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笑看布达拉宫

2020-09-03 09:34 作者:云朵儿GAO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次去西藏纯属偶然,从起念到决定不到半小时。本来今年因疫情放弃了暑假旅行,当得知确定消息可以有选择的出省游后,我就按捺不住想要外出的冲动心情了。起初决定到我没有去过的九寨沟,就在报名的时候,看到导游在空间又贴出西藏六日双飞,看到后就立刻决定去西藏。决定去后在朋友圈里公布了行程,很快就成功地约上了伴,她是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一位旅游达人,多次国外自由行。

本次拍板去西藏的过程看似仓促,其实也是必然。这是长期在心里留下了要再去西藏的心念,才会有了这次说走就走的西藏行。

这念想并不是在九年前的七月底离开拉萨后就有的。那次我在布达拉宫里,对“六世”说从此不再来了。想要再去的念头,是在五年前的六月升起来的。当时,我强烈地感受到了召唤。燥动不安中,写下了《我想我快要出发了》的长诗。然而,说来也怪,我却最终没有成行,这完全不符合我的性格。最终,我前后在一年的时间,托请三位好友带去我的心意。其中两人是出了布达拉宫后,才想起我的所托。另一位上海的挚友阿花,牢记我的话语,最后却连布达拉宫都无法进去。

那一刻,明白了我定是要亲自赴会的,或者说是没有人能代表我去与“六世”诉说心愿的,况且捎去的还是感谢对我的加持。那么,在我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召唤时却没有在暑假动身,是因为纠结我在殿前与“六世”说的那句:我明白了这次西藏行是为你而来,从此我们都不再寂寞,我不会再来了。

说到底我必定是俗人,是在担心自己失言了会不会不好?所以,就没有动身再去的决心。可心里从那时起,一直都有挥之不去的纠结。但是,自从阿花在布达拉宫广场喊出:“朵儿让我告诉你,她很好,让你放心吧。朵儿让你从今后多关注加持我。”此后,我心里就莫明的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并且,近几年明显的感觉到“六世”是真的放心我了。偶尔想起,我的反应也淡了许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在出发前的四天里做准备时,与上次去一样,只是备了一袋葡萄糖,就再没有什么可准备了。没有行李可准备,思绪自然而然地回到了九年前在布达拉宫里地遇到,忆起离开的前,我们在布达拉宫广场上告别时的场景。这一切晃若就在昨天,历历在目,心情激动起来。当看到五年前写的那句“你召唤我,我就不能不去”时,心里突生内疚地落泪了。其间,恰好看到一位文友写的一篇关于仓央加措的诗,其中的一句“谁能理解仓央加措的寂寞,转世的路呀是那样漫长”,使我控制不住哭了起来,许久情绪才平息下来。我在诗后留言:六世不寂寞,更无需转世。他仍在布达拉宫里,等着与其有情的你我。

写完这段话后,与此刻一样,我又哭了……

八月十四号的深夜三点,我在亢奋与激动中出发了。飞机本来是早上六点半出发的(团费太低,是我第一次去的近五分之一,航班自然是早晚两头),登机时才通知飞机故障。在没完没了的推迟中,和没完没了的争吵中,才由所属的拉萨航空公司改签到下午两点半,于当晚九点入住了酒店。本来按计划是中午前就能入住,下午的适应性自由活动时间,我准备是去布达拉宫。现在只能在下车时的布达拉宫东侧,拍了一张布达拉宫照片,算是打了招呼。

许是夜里起的太早,没有休息好,在入住酒店后不到一刻钟,高原反应开始了,这是我预料到的。我的身体适应海拔是三千六百米以下,越过就有高反,这在六次的太白山行中得到了验证,到了大文公后我就会开始出现高原反应。那么,拉萨的海拔是三千六百五十米,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了。九年前来,也是在我午睡后才出现的。

高反让我十分难受,我还是坚持到饭店用餐,吃了一顿清淡的牦牛肉火锅。这是我在高海拔旅行时的一贯做法,无论身体怎么不适,都要坚持用餐,还要尽量吃得好一些。另外,高反的症状也是因人而异。我的胃没有不适,只是头疼、眼眶疼和乏力气短。

第一天的行程是在拉萨城内,首站是布达拉宫。从昨晚当地导游通知今天的行程后就难抑激动的心情,我穿上了九年前来时专门买的那条裙裤,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往日重现,再者,这条裙裤也确实漂亮,我很喜欢。不过,我没有料到时隔九年,仍会穿着同样的裙裤来。

我的头发九年来仍是那时长短的马尾辫,如此发型一直保持,不是我有预感会再来西藏,而是便于我爬山时戴帽子,长一点都嫌烦。可今天我选择了放下来披着,这是临时决定,原因自己也说不清,心情却与第一次来大为不同。那次也是到拉萨的第二天,在严重不适下去的布达拉宫。我旅行从不喜欢提前做攻略,布达拉宫里具体有什么作何用,我一无所知。来之前,只是通过好友讲述,知道了纳木措的神奇,我也是因他的诉说,才动心来西藏,吸引我来的就是纳木措。然而,我却在布达拉宫中,六世达赖的大殿有了神奇的遇到。这“神奇遇到”将伴随我终身。因此,本次去布达拉宫,以及我再次来西藏,都是为上次的“遇到”而来。这一次则是有备而来,激动万分和幸福地赴会。

这一刻拉萨的天气不好,时不时飘起牛毛般的细,天空自然不蓝,没有白云,这样的阴雨天,使拉萨看上去多多少少的有些逊色了。再加上西安今,几乎天天都是不见太阳的阴雾天。因此,团中第一次来拉萨的西安游客都说:拉萨没有电视中看到的漂亮。

离预约进去参观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我与同伴决定到布达拉宫正前方去拍照,那是我上次来时三次停留拍照的地方。顶着高反急匆匆地赶到后,看到只能到马路北边,也就是离布达拉宫更近了。2011年来,恰遇庆祝西藏解放六十周年大庆,大街上张灯结彩,布达拉宫前搭建的主席台还在,还有成排的红色华表与灯柱,充满喜庆。布达拉宫外墙是新粉刷的,洁净中透着庄严和圣洁。时隔九年十五天,布达拉宫的外墙很旧。正如后来晚上再来时,大家都认为:在夜晚的灯光下,布达拉宫比白天更漂亮。

也许是在心中总是在对比,从而导致了落差。当我又一次面向布达拉宫,仰望我熟悉的窗口时,竟然有些怅然,完全不是来之前想象中的状态。我还是尽量让自己思绪专注,张开双臂呼唤我又来了。

上次进布达拉宫是从西边大门,本次是从东面侧门。这样的变化,走进大院后感到很陌生。在经过一个像是通向宫里的白墙巷子前,看到里面空无一人,意境很美,让我怦然心动,决定拍一段我从里面走出来的视频,留下在此一段有着宾至如归的美妙时光。

拾级而上时仍是一路地拍照。期间也曾想:我看上去这样地漫不经心,边玩边上,会不会慢待了六世达赖?再一想,我心中所念,佛定是洞察的。上到了达赖活佛们议事的白宫,我才熟悉起来。

穿过小广场,走到一座大房间,忽听导游说:“这就是仓央加措的办公地,唯一没有等身法体灵塔的大殿。”我立刻说:“这里不是,我来过,不是这样,而是要先看完前几位达赖的大殿后才到达的。”导游说:“就是这里,怎么不是,我还能讲解错!”

我错愕了几秒后,立刻专注地看着这个房间。一分钟后我辨别出来了:这里就是。此番情景与上次极其相似。上一次来,也是我晕头晕脑地跟着游客走到这里,快要走出去时,突然听到导游说这里就是仓央加措的大殿时,如雷灌顶般地惊醒了我。立即转身退回来,站在离放着衣冠的神台最近的地方,靠在围栏上,接着就身不由已地看着那衣冠痛哭。一刻钟后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只见年轻的仓央加措微笑着从衣冠的座位上下来,站在座位下方的大殿上,满脸喜悦地向我挥手说“分别的时候到了”。看到他,我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和吃惊。看着他,我擦干眼泪说:此刻才明白,我这趟西藏行就是为了在这里和你相会。从此我们都不会寂寞了,我不会再来了。仓央加措听了我的话后脸色一沉,转身就消失了。仓央加措的相貌并不是传统藏人脸长和棱角分明的样子,可也不是汉人,是一位充满阳光的帅小伙,我一点都不感到陌生。这张面孔,现实中至今从未看到过。

就这样,我一个人在大殿里哭了一刻钟,这是当时在殿中整理的两位红衣大喇嘛说给我的。回来后,我写下了《泪洒布达拉宫》一文,详实地写出了这一段神奇地遇到。好多读者都认为我是幻觉,一些佛教徒们却都相信,而我恰恰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因此,这一些评论都不重要。对我来说无论是幻觉还是其它,我当时感受到了才是最重要的,我信就可以了。并在五天后,也就是离开拉萨的前一晚,我与同伴和在纳木措新结识的阿花,在此与仓央加措告别。我对着那亮着灯光的窗口高喊:我会好好地活着。当阿花说“请保佑我们”时,在我心里觉得这样说见外了。

此刻又置身在仓央加措的大殿,初见竟陌生到我认不出来。一是从另一个方向来,顺序相反了;二是大殿布置与九年前不同。当时大殿里面铺满厚毯,现在是裸露着青黑色的地板(不明是石条或水泥)。过去厅内有桌椅案几,现在空空荡荡。昔日有两位红衣大喇嘛正在地毯上认真清洁整理,使其充满庄严,现在如是人去楼空,空得让我不知所措,乱了心神(当时没有落泪,今日写到这里时心酸地哭了),可我还是很快就认出来这里就是。我努力地走到当时的位置,望着那熟悉的衣冠座位,诉说我心里的话:我来了,感谢你的加持,这些年我都是快乐的,感谢你的加持……

这一次是因疫情游客少,使我又一次一个人在此。可我没有了上次的心酸,更没有哭的感觉,而是努力地笑出来,一遍遍地告诉仓央加措我很好,感谢对我加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座位,可心却是散的,无法专注。九年来,每每想起这段奇遇,内心都充满喜悦。现在心里却一点都没有感到欢喜,而是空空如也。最终,神奇没有再次发生。从进大殿到离开,我都觉得这里了无生息,更无灵气,只好失落地离开了。

而后依次走进前五世达赖喇嘛的大殿,那里有历代达赖喇嘛的灵塔(除六世仓央加措外),每一座都是金碧辉煌,全是黄金宝石,黄金灵塔里面是所属各代达赖的真人法体肉身。上次是先参观诸位的大殿后,才到的六世达赖大殿,当时因我不懂宗教,置身于此就是走马观花,还觉得西藏人民太有钱了,布达拉宫里到处都是黄金佛和宝石。这一次不同,从近乎一无所有的六世仓央加措的大殿,再走进满眼都是黄金珠宝成就的大殿,心里有着无以言表的堵的慌。就在我走出大殿,顺坡下山时,一声呐喊般从心底发出:在我心中,你一样有同样的黄金灵塔!

可我心里也有委屈,对这一趟专门而来,却没有任何呼应不解。于是,我调侃地说:五年前的六月,你召唤我来,我没有来。今天我来了,你却与我捉迷藏了。

当时,突然间我的眼前和脑海中,长达半月都是我在大殿前看到的仓央加措,笑着向我召唤。可惜我就是觉得当时说了不再去,失言是不当的。今天看来是我自私了,也让我想起了导游的讲解:藏传佛教是不讲还愿的。

难道是知我本次是为了感谢加持而来,所以避而不见?同时,也想起了九年前离开西藏的前晚来广场上告别时,阿花说“请你保佑我们时”,我觉得见外了,不入耳。可九年后我竟专门来答谢,我也俗了?

随后的两天,我离开拉萨到林芝。第三天晚上返回拉萨后,约上团友再赴布达拉宫广场。这是我来之前就安排好的,我一定要重温上次来时在广场上的美好时光。

这一次,重走了通向广场的公园,又看到了那粗得两个成年人都搂不住的古柳树。古树巨大的身姿讲述着拉萨的历史,也见证了我曾经来过,让我感到很亲切,如见故友一样。

我来到了广场上,心情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想起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想起了与我一见如故的阿花说的那些话,想起了在最后时刻解开了我来时的惑,想起仓央加措在布达拉宫里那亮着的窗前,笑着看着我们三人在此欢喜狂欢。

今夜,广场上比那晚人多,可我反而感到安静了许多。我又扎起了马尾,在同样的位置拍了同一张照片。从背影看区别不大,可我看出了九年的岁月在我身上的变化。那时的照片中,我是天真的孩子一样;今天的照片中,我是成熟了……

也是在这一刻,突然明白六世可能已不在布达拉宫了。是不是已转世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他不在布达拉宫。许是五年前召唤我来就是为了告别。当然,这只是我的认知。

如果是真的,就应了六世你的话了:这是一个婆娑的世界,婆娑即遗憾!

这“遗憾”是对我而言。没有六世的布达拉宫,在我有生之年或许会再来一次,就为再在那里站站,不再为感谢加持,就为感受当时的奇遇,也是我今生最神奇的遇到。这就是我今世的圆满。

仓央加措:每一心生来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人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

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这首诗曾让我感到心酸。然而今晚,面对布达拉宫再想起这首诗时,我笑了。什么是“圆满”?在我看来有千千万万种,当一件事情让我感受到喜悦了就是圆满。

就在我结束本文时猛然醒悟:这一趟的西藏行,就是让我明白,要卸下一切恩恩怨怨的包袱,轻松地走向未来。过去的全要放下,包括那次奇遇……

在此,我先双手合十后再展开,内心充满喜悦地收到了对我的再次加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vbbkqf.html

笑看布达拉宫的评论 (共 7 条)

  • 水墨残荷
  • 天上的街市
  • 吃喝玩乐就是舒服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大生

    大生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