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梦入膏肓

2019-10-21 23:19 作者:闲话少说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中医给我把脉后,以洞穿肺腑的眼神扫了一下我的脸和舌头,然后胸有成竹的问了我一个问题:

?”

“不经常,有时,偶尔。”我说。

“这就是了。给你开两副药调理一下,效果肯定很好”。

其实,我没说实话。我总是做梦。晚上做,白天也做,睡觉时做,上班,走路乃至吃饭时都做。梦就象影子一样紧跟着我,监视着我,使我对他感到既亲切又恐惧。

我上班的主要任务是写材料,给老板写讲话稿,或根据老板的讲话整理会议记录。说是写,其实就是抄,或者更准确点说就是从报纸、杂志和网络中下载文章后进行拼凑和粘贴。说实话,除了佩服老板记性好,能大段大段背诵报纸外,我不喜欢这份工作。我也不喜欢老板讲话的表情,太过严肃和正经,总给人沉重甚至沉痛的感觉,有时甚至觉得呆板和滑稽。但我又觉得当老板真好,可以随心所欲的指挥别人,而且在任何问题上都比别人高明。我相信假如我当老板,肯定比他们干得更好。于是在整材料时,写着写着或者抄着抄着就开始走神,就会突发奇想,就会在那些下载的材料片段里加进了一些从小说里看来的句子,甚至揉进鸣虫嘶的合唱。恍惚中,我摇身一变成了老板,气宇轩昂地走上主席台,开始了既慷慨激昂又幽默风趣的演讲,我还象外国人那样滑稽而夸张的耸耸肩,摊摊手,并做出列宁精典的挥手,我便听到了台下自发的雷鸣般的掌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材料写好了吗?”我听见一个声音问道。

“写,写好了”。我迷迷糊糊的将一大叠打满字的纸递给那个声音。

“胡闹!乱弹琴!你脑子是不是出了毛病?!”我听见那个声音怒吼着,然后我听见扬长而去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象鼓槌擂在鼓上,让地板跳跃着发出沉重的闷想。我在惊愕中还没完全清醒,我想,那天我成了你的上司,天天让你写材料,然后当着你的面,把它撕得粉碎后狠狠地甩到你的脸上!然后就潇洒地走上主席台,开始即兴演讲。我要让你看看,照着材料念的领导算什么本事!

后来就不写材料了,负责给各办公室送报纸和打扫卫生。 我楼上楼下的奔跑,出入于各个办公室,观察整栋办公楼里的人走路的姿势,从他们在不同的人面前说话时的声调和表情,猜测他们的职位和预测其命运。有趣的是我的猜测和预测竟然十分准确,凡是说话慢慢吞吞拿腔拿调,不时点头“嗯嗯,好好”的,都或大或小的有个官职,而那些在老板面前说话诚惶诚恐而对平头百姓说话又趾高气扬的多半又正要升迁。于是我想如果将看到的和分析到的人和事写成小说一定很有趣,想着想着我就成了一知名作家,约稿信便如片般飞来,我就将过去写的那些日记呀什么的乃至初中时的作文从废纸堆里翻出来,在各报刊杂志的显著位置发表。这些东西都用完之后,我便象张恨水那样,在麻将桌上胡乱赶写出一篇篇文字以救编辑们的急时之需。此时我才知道,出名是多么的好哇,只要你一旦出名,凡是经你手的垃圾都会成为宝贝,不出名,即使你用心血呕成的珍珠也一文不值。看着过去那堆废纸变戏法似的变成了一篇篇好评如潮的文章,想起未出名前投稿时的遭遇,我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又嚎啕大哭起来。哭过之后,我清醒了,看见桌上那堆等着我送到各办公室的报纸,那报纸上面没有我的名字。

上班肯定是无法出名的,写文章也难,那么去唱歌吧。有时我躺在床上想。我喜欢唱歌,有一副好嗓子,妈给我的脸蛋也还差强人意。想着想着我就登上了朝思暮想的舞台,身着光彩夺目又稀奇古怪的演出服装,以外星人的发型,在舞台上跺脚,扭腰,甩臀,象触电似的颤抖,或声嘶力竭或肝肠寸断或吐字不清的歌唱。台下观众举着我的巨幅照片,排山倒海的喊着我的名字,口哨声,呐喊声和欢呼声将我推向了天堂!我出名了!走到那里,都有蜂拥而来的粉丝狂热地向我索取签名,无数的记者无孔不入地追逐着我的行踪,我在保镖的簇拥下出现在哪里,那里立刻就成为人的海洋,那可真是连国家元首也没有的排场!于是,我有了别墅,有了无数豪车,有了无数仰慕和渴望以身相许的美女……我象上帝一样接受粉丝们的膜拜,我居住在真正的人间天堂。就连我那浑沌未开的小儿女,跟着我分文不花的旅游了一圈,在镜头前嘟着小嘴哭了一通鼻子,做了几个鬼脸之后,也披上了霞光万道的星光,在凡人们出钱修建的舞台上歪歪扭扭的走上几步,巨万财富就如流水般涌进他们帐上。那钱和名气来得真容易呀,平凡人无论多么努力,恐怕几辈子也不敢奢望……

我整整夜的做梦,在梦里我享尽了我所能想象到的比神仙更潇洒更风流更快乐更富有的生活。当我睁开眼睛,只看到被汗水和泪水打湿后的乱糟糟的被子和枕巾。吃饭时,我坐在餐桌旁,味同嚼蜡的咀嚼着馒头和咸菜,如牛反刍股的搜寻着昨夜的梦境,不时发出会心的微笑。随着我的笑,馒头渣子和未嚼碎的咸菜撒落了一地。我抬头看见了父母嫌弃中带着悲哀的眼神。虽然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他们看不起我。我依然无味的嚼着馒头和咸菜,依然不时微笑。我在心里说,你们看不起我吧,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不是凡人!

我如夜游人般走出家门,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我懒得上班了,单位也让我在家休息。他们说我有病。有病就有病吧,正好趁这时间,我要做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我要深入大街小巷暗访,借以考察这个遍地都是机会,可以创造无数奇迹的社会。也许在考察过程中,我会遇上自己美丽的爱情,邂逅上某集团大佬美若天仙的爱女,从而摇身一变成为富商巨贾的乘龙快婿,还可能是家中富得流油有一大笔遗产等着继承的外国美女,不仅可让我终生衣食无忧,还可得到梦寐以求的外国国籍。也许在这段时间,我会通过打游戏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电视和网络已告诉我无数个这样的成功范例。总之,我不是在无所事事,我只是在创造和等待时机,我相信,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功正等待我去获取!

我在街上闲逛了一段时间,没有遇见我心仪的豪门美女。但我并不灰心,我回家在电脑上寻找和创造机会。有一天,当我在游戏里纵横驰骋时,母亲进来了,看样子她对我正在做的事不很满意,而且准备对我讲一番那些她曾讲过无数次的陈腐的道理。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便知趣的带着负罪感的小心翼翼退了出去。她和父亲是有罪的!我完全有成为歌星影星和当老板的潜质,是他们的平凡和无能没有给我创造机会,我小时候的聪明乖巧哪点不如那个因为她爹妈的关系在电视上露露脸、撇撇嘴,歪歪扭扭走几步就能挣几千万的胖墩墩的小女孩?要说卖萌,我可比她强多了!还有,我的聪明才智哪点不如那些开豪车泡美女的富家公子?是他们的无能才使我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有次他们看了电视中一个读大学的女孩子因父亲无力给她买新款的苹果手机而在街上追打父亲的报道后,还好意思指责那女孩子太不懂事。我在旁边冷冷的说,他就该挨打!没本事就别结婚生孩子!他们马上调了一个台,不再言语。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我的心情也不错。于是母亲好说歹说的拉着我来看这个据说很有名气的老中医。我知道我没有病,但他们说我有病就有病吧,看见母亲那副可怜的样子,我就给她个面子。看完老中医后,我提着他开的几副中药,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我听见老中医对母亲说:

“一定监督他好好吃药,尽量不要让他看那些偶像影星、歌星搞笑之类的娱乐节目,也不要看那些吹捧一夜成名者们所谓的励志书籍,现在一些年青人受电视和网络中一些节目的影响,爱攀比,爱做梦,经不起这类东西的刺激”。

回家后,母亲突然变得凶狠起来,收缴了我的手机,藏起了电脑和电视连接线,只给我留下了几本老掉牙的一看就让人昏昏欲睡的书。也罢,只要你们能养我,我就什么也不干吧。于是,我成天便吃饭,吃药,睡觉。在老中医开的中药快吃完时,我果然不再做梦了,每晚都睡得十分安稳,我不再想任何事,对电脑电视也全无兴趣,母亲叫吃饭就吃饭,叫睡觉就睡觉,不吃饭不睡觉就坐在阳台上,眼神直直地望着天空。那天空象我的眼白一样,呆呆的没有一丝云彩。

今天中午我刚睡醒,隐隐约约的听见母亲悲哀地对父亲说“怎么得了?过去成天看电视上网变成了疯子和孽子,现在好了!不看电视不上网又成了傻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gqbkqf.html

梦入膏肓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 心静如水
  • 江南风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