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曾误当初青女约,只今霜夜思量着——读柳如是之一

2018-12-03 13:48 作者:如是我闻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从上次偶发痴性写了《柳如是套路》一文,便起愿心要从头到尾,写一写这柳隐如是我闻居士河东君的点点滴滴,原以为并非难事,孰料真正要写起来,却发现难于上青天。我乡有一俗语:“老虎吃蝴蝶,不够塞牙缝,我却是“蝴蝶吃老虎”,不仅无从下嘴,连窥虎全貌亦殊不能也!

作为一个最能谋划退路且亦能退得从容的摩羯女,写不好长文就写短文,我准备就写读书笔记了。《柳如是别传》买来十多年,似乎也没有细细读过,再加上小说、诗文集、学人随笔等等,整一桌“如是宴”我慢慢品尝,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能到几时算几时。好在我的好友,博士教授天杰兄,也常常写一些长长短短的读书笔记,所以让我觉得,写笔记也是一件蛮有学问蛮上档次的事,那么就开写了(编号一,半月前文不算)。

半个月前,写过一篇柳如是的小文,这段时间便一直沉湎在这个晚明侠妓名姝的世界里。起兴翻检出了藏书中有关她的书籍,大致六七种的样子。看纪录最早的购于2004年,摩挲书页已然泛黄,遥想当初访书种种,真有隔世之感。幽怨伤感光阴忽忽,不觉尘命已去十四五年矣。

十四五年,襁褓婴儿可以长成豆蔻少女,而柳如是却已在水火中粹炼了一个轮回。据史传,柳如是十五岁前的经历是这样的:疑似生于嘉兴,幼年被拐失家,被卖盛泽归家院跟着名妓徐佛习艺,遇吴江故相周道登家周老夫人收为婢女,因色艺超群又被周道登强纳为妾,周故相为宋理学鼻祖周敦颐的后裔,亦任过大明朝的相国大人。周道登老年得此聪慧异常的柳如是,自然对她宠过甚,“抱置膝上,教与文墨”。以致群妾忌恨,构陷柳如是私通家中仆人并偷盗财物,柳如是遭殴打几致毕命,被赶出周家复返盛泽归家院,含恨忍辱开始重张艳帜。

这样的跌宕沉浮,在别人仿佛已过完了整个人生。而柳如是此时年方十五,倔强如她,以“相府下堂妾”名号开启真正的名妓生涯,不日艳名才名即遍传江南。旧时卓文君在娘家门口“当垆卖酒”是女儿跟老父置气耍手段,今日柳如是挂出“相府下堂妾”的名号,则是切实地报复那个吴江故相。怪不得史传形容柳如是“结束俏俐、性机警、饶胆略”,这个女子小小身躯,大大能量。

列一下准备翻阅的书:辽宁教育出版社新世纪万有文库辑有《柳如是集》,收录柳隐如是《戊寅草》、《湖上草》、《柳如是尺牍》、《东山酬和集》、《柳如是诗拾遗》,并附《河东君小传》,薄薄一册百余页,然而欲尽洞幽烛微之妙,若非大致通晓我闻居士一生之事迹际遇,则似也是难乎其难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钩沉柳如是生平,有陈寅恪先生晚年呕心之作《柳如是别传》,皇皇巨著,微言大义,无人可比。先生缘起中写道:“披寻钱柳之篇什于残阙毁禁之余,往往窥见其孤怀遗恨,有可以令人感泣不能自已者焉。夫三户亡秦之志,《九章》《哀郢》之篇,即发自当日之士大夫,犹应该珍惜引申,以表彰我民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何况出于婉娈倚门之少女,绸缪鼓瑟自小妇。而又为当时迂腐者所深诋,后世轻薄者所厚诬之人哉!”

还有一些则是近人今人写柳氏,如黄裳先生的《绛云书卷美人图——关于柳如是》、刘燕远《柳如是诗词评注》、蒋丽萍小说《柳如是柳叶悲风》、范景中,周书田编纂《柳如是事辑》等。一桌“如是宴”,慢慢品吧。

今日,先上一个开胃菜,聊一聊柳如是与松江才子宋征舆的少年之恋。

宝枕轻风秋薄。红敛双蛾,颠倒垂金雀。新样罗衣浑弃却,犹寻旧日衫着。

偏是断肠花不落,人苦伤心,镜里颜非昨。曾误当初青女约,只今霜思量着。

——《蝶恋花》 宋征舆

这阙《蝶恋花》,是宋征舆与柳如是分手之后的相思之曲,缠绵悱恻,读之泫然。

宋征舆(1617-1667),字辕文,号直方,上海松江人,与陈子龙、李雯并称“云间三子”,同倡明末著名文社“几社”。据陈寅恪先生考证,两人相识于松江宿儒陈眉公的75岁寿宴之上,那一夜江南之地的俊士鸿儒,才媛丽姝济济一堂为眉公祝寿,十五岁的柳如是寿诗献于眉公,中有“李卫学书称弟子,东方大隐号先生”之句,得座中客称道。宋征舆很倾慕柳如是的才华和性情,曾为她写下著名的《秋塘曲》,其序云:“坐有校书新从吴江故相家流落人间,凡所叙述,感慨激昂,不类闺房语。”

宋公子出身云间望族,与柳如是年貌相当,一个是少年富贵卓然才情,一个是形容俏俐婉媚多姿。少年的爱恋炽热而疯狂,史传有故事一则,述之与诸君八卦。

宋征舆初欲与柳如是相好,柳如是约她在舟中相见(那时名妓们多以舟船来去,内极完备奢华,是一个流动的家)。宋征舆到得河边,正要上船,忽然柳如是在船中曼声传语:“宋郞且勿登舟,郞果有情者,当跃入水俟之!”其时天寒,但是宋家少年热血沸腾哪顾得了许多?毫不犹豫一跃入水,柳如是听得声响,马上命令船夫把宋郞拉上船来,挟入绣床拥入怀中暖之,由是两人情好,缱绻缠绵。

然而好景不长,少年郞的情事被母亲大人所知,宋太夫人怒责。宋征舆辩道:“渠不费儿财!”太夫人说了一句无比犀利的话:“财亦何妨,不要汝财,正要汝命而!”并动用家族势力,要把柳如是的画舫逐出松江。那天,柳如是携古琴求助于宋征舆,宋却说:“姑且避之!”如此懦弱,毫无担当,柳如是大失所望,挥刀斫琴,一段少年之恋便恩断义绝。

少年情事最是旖旎,却也最是脆弱易折。何况象柳如是这样浮萍柳絮的命运,宿命注定飘摇来去,她在被陷诬离开周道登家,并大肆宣扬自己是“相府下堂妾”时,内心里一定发过一个狠愿,今生再不会为人妾室受人践踏。

不作人妾,对于一个青楼女子来说,可谓是宏深大愿,谈何容易。虽然晚明社会风气不类前朝古板,而是享乐主义盛行,情欲之风大炽。在当时整个社会的文化、娱乐、时尚诸圈中,妓女特别是名妓的声名地位影响力都是举足轻重的。江南最高档的酒楼、最奢侈的店铺可都在秦淮河两岸,那些非富即贵的太太奶奶、甚至名门闺秀们,都要在此购买奢侈品,在吃穿用度旅游玩乐上也是追随着名妓们的风采。类比之,今日的全民娱乐风尚与当时庶几相似。

然而艳羡也罢,风尚也罢,那都是远离切身利益无关痛痒之时的行为。正所谓“说得的做不提,做得的说不得”,真正的富贵上流之家,要明媒正娶一个青楼女子作夫人,那依然是绝无仅有之举。柳如是发此宏愿,可知从此情路艰难,必定坎坷曲折无比。

但是身为旧时女子,无论历练多么水深火热,内心多么强大冷洌。得遇温暖的良人究竟是永恒的向往。然而现实证明,青春少年的宋征舆绝对撑不起庇护柳如是的一片天空,所以,柳宋的春风少年恋情,也许终究只能这样烟消云散。

生命的成熟与圆满,总要经过很多的旅程。有时候春风和煦有时候风如磐。你遇见的同行,也会是有的懵懂有的成熟,有的任性有的懂得,有的可以占有有的必须放手。宋征舆就好象是太年轻的小王子,不怎么懂得如何爱他的玫瑰。

对于柳如是来说,如果注定擦肩而过,那么那个人,可能真的不是她的良人吧。那些刻骨铭心痛彻一生的,尚在前方等着她呢。

再录几首宋辕文的词,作为小文的结尾。

《小重山》 宋征舆

春流半绕凤凰台。十年花月夜,泛金杯。玉箫呜咽画船开。清风起,移棹上秦淮。

客梦五更回。清砧迎塞雁,渡江来。景阳宫井断苍苔。无人处,秋雨落宫槐。

《踏莎行》 宋征舆

锦幄销香,翠屏生雾,妆成漫倚纱窗住。一双青雀到空庭,梅花自落无人处。

回首天涯,归期又误。罗衣不耐东风舞。垂杨枝上月华明,可怜独上银床去!

《忆秦娥 杨花》 宋征舆

黄金陌,茫茫十里春云白。春云白,迷离满眼,江南江北。

来时无奈珠帘隔,去时着尽东风力。东风力,留他如梦,送他如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zxskqf.html

曾误当初青女约,只今霜夜思量着——读柳如是之一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