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诗学:线索与路径

2020-07-07 07:37 作者:河马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诗学:线索与路径

刘子乐著

呵意态随—笔。震颤也是一种静谧?

无意中发明意态写法,关乎诗学路径?

——题记

只恐天机嗅,但愿诗长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本体清凉故,败也腐所求。

——无题

什么是巅峰体验?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渊明之意林?若欲穷其林,穿越极致诱惑—另一片林子,你可能碰到但丁,甚至以一声惨叫闻名的阿音?呵诗歌心灵,无论古今,总有其“绝境余荫”?

——创作手记

目录

鸣谢——代序

诗人随笔

我的陶渊明

形上之雾

形上词:神的感召

失败之论

诗学辨认

人格之意态论引申

没有的方法论

危险的预言

终极之复杂

岭南想象

时疫

农场

蜜蜂诗人

时间仿真

语言之于功夫

比较或伤害诗学

山水诗之于形上节奏

洛尔迦暗沉之域

破坏者庞德

节奏之手

致手机

传说

抽水机

时—光

囊中之晃

时间的长度

论诗之主宰

人同此情·诗同此恨

风暴的行动

海的哀歌

语—人称格

里尔克来不及“內视”

老榕头

何以高尚

“盐”

附一:当下环保写作诗学主张的缘起

附二:诗学解释学·环保写作示意图

0.鸣谢——代序

就此完篇。诗学太难。

制造遗憾。岭南刘郎。

大—心脏。穷—担当。

两团岁月。壮我行囊。

2020

附记:

终结了,应机成往事,对机待来哲。

未来就看天机是否重振诗歌江湖?

1.诗人随笔家

之所以把自己定位为诗人随笔家,而非诗人诗评家,只因当代已降,诗评家身份越来越模糊不清,甚至不少为钱作文,大块朵颐,名不副实,加上我对小随笔情有独钟,认为小载体尚堪大用,于是发明随笔家一词。可能也是搭诗学解释学之便车。事实上,以诗歌江湖之大,有观点之洞见并不待见。诗学意义上之批评并非日新,日日新,而可能是日损,日日损。创造的模块化,思考的懒惰化,一时甚嚣尘上?

作为环保诗学三个重要关节,环保的结构张力,该不是思维、行为(心理行为)、语言去污染化?如此艰难时世,无悔是尝试,再尝试,再再尝试。决定性就是环保写作概念的提出和创作的推进。人人都属永恒瞬刻之产品。倘使命名小随笔为感恩体,光裸—內视也最为震颤,诗性感觉没有什么特别不适吧。

2020

2.我的陶渊明

记忆中我无法抹掉的诗人,是古代唯一重农的诗人。他无疑就是晋之陶渊明。作为一种诗性线索,唯渊明不避俗,不矫情,尚能自我完善人格,赤子般铸诗入情。无非人即诗,诗即人,开创人诗合一之诗学路径。所谓深情任运,力耕不余欺,标志性是活在低处而能蹈虚。加上动手意识。就像他平时抱素琴以空抚。生活细节极富仪式感。天机禅机时时处处俱策进。诗酒不分,如饮天机。由此看来,他应该是中国第一个地道的农耕诗人。谁掌握这条线索,谁就有可能懂他,尤其是內心的冲突,堪称大海般自我平复。他的文字,之所以欢实,俗而有韵,只因其透出朴素,聆听尤如雾中之歌。可为声音之种子。可作佳酿之新谷。我甚至怀疑诗人曾经是雾的制造者,不然怎么可能承受桃源中人深层次之缤纷。写作的意义正如永恒献身。

2020

3.形上之雾

唐之长安繁华至极,慕名而来的诗人,想安顿下来殊为不易,固有笔名“白居易”云云。一个古代笔名让我想到天堂,仿佛那草原狼涌动起伏之图腾信念。因为安顿,不仅仅是落户问题。更关乎內心体验甚至灵魂的荡涤。楚之屈子深情而演绎了骚体,节奏可谓低徊反复不已,泪水依稀充满闪电的自信和愤激。唐之杜甫境界阔大又抵沧桑形式之极致。但若与晋之渊明比较,他们都无法得到安顿,只因他们不可能像陶渊明那样辞官守护农耕之乐与道之变故?人诗合一之所以是诗学大道,朴素仿佛就是形上之雾。由此观赏,古代只有陶渊明一人,铸就了安顿的节奏意志?

2020

4.形上词:神的感召

道是神理的神。像不像,能不能传神,就看有没有精神。传神不是画圈圈,有时候,只几笔,就行了。道是很高级的神,有神明在里头……大谢的诗,几乎每一首,都有那么两三句,比较形而上,非常精彩。这是神的感召。没有神,就不可能有那样的成就。神理这句话,六朝人以之入诗。只就谢灵运讲,已不仅仅是一次两次。其所作《述祖德诗》,表彰谢安功业。曾曰:

拯溺由道情,龛暴资神理。

这句话,讲神理,依然是人事,而非文学。因为神理是从神明引申出来的一种逻辑思维。谓利用这神理,抗恶除暴,拯救苍生。

另有《从游京口北固应诏》诗曰:

玉玺戒诚信,黄屋示崇高。

事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

我曾将后二句写成对联,送给欧洲一位朋友。他很高兴,将其挂在研究室。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事。切掉上面两句,不即不离,不限定于某件事。要不,除了皇帝,谁也不能用。即谓高明的道,要符合神理,要超过神理。但有一些文学史家,将(此)神来之笔,当作玄学尾巴,以为是作者硬给挂上去的,实在有点可惜。

——《文学与神明:饶宗颐访谈录》

河马点评:

饶老破天荒道破谢灵运诗中总有那么三两句“比较形而上”,其发现堪称极高明之洞见,他老人家可能由此进而提出“形上词”之创作追求。是啊,“谁谓古今殊,异代可同调。”谢灵运的诗,确实揭示了永恒交汇于当下之可能。饶老之洞见,落点形而上之诗性精神,本来很有创世之气魄。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呵。我们不要忘记,谢灵运诗中之“形而上”,只是读者的审美评判,而非创作立论之预设。具体联系他的形上词创作,自承只有一首《六丑》堪为经典示范。形上词创制之难,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即使提倡形上词,也与作者身份无关,不一定要循诗人—学人—真人之诗学路径。我不成熟的观点,提出形上词只能是伪命题,正好让神理之神凌驾于创作主体之上,至于落想何处,该由作品本身决定,并借助节奏意象呈现,而非逻辑规定。饶老有学问有情怀有格局,可惜水高流急,仿佛故作高深难免高深故作。入境吧,真理问题。构象吧,神的感召。

附:饶宗颐《六丑》

渐宵深梦稳,恨过隙、年光抛掷。梦难再留,风回燕翼。往返无迹。依样心头占,阑珊情绪,似絮飘芜国。兰襟沁处余香泽。系马金狨,停车绮陌。玲珑更谁堪惜。但鹃啼意乱,方寸仍隔。 闲庭人寂。接天芳草碧。灯火绸缪际,如瞬息。都门冷落词客。漫芳菲独赏,觅欢何极。思重整、雾巾烟幘。凝望里、自制离愁婉转,酒边花侧。琴心悄、付与流汐。只睡乡两地悬心远,如何换得。

5.失败之论

形上词,首开写作难度

就像宙斯,提拔自己

宙斯舰却命名游弋

它的打击,是否

考虑词的叹息

失败,高我

几个档次

我祝贺

2020

附记:

饶老提出形上词,他想做词的宙斯?

诗人、学人、真人三境界呼之欲出。

6.诗学辨认

西方诗学倾向揭示

它的逻辑突出“是”

之后的问题意识

以及真理开启;

东方更喜欢暗示

它的微妙在于

那感性密钥

只是打开

而不必

破译

2020

7.人格之意态论引申

诗歌作为媒介。这个概念是大批评家莱辛首创。诗歌作为人格。这个概念却是朱光潜间接提出的。如此內视诗歌,完整的个性形式,俨然完成于文字+人格之创制。而节奏意象仿佛构成媒介中的媒介。“就大体说,新诗的节奏是偏于语言的。”具体来说,“语言的节奏是自然的,没有规律的、直率的,常倾向变化。音乐的节奏是形式化、有规律的、回旋的,常倾向整齐。”朱光潜《诗论》一书援引莱辛“媒介”一词,并以语言与节奏作为立论中介,颇有冲击力。从发生学看,歌乃诗之源,换言之,就是诗的母亲。经过现代“断奶”之后,诗独立面对这个世界。幸与不幸仿佛同频共振。语言无疑取缔音律专美于前。诗歌丧失音律优势,却也提高诗本身乃至语言这一媒介的活泼度、节奏感与意义空间的弹性。而节奏主要转换为內心节奏与意象节奏的契合与否。就诗论诗,媒介概念之提出,关乎诗歌人格之意态论引申。

2020

8.没有梦的方法论

人人有梦却没有方法论,未曾涉足世界与永恒,就像一张白纸未曾书写天空,就像大海的盛宴未曾摆上桌面,就像甸园未曾发现光裸的形象,就像梦非梦未曾进入污点取证或风险规避?混沌大地,梦没有赋形又如何进入当代视域,甚或梦已被严重取缔,这让世界与永恒怎么办?没有梦的方法论,白天的心脏和黑夜的心脏只能是同一个?

2020

9.危险的预言

人类的许多不健康都呈阳性之症状。而阴暗和悲惨,不仅仅是一纸阳+之检查报告。但人一旦像树一样行走或歌唱,纸上之阳就可能反转而为正常状况。仅就西伯利亚的白桦,仿佛一棵树生命中的精华全部转化而为硕大的树瘤,竟能预防癌症肿瘤本就表明那阴之强大。大地上可有一种尺度。诗人荷尔德林之“天问”,理想的天空,是否总漂浮在我们的脑门之上,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或者天空只是大地这头野猪拱出野性的承诺?就像人类的健康向往,倘若一天天没有梦,包括梦的意识,梦的打算,和梦的能力,那么人怎么度过没有光的日子?因为西班牙诗人洛尔迦在上帝创世时,摔下一句很危险的预言:“要有梦,才有光。”

2020

10.终极之复杂

自杀据说是一种后哲学主题。后现代总有一些惊人的想象力。他杀呢?是否都需要喧嚣的武器?或者虚无的打击?因为自我的分裂,诗性精神的断裂,无意义涌现写作的恶作剧,人类的苦难可不是上帝创世时所能施加的诅咒母题。我甚至怀疑,末日审判可能也会沦为当下游戏?终极作为一种永恒打开之提示,它的当代视域,可能离不开安顿意识与人诗合一,诗人仿佛要承受超本体之压力。即使诗歌情感取决于观念态度,和人格独立,那么意态写法的提出,语感—语境可能开启诗学遥感之旅。尤如遥感卫星开启玉帝模式,对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包括移动的点)都可以投下“死亡一瞥”。高技术仿佛揭示,意态能见度与诸神统领之撞击。而意态写法,能否出发即抵达,安顿终极之复杂?

2020

11.岭南想象

古越之地,乃岭南之根?岭南应源于汉代收复南越王国的缩写版(不含桂林等外围地盘)。而后岭南以“越”之声音过渡为“粤之载体”,也就是当下的广东及其周边。潮汕古代称之为岭海或岭东,可见一斑。岭南山脉当属罗浮山无疑。港澳便是罗浮山系之延伸所及。由此看来,港澳当属岭南体系。也就是要以岭南为精神故乡。历史地理有时像一条蛇,那该是“多么蜿蜒的追求”?就岭南人文气息嗅探,岭南精神涌动同根之源,之愿。一方面源于珠江—香江之交感。另一方面也源于罗浮山作为全国十大洞天福地的光环照耀。加之沧海桑田,岭南其愿可能渗入干净水源与菜篮子意识?于是道在日常而不自知亦属形上之雾?此外,作为佛教高地,岭南开启海丝之路,佛教从印度西来更比陆上丝路便捷直接。达摩之于广州结庵,西来意构成禅宗谜底就是最好的佐证。尤其是六祖惠能以肉身菩萨惊艳岭南岭北之际,佛教中国化开始进入快车道。南禅作为一面旗帜,以其发达禅脉拨动本土化进程,宣示中国的佛(六祖)终于诞生。南禅之特色为顿,为悟。道在村野与士大夫两大血统中传递,尤需南方水土之养育。倘使水体柔软可人,智慧之美更为锐利极富洞见性。正是“同源同根”,潮起便是罗浮山系自觉的标志。廓清而论,当下穗港澳共执岭南之牛耳,必将在岭南精神之交流碰撞中,产生不同量级的载体跃升,此为历史契机。

2020

12.时疫

更高级的病毒独处着,并非没有找到它的同类。传播即媒介。地有地的媒介。水有水的媒介。风有风的媒介。火有火的媒介。而传播只是完成点与面或一个圈子与另一个圈子的对接。如此反复,愈趋立体。生命浩荡,死亡不可或缺。于是独处,更是哲人境界。此刻困扰我们的,只是不愿独处的生活方式。至于媒介或中间宿主,可以是穿山甲,也可以是一条草绳,假如它会咬人一样可怕!

2020

13.农场

呵,有限的自然

把人置于死亡循环

——题记

几千亩闲地,中间盘坐一个石磨,

石磨旁长出一棵来榕,时间涌动

寂静即可凝聚,本真本体赞助了预研,

还有四十多种鸟,被吸引来过集体生活

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木槿花、金银花

以及冒出来的各种草药,快乐健康

这世上有哪个认真想过生活?

一个农场,与天地在一起

无限宽广止于鸟喧。他

就这样,在大地画圆

2020

14.蜜蜂诗人

它想死,就让毒针蜇人

——题记

这世上最可怜的就是诗人。呵可劲写诗

辛苦也不知自己要什么,可能也不知

诗要什么,就像蜜蜂躲在花丛,唱

那奋斗的歌,而最后却用吻报复

2020

15.被时间仿真

夜来不及永恒梦已不朽

枕头被时间仿真,一头雾水

人终有一死甚至拖住部分流逝

倘若夜在睡,神也可能死于永恒

2020

附记:

倘使“梦已不朽”—顿入佳境乎?

对时间这个母体而言,似乎

也存在着“伟大的构思”?

16.语言之于功夫

杜甫曾经发誓:语不惊人死不休。处于另外的情况,却又欣羡白也诗无敌?杜甫写诗有时雕绘过甚反而意态不适。而其推崇的李白天机稍微发动人诗俱已尽兴:

所谓天然去雕饰。雕琢用现代汉语说,可代入的词就是打磨。一块璞玉可以打磨,一件不成器的饰物,再怎么用心,磨到手软也只是一个器型的外表而已。至于內心没有捅破的壳,可能不愿接受一个事实:形上乃道之精神,天机也透出道之韵致。由此衡量,精神境界恰恰是诗歌水平之秤砣。诗人命途多舛,更有生不逢时者,于是语言之于功夫,有的时候忍不住会反噬,就像农夫怀抱中的蛇。比较动荡而平静的,可能是意态海洋。陶渊明吹不出“大海啊故乡”之螺号,却也堪比意态大师。词性充满朴素的雾。这朴素的雾应该是的山岚气机竟相环绕诗人的家:“吾亦爱吾庐”。

2020

17.比较或伤害诗学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职是之故,比较诗学也可定义为伤害诗学?嘿嘿,口加黑?言归正传。诗学解释学,意态比较却充满不确定性?姚明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买卖源于最原始的占有—持存欲望和市场冲动。这个行为指向欲望发生学?该发生的,怎么能够阻断不让它发生?关键是意态白加黑之节奏结构。要从意态混沌,抵达光裸—內视。人只有看到自己先天的不足,才能去补后天之种种,从而自我教育像河流一样强壮自己?姚明打球一流,不愧为篮球巨星,做广告毕竟照念台词很难临机发挥。我有时扪心自问,意态立法仿佛是灵魂中的灵魂?比较一说,作为诗学解释学,只开了一个意态口子。它可能很小,弄不好伤害只会更甚于虎虎虎乎?娄自良译布罗茨基,并出版一个四大卷本的布罗茨基诗全集,对于译者自己,确实抵近其理想翻译生涯,他也将因此而封笔(停止翻译)。比较而言,他译小说可能成就更高。选择诗歌,是一种突破,也是一种冒险。任何尝试总有缘起。或许是20世纪最宽广的诗人,吸引译者凝聚毕生功力而敢于穷担当?穷—担当。该不是另一个圣者已诞生—“伟大的构思”?

2020

18.山水诗之于形上节奏

广州是有福的,49岁的刘宋诗人谢灵运

在此遭遇“弃市”;谢灵运在广州被杀时,将自己的美髯施给南海祗园寺作维摩诘像,

“居士佛”对其影响可见一斑。译经是有福的,古代中国唯一懂梵语的诗人,曾参与翻译《华严经》,改治《涅槃经》品目文字;读者更是有福的,山水自觉始于大谢——“形而上”就是一种节奏。山水意象从此可以內视:“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一个“生”字,作为动词摄受四时,落点是混沌惆怅之于春色草木;一个“变”字更是感性之于不确定。视听的形式转换尤如园子的盛放。而“园柳变鸣禽”前面还有另两句诗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与之呼应。混沌惆怅构成全息体验透明“变奏”。诸意象很形而上乃山水自觉的标志,却被韦斯特布鲁克界定为“山水变形”。不懂极致的自然,节奏意象自成经典。这里分享一首《致谢灵运》的诗:

道以神理超,诗为山水照。

拟作才八首,施髯未敢老。

2019

19.洛尔迦暗沉之域

死之震颤,词作决断。

希望之死,致命仪式。

暗沉之域,风格咬住。

死之深度,苦涩是根。

2020

附记:

同样翻译那首梅希亚思挽歌,王家新较之戴望舒,就是译不出死亡的紧迫感和仪式感,甚至死之震颤也被节奏拖沓所抵消。对一个老斗牛士来说,极端之美唯有一死以自证?这暗沉之域充满词的决断。而令我惊喜的是汪天艾从洛尔迦的游记(《印象与风景》),居然译出死亡的母性气息。读其翻译,暗沉之绿仿佛绽出新意,“绿啊我多么希望你绿”,那种美好断裂的诗歌情感。

20.破坏者庞德

庞德在其《诗章》收尾,以“做男人,不做破坏者”告诫当下这个世界。破坏者这个形象,就像一个比命更长的符号,究竟把握或注入现代诗歌可能之异动乃至异响,或者意味着回归希腊古典?尚不得而知耶。不过,他《在地铁口》这首诗,倒与我的意态写法提法吻合。因为一般评论家都相信,地铁口这首诗是典型的意象叠加写法,而这仅仅是表皮之论。庞德之狡猾,恰恰借意象叠加而谋划意态分析之混沌。而导火索是伦敦。作为意象诗领唱者,当时在伦敦受排挤,他又自创一个旋涡诗派。回到正题,地铁口人流集中,就像潮水或浪花一般涌动,破碎,跌落……这个意象应以系列动作滚动,却被其捕捉,并以湿漉漉花瓣倾向脸之变奏,无疑同步模仿分流与凋谢之意态,且推到极致。美之震颤构成超意象。浓缩性表现了人类精神处于“分崩离析”之困倦或混乱?作为破坏者,诗人庞德首开意态分析之先河。

2020

21.节奏之手

写诗多少能像奥登。赋予语言

结构注册的意态域名,就像

大海经历了多少起伏动荡

平静作为舵手节奏之手

2020

22.致手机

呵手机,把爱与死输进去

它就是里尔克牌的节奏意志;

把永恒女性的哲思输进去

它就是勃洛克牌的创造发明;

把蓝色天空中的金子输进去

它就是别雷牌意识流手机

那些丢失的词语,让流量像政治

让声音像空气,让兜兜转转的信息

筛选经典的勇气。寂静需要倾诉自己?

2020

23.传说

夸父?传说是夸富—啄木

日中之日,它长了虫子

暗沉确诊为光的奢侈

啄木鸟想替下夸父

2020

24.抽水机

不做涸辙之鲋,而相忘于江湖

乃方法论之光裸內视?庄子

审美气度远超神的尺度

即使普罗米修斯,也

为神的锁链所束缚

爱有时苍凉如雾

朋友,夫妻

吸干利益

水超低

2020

25.时—光

时光存放,愁煞时贤。

海氏德格,终难完篇。

两团岁月,一朝抽象。

何为虚圆?故土他乡。

2020

26.囊中之晃

倾听诗歌,却不热爱诗人

噢读者的写作,探囊取什么

丸?你的圣殿,黑暗即温暖。

人类的灯盏,迷人却强壮。

夜从不知道死,吸收的技巧?

我已厌倦,嫉妒最宽广还要晃。

诗爱所及,伤口切入结构张力。

右脑发达啦,神经翻译字母生命。

2020

27.时间的长度

圆与虚圆,构成我的意态时间。

——题记

安静写作,五六个年头。猛回头,时间已取得它的长度,惊叹意态写法,尤如环保结构,涌动一种节奏形上之节奏?本体的忧郁,淡化而为本体的寂静?那雾中之歌,可曾野蛮,或神往,侠客岛般,裹挟了逆旅中人?时间若以长度论,我不知—道之为何,即使顿悟,也似一个,画不圆之囫囵觉?但我“离群索探”久远矣,我也确实不怕寂寞的写作。只羡慕,六祖以两个“本无”,以破秀大师之有,“洵能窥见本体”,此等根器大利,难怪岭南但凭精神,也曾思想北伐?还是安静一会吧,喝杯茶,悠悠天地杯中酬。我忽然想起,仲泰坐拥天下名茶,友好的时光,体验涅槃之古树

—茶。时间的长度,唯用即空乎?我不禁又想起,一代才女林徽因,曾经为梁思成释疑—何以选择他?她要“用一生回答”。这爱的声音,不也是一种时间长度吗?

2020

28.论诗之主宰

诗最后的主宰,乃语言之爱?这就是“诗—爱”,不妨称之为声音的结—构,节奏的节奏,使语言具有超级木工的手艺和眼力。尤如古代不用铁—钉的飞檐斗拱。10年代中期,我有幸到上海参访,体验过龙华寺全木的结构,至今仍很震撼。不,应该是意态震颤?是啊,语言意象用之于建筑,甚至作为一种声音的造型,固然凝聚了“伟大的构思”。但我还认为,诗—爱之所以持存,符号的寿命不会比语言更久长。因为符号不可能结构—化处理,而语言一经感觉与经验雕刻,它便超越一切,甚至诗之主宰本身。就像上海全木之龙华寺,作为庙,它所持存的除了美感尺寸,更有岁月沧桑之憾?东荡子的诗,之所以凝缩而赋予弹性,正是榫之接驳,和静态张力所致呵。如是我闻,大诗人诸如奥登,布罗茨基,东荡子,其实就是发挥语言的结构张力,使流逝变而为固态之歌,那肯定抵近永恒!

2020

29.人同此情·诗同此恨

十年前。也就是00年代初。诗人东荡子完成绝对之作《阿斯加》。之所以是绝对之作,因为前期作品《王冠》已被“伟大的构思”所超越,“a—s—j”作为一种诗歌符号,深渊般撞击于人类精神之穹苍。诗人没办法超越它。形象地说,能发光的事物,无不源于这一符号之血脉跃动。阿斯加代表东荡子在诗歌上所能达到的世界高度,和本土创造力。极致之后,虚空作为生命的原点,始终回荡着一种节奏动力学上之漩涡。而这个旋涡可能的安息之处,仿佛进入“该走了”的声音环绕?是啊,人同此情,诗同此恨!绵绵无尽,五色缤纷。这世上多少诗人,就是无法超越巅峰的自己,又不愿承受随时间而至的苍白和沉溺。倘使“大地唯余空名”,死就算本能对大地的馈赠—本体的空气。东荡子,多么朴素的诗人,显然选择自己消失作为阿斯加存在的肉身?拉进时空来看,渊明之情较之荡子更多几分算楚中的豁达,而荡子之恨较之渊明更大的震颤和可能,却是“穷—担当”之本体气魄?

2020

30.风暴的行动

海有其岸吗,海飞起来了吗

波塞,是谁把波浪操弄

天上的舵手也无动于衷

是否询问风暴的行动

风简直不愿深入风

2020

附记:

海总是带面具跳舞的。把它纳入波塞冬的管理,那是神话类型;把它纳入诗人的管理,那是抒情类型。作为意态海洋,它超

越任何舞会而抵达出发—人类审美困境?

31.海的哀歌

时间的蘑菇。波塞冬的坟墓。祝福你,天空被漂浮。就像天使基金。它的价值出于投资,它的产出却可能是天使意识?市场意象—时间蘑菇—人类最伟大的构思?

风简直是海的饲料。尤如猪圈的头脑。而风神妙,只是在笑。怪不得大海有时恶心到头,瞧,四个日本大的垃圾岛,连体掩不住西太的胃口。就在不远处,尤物般扭动。漂浮而来,危险,仿佛喝醉的孤鸟。难道海吃定死亡的秤砣?卷毛的波浪,像一匹来自西伯利亚的狼,撕裂忧郁,以及液压的文明?人鱼躲在沉睡的港湾,她不敢想,也不敢看。沉船的铁锈已发光,黑压压的波浪还不上战场。所有江河的入口,终于也要像无辜的狗儿流浪,去寻找主的怜悯?

宙斯振臂高呼:“拿起武器,三叉戟。”

海没有回声。波塞冬的坟墓漂浮。

流向呢?“我在这儿,构思。”

呵三叉戟,惩罚多抒情?

2020

32.语—人称格

作为诗歌材料或声音载体,语言经由定量分析,以寻找其使用的规律,它相对于诗人的人格,不妨称之为“语格”。一个成熟的诗人,基本上由这两大层面对冲而成。一首完整的诗,也离不开这两大层面之节奏呼应。以审美意态论,语感—语境—语格,依次形成语格—人格之联动机制,具体来说就像诗人的个性签名。这“个性签名”别人势必难以模仿,已注入作者的个性形式,和创造力。声音载体与诗歌材料,也将因此而更富弹性,和使用寿命。至此,语—人称格。平分秋色。剩下的,就让意态持存!

2020

33.里尔克来不及“內视”

古老的敌意,让空旷分崩离析。

——题记

何为诗歌漏洞?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柏拉图的洞穴之思,仿佛是一种神话暗示。本体之为本体,黑暗作为本质它只指向—人的存在。而超本体的存在,它可能指向非人—神?以此区隔,诗歌更原初的“变形”属于神性修辞。而甸园之漏洞就像一个“光裸”的苹果或孩子?任何同代人以诗歌雄心与诗性之钥,进行“变体”处理,漏洞尚未进入当代视域。尘世甸园之开启,里尔克算一个吧。他的《哀歌》以结构浑圆之意态写法,把人的存在拉到一个新的维度,就是天使意识一次性的跳跃。不朽的哀歌,似不可能存在修辞的漏洞?我反复阅读,尤感震颤,和不安?因为一个简单的试错,便决定了里尔克成于天使意识,败于“下流修辞”?这是事实。伟大的诗人,“总是朝着创世”迈进高歌,可惜第十首哀歌,作者忍不住卖弄,拱出一个“钱的性器官”,这突发性很要命呀。十首哀歌,至此本应完美收工,奈何诗人对钱的态度暧昧如斯。钱是钱而已。作为性器官来变形—丑化,难免太抬举它。况且更原初的开启,源于伊甸之蛇—光裸的教师?依上述分析,我觉得最大的败笔,就是对存在—虚弱的敌视态度,甚至对尘世甸园作超本体打趣,尤使作者里尔克来不及“內视”?

2020

34.夜航

夜航荷尔德林,怎么不能流泪?

美像道爱若思,天地浑然不知?

直到灵魂尽头,坎坷也变柔和!

虚拟江湖人物,欢乐英雄在此!

2020

注:

《欢乐英雄》是古龙新武侠之创始。

这部另类小说极富诗学解释学意义。

35.老榕头

我的朋友老榕头,之所以冠以老字,是一种犹豫,也是一种尊重吧。他很孤单。身边没有小朋友,也没有配偶。只有我这样一个没有根的过客,时不时探望,默默对话,尽管我们彼此都没有动作表情?声音是有的,鸟鸣和摇曳,弯曲和落叶。有时,我会走到他的身后,猜测他身前的光荣,和移动的步骤。但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四层高的天空,与之平等相待。寂寞是微不足道的,就像一阵微风,摇曳一下意树,和它的空枝。疼痛也微不足道,经年累月,伤痕像年轮一样强壮。有时语言更像是空气,透明胶般复制一下绿色的忧郁?噢,老榕头,百岁尤有盼头!他的怀抱,不仅仅是一个鸟巢。他的朋友,却只有一个小老头?我,作为朋友,不能分享他的烦忧,也不会给他的不朽加油。有时惭愧,父亲是侠—无人乎树下—我的梦却很夹。

2020

36.何以高尚

何以高尚!神要我们自己坦然示范,

就像一条负重的大川,不敢偷懒

我们认识的汗水和希望,哦!

深邃的拐弯,而把水砍伤,

所有酒浆都不会太抽象;

呵大地,是充盈让犁沟出现,

而本体的清凉,已把浑圆的时间

和意态收敛?神的竟技就这样

让精神和血液一样强壮舒坦

没有一条河流能高过自己

期待中的水它自己来了

2020

37.“盐”

更向往

液压的抽象

动荡加入转换

平静作波浪示范

诗歌沧桑只能是盐

而淡之反光造成震颤

2020

附一:当下环保写作诗学主张的缘起

今天,注定有一种震颤,未来将在这里回响。下面,我引用自己一首偈语进入讲座的主题:当下环保写作诗学主张的缘起。

环保即佛性,创作即批评。

混沌皆可能,死亡皆标准。

这里先提一下混沌,混沌是我的诗学核心。与之对应的是光裸,构成诗学解释学深奥的简洁。诗性创造需要意态混沌,而工业生产需要量化标准。

环保诗学总体上包括环保性写作和创作式批评。著名诗人伊甸曾评论:“提出一种环保主张,并上升到诗学的高度,这是你的创举。”本次讲座侧重讲环保性写作主张的缘起。大学毕业至今三十多年,我经历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啤酒花时代.(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第二个时代是鹿鼎山时代(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第三个时代是永安约时代(10年代中后期)。今天只讲前后两个时代我本人在场的尝试。

环保性写作由三个层面构成:思维、行为(心理行为、动手意识)、语言。举例说明。诗词月刊社长、我的学生中成就最高的罗锡文,他说我没有教会他什么,只教会了他一种思维,使其终生受益而已。心理行为从我自己创作《图腾集》可知,把消除人类精神中的黑暗这一诗学担纲作为我的环保图腾,当属我与东荡子的心灵共振。中国最具语言意识的诗人顾城,他认为语言就像纸币,在流通中弄脏了,要不断清洗。这样的比喻多么深刻。

衡量这三个层面是否有环保性,纯洁性与天性尺度可作为评判准则。当下后现代浮躁与虚无之风盛行就很不简单。诗歌应带来希望和对环保的把握。因此我对东荡子、陶渊明这类朴素的诗人就比较重视和欣赏。

环保这个词,我的诠释就是佛法不呆,而不是简单的说不。从本体意义上看,人人是佛。我就是佛,佛就是我。因此,佛法不呆也可以转化为我法不呆。我想提一下自己第一次读《大藏经》时的遭遇,读了几页,仿佛佛光从我心里流出,意念中的事物,它自动就来了,应有尽有。于是我怕了,不敢读下去。意态多神啊,这样的阅读经历。所谓纯禅境界,六祖之直了性,莫不如是乎?诗词教授、禅宗专家顾随,认为禅是创造和象征,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意态大师。

而本能本体合一。使我获得意态的能力。诗歌仿佛是自己流出来的。而不是挤牛奶般硬挤出来。在本能本体意义上,意态思维、意态行为、意态语言,构成环保性写作的动态结构。

有诗为证。2018年最后一天,我创作了一首《诗歌的希望》:

诗歌是否带来希望

和对本体的亲善

就看能力同样

是否被稀罕

词就这样

如窄门

洞见

唯一的

阳光是否

带来足够的

健康和本能的

对抗,就看诗自己

的意愿,流出来而不像

挤牛奶挤出时间的不情愿

2018年12月31日于永安约

第一部分:啤酒花时代

1985年我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回普宁二中任教,与广州、深圳、汕头一班诗友互动热络,诗性激荡,遂创办民间诗报《啤酒花》并担任主编。吸引了一些知名大学的校园诗人参加我们啤酒花诗社。那是青春和诗的年代,充满了躁动、骚动和冲动。敢想敢干,不顾后果,满脑子都是“创造与享受”(诗歌江湖称享受派)。而时隔两年我已下海,探入“液压”的商旅体验,心灵意象竟不知不觉中发生转化。具体而言,90年代初写了一首比较重要的诗《一个女人对一个暴徒的回忆》,著名评论家温远辉指出我的野性直觉抵近了生命的原初,但论者与作者并没有意识到,这首诗其实还潜伏着暴力美学心理倾向。今天看来,暴徒这首诗虽较新锐(枪毙时间)而时间意识却不够环保,要反思和严肃对待。这也是环保诗学主张的缘起之一。

第二部分:永安约时代

2012年广州宗教界在大佛寺举办垃圾分类活动,我受耀智会长委托编辑《大佛寺心灵环保手册》,对台湾圣严法师的心灵环保三个主张(心灵环保、生活礼仪环保、自然生态保护)进行提炼概括,并独自提出社会环保主张。构成心灵环保四大主张:心灵环保、生活环保、生态环保、社会环保。同时编辑整理出一批环保诗歌,后在散文网发布很受欢迎,点击量超过十万。另外一个情况,2014年,无意中看到家乡一帮诗人写同题诗《情人》,我忍不住也玩一把。结果竟从《情人》一跃而为《他乡的故土》。思维、行为、语言三个意识层面,落点和趣向,高下立判。

五年(2014~2018)来,混沌(广州有诗人问我什么是混沌)作为我的兄弟、或情人,甚至意态载体,共同召唤了诗学解释学并留下了本能~混沌~光裸~感恩~图腾这条意态线索。

光裸一词是我的直觉发明。这个词涵盖三个环节:1、內视;2、发光;3、透明。光裸作为方法论,可以用来命名创造力。

里尔克《预感》意态光裸写法:

全诗九行,我截留其中三句。

我像一面旗被包围在辽阔的空间。

我觉得风从四方吹来,我必须忍耐;

我认出了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旗与海作为意象并置,借助风暴,使海飞起来,仿佛旗就是海那翻滚的姿态,海就是旗那四面受袭的存在。意态写法多伟大,光裸作为方法论也如此。你不佩服都不行啊。作者可能不知道什么意态光裸,但《预感》仅凭直觉灵光抵达神性的震撼。

去污染化。当下缘起。广西教育出版社前总编李人凡先生对诗学解释学高度评价:“兄独立特行,离群索探,举世无匹。”

2019编完《光裸集》,我的题记:

本体意义上,我选择了混沌;

方法论意义上,我选择了光裸。

混沌意味着创造,光裸主张环保。

事实上,环保写作取决于观念态度与全息体验。潮汕学院作为环保诗学传播的一个起点,我相信时间。

第三部分:朗诵与点评(略)

附:推荐书目

1.北岛《时间的玫瑰》,书中绍介了九位外国诗人:洛尔加、特拉克尔、里尔克、策兰、特朗斯特罗默、曼德尔斯塔姆、帕斯捷尔纳克、艾基、狄兰·托马斯。

2.《马尔多罗之歌》,洛特雷阿蒙著,车槿山译。注意诗人富于穿透性的思维和海洋般震颤的语言。

2019年1月4日 普宁

(作者受聘潮汕学院客座教授讲座)

附二:诗学解释学·环保写作示意图

观念—意识—情感

! ! !

方法—光裸—內视

!

思维—行为(心理行为)—语言

!

去污染化

!

入境构象—意态写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mrbkqf.html

诗学:线索与路径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残影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