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给母亲剪指甲

2018-09-27 10:30 作者:吕瑞杭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剪指甲

作者:吕瑞杭

女儿今年十几岁了,还喜欢让我给她剪指甲。女儿的指甲小而薄,用指甲刀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可以剪掉,再用指甲刀的侧边打磨一下即可。剪完女儿的指甲,再看看我的指甲,有些厚度和硬度,需要稍微用力才能剪掉。不免让我想起母亲在世时,给母亲剪指甲的情形,母亲的指甲更厚,更硬,剪指甲时更费时费力,但我依然很留恋给母亲剪指甲的时光。

母亲患病前,都是自己左右手轮换着自己剪指甲,自从母亲患病后,左手的肌力下降,一些精细的动作很难完成,比如剪指甲、子等。母亲指甲长了总喜欢让我给她剪指甲,或许因为住在一起的缘故,我不知道为啥也非常喜欢给母亲剪指甲。操劳了大半辈子的母亲积劳成疾,不管帮助母亲做啥,心里总是高兴的,一如小时候母亲关我们一样。每次给母亲剪完指甲,总让母亲看看如何,直至母亲满意为止,一来二去,我们配合的非常默契。难怪有串门的人看到我给母亲剪指甲,直夸我照顾母亲周到,也夸母亲有个好儿子,我却觉得我有一位好母亲。其实我更愿意体会给母亲剪指甲的过程,里面充满了幸福和温馨。

给母亲剪指甲,与母亲聊着邻居的家长里短,姊妹们各家的大事小情,母亲心里的喜悦挂在长满皱纹的脸上,皱纹明显浅了许多。我们一会聊着东家,一会聊着西家,聊的内容小到茶米油盐,衣食住行,大到东西南北,,还有跌宕的人生。我的心情也随着母亲的心情而波动起伏。母亲操劳一生,缝冬洗夏,忙忙碌碌,干枯的手上平添了一层一层的老皮,青色的血管陷入骨头缝隙里了,指甲也变的弯曲、厚重,每一次的用力,母亲都为之颤动,一片片的指甲屑伴随着剪刀的“啪啪”声飞跑,偶尔还会落到母亲的头发上,衣服上。那些弯曲的指甲需要用剪刀慢慢的倾斜着剪掉,只能一点一点的剪,剪多了,母亲会本能的缩一下手,双眼一闭,我知道是剪疼了,我会改变着姿势和原有的动作,尽量少剪一些。

给母亲剪指甲剪去了母亲一身的疲惫,剪去了母亲历经沧桑岁月的尘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享受着亲情与我聊着,我也享受着母爱与母亲谈着。母亲知道我有写字的习惯,便打开了话匣子,聊起她年轻时的岁月和磨难,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有不懂的地方就让母亲重复说,有时我再一遍一遍的讲给母亲听,直至我们都弄明白了,再到与母亲的意愿达成一致。难怪我们娘俩有说不完的话,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母子俩。

过个十天半月不回家看望母亲,她就让别人捎信回去,我就挤时间回家看看母亲,那怕只有一两个小时,我也会心满意足的。“常回家看看”唱出了许多人心声,我自然也不例外。我一到家就知道母亲一定有了新的话题了,先看看母亲的手指甲长长了没有,抚摸着母亲干枯的手背,心里不是滋味。母亲一向勤劳,干净,指甲长长了也是干干净净的。给母亲剪指甲,母亲有她的原则,不要剪的太短,以免拿个小东西不容易,或者挠痒痒不得力,我自然心领神会母亲的意图。每次剪指甲都给母亲的指甲留有一定的余地,但边角处打磨光滑是必须的。

母亲卧床了,照顾机会自然多了。剪指甲也勤了,因为此时的母亲更需要陪伴和慰籍,也是我们最温馨的时候。每次给母亲剪指甲,我都要认真把落在床上的指甲屑处理干净,免得扎伤母亲那饱经风霜的肌肤。母亲头脑清醒的时候,还是爱与我聊天,一如昨天身体健康的时候,我们聊家庭,聊社会,聊人生。我乐意听母亲讲过去,尽管母亲有时候讲了一遍又一遍,我都不觉的烦,因为她是用心讲的,生怕我听不懂,我也是用心去听的,生怕打断了母亲的思路,听一遍少一遍,生怕今天听了,不知道明天还能听到吗?

我写的东西,好多都缘于母亲的口中获得的,大多数是在给母亲剪指甲的温馨时刻感悟到的。我忽然也觉得母亲让我剪指甲,有时也是一种借口吧,然而我更喜欢是与母亲共度那幸福的时光,但没有等我完全明白我们母子之间的奥妙,母亲就走了,走的悄无声息,令我昼思想。

母亲一生勤勤恳恳,能自己做的事情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母亲剪指甲却愿意让我代劳,或许是前世今生的血缘关系让我们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最后一次给母亲剪指甲时,母亲与我聊的很少,似乎有许多的困意,我竟完全不知,只知道母亲饭食减少,那次是我说的多,母亲说的很少,谁知竟成了我们最后一次的温馨时刻。

给母亲剪指甲的机会虽然没有了,但我学会了更多的道理,不仅让我了解到了人情世故,更让我懂得了的大爱和宽容,体会到了温馨与幸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esskqf.html

给母亲剪指甲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