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125外婆我们玩玩具吧

2020-09-08 19:52 作者:庆兔兔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庆小兔两岁三百六十四天

3125-二零二零年元月四日星期六多云转小7℃~6℃客厅早晨温度10℃ PM2.5-195

七点钟妈妈喊庆兔兔起来,庆小兔也在房间里喊外婆。

听到咯咯咯的笑声。

我进屋看,庆小兔在和外婆石头剪刀布。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庆小兔在喊:“外婆来。”

外婆说:“外婆上厕所。”

我说:“外公来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公。”

我说:“你现在怎么突然不要外公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公。”

我说:“你要不要石头剪刀布。”

庆小兔说:“我不要石头剪刀布。”

外婆在给庆小兔穿衣服。

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屁股。”

外婆说:“不洗屁股,屁股好臭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屁股。”

庆小兔拼命地犟着身子,庆小兔不要命的大哭。

好容易给庆小兔擦了一下屁股,庆小兔又不让洗脸。

接着就是庆小兔声嘶力竭的大哭,尖锐刺耳的喊声让人听得心里发毛。

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耐心在哭。

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喊着:“我不要洗屁股。”

庆小兔已经哭了十几分钟。

孩子哭闹是哭给大人看的。

我把庆小兔抱进屋里。

我说:“你一个人在屋里好好的哭吧。”

一会庆小兔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的哭声又飘到客厅里来。

“我不要洗屁股。”

我不知道不要洗屁股是什么意思。

庆小兔整整哭了半个小时。

外婆走过去说:“哭什么哭?”

庆小兔的哭声戛然而止。

庆小兔说:“我没有尿尿。”

外婆说:“早上起来哭什么呀?不洗屁股好臭,早上起来不洗脸,脸上好脏。”

庆小兔说:“我要毛巾被。”

外婆说:“你要毛巾被,你自己去拿。”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出来了。

外婆说:“我们把脸洗一下。”

庆小兔问:“这是谁的药。”

外婆说:“外婆不知道。”

庆小兔说:“药还没有打开。”

外婆说:“我们洗完脸,我们擦擦香香。”

庆小兔说:“我已经擦过香香了。”

外婆说:“你还没有下来,你到哪里擦香香了?”

庆小兔说:“我明天就擦香香了。”

外婆笑着说:“明天还没有到,你到哪里去擦香香呀?”

昨天晚上姨妈说:“小九,你把姨妈的眼镜布拿过来。”

一会庆小兔抱着一个盒子过来了。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怎么把姨妈家的盒子都端了过来。”

庆小兔举着盒子说:“姨妈要眼镜布。”

姨妈从盒子里拿出一块眼镜布。

姨妈说:“谢谢了。”

庆小兔说:“不要谢。”

吃饭了。

外婆说:“小九,你把盒子送回姨妈家,你叫姨妈过来吃饭。”

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说:“外公,电视开始了。”

我说:“你不是不要外公吗?”

庆小兔说:“外公,我听话呀。”

我说:“刚才是哪一个大青蛙在闹呀?”

庆小兔说:“大青蛙已经回家了。”

汉字城堡开始了。

庆小兔说:“看完汉字城堡再看动画片。”

庆小兔在喊外婆。

我说:“外婆在给你冲奶,你就把字认一下。”

庆小兔说:“窗。”

姨妈过来了。

姨妈说:“你不嚎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嚎呀?”

姨妈说:“你现在学哪么难的汉字了,这是一个什么字呀?”

庆小兔说:“窗。”

姨妈问:“什么窗呀?”

庆小兔说:“窗户的窗呀?”

一个老虎没有尾巴,要求组词老虎的尾巴就会恢复。

姨妈问:“老虎为什么没有尾巴呀?”

庆小兔说:“组词了以后老虎就会长尾巴了。”

庆小兔问:“姨妈,你在吃什么?”

姨妈说:“姨妈在吃鸡蛋。”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鸡蛋。”

外婆说:“外婆在给你剥鸡蛋。”

庆小兔说:“我要吃碗里的鸡蛋。”

姨妈吃的是元宵鸡蛋。

姨妈把碗里的鸡蛋喂庆小兔。

庆小兔把头扭到一旁,庆小兔用手挡住姨妈的碗。

庆小兔说:“我要自己的碗。”

庆小兔用手指着玩具桌说:“我要在桌子上吃鸡蛋。”

外婆说:“你要吃,你就自己下来呀。”

庆小兔说:“我要吃很多很多鸡蛋。”

外婆说:“你的牛奶还没有喝完。”

庆小兔喝着奶,庆小兔坐在自己的玩具桌跟前,庆小兔在看汉字城堡的电字。

汪汪队结束了。

庆小兔在找外婆。

庆小兔喊:“外婆,你在哪里?”

外婆答应着。

庆小兔说:“外婆,你在这里呀?外婆我们玩玩具吧。”

我说:“你现在怎么不要外公呀?”

庆小兔说:“我要跟外婆玩。”

外婆说:“外婆去姨妈家拿一点菜过来摘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外婆玩。”

外婆说:“我们今天还没有认字。”

外婆拿着卡片让庆小兔认字,庆小兔脱口而出。

外婆拿出一个鱼字。

外婆问:“这…。”

外婆还没有说完。

庆小兔说:“鱼,金鱼。”

外婆问:“鱼还可以组成什么词?”

庆小兔说:“鱼,大鱼,小鱼,带鱼。”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还有黄鱼。”

外婆拿出牛字。

庆小兔说:“牛,大牛,犀牛,黄牛。”

外婆的牙字刚刚露面。

庆小兔说:“牙,小牙,妈妈的牙,外婆的牙,姨妈的牙。”

外婆说:“小九今天很会造句了。”

外婆手里拿着一张手字的卡片。

庆小兔说:“手,小九的手,妈妈的手,哥哥的手。”

外婆举着心字。

庆小兔说:“心,高兴,欣慰。”

外婆说:“高兴的兴,欣慰的欣,不是这个心。”

庆小兔说:“是这个心。”

外婆说:“心脏的心和欣慰的欣,还有高兴的兴是同音字,他们的模样形状都不一样的。”

外婆问:“马怎么组词呀?”

庆小兔说:“骏马,骑马,宝马。”

外婆举着羊字。

庆小兔说:“羊,小羊,大羊,山羊,绵羊。”

庆小兔问:“还有什么羊呀?”

外婆思索了一会说:“还有羚羊,岩羊。”

庆小兔问:“还有呢?”

外婆说:“还有羊毛。”

庆小兔说:“羊角。”

…。

外婆说:“今天你就是眉毛的眉还差一点。”

外婆放下生字卡片。

外婆说:“我们今天还没有读书呢?”

庆小兔说:“我们读英语书吧?”

外婆说:“英语外婆不会读。”

庆小兔说:“我们读歪歪兔的书吧?”

外婆说:“我们读这本人和风筝。”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名称说:“雪人和风筝。”

外婆说:“小九老师给外婆讲书吧?”

庆小兔说:“外婆先讲。”

书念完了。

外婆说:“我们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拖拖拉拉。”

庆小兔说:“外婆讲。”

外婆说:“现在该小九给外婆讲了。”

庆小兔说:“外婆讲。”

外婆又给庆小兔讲了一遍。

庆小兔说:“太阳晒成一滩水了。”

外婆问:“雪没有了。”

庆小兔说:“雪人消失了。”

外婆问:“歪歪兔怎么了?”

庆小兔说:“歪歪兔很伤心。”

外婆说:“妈妈回来我们怎么说呢,我们再说一遍。”

外婆掀开书。

外婆问:“歪歪兔第一个碰上谁了?”

庆小兔说:“喵喵猫。”

外婆说:“不是喵喵猫,是乖乖…。”

庆小兔说:“乖乖羊。”

外婆说:“歪歪兔最后一个才碰见喵喵猫。”

…。

庆小兔指着书的封面说:“这是第六集。”

在封面的右下角有一个9字。

外婆说:“这个哪里是六呀,这是九。”

外婆把书翻转过来让庆小兔看。

外婆说:“这样看才是九。”

我不知道外婆这样引导庆小兔对不对,但是9和6确实不容易让小孩子理解。

我和外婆互换角色,外婆和庆小兔玩,我我成为家庭主妇来摘菜。

外婆说:“你今天还没有拼图。”

庆小兔说:“我的拼图呢?”

我把拼图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火车。”

庆小兔把拼图扣在玩具桌上,庆小兔几乎不假思索地就把一副图拼好了。

庆小兔把拼图重新倒了出来,我拿来手机给庆小兔录像,这一次庆小兔反而有一点慢了。

我说:“你怎么又慢了下来?”

庆小兔把拼图又扣在玩具桌上。

我收起手机去存进电脑里,我刚刚把手机和电脑连接起来,外婆已经拿着拼图走过来。

外婆说:“这一次他又那么快就拼好了。”

听见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说:“姨妈。”

外婆说:“这是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问:“妈妈是你回来了了吗?”

妈妈说:“是我呀?”

庆小兔问:“哥哥呢?”

庆兔兔掀开门帘说:“哥哥回来了。”

庆小兔迎了过来,庆兔兔进门就往爬行毯去,庆小兔跟在后边跑了过去。

庆小兔说:“我是第一名,你不能走在我的前边,”

妈妈说:“你想得第一名,你就自己跑呀,第一名是自己争取来的。”

庆兔兔坐在按摩椅上。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庆兔兔说:“我先坐上去的。”

庆小兔说:“你坐一会,我再坐一会。”

庆兔兔从按摩椅上下来,庆小兔也没有去坐按摩椅。

妈妈问:“小九,你今天学习了没有?”

庆小兔说:“学习了呀?”

妈妈问:“你认字了没有?”

庆小兔说:“认字了,我还念书了,我也拼图了。”

妈妈说:“妈妈今天忘了给你准备生字了,一会妈妈来给你检查作业。”

外婆说:“小九的字都认识,就是眉毛的眉,还有一点糊。”

姨妈在整理园子,庆小兔跟着姨妈当了一回园林工人

天依旧阴沉阴沉,雾霾依旧昏昏沉沉。

长江依旧笼罩在雾气中,大楼影像依旧像一张久远的旧照片。

庆小兔回来了。

我问:“庆小兔,你干什么了?”

庆小兔说:“我在捡石头。”

妈妈问:“庆兔兔,你在干什么呀?你的语文作业做完了吗?”

庆兔兔说:“我没有找到你。”

妈妈说:“你为什么不能主动地做作业呀?”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说:“赶快去卫生间。”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站在那里。

我说:“你过来呀?”

庆小兔说:“我裤子尿湿了。”

我还是不相信,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我只尿了一点点。”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说:“裤子湿了。”

我把庆小兔的裤子扒开,庆小兔的秋裤已经湿了一片。

我把庆小兔的裤子脱下来,我把秋裤拉了出来,庆小兔的棉裤也有尿的痕迹。

我没有找到棉裤,我去找外婆。

外婆说:“今天小九的尿特别多,一会就一泡尿,小九怎么尿裤子了。”

给庆小兔换了秋裤棉裤。

庆小兔说:“我的袜子也湿了。”

妈妈过来让庆小兔学习汉字。

妈妈举着卡片让庆小兔念。

庆小兔说:“太。”

妈妈说:“日。”

庆小兔说:“日。”

妈妈说:“太阳也叫日。”

妈妈又拿起一张卡片。

庆小兔说:“雨。”

妈妈说:“雨,下雨。”

庆小兔说:“外边下雨的雨。”

庆小兔说:“风。”

妈妈说:“组词。”

庆小兔说:“风车。”

庆小兔说:“月。”

庆小兔要两个手比划着。

庆小兔说:“月亮像一个小船。”

妈妈说:“月亮有时候像一个弯弯的小船,有时候月亮像一个圆盘。”

外婆喊:“吃饭了。”

很快听见口琴声由远及近,然后口琴声音进到姨妈家。

庆兔兔咚咚咚地往里跑。

庆小兔拿着口琴说:“你不能跑,我是第一名。”

庆兔兔并没有跑进餐厅,庆兔兔大转弯跑到书房去。

庆小兔说:“我是第一名。”

庆小兔对庆兔兔说:“哥哥你的手机呢?”

庆兔兔说:“哥哥没有带手机。”

庆小兔说:“我听见你的手机响了。”

妈妈说:“吃完饭再去看手机。”

妈妈问姨妈:“你那个托幼班问了没有?”

姨妈说:“问了,就在三期的居民楼里,一个月一千八。”

妈妈问:“他们上课吗?”

姨妈说:“听他们说,基本上就是玩和吃饭。”

妈妈说:“那就是说,是保姆班。”

我真的不明白,我们在家里可以教庆小兔,妈妈非要找一个什么班,让一个不明不白的人去带庆小兔。

我们的文化程度是低一点,我们还是能够教庆小兔的,妈妈却要让一个不知底细的人去教庆小兔。

弄不好这个人就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她们就是为了挣一点钱补贴家用,看来外边的世界比家里灿烂多了。

等我写了一会日记过去。

外婆说:“她们决定把小九送托托班去,你说你的意见怎么样?”

我说:“他们愿意把庆小兔送到哪里,是他们的权利,我还有什么意见呀?”

外婆说:“你怎么这样说呢?”

我说:“我又应该怎么说呢?”

外婆说:“小九上托托班要有人接送,你送不送呀?”

我说:“我不送谁送呀?庆小兔去哪里是他们的事情,剩下的事情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像我一样什么东西都会一点的人没有多少,我虽然不是样样精通,我教一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尤其像我一样喜欢研究孩子心理的人可能就是专业人士了。

简谱五线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游泳太极拳跳舞,能够为幼儿园绘画布置教室,能够制作风筝兔子灯,我这样的热心幼儿教育的人竟然不能与一个家庭妇女相提并论。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吹泡泡。”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泡泡水的空瓶子。

我给庆小兔拿了泡泡水。

我说:“你小心一点,当心泡泡水洒在地上滑倒了。”

外婆正在燃气灶上烧开水。

我说:“你照看一下庆小兔,庆小兔在吹泡泡,当心他摔倒了,我要去睡觉了。”

听到庆小兔进屋的声音。

外婆说:“这开水也不知道开多长时间了?”

外婆燃气灶上的开水已经剩下不多了。

庆小兔跑进屋里说:“我要睡觉了。”

外婆说:“尿尿吧。”

庆小兔说:“我已经尿尿了。”

外婆说:“你什么时候尿尿的了?”

庆小兔说:“姨妈给我端尿了。”

外婆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我说:“你不要又尿裤子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买姑娘果。”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果子,淡淡的黄色,就像一个个大提子。

外婆说:“一会要外公跟妈妈说。”

庆小兔说:“我自己跟妈妈说。”

庆小兔跑到客厅跟妈妈说:“妈妈,你给我买姑娘果。”

妈妈说:“你乖乖的睡觉,妈妈去给你买姑娘果。”

庆小兔要毛巾被,庆小兔要喝奶。

庆小兔说:“我要奶瓶喝奶。”

妈妈和庆兔兔正在准备出去。

我只能偷偷摸摸地给庆小兔用奶瓶冲奶。

两个半小时听到庆小兔在喊外婆。

接着就是庆小兔在哭,外婆怎么劝也没有用。

庆小兔没有哭了,外婆拿着秋衣秋裤。

外婆说:“哭了一身汗,要擦洗一下换衣服。”

妈妈说:“小九,我们出去走走。”

外婆说:“妈妈要我们一起去看看早教中心。”

就在快速公交马路那边,这里我们没有来过。

早教中心就在马路旁边,进门是一个工作台,一个老师接待了我们。

妈妈抱着庆小兔,妈妈要庆小兔下来。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我们以后到这里上学。”

庆小兔说:“不要。”

老师说:“你要不要看书呀?”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对老师说:“他的脾气不是很好,他不喜欢陌生环境。”

老师说:“你要不要在活动室玩一会呀?”

庆小兔说:“不要。”

老师说:“这里很好玩哟。”

庆小兔说:“不要。”

这个早教中心在房子的拐角,大概十米正方形,一楼是一个很大的活动场地,可能二楼是上课睡觉的地方。

活动场地有那么大,让我首先放下一点戒心。

看老师名单,老师有十几个,有一定的规模,就有可能管理就要好一点。

我出来看看外边的环境。

外婆说:“妈妈问,这里行不行,这里接送远不远。”

我说:“以前庆兔兔在东郡坐公交车还不是我们送的吗?至于这里好不好,这是她们的事情。”

外婆说:“妈妈只是问一下。”

我说:“幼儿园插班我肯定不舒服,都是上了一个学期的小朋友,你是插班的,你在哭,老师肯定不舒服,老师不可能去哄你一个人,老师有可能把他们关在厕所里哭。天去上幼儿园,哭了就会出汗,老师不会让你脱衣服的,老师最多给你背后隔一条毛巾。为什么小孩子刚刚上幼儿园那么多感冒发烧的,就是因为出汗回汗受凉的。”

外婆说:“看这个托托班环境还可以,不过学费有一点贵,一学期一万五。”

我说:“他们有钱无所谓,这个托托班看装修,看活动场地的面积,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他们会教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如果妈妈把庆小兔送到家庭托托班去,我肯定会不高兴的,一个妈妈带着自己的儿子,再随便带几个别人的孩子,还不如我们自己带。”

外婆说:“你不能说她们。”

我说:“我不会说她们,庆小兔是她们的孩子,我们没有权利说三道四,我只能在心里嘀咕一下而已。”

外婆要回来做饭,我们就先回来了。

进门庆小兔看见门口放着的包装袋上一个汪汪队。

庆小兔说:“我看汪汪队。”

没想到妈妈竟然同意了。

妈妈说:“你是不是可以换一个动画片。”

庆小兔说:“看海底小纵队。”

庆小兔拿着一盒绝地精英的插接积木。

庆兔兔去打架子鼓了。

庆小兔拿着积木盒子说:“这是我的。”

妈妈说:“这是你和哥哥两个人的。”

庆小兔说:“我要打开它。”

我说:“这个你拼不好,你等哥哥回来一起玩。”

庆小兔把纸盒打开,庆小兔把里面的塑料袋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我要打开。”

我看见沙发上有一本填色的书。

我问:“这是你的书吗?”

庆小兔说:“这是填色的书。”

我说:“你来填色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填色。”

庆兔兔回来了。

庆小兔说:“哥哥,玩这个。”

庆兔兔看了一眼说:“哥哥现在不想玩。”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玩。”

庆兔兔说:“哥哥要看书。”

庆小兔说:“你陪我玩吗?”

庆兔兔说:“等一会。”

外婆喊吃饭。

庆小兔拿着一片鱼片干过去。

姨妈说:“小九,你在吃什么呀?”

庆小兔说:“鱼片干。”

姨妈说:“姨妈好久没有吃过鱼片干了。”

庆小兔马上撕了一片鱼片干给姨妈放进嘴里。

庆兔兔低下头说:“哥哥也想吃鱼片干。”

庆小兔也撕下一片鱼片干给庆兔兔。

吃饭的时候庆兔兔说:“我上课的时候,我看着最远处,我的黑板上的字看不清楚。”

姨妈说:“你以前看得见吗?”

庆兔兔说:“看得见呀?”

我说:“你写字的头压的太低,我发现你是班上头最低的一个。”

庆兔兔瞪着眼看着我。

姨妈对我说:“说什么说。”

姨妈对余坤灿说:“眼睛好不好是你自己的事情。”

妈妈说:“眼睛近视是不可逆转的。”

姨妈说:“戴眼镜很不方便的。”

庆兔兔现在坐在第二排靠墙的地方,现在这些天阴天光线很暗,也可能黑板的反光,庆兔兔坐的角度太大看不清楚。但是庆兔兔写字头确实很低,我每次跟庆兔兔说,马上庆兔兔的头又低下来。

妈妈说:“要不要买一个背背佳。”

姨妈说:“背背佳一样会低下头。”

妈妈说:“那他的背会很不舒服的。”

姨妈说:“这也管不了他们低头写字。”

庆小兔去卫生间尿尿。

庆小兔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庆小兔说:“拉巴巴了。”

外婆坐在沙发上说:“拉巴巴了就过来呀?”

庆小兔叉着两条腿一歪一斜地走过来。

外婆还在说:“你快一点过来呀?”

我正在收拾垃圾。

我对外婆说:“你过来呀?他可能已经屙进裤子里了。”

外婆这才站起来,外婆拉开庆小兔的裤子。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把巴巴屙进裤子里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gd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125外婆我们玩玩具吧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