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051我去修理的士

2020-07-12 07:21 作者:庆兔兔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3051-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星期二中转小雨19℃~13℃客厅早晨温度20℃ PM2.5-55

雨点慢悠悠地行走了一,雨棚的滴答声轻而悠长,就像一个年迈的大乌龟,滴,答,滴,答,拖着沉重的步伐从远处走来。

早上起来,雨声并没有停下来。

外边打伞的人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是抱着雨伞急急忙忙地赶路的人。

七点四十分外婆说:“不早了,要把小九叫起来了。”

我说:“平时庆小兔八点钟起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外婆说:“万一他们的汽车来了,小九还没有起来怎么办?”

姨妈说今天房产证要过户,我对这次房屋买卖已经失去了信心,本来打了预付款几天就可以办完的房产过户手续,经过四十几天的日日夜夜漫长等待还没有看见句号。

房主已经发出几次办理转户通知,结果不是转户而是跟着房主去替他还银行的欠款,去法院去交罚款,几个人轮流请假陪着转账,已经踏上这条船,你不替他还钱,这个房子就可能遥遥无期了。

今天的转户还不知道真真假假,外婆的心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有一个养老的房子是外婆的心愿,不是我们没有地方住,而是外婆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

外婆早早地把自己的家产,其实就是几十年积累起来的破破烂烂都打包装箱,现在天气突然转凉,外婆想找被子衣服又要翻箱倒柜,因为不知道衣服被子装在哪一个纸箱里。

外婆每次还是把想当做现实,但是每次梦想都变成了肥皂泡。

外婆心里有事,外婆早早地就醒了。

还没有到点外婆把庆小兔叫了起来。

外婆说:“我们今天要去坐的士哟。”

庆小兔一咕噜就爬了起来。

庆小兔说:“坐的士了。”

外婆说:“我们还要等姨来电话。”

庆小兔在吃鸡蛋,庆小兔在看电视。

今天庆小兔看黑猫警长。

庆小兔说:“我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走到外婆的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坐的士。”

外婆说:“姨爹还没有打电话,我们先在这里玩一会。”

外婆递给庆小兔一辆大赛车。

庆小兔说:“我不要玩赛车。”

外婆说:“你不玩赛车,我们玩小汽车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坐的士。”

外婆说:“姨爹电话还没有来。”

庆小兔看见外婆站在窗户跟前往外观望,庆小兔也要我抱起来看。

庆小兔说:“的士是不是来了。”

我说:“还没有来。”

庆小兔说:“我们下楼等。”

我说:“外边在下雨。”

庆小兔说:“我们打伞在外边等。”

说真的,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今天是不是梦想成真。

妈妈上课的白板就在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写字。”

我给庆小兔拿来一支白板笔。

庆小兔说:“我不要黑色的,我要红色的笔。”

庆小兔就在白板上画了几笔,庆小兔把自己的画擦掉,庆小兔放下了白板笔。

庆小兔问:“的士怎么还没有来呀?”

我说:“不要急。”

庆小兔说:“外公抱着我看看。”

外边还是静悄悄的。

庆小兔说:“姨爹呢?的士呢?的士去哪里了?”

我说:“我们看新闻吧?”

庆小兔说:“我要坐的士。”

我说:“的士还没有来,我们先看新闻,我们等姨爹的电话。”

庆小兔说:“外公抱着看。”

八点钟,九点钟。

只能听到外边的雨声,还有屋里电视机的声音。

外婆在看国家儿女。

外婆说:“你要不要喝奶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奶。”

外婆说:“你看他们就在喝奶。”

我说:“你看他们在骑马,你不喝奶,你长大了就骑不了马。”

十点钟了,手机还是鸦雀无声,外婆的心愿还是渺无音讯。

外婆有一点无聊,外婆还在看电视剧,庆小兔依偎在外婆的怀里,庆小兔也在看电视剧。

我说:“庆小兔在跟前不要看电视剧,庆小兔现在已经能够看懂电视剧了,这样看庆小兔的眼睛受不了的。”

外婆说:“小九,我们把电视机关了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说:“庆小兔在家里可以播放新闻,新闻庆小兔可以学到一些知识,新闻庆小兔不会一直眼睛盯着看。”

已经十点四十分了,外婆有一点耐不住性子了,外婆终于打电话在问上午去不去了。

姨爹说:“银行和法院的文书还没有达到房产局。”

昨天晚上妈妈就说了:“房子是不是能够交易,查一下房产局的网站就知道了。”

庆小兔问:“是不是的士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庆小兔的问题。

我说:“的士轮胎坏了,下雨抢险队去抢救。”

庆小兔说:“姨妈家有扳手,我去姨妈家拿扳手。”

雨从蒙蒙细雨变成了真正的小雨。

庆小兔抱着赛车来到姨妈家,庆小兔还没有下车。

庆小兔说:“我的扳手呢?”

庆小兔拿到活扳手。

庆小兔问:“的士呢?我去修理的士。”

我说:“的士还在路上。”

庆小兔说:“我们去路上找的士。”

我说:“外边还在下雨。”

庆小兔说:“外婆,外边在下雨,不下雨了,我们去修的士。”

庆小兔抱着赛车,庆小兔拿着活板子。

庆小兔说:“我要修理赛车。”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继续看宝宝巴士绘本故事

绘本故事庆小兔也很喜欢看,绘本故事有二百集,就是一个个小朋友的故事。

外婆说:“看完这一集,我们不看了。”

庆小兔想起来要喝奶。

看新闻,新闻节目在讲述儿童不容易引起注意的病态,其实就是以前人们讲的儿童多动症,以前是依据国外的经验吃药治疗,现在是对症进行心理安抚和行为的训练。

画面上很多小朋友在滑滑梯。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我说:“这是大家的。”

庆小兔说:“我是大哥哥。”

我说:“你不是上滑滑梯还有一点害怕吗?”

庆小兔说:“我不害怕,我不要外公抱。”

我看庆小兔注视电视机的时间在延长。

我说:“我们念书吧?”

庆小兔说:“念书。”

我拿了全部的汤姆的故事。

我发现庆小兔不时地瞄一下电视,我按了一下遥控器的红色按钮,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

我说:“你不是大哥哥吗,大哥哥就要听大人的话,我们看电视还要适当地休息一下眼睛。”

庆小兔拿起香蕉吃,庆小兔也就忘了看电视的事情。

午饭是面条。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外婆说:“面条你也不吃吗?”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端着面条在庆小兔旁边吃。

庆小兔看见外婆面条里面的红色。

庆小兔说:“外婆吃辣椒。”

我说:“外婆是湖北人,湖北人喜欢吃辣椒。”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吃辣椒,外公也不吃辣椒。”

我说:“外公是上海人,上海人也不吃辣椒。”

庆小兔说:“外公是上海人,上海人不吃辣椒。”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婆说:“她吃辣椒。”

我问:“她是谁呀?”

庆小兔说:“仙女外婆。”

外婆说:“都是你教的。”

我说:“我说的又不是坏话,这是在赞美你的。”

外婆说:“赞美有这样赞美的吗?”

庆小兔说:“外婆是仙女外婆。”

我说:“仙女不都是年轻漂亮的窈窕淑女,心里美勤劳贤惠就是人们生活中的仙女。”

庆小兔夹起一块胡萝卜。

庆小兔说:“胡萝卜。”

外婆说:“胡萝卜对小朋友的眼睛好。”

庆小兔说:“小白兔也吃胡萝卜。”

我午睡起来,外婆睡觉,庆小兔不要睡觉。

庆小兔说:“我要学汉字。”

我有一点惊奇,庆小兔突然怎么会要求学习汉字了。

我说:“我们学习汉字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学电视上的汉字。”

我说:“我们看完学习,我们就去睡觉。”

我在找宝宝巴士之神奇汉字,结果没有找到,其他课程都是收费节目。

最后找到一个节目,可以看一集学习五个汉字。

庆小兔跟着节目学每一句话,庆小兔跟着说每一个字。

庆小兔关了电视就来到屋里。

庆小兔进屋就在喊:“外婆,我来睡觉了。”

外婆没有吭气,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躺在外婆的旁边。

庆小兔说:“外婆,我睡觉了。”

外婆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庆小兔猛地转身扑向外婆,庆小兔的手往外婆的上边甩了过去,庆小兔的手打在外婆的脸上。

外婆啊地一声说;“你的手打在外婆的眼睛上了。”

庆小兔一下子愣住了。

我说:“你把外婆打疼了,你赶快跟外婆说对不起。”

庆小兔说:“对不起。”

庆小兔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

我在网上寻找学习汉字和拼音的节目,我找了几个节目。等庆小兔想学习的时候再看。

外婆起来了。

外婆说:“小九的手真重,打在我的眼睛上好疼。”

我说:“小孩子就是好玩,他们还没有轻重的感念,只要他们不是有意打人,只要经常提醒一下就可以了。”

十五点四十分手机突然响起来。

姨妈说:“马上就去办理房产过户,小九妈妈已经在房产局等着了。”

庆小兔正在酣睡,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外婆在把庆小兔的衣服打包,我把熟睡的庆小兔抱起来。

庆小兔挣扎着不愿意起来。

我说:“我们去坐的士。”

庆小兔说:“我不要坐的士。”

现在不是愿不愿意的时候,就是下大雨下冰雹也要出发。

当打开大楼的大门,迎面的一阵冷风,让庆小兔马上清醒过来。

庆小兔说:“不下雨了,我们坐的士去。”

在公交站给庆小兔穿好衣服。

看见一辆的士停下来的时候。

庆小兔兴奋地说:“的士来了,的士修好了。”

来到房产交易大厅,妈妈已经等在那里,妈妈带着庆小兔回家去接庆兔兔放学了。

刚刚经过两个窗口,就发现房主在不断地打电话,原来房主的土地证没有找到,土地证要挂失,还要二十天以后才能够补办土地证。

今天一阵忙忙碌碌结果不欢而散。

回到家妈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妈妈给庆小兔买了蛋黄派。

庆小兔拿起一块蛋黄派说:“这个只能吃一块。”

庆小兔拿着一块蛋黄派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吃。”

我拿着蛋黄派假假地吃了一口。

庆小兔说:“你还没有撕开呢?”

我装着撕开蛋黄派,我轻轻地把蛋黄派放起来。

庆小兔拉开我的手问:“外公的蛋黄派呢?”

我说:“我吃完了。”

庆小兔疑惑地望着我,庆小兔倒垃圾桶里看,庆小兔看见刚刚妈妈扔进去的一个蛋黄派的包装袋。

庆小兔说:“外公张开嘴。”

我说:“外公已经把蛋黄派吃进肚子里了。”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说:“吃饭了,吃完饭再看电视。”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说:“姨妈,我们看电视吧。”

姨妈说:“不吃饭怎么看电视呀?”

庆小兔说:“我现在不要吃饭。”

姨妈说:“现在不吃饭,也不看电视。”

姨妈夹起一块鸡蛋说:“小九,你看这个鸡蛋多好吃呀?”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

姨妈说:“没有鸡蛋饭。”

庆小兔喊:“外婆,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说:“听到了,外婆给你弄饭。”

外婆把餐盒端了过来,庆小兔踮起脚在看。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哟?”

姨妈接过餐盒放在吧台上,姨妈把盘子的鸡蛋加进饭里。

庆小兔拉着姨妈的胳膊说:“我看看。”

姨妈把餐盒翘起来让庆小兔看。

姨妈说:“姨妈在给你炒鸡蛋饭哟。”

庆小兔踮起脚往餐盒里看。

姨妈说:“你看,是不是鸡蛋饭呀?”

吃完饭姨妈在看手机,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姨妈,我们打架吧。”

姨妈说:“姨妈不会打架。”

庆小兔说:“姨妈会打架。”

姨妈说:“为什么要打架呀?”

庆小兔说:“打架好玩呀?”

庆小兔跑到姨妈跟前,庆小兔朝姨妈身上拍一下,庆小兔哈哈大笑地跑的一边。

庆小兔又跑到姨妈的跟前,姨妈伸出手去打庆小兔,庆小兔躲开姨妈的手,庆小兔又在姨妈的身上拍了一下,庆小兔笑的前仰后合,庆小兔向着远处跑开来。

姨妈说:“小心一点当心摔倒了。”

庆小兔猛地回头跑,庆小兔一下子扑倒在地面上。

姨妈说:“要你不要打架,你非要打架,你看你摔倒了吧。”

庆小兔爬起来,庆小兔用手拍拍身上的灰。

庆小兔说:“姨妈还要打架。”

姨妈说:“姨妈不打架了。”

庆小兔说:“姨妈打架。”

姨妈说:“你问问妈妈,姨妈会不会打架。”

妈妈说:“姨妈是窈窕淑女,姨妈不会打架。”

庆小兔说:“姨妈会打架。”

姨妈说:“你跟姨爹打架吧。”

庆小兔来到姨爹跟前,庆小兔举起拳头比划着。

庆小兔说:“姨爹,我们打架吧?”

姨爹问:“你打的过姨爹吗?”

庆小兔说:“打的过,我有大力气。”

屋里传来庆小兔的笑声,笑声中夹杂着姨爹的说话声。

姨爹累的已经不堪重负,庆小兔却意犹未尽。

吃完饭,妈妈给庆兔兔辅导功课,庆小兔喊着要妈妈。

我说:“妈妈在给哥哥辅导功课。”

庆小兔说:“我要回家。”

庆小兔想回家看电视。

外边还在下雨。

我说:“我们坐车子吧?”

庆小兔说:“我不坐车,外公抱。”

我只好放弃童车,抱起庆小兔出去。

庆小兔说:“我的大赛车呢?”

我说:“你要大赛车,你就要坐车子走。”

庆小兔抱着大赛车坐进童车里。

没有想到今天妈妈也跟着出来了。

庆小兔问:“回家看电视吗?”

妈妈说:“刚才你在姨妈家不是看过电视了吗?”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回到家刚刚进门,外婆不知道说了什么,庆小兔举起手打了外婆一下。

外婆说:“外婆也没有说错,你怎么要打外婆呀?”

妈妈说:“你为什么要打外婆呀?外婆给你炒鸡蛋放,外婆给你洗衣服。”

庆小兔举起手。

妈妈说:“你还想打妈妈吗?”

庆小兔把手打在鞋柜上,庆小兔拉着鞋柜的门拉开关上。

妈妈说:“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继续开开关关。

妈妈在庆小兔的手上打了一下说:“我让你闹。”

庆小兔变本加厉的拉着鞋柜的门,妈妈也一下一下地打庆小兔的手。

庆小兔突然不动了。

庆小兔说:“尿裤子了。”

第一次庆小兔因为闹尿裤子了,庆小兔已经半年没有尿裤子了。

庆小兔把盒子里玩具都倒在爬行毯上,庆小兔在玩恐龙游戏。

庆小兔不要外婆洗脸。

妈妈拿着毛巾喊庆小兔,庆小兔还是坐在那里玩恐龙。

妈妈说:“你没有听见是不是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听你讲呀?”

妈妈说:“你是不是想挨打了呀?”

庆小兔说:“打一下。”

妈妈说:“你真的要挨打呀?”

庆小兔说:“我过来了。”

庆小兔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说:“我的肚子圆圆的,我的肚子就像个大西瓜。”

庆小兔把三角龙的头塞进霸王龙的嘴里。

庆小兔说:“霸王龙很厉害,它把三角龙咬住了。”

庆小兔把恐龙站成一排,庆小兔用霸王龙把它们一个个打倒。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妈妈说:“你可以玩玩具呀。”

庆小兔把霸王龙按响,霸王龙在吼叫着。

庆小兔说:“恐龙在叫,快跑呀,它在叫三角龙。”

庆小兔把三角龙放在面前。

庆小兔说:“赛车呢?赛车在追恐龙。”

庆小兔把大赛车放在恐龙的前边。

庆小兔说:“恐龙快跑,赛车追上来了。”

姨妈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说:“小九手心的泡泡有一点大了,回家洗完澡把泡泡里的水放掉,再抹一点红色的药水。”

外婆拿着一根缝衣针,外婆用碘酒给缝衣针消毒。

外婆说:“小九,我们把手上的泡泡弄破吧?”

庆小兔走过来,庆小兔看着外婆手里的缝衣针说:“外婆,轻轻地弄。”

外婆说:“外婆会小心的。”

外婆拿碘酒给庆小兔的手上进行消毒,外婆把缝衣针对准泡泡刺下去,庆小兔竟然没有恐惧,庆小兔看着外婆把泡泡里的水挤干净。

外婆又在刺破的泡泡上抹了一点碘酒,庆小兔这才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庆小兔说:“好疼。”

外婆说:“吹一下。”

外婆用嘴对准伤口吹了一口气。

庆小兔看着自己的伤口说:“我这一个手也受伤了。”

庆小兔举着手说:“我的手受伤了,我的这个手还没有好,我不能玩玩具了。”

庆小兔说:“外公,你来玩玩具吧。”

庆小兔举起手让我看。

庆小兔说:“我的手受伤了,我不能玩玩具了。”

我推着一辆车。

庆小兔说:“这是拖拉机。”

我嘴里发出突突地声音。

庆小兔说:“拖拉机不是这个声音,拖拉机是这样叫的。”

庆小兔嘴里发出拖拉机的声音,庆小兔推着拖拉机在走。

妈妈说:“小九,你要刷牙了。”

庆小兔说:“我的手受伤了。”

妈妈说:“就是因为你的手受伤了,妈妈今天才给你刷牙呀。”

庆小兔说:“外婆,你在洗鞋子吗?”

外婆说:“你不是把尿尿到鞋里了。”

庆小兔大声了一声说:“嗷。”

外婆说:“你还嗷一声呀。”

妈妈说:“外婆给你洗鞋子,你还不说谢谢外婆呀?”

庆小兔说:“谢谢外婆。”

庆小兔说:“外公,你来把玩具收一下。”

妈妈说:“你怎么不来收拾玩具呢?”

庆小兔举着手说:“我的手受伤了。”

妈妈说:“就那么一点小伤,就不能干活了。”

庆小兔说:“我的手好疼。”

我很快把玩具装进盒子里。

庆小兔说:“外公你装的好快呀?”

我说:“做什么事情都要快马加鞭,慢慢悠悠拖拖拉拉是建设不好社会主义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的床头柜说:“外公,你要把玩具放在这个上边,外婆踩在上边会摔倒的。”

妈妈说:“我们要进屋了。”

庆小兔向着我挥挥手说:“外公拜拜,我要进屋听歌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is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051我去修理的士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