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向草木致敬

2018-10-06 09:25 作者:黄永军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这话在我看来是对草木的亵渎。其实,草木比人一生神圣得多。草木得道,而人未必。

草生长出来时在哪儿,这一辈子就在哪儿。懵懂时候的小伙伴,是青时期的伴侣,也是身衰力竭时的老伙计,经历了一生的风霜,他们的根纠结在一起,他们成长的土地融为一体。草木绝不像人,从摇篮里脱离出来就开始跑,踉踉跄跄,不是摔在墙角,就是被一个土坎绊倒,但人就这么贱,为了争名逐利,摔得脸青鼻肿,摔得头破血流,还是继续向前,跑啊,摔啊,摔啊,跑啊,直到跑不动的那一天,才停在一小块土地上,结局一点都不比草强。

草一辈子都是无声无息的,没有高兴时呐喊,没有悲痛时的哀鸣,也没有抓狂时的嘶吼。这并不意味着,草没有生命,它汲取地下的细流,呼吸旷野的空气,一刻不停地参与生命的活动。晚上地鼠吱吱,早晨儿啾啾,来野外锻炼的人发出牛一样的叫声。 草却一直沉默,偶尔的沙沙声,有细小有粗大,有近岸有旷远,其实那也是人的错觉,那是风的声音,或者说是人欢喜悲哀的错觉。

草紧紧拥抱大地,和大地连成一体。它最接近大地的心脏,它认为大地的心跳就是它的心跳,大地的声音就是它的声音。只有脱离了大地的人,规划了宏大虚幻的蓝图,自造了各式各样的欲望,然后奔突、驰骋,像无根的草,被风吹得远离家园,自悲,自喜,自怨,自叹,发出各种奇怪粗陋的声音,装扮成小丑一样的角色,给沉静自由的宇宙制造着不和谐。在人的喧嚣声中,草坚守自我,既不以蓝天高远而自卑,也不因虫鼠矮小而骄傲,沉默如初,生生不息,如同它的大地母体。

然而,也有不驯服的草,如野蒺藜。它用节节触角在地上爬行,直到每年秋季果实成熟,它的小果子就会蜕变而硬,长成坚硬锐利的蒺藜刺,匍匐在大路小道上,刺伤一只只贪恋果实的手,让丧失理智的人心有一点疼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晚秋之际,让我们再一次对草木致敬。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kpskqf.html

向草木致敬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