设,担任旬阳县三线建设民兵师第三团副团长。据父亲生前向我讲述,解放战争时期,根据党中央、毛主席、中央军委安排,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之时,我的父亲还随所在游击队配合解放安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 19 军第 55 师等参战部队先后参加了解放白河、旬阳、平利、安康县城、安康牛蹄岭等诸多战役。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解放安康全境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我的舅舅虽然在同一个战场,但还互不相识。因为当时父亲所在单位是地下党领导的游击队,而舅舅所在的部队是全国人民、全军将士瞩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军第55师。

我的舅舅与我的父亲同年生,湖北竹山人。1948年,人民解放军解放竹山县城时,舅舅瞒着外婆,报名参加了解放县城的解放军第19 军第55师下属的作战部队。入伍后不久,舅舅就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舅舅随所在部队先后参加了解放白河、旬阳、平利、安康县城、安康牛蹄岭等国内诸多著名战役。由于作战勇敢,有勇有谋,很快提干,全国解放后被保送到兰州步兵学校学习,从军校毕业后,舅舅又相继参加了西藏平叛、青海剿匪等战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我的记忆里,舅舅非常怀念他的老首长符先辉,也知道他的老首长符先辉的骨灰安葬于安康。生前舅舅也多次对我讲过,有机会一定到安康烈士陵园看看他的老首长,到他曾经战斗过的牛蹄岭去看一看牺牲了的战友。但由于多种原因,舅舅的这一愿望一直没有实现,成为他一生中的憾事。舅舅生前还经常向我讲述当年解放安康牛蹄岭战役的一些战况,他说当年解放牛蹄岭时,战斗打的很悲壮、很惨烈,战士们冲锋时,前边的倒下了,后边的又继续向前冲,守卫的阵地失守了,又夺了回来,夺回来了,又失守,经反复拼杀,又夺了回来。战士们手榴弹、子弹打光了,就和敌人展开肉搏战;还有的战士,在敌众我寡时,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牛蹄岭全境解放。当然,最让舅舅高兴和骄傲的,他不仅参加了解放安康境内的所有战斗,全国解放后的 1958年还作为接兵部队成员到安康(旬阳)接过新兵,而且还奉命带着安康(旬阳)新兵中的一批新战士加入到参战部队,参加了著名的西藏平叛和青海剿匪战役。记得有一年舅舅到旬阳探望外婆(外婆同我们一起生活),和我聊天回忆起往事时,还自豪地笑着对我说“安康(旬阳)这批新兵,都是我的兵”! 舅舅离休前,是湖北省十堰市黄龙林场党委书记。

我的姨夫生于1933年,湖北感人。解放战争时期,姨夫接受中国共产党爱国主义进步思想,秘密和中共地下党组织接触,随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鄂陕边界地下党活动区域,他积极组织进步学生和当地老百姓开展游行示威,反击、抗议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堕落、欺压老百姓、抵抗中国共产党的辱国求荣行为,他积极配合地下党开展学生运动,组织进步学生和当地老百姓开展各项进步活动,在解放战争中,为鄂陕边界的全境解放做出了积极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姨夫在世时,虽然没有到过安康、但到过旬阳,他很关心安康、牵挂旬阳,经常向我的父母打听和了解安康、旬阳的经济建设发展情况。离休前,姨夫担任的是湖北省郧阳地区工商局党委书记。

我的岳父是地道的旬阳人,1919年出生于旬阳县蜀河镇高照村(今渡口村)一个农民家庭。据一些老人们讲,我的岳父是在解放战争时期到西安挑盐的时候,在路途中接触到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组织的,此后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着便在地下党领导的游击队开始了他的游击队队员生涯。在鄂陕边界以及本县境内打游击,并且担任着一定的领导职务,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安康、解放旬阳做出了积极贡献。全国解放后,岳父先后担任过旬阳县人民委员会民政科科长,双河区、小河区区委书记等职;年 12 月至年1 月任旬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1967年2月至离休前任安康地区农科所所长、革委会副主任。岳母生前向我口述,解放战争时期,在蜀河沙沟老家,岳父经常召集地下党员在家里召开秘密工作会议,研究对敌斗争策略,安排工作等,岳母只是在家里为参加会议的地下党员们烧开水、做饭、望风等。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岳母为岳父主持召开的会议站岗、放哨,提供后勤服务。对于我个人而言,岳父活着的时候,我是没有见过。有关岳父参加革命后的情况,除了听一些老人讲述的外,还有的是我从旬阳县的县志党史等文献资料里阅读到的。

在我的记忆里和印象中,四位老人自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后,不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年代,尤其是在他们离休后,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始终热爱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家乡。一心一意为党工作,一心一意为人民群众服务。从工作岗位上离休后,他们仍然坚持认真看书学习,阅读报纸,看电视新闻,关心国家大事,继续为建设自己的家乡发挥着光和热。他们虽然离休了,但他们离休后革命意志不衰退,把自己看着是普通老百姓,也和普通老百姓一个样,依旧关心国家大事,关注家乡经济建设。他们没有给我们后代们留下什么遗产,却给后代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让我们这些后代受益匪浅,享用终身。

今天,当我打开电脑敲击键盘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为四位老人建立了网上纪念堂,我在纪念堂里为四位老人祈祷和祝福!我的先辈啊,您们虽然离我们而去,但您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一定不会忘记过去,我们后辈人一定会一代又一代,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卧薪尝胆,奋发向上,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勤奋学习,努力工作;为把自己的家乡建设成美好幸福快乐的家园,而去办好先辈们未办完的事情,去了却先辈们的夙愿。

我亲爱的父亲、舅舅、姨夫、岳父,您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2019年6月21日星期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prpkqf.html

我在双节里的思念的评论 (共 8 条)

  • 博涵
  • 雪儿
  • 王东强
  • 我的朋友小白喵i
  • 雪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