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寻访大山深处的石榴山

2018-09-04 15:11 作者:秦岭雅居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病后,几经周折多次住院治疗,在又一次病中,住进了宝鸡市第五人民医院。与父亲同住在一个病房的三位,病友,在父亲出院不久先后离世,每每回忆同住一个病房的日子,免不了感慨。

癌症,一个令人提及色变的疾病杀手,危及着多少无辜的生命。与父亲同一个病房的另外三位病人,一位是结肠癌患者,其他两位病友与父亲的病情相似,胃与食道被恶性肿瘤日纠缠。人在患难中同行,为了相互取暖走得很近,年近八旬的父亲,对癌症病情了解不多,他面对与自己同病相怜的病友,最多的是沉默,临床的两位患病叔叔,与父亲同处在一条生死线上,却时常关注着话不多的父亲。

记得那天父亲做完化疗,突发异常反应,大小便不同程度的失禁,脑子也开始犯迷糊,我不知所措对父亲发了脾气,父亲默不作声,两位叔叔极力劝导我,为父亲换洗有粪便的裤子,却没有一丝语气责怪父亲。起初我觉得挺委屈,后来冷静之后我明白了,老人们坚守在抗癌的阵地,他们的心贴的最近最亲,我也为父亲有如此亲昵的病友感到欣慰。病床在白天与黑夜之间期待阳光,老人们在彼此的目光中,感受着存在,感受着一种与病魔抗衡的力量,他们三位老人朝夕相伴了整整一个月,在病变的煎熬中聊天解闷,相互关照着一天又一天。

我带父亲出院的那天,临床的矮个李叔住进重症病房,临别我去看望李叔,她的女儿正在抹眼泪,我握着老叔温热的手凑近安慰了几句,老人意识还在只是太虚弱了,嘴唇奋力撸了撸,没有说出一个字,眼眶有些湿润了。李叔的女儿继红妹妹眼睛明显浮肿,与我寒暄间,她对我讲述了老人的一些过往。老叔是位离休老教师,性情耿直为人和善,一生劳累培养了一双优秀的儿女,在继红妹妹与哥哥大学毕业,事业有成时,老人本该坐享天伦之乐,却不甘人后在家乡肥沃的土地里,耕种着一大片良田,过自给自足的生活,老两口衣食无忧,日子过得也算安逸。

事与愿违,老叔的一次身体不适,被诊断出胃癌中晚期,这对孩子们和老伴是个致命的打击,老叔住进西安的权威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切除了胃的一部分,起初的恢复是乐观的,老人能吃能喝精神状态也好。就在年关之际,老人旧病复发,再次住进医院病情恶化了,老人吃不了东西,靠食管引流食物维持日子,对于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老人,面对疾病的挑战始终保持着一份难得的平静。病房中,老人喜欢闭目养神,时常叮嘱老伴去休息,提醒儿女去上班,看着别人吃食物扫几眼,便转眼对着窗外瞅去。老人时常用平静的外表,掩藏着内心对健康的渴望,对食物的馋咽,对美好生活和亲人的眷恋。

病魔是无情的,在我和父亲离开医院的第三天,继红妹妹在微信里告诉我,老人在父亲节那天离世了,走得安详而平静。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酸了,明明知道的结果,却抑制不了自己情绪。我想此刻的李叔,一定在没有病魔的地方,又在开垦他热衷的土地,在远远的地方相望着妻儿,把人间的祝福留在相框,留在那抹平静的遗相中。老人离世后,儿女遵照老人生前遗愿施行了火化,一位正直的老人就这样被癌症剥夺了生命。恍惚中,我的眼前时常出现一张惨白的病床,和一副憔悴的老人肢体,一双深陷的眼睛时不时透着平和,对着周围的人和物总流露着诸多不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空飘着祥云,在开导悲痛的人着眼远方,放下心头的苦难。而对于另外那位老人,病魔的揉历未曾消停,老人靠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与癌细胞做着殊死搏斗,在见证了唯一的孙子婚礼之后,老人与儿孙拍了张一生最圆满的合家福之后,生命永远停留在圆满之上了。

刘叔的过往,是刘叔的老伴一直在重复着诉说。刘姨是位热心肠的老人,和老伴感情很好,对过去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老人一生养育了一儿三女,孩子们都成家立业,日子过得也算富足,最让老人荣耀的却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复员老兵荣誉,老人每每提及眉飞色舞,忘了自己还是个重症病人。刘叔的女儿亚梅妹告诉我老人去世的消息,我当时很意外,也很难过,毕竟大家一起患难走了那么久,感情是有的。亚梅妹告诉了我一个十里八乡从未发生过的奇闻。事情的过往有些蹊跷,刘叔在医院维持就医中,到了结婚年龄的孙子正张罗着婚期,这对老人来说是件期待的喜事,在生命的弥留之际,能看见唯一孙儿大婚也满足了一个心愿。在医院的日子里,老人安顿了自己所有的身后事,以及老伴的赡养问题,和追悼会的追悼词,唯独没有放弃对病情的治疗,他不想让牵挂的亲人难过,不得已做了两手打算。

孙儿的大婚是七月十号,老人前一天下午从医院回的家,小女儿为父亲联系好医院,等侄儿婚后去医院继续治疗。孙儿的婚礼空前的隆重,所有的亲朋好友前来贺喜,就连老人多年不见的老战友,也闻讯找上了门,刘叔着实开心了一整天,在儿孙同堂的合家福中,老人把笑容留在儿女孙辈中间。七月十一号凌晨四点多,老人叫醒了儿女,在醒目的灯光下合上了眼,停止了呼吸。人说癌症患者临终很痛苦,如此平静地辞世也算是一种上天恩赐的福报。老人就这样悄悄地走了,没有冲撞喜宴,好像一切早在冥冥之中,以致整个村庄为之潸然泪下。

记得在那位直肠癌病友出院的第二天,病房又住进了一位肝癌病人,这是位岐山县籍退伍军官的家属,六十多岁,弥留的日子里,神志模糊不清,高烧一直持续着,老兵昼夜相伴左右,一位疆场驰骋了一辈子的老兵,面对病魔束手无策,眼看着陪护到了最后一程。那晚我请假带父亲回家,第二天清早到医院,病房门口空气异常阴沉,靠窗户的那张病床空了,病房门口挂牌消毒中。我预感了某种不祥,也听到了一些病人家属的感慨,似乎明白了结果,医护人员的表情一如继往,看不到对死亡的忌讳和伤痛,只是有种沉重压抑着整个楼道。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我的意识里三位鲜活的生命渐渐走远了。对着浩瀚的宇宙,忽然感觉到一种缈小,人如大千世界的粉尘散去,再也捕捉不到一丝存在的气息。

经历了一系列的悲催,内心处在一种惊慌中,当我再次在医院见到亚梅妹妹,处在悲伤中的她泪流满面,她放不下伤痛,走不出痛失亲人的低谷。我除了心酸还是心酸,被伤痛再次感染之后,我想用文字祭奠天堂里的英灵,用文字祈祷生命的力量,扶持伤悲的人,用文字划出道道阳光照亮路上人。

人生的一次邂逅,在苦难中挣扎,为了一丝丝温暖,落难的人走近彼此,不是亲人又胜似亲人,同处一室朝夕相伴,为了掩饰对绝症的恐俱,他们选择了抱团取暖。病床上,目光里容纳了彼此,语气中包容了彼此,生活中默认了彼此,小小病房组成了一个大家庭。

阳光在黎明后灿烂,人在患难中见真情。伸出手的同时,注定与温暖对流,付出心的那刻,阳光是捧在手心,温暖解救了困境的人。在压抑的重症病房,一个冰冷的绝地,人情是灵丹妙药,治愈了伤感,一张张慘白的病床,亲人是天的阳光,温暖着寒的枯木。一幅幅陌生的面孔,列队成一道挡风的墙,为亲人祈祷安康!

这条不长的楼道,布满白衣天使的脚步,生者与逝者的印记,天堂与地狱只是一步之遥,笑着离开与哭着离开,都是一笔壮阔的记忆。父亲在懵懂中,迎来了阳光眷顾,病情得到了暂时性控制,在回望中,同路的病友,还有那个曾经温暖的病房,犹如春水在心头时常荡漾。晚霞西下,父亲的病友在美丽夕阳中,幻化成多姿多彩的故事,存放在一本书的厚度中。

又一个不眠夜,抬头远望繁星点点,父亲熟睡在病床,我看着天空寻找熟悉的气息,父辈的天空,永远是孩子们仰望的圣殿,祥和,温暖,拥有最美的韶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htskqf.html

寻访大山深处的石榴山的评论 (共 2 条)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