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嘴痒

2019-04-25 15:45 作者:淡蓝色的期许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革时,父母在公社卫生院当医生。他们在文革前就已经大学毕业;母亲分配到县医院,而父亲到公社卫生院当院长。后来母亲调动跟父亲在一起,好照顾我。他们的工资比公社书记还高,然而想去买鸡鸭鹅羊牛肉都没有。猪肉可有,不过要肉票,人多要排队,他们要上班,就会叫我去排队。有一次,母亲给我一张肉票和二块钱,叫我去食品社排队;排队等总是感觉时间过得真慢,我一边脚长一边脚短站着,累了就双脚互相交换。讨厌了,我就爬上坐桌子上玩边等,玩玩不自主地钱也松开手,也不知跑到谁口袋里去。还好钱不见了,母亲没骂我。起初才生我一个算有口福,后来弟弟和妹妹排着出生,每次买点猪肉回父母也舍不舍得吃,留给我们吃。许多年后,母亲经常悔说:那时候看见父亲想挟猪肉,就用筷子拦住父亲。因此母亲一直感到对不起父亲 。

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早晨去上学时买二分钱的稀饭,好吃,其实只不过稀饭加上酱油和盐;还记得母亲用猪油、油渣和盐搅拌的干饭,然后用生菜叶包裹着给我吃,好香好可口,至今还记忆犹新。 也许赶上饥饿的年代,能放进口里咽得下就不错了。

小孩离不开零食,我吃的是中药和野果。要是放假时看到父亲开中药房门,我就静静地钻进去,寻找抽屉里的中药试试看看能吃么,标准是不苦就行。好吃的有桂圆红枣枸杞党参,尝完了又找下一个“猎物”;我见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就试试不苦就呑,长大后学习过才懂前面那四个名字,还有涂黑嘴的熟地。“野味”有凤凰树上长的豆,还有酸豆。有一天,我和两个同伴去爬树摘酸豆。我们走了半个小时来到山坡,山坡上有几棵酸豆树,树上长满了豆。我们每年来这爬到树上摘豆吃。豆没完全成熟时呈现浅绿色,表面有黄褐色绒毛,形状似月伢,豆结实饱满,带壳咬一口酸酸的。过几个月豆熟透后豆瓣呈现黄褐色,表皮有些皱,有些熟到裂开,但是还丝连着,豆圆熟了就会收缩;这时摘可以扒皮掉,褐色的肉吃在嘴里有酸微甜的感觉,然后把核儿吐出来。我爬上树脚踏着一根小树枝,结果树枝不可承受我之重断掉;我摔下来刚好被大树枝接着,卡住没大碍,就是擦破点皮。小时不知道天高地厚,要死的话有几次。这次运气还好,要不然恐怕写不了此文。

改革开放后,市场里有鸡鸭鹅猪羊牛肉,还有河海里长的鱼虾等等,反正地上爬走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舌尖上的味蕾就牵着你去小吃街、美食城······宴席去酒店,集餐去大排档,请客去海鲜广场。 有一次,朋友发了请我们去海鲜广场干一顿。点菜时朋友都是点贵的,有钱就任性,贵的动心,点到开心,吃了放心。那天,我鹅似的饱胀到脖子。

母亲感慨道:以前没有吃,现在又吃不下。我刚好壮年时期,好好享受一下。我最吃动物內脏、虾、鱿鱼和烧猪肉。我吃东西从来都是不慢慢咀嚼,狼吞虎咽的,如此暴吃暴饮使我偶尔腹痛——肠痉挛;一路来吃吃吃没吃成个美食家,倒致成高血脂,好了早期冠心病和高血压找上门来;我只能减肥、运动、忌口和吃药,过一段时间总算找回以前的我。

喛三十年来,国人从饿到饱,又从饱到肥,加上有饱死比饿死还好的观念,患“富贵病”的人多到排世界第一。如今提倡饮食均衡,管住自己的嘴,适可而止,否则物极必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swpkqf.html

嘴痒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