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信仰

2018-09-27 22:40 作者:东海鱼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说到信仰,就不得不说一说宗教。宗教是人们在长期的生活实践总结出的关于现世做人和死后归宿的学说。宗教劝人向善,为人的行为和生活绘制了蓝本,为我们的人生指明了航向,为我们的未来点亮了希望的明灯,为无助的身心找到了归宿和寄托。信仰宗教的人,一不孤独,二不气馁,三不胡作非为。俄国作家瓦.瓦.洛扎诺夫说:“我独自一人时,我是完整的;跟大家在一起,我是不完整的。归根结蒂,一个人更好。一个人更好——因为一个人时,我跟上帝在一起。”和上帝在一起的人,还有什么可孤独的呢?同样,如果一个人心中住着万能的上帝,或大慈大悲的佛,生活做事信心满满、充满希望,即使陷于困境,也不至于绝望,因为他心中有一个无形的信念支撑着他,使他度过难关。再说,有信仰的人,行为举止,日趋于善,因为在他头顶,总有一双眼睛——上帝的眼睛,或佛的眼睛,盯着他,使他不至于为非作歹。所以,宗教能抚慰人们的心灵,促进团结,增进人们的思想品质,有利于社会和谐、人类和平。而且,宗教最大的感召作用是:使人们认识到,人不是万能的,人世之上有天、有神灵,免得我们为所欲为,对自然万物产生敬畏之情;其次,宗教可以唤醒我们人性中潜藏的善的意识和对万事万物的责任感,救死扶伤,保护弱者,使灵魂趋于崇高。一般说来,虔诚的信徒大都诚实正直,值得信赖。相比较而言,不信教的人野蛮而放肆,无法无天,除了畏惧法律,无所敬畏。但宗教也有其缺点,易使人陷于琐碎的日常仪轨而虚度光阴,要么沉溺于对来生虚幻的修行之中而不问世事,失去生活的勇气和锐气,得过且过,不思进取。

纵观历史,特别是近现代历史,人们把宗教和迷信混为一谈,认为宗教是统治阶级麻痹人们思想,维护其统治的工具。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偏见。在古代,每一个朝代都有自己推崇的宗教,由于统治者虔诚信仰,才得以大力弘扬,乃至全民信教。南朝的梁武帝,清朝的顺治帝,就是最好的例证。再说,宗教和迷信是两码事。有信仰的人心中住着神,而迷信的人到处求神。宗教要求人们把信仰深入内心,渗透在生活中,一举一动都带有宗教的气息;而迷信则是“平时不烧香,事急了抱佛脚”,带着明显的急功近利的心理。

中国人没有信仰,或者说没有统一的信仰,因而各行其事,一盘散沙。中国人倒是很迷信。有拜火的、有拜日的、有拜狐仙的、有拜石头的、有拜古树的、有拜巨蟒的,凡是突兀的、神奇的,人们就拜,认为必有灵异。于是各路神仙,各显神通,人们遇庙就烧香,见神就磕头,似乎拜的越多,替你办事的神就越多,自己一定会大富大贵、心想事成。而西方人在教堂里,不但祷告,而且忏悔。忏悔,就是把自己秘而不宣的过错说给神听,以求得宽恕。因此,忏悔,也是反省,有着弃恶向善的心意在里面。而中国人总是求神,像求人办事一样,压一点香钱,烧一炷香,便向神提要求:有求财的、有求官的、有求福的、有求婚姻美满的、有求长命百岁的,但大多数是事出有因,求平安、求保佑的,比如恶疾、病患、大难临头、杀人放火之后,求神佛保佑,渡过难关,就是不反省自己的过错。孰不知,神只是一具警钟,代表天意,警示人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祸福吉凶,皆在自身。神是公平公正的:上帝让日头照好人,也照坏人;降甘霖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只是因果,各人自是不同。因果报应,是一种规律,只要你做了,种了某种因,必有某种果,神仙也改变不了。只是,如果我们心中有神,就等于埋了善根,做事不会出格,结果便差不了。

从众心理,攀比心理,是中国人的劣根性。某人信了某种神,并大吹大擂,说有多么多么地神奇、多么多么地灵验,有的人便信以为真,跟着信仰起来。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邪教组织,人家就是抓住你的愚昧、盲从心理,骗财骗色,影响社会秩序。中国人好奇,对一些玄而又玄、假大空的东西容易入迷。如果有人在一名胜处,立上一个“天地至尊之神”的牌子,并上香祝拜,我敢保证,便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千千万万的人上香祝拜,求财祈福。再说攀比心理,从压香钱,到“烧头香”,一个比一个慷慨,一个比一个踊跃。在中国,穷的是敬老院,却富了庙宇。某年大年三十,记着来到上海某寺庙门口,零点钟声还未敲响,“烧头香”的高级轿车已黑压压地排了一路。乡里人有句俗话:"天打了,少不了喇嘛的。”即便再穷,若遇上修庙的事,也要倾其所有,慷慨解囊。

我以为,所有的宗教,归根结蒂,不过是的哲学,以不同的方式,阐释爱的道理。宗教本无优劣,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宗教。信神也好,不信神也好,做好自己就好。共产党人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何尝不是一种宗教?人性本爱,善恶不过是爱之两极,正则为善,邪则为恶。毋庸置疑,现代人是有爱的,但这种爱,是爱自己胜于爱别人,爱物质胜于爱精神,几乎走上了邪路,于是贪瞋痴恨,嫉妒、毁谤、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应有的悲悯与友善、协作与互助,缺乏同情与信任。事实上,匪盗疾役,人心不端;世道人心,惟爱是治。

神者爱人。对待神事,重在虔诚,要心中有神,并化而为一种精神和力量,融入生活中,融入一点一滴的行为中,并不断警策自己、激励自己,最终目标不是求财祈福,而是提高自己的修养和人格魅力,以求和心中的神合而为一。林则徐在【十无益】中说:存心不善,风水无益;父母,奉神无益。我们要敬神、爱神,更重要的是,在生活中做一个真正的人、大写的人,把神的爱传递到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是我们凡众,对神的最好的报答,也是我们修行的最为圆满的功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hsskqf.html

信仰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