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白衣添花,香绣罗衣

2020-06-11 20:13 作者:心似琉璃为君碎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白衣添花,香绣罗衣

作者/露儿

如果,一定要形容天在人们眼里的样子。那么我想,大概是骄阳似火的灼热,是甜甜的西瓜味道。

而我的夏,是萦绕着一场花草香。一朵朵应时的花纷纷绽放,荷花开满了池塘,白色的栀子花香四溢,就连阳台上一盆盆太阳花都在阳光下灿烂的耀眼。

遮挡阳光的云朵,跟着风去旅行了,所以变得格外刺眼。为了看一朵花开,我从阳光下穿过,尽管汗水浸透了裙裳,依然不减对花的热

犹记多年前,家有独院,一半是父母栽种的蔬果,一半则留下来,栽种一些花草植物,每到夏时令,各色的花竞相开放,一茬又一茬,好不热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时年纪尚轻,跟随父母,生活简单且快乐,不知愁为何物?如今时过境迁,一路走来,看过了许多应季的花,感受着岁月蹉跎,才知道,花草无言却解情意。

我本寡淡清静之人,对世事万物并无太多的喜好,唯独山水花木,一旦入心入境便再无抗拒之力。因为,花草洁净,可抚沧桑,可润人心。

世间花木繁多,独爱白色。栀子、茉莉、莲花皆为清新淡雅之色。试想,炎炎夏日,看到一朵白色盈盈轻绽,沾着晨风晓露,怎不让人心生欢喜?

夏时的栀子,是一种特别的美丽,我甚是喜欢她的一身洁白,花瓣重叠且香气四溢。

无论是室外园林还是窗台家居种植几株,闲暇之时,看一看花开半夏,嗅一嗅淡淡清香,既养了性情,也丰盈了碌碌岁月。

若是忍心采下一朵,置于瓶中,放于室内,满屋皆香,若再手捧一本书,任凭盛夏的阳光热情相邀,都不及那般内心清净出尘。

我曾栽种过栀子,也曾精心呵护过茉莉。花瓣似,透着我见犹怜的清灵,幽淡的香,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茉莉花小却玲珑剔透,独有韵味。宋·姚述尧《行香子·茉莉花》中如此写到:“天赋仙姿,玉骨冰肌。向炎威,独逞芳菲。轻盈雅淡,初出香闺……美人戴,总相宜。”

世间千红不抵茉莉簪头,光阴催促不负红颜若花,美人戴,总相宜!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更满足了一个寻常女子的微涩心思。

“白色莲花也自奇,亭亭水面半开时”。池塘里单单开着一株白莲,那未经世事,出尘不染,遗世独立,美丽脱俗的模样,胜过了世间万千风景。

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自带佛性,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多少修行之人心若莲花,静坐红尘却不染尘埃,一心向善忘却了世事繁琐。

所以,一直以来我对莲有着敬畏之心,于是,便又觉得“荷”的名称比“莲”似乎差了那么一点佛意的境界。

茉莉与栀子,我皆种植过,唯独白莲,遗憾无池无塘无幸供养。但是,那清幽的洁净却沐着梵音始终绽放在心上,在夏的月色里浅唱着一段莲的心事。

我一生钟爱白色,无论四季多彩变换,总少不了一袭白衣。总觉得,每一个女子都应该有一身白色的衣裙,就如,一朵栀子花开,一朵白莲盛放,亦或者一朵芬芳茉莉,美丽馥郁又纯洁朴素。

白色看似无色,却包含了一切可能,任由你在光阴的素卷上添彩加色,比如春天的嫣嫣桃红,夏天的郁郁葱绿,秋天的萧萧黄叶,天的蜡梅映雪。

我喜欢卷上一页书,花香绣罗衣。在无尘的光阴里,爱喜欢的人,养喜欢的花,等尘世烟火慢慢沉寂,白发染了头,依然可以白衣添花,念一场与你相关的花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hubkqf.html

白衣添花,香绣罗衣的评论 (共 5 条)

  • 江南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雨落无痕

    雨落无痕花香绣罗衣。好美啊。

    赞(0)回复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白色无色?素雅,洁净。试想一个白衣少女漫步在花田绿野间,是何等的风景,不一样的美。好文。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