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寂寞乡村深处的一眼古泉

2019-11-02 08:59 作者:独自行走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年过了十一到供暖前这段时间,总有一些好天气,阳光灿烂,和风煦暖,天地清明,适合登高望远。我对妈说,要不咱们去南部山区转转吧,听说那里霜染枫叶,色彩斑斓,溪水潺潺,风景独好,中午还可以找个农家乐小酌一番。

爸说,年龄大爬不了山了,要想出去的话不妨去洪范池看看,济南电视台介绍过,有一个大池子,里面泉水千年不涸,清澈见底,据说当年唐王李世民和窦建德打仗时,曾在那里驻扎过,还喝过那里的水,我说可以。

那个地方其实我并不陌生,大概五六年前就和朋友去过,至今记忆犹新。它位于平阴县城西南三十多公里的洪范池镇上,镇子三面环山,植被繁茂,共有大小泉眼九处,有几个还在济南七十二名泉之列。另外,那里还盛产上水石,至今家中书房里的一块就是那次带回来的。上水石不同于泰山石,泰山石呈青黛色,隐隐有纹路,密度大,小小的一块便重得搬不起来。上水石中空,体大质轻,造型多变,书房里的那块乱峰突起,峭拔狰狞,上面撒上草种,绿草披拂,细品颇有点水墨山水的味道。

去的那天是个周一,头天晚上刮了一大风,早晨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浓度很高的沙尘,天空有些昏黄,仿佛天的扬尘天气。从济南到洪范池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有高速可以抵达,但路况比较差,双向四车道,大车贼多,多个路段拥堵,走走停停,到了洪范池镇已是中午了。

和五六年前比,洪范池镇变化不大,两条交错的马路构成了小镇的主体,人很少,大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一个仅仅有几眼泉水的景区,况且位置还如此偏远,确实吸引不了太多的游客,估计除了节假日之外,能来的人不多。只有几个卖菜的中老年妇女坐在路边,一边觑着马路,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偶尔过去几辆三轮车,驾车的和坐车的也都是五六十开外的老头和妇女,乡镇的凋敝即便在经济还算繁荣的山东也可见一斑。

镇子虽然不大,却有一个大广场,两边邻街,一边有一个水湾,一边是杂树林,广场水泥路面,平整光滑,南边一侧立着一排健身器材,入口处杵着数根排列整齐的汉白玉华表,不知道有什么象征意义。正值中午,太阳白花花照着,诺大的广场除了我们外再无一人,估计到了晚上会有跳广场舞的大妈扎堆前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洪范池就在广场马路对过,是一个沿街的小门面,不小心就走过了,售票处没人,喊了几嗓子,一个中年妇女才从里面走出来。门票不贵,二十元一位,不过想想就那么一个水池子,也实在算不上便宜。

一进门便看到一个石砌的四方高台,高台下方有一青石龙头,水从龙头口中溢出,汇入下面一个两米见方的小水池,兽头上刻有“龙池”两个红色大字,据说是清代某个秀才的墨宝。高台宽约数米,四周有围栏,拾阶而上,一个幽深的水池映入眼帘,这便是洪范池,名字的由来取其“洪水就范”之意。水深五六米,清澈见底,有数尾锦鲤游曳其中,姿态优美。池底有些零散的硬币,看不到冒泡的泉眼,只有一股清水静静的往外流淌。神奇的是,一千多年来,不管大旱大涝,水枯水盈,池子的水位始终不变,不管五,酷暑严寒,水的温度始终不变,常年保持在17度。

环池子周围建了数间房屋,一间里面供奉着几尊泥塑,不知是太上老君还是观音菩萨,因为不太感兴趣就没进去。对中国人来说,佛道都无所谓,只要能带来好运就行。有个朋友就很虔诚,笃信鬼神,见庙就进,见香就烧,见菩萨就磕头。有一次拜了半天,捐了一百块钱,事了一问,原来拜的是求子观音。

还有一间屋子里有数块石碑,其中一块体量很大,从上到下字体密密麻麻,字迹有些漫漶不清,慢慢辨认,里面有“太子太保兼东阁大学士”字样,我知道,这大概是明朝万历年间著名的文学家于慎行于阁老的墓志铭。

于阁老是平阴东阿镇人,天资聪敏,17岁中举人,23岁中进士,第二年便成为万历皇帝的老师。这经历堪称火箭一般的速度,后来仕途有些起伏,还曾一度在家中闲置十年之久。晚年入阁,达到官宦生涯的顶峰,逝后葬在洪范池镇不远的地方。

于阁老秉性忠诚,襟怀坦荡,口碑甚佳,万历皇帝虽然几十年不上朝,却在于阁老告老还乡后来平阴看望过他一次,可见对他的恩宠。至今平阴酒厂出产的白酒就叫“阁老贡”,也算是平阴人民对这位古人的缅怀和纪念。

除了供奉菩萨和石碑的这几间屋子,说起来,整个院子最有灵性的应该是洪范池后面的那两棵古柏,一看就有些年头了,树干粗壮,树皮皲裂,枝干虬结,有一颗还歪向一边,据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应该是在金朝修葺洪范池时栽种的。

柏树最多的应该是在孔林,三千多亩的林地遍地都是,阴气很重。最老的古树也是在那里,据说是子贡亲自栽的,可惜在明朝时枯死了,现仅存树桩,算起来,也近三千年了。

院子的东边还有个小院,里面有个日月泉,据说也是在册的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过去一看,很有些失望。一块青石板横在石壁上,青石板上开了两个孔,一个孔为圆形,这便是太阳,一个孔为弧形,这便是月亮,两个孔下面是两个细小的泉眼,合起来,这便是日月泉了。可能不是丰水期,泉眼出水量很小,只有仔细观看才能看到水在微微流动。一条石砌的水沟弯弯曲曲,通向远方,旁边僻静处还植有几簇青竹,有“茂林修竹,曲水流觞”之意,只是地方局促了点。

这还不算最失望的,有一年去绍兴游览沈园,那里是陆游和唐婉分手后又突然相遇,奋笔在照壁上题写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地方。本来是一个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美景所在,谁知去的时节不对,正赶上正给园中的池子清淤,满池的碧水变作了黑色污泥,恶臭弥漫,草草看了几眼便溜之大吉。想当年,假若陆游和唐婉两人在这种情况下相见,不知陆游兄还能否情愫暗生,悲愤难平,诗意勃发,怆然做千古一词。弄不好和我一样,寒暄几句,便捏着鼻子早早溜了。

所谓看景不如听景也。

景区虽然一般,但中午的一顿午饭弥补了此行的遗憾,尤其是一个鱼头炖豆腐,堪称美味,这得益于食材新鲜。鱼头是新鲜的花鲢,约有两斤左右,生长在旁边的泉水湾中,豆腐是用刚打出来的泉水做的,鱼头鲜嫩,豆腐白嫩,汤奶白奶白,洒上胡椒面,喝起来鲜辣辛香,那种味道,没齿难忘,可遇不可求也。

仲尼有言,礼失而求诸野,有些美味,看来也要求诸野才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mqbkqf.html

寂寞乡村深处的一眼古泉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江南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景区虽然一般,但中午的一顿午饭弥补了此行的遗憾,尤其是一个鱼头炖豆腐,堪称美味,这得益于食材新鲜。鱼头是新鲜的花鲢,约有两斤左右,生长在旁边的泉水湾中,豆腐是用刚打出来的泉水做的,鱼头鲜嫩,豆腐白嫩,汤奶白奶白,洒上胡椒面,喝起来鲜辣辛香,那种味道,没齿难忘,可遇不可求也。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