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四十三

2020-05-28 19:33 作者:小牮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乱云润生 四十二

2020草稿版 (试发)

赤诚众 (小牮)著

第七章 融入赫图阿拉村中 第四十二回

这场在赫图阿拉老村"满族亲家“餐厅内单间热炕头儿上的乡亲唠嗑聚餐,畅所欲言中已进行至晚上十一点半,时间己不早。

明天赤慎斌馆長工作依然非常繁忙,悦悦还有带队出团任务,何况赤诚众老师也要同时参团游览,为养精蓄锐大伙儿都休息好,锐锐简明扼要总结发言,让爷爷赤诚真近日细查本村百年前后历史,是否有一个名叫赤绍宗的本家乡亲,上世纪前四十载在本村有活动踪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我向悦悦所托付的寻根问祖主题;

因早年从父亲口中得知,我老老爷赤绍宗,当年曾与当家子兄弟从畿辅结伴投奔东北满旗祖宗圣地,具体目标就是抚顺千斤寨、永陵镇老城村一带,我殷切期盼能尽快捯岀头绪来,进而一步步细寻当年他与同胞在东北从军,浴血奋战打日本活动轨迹有血有肉素材以创作小说

因老老爷在新中国刚解放时,曾来沽海我父亲家中探亲住过几日,看望他父母,就是我的爷爷奶奶,以及侄子全家老小,还曾捎来一大麻袋花生米。他曾对我父亲讲述过上世纪三十年代参加梁锡夫所属的辽东抗日军,击毙日本顾问小原战斗经历,此后与梁锡夫一起参加中国少年铁血军,目睹几年后在新宾夹河北大青沟同日寇激战中梁锡夫壮烈牺牲,此后老老爷随部队转战开鲁,被编入张作霖之子张学良的东北军,在开鲁、多伦、古原、绥东、辽西、通辽、热河等地抗日,由于一直在国民党军队中当官,解放后各种政治运动接踵而至,从此渺无音讯。

所以,当下唯有请赤诚真这样自幼就在赫图阿拉老城村居住、年长资深清史学者协助寻根问祖,再从族谱家谱、村史县志中大海捞针,竭尽发现线索,再经过对本地区仅存百岁左右老人排查问询,抢救性挖掘整理抗日资料力求效果。此番颇有意义实践,悦悦责无旁贷交予自己爷爷。

悦悦还请求让己在新宾文化馆任馆長的父亲赤怀承,明晚马上回家与赤诚众老师接洽,因父亲是黑龙江博物馆资深研究员,对肃慎至女真各个时期历史颇有研究。这样对其尽快领略了解吸收先祖远古时代知识空缺素材可谓水到渠成。一切安排妥当面面俱到后,悦悦提醒诸位,大快朵颐独特新颖那八碟八碗,此刻吃好喝好举杯同庆,美食享甘寝散席。

三位热情同姓本家乡亲陪着我回到客栈入住房间,关怀备至直到我连声感谢表示一切满意后,才反复叮咛惦念中离开。亲人是对我七十多年后再睡火炕不太放心。

依稀回忆,那还是稚童时,偶尔奶奶非抱我去北屋火炕钻她被窝儿睡一宿。

待本家乡亲们离开后,我又里里外外反复穿梭,出神细致地摄录这座原汁原味满族风情的四合院;口袋房、联三间、万字炕、格子窗、躺柜上座钟、瓷瓶、冒筒、镜台、相架、西墙供奉那太祖努尔哈赤神像,满文对联,墙上掛着弓箭与弩,佛爷炕 上立着的祖宗板,長条小桌摆放的铜香炉,以及紫红炕沿、油光锃亮炕蓆。花梨炕桌已放置对面南炕上。

炕中被隔放置大花被褥已鋪放炕中,再瞅瞅铜痰盂,霎时脸涨红:解手骑被窝儿也行呀!摸摸棉门帘,用痒痒挠蒯蒯自己后脊梁,扫眼躺柜上座钟,马上耍进入凌一点了,只得依依不舍地放下了智能手机,速进堂屋卫生间淋浴后,轻轻关上折扇门,钻进火炕热被窝儿中合上眼;

此时,悦悦银铃般话语縈绕耳边:赤馆长为您选择这套住房,独具匠心别具一格。整个村落仅此一套,纯粹为远道而来本家兄弟姐妹精心而备,体验先祖历经苦难百折不挠珍稀烙印的样本房。

啊!融情龙兴圣境怀抱中,此时此刻倍感无比幸福...... 顿感热泪模糊吾眼眶。

也许两天来过于兴奋与劳碌,这一夜睡的相当好,火炕使腰腿儿倍感舒适,排除了混身那湿寒气,按中医的理论,睡热炕补充阳气排除湿邪。休养生息以逸待劳。

甜蜜香中,悦悦在老村带着我逐家拜访时,竟幸见到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还有杰出先祖,康熙,雍正,怎么不见乾隆,在位六十载空前绝后啊!

悦悦悄悄爬我耳朵根子小声道:“唉,稍有遗憾呀,在位是经历了康乾盛世,虽有一定政绩,但他热衷下江南游山玩水,亏空国库大量财富,又宠幸和珅,置若往闻大批贪官污吏横行霸道,后期甚至盲目骄傲自大,闭关锁国不开放,给清朝带来极大伤害,从此使国家慢慢走向了下坡路。既便如此,依旧自譽“十全老人”,並陶醉于十全十美中,在咱们新觉罗家族中,乾隆一生功绩並不能令人光芒四射。如以一个不太恰当的现实比喻,他心高气傲自以为是这点倒有点像当今超霸那个狂妄自大信口雌黄疯首领的祖师爷,如同样亦步亦趋惯于每况出遛,连他国内的资深专家都无奈哀叹:最无能、最堕落,庚子之年就真应验喽!” 听罢,我笑着连连点点,给悦悦挑起大姆哥,不料手碰炕沿生疼,顿时醒来,原来热炕头上正做着酣梦。

东北的天白天很短,七点半了,天才蒙蒙亮,贴着喜兴窗花那玻璃窗上因寒冷,而凝结起的一层雾霜,在晨曦日光下变幻着色彩,若隐若现地晶莹闪烁;

我躺在热炕头上不愿意起来,出神凝视着;水的精英,冰的魂魄,在口袋房、万字炕、窗户纸糊在外格子窗烘托中,唯有豪放坚韧满旗人家才会得到大自然的尊重与恩典。

真的该起床了!七点五十五分,我一个轱辘爬起来,穿衣、叠被、洗漱,一气呵成二十分钟。九点出发,还得赶紧拿着餐券去餐厅就餐,再磨叽,悦悦该找上门来了!

吃罢丰富营养的早餐,八点三十五分,我走出客栈来到街上漫步,不由自主挺身扩胸。阳光倏地洒满世界,远处高高启运山顷刻粉妆妖娆,宛如少女般披着薄薄妩媚银衫,近处街面屋顶上、树叶上、路旁草垛上,金黄玉米搭的门楼上,到处银光闪烁,店铺大红灯笼浅浅罩着一层浮霜,在阳光照耀下分外耀眼。湖面水洼晶莹剔透。这是仙女撒下的脂粉吗? 赫图阿拉村银装素裹生机勃勃。

差十分九点,悦悦微笑地再招呼我,停止拍摄背起旅行包,新的一天行程又开始了!

(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stbkqf.html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四十三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