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葬

2018-07-20 17:18 作者:方仲贤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傍晚的成都显得更加的慵懒,经成都几位作家朋友邀请来到成都已经一个月了,还没有认真的看一看成都的容颜。心月她家是在18楼,在成都的南边,这边一直盛传是成都的富人区。但除了工作跟财富有点关系以外,我倒觉得自己跟这些永远隔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成都的美在于天的慵懒永远不被打扰。飞机的轰鸣就像能掩盖所有的喧嚣一样,我总是会猜想它带走的是成都的优雅还是热情呢?这个姿态放得很低的城市,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弥漫着休闲的味道。无能在大街小巷,还是酒楼宾馆,麻将之声此起彼伏.即使你是性格急躁的人,看到街边那些悠闲地人们,你都会低头想一想。为什么我要那么急切呢?成都不是一个急躁的城市,她就是以自己的优雅闲静而闻名的。

草堂是我第一个涉足的文人凭悼的地方。当年下乡当知青耍了一个同我一样文学的女知青她叫罗心月.她第一次约我去了草堂,她把诗圣杜甫的个人简介背得滚瓜烂熟,她一边讲一边为我拍照,我哪有闲心,手忙脚乱,巴不得早些回生产队,再说在心月家里,总之......。我叹了口气对她说我想回荥经了,她走到我身前拉了拉我衣角坐下了.坐在亭内.她说"來了成都不到这草堂,就品不出文化名城优雅味道,你看这竹林深处,你看楼台亭桷,树中漫步,花园坐着闲聊的人,哪象你.冒手躁脚的,这草堂最适合人静静地走动,慢慢的欣赏。不象那些走马观花的寻找,他们只是陪上级令行公事的参观。而今天不是你來,我会一个儿在这里......".

其实草堂是适合单独前行的,我也这么想,多一个人就会分心。人们不停地的照相留念,我也是那么庸俗的附庸着。对于,草堂,我也想单独走走,可是心月约我而來,我能......。

在这里,我可以静静地坐着仰望蓝天,看双流机场飞机起飞在空中移动,看他那样缓慢的移动。那么矮,感觉那一架架承载运输的飞行器,就是飞行给我看的。我也开始不在去探究飞机身上的图案,也不再细数有多少飞机从天而过。我坐在这儿等待的不是飞机,而是里的孔明灯。那些灯火总是高高远远的,只是让我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就那样懒懒的飘动着,没有任何声响。偶尔会有几朵烟花将她淹没,而我之后也不去寻找。孔明灯是用来放的,所以我不用去寻找,他们所承载的希望就是飞的很高很高,高到我们看不到的云层里。有时我也会,放一个在空中,许下一个愿望,让它能承载我的愿望,让我和她.....

我自去了乡下插队落户再不关心她说的什么成都的沉默。因为我也开始沉默,一种需要淹没在言语中的沉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46年之后的今天,在这里我可以很平静的听着那些舒缓的音乐,已经有很久没有听那些节奏感强烈的歌曲了。我可以很平静的从马路这头,以平常的速度走过去。偶尔会有风过,那时我会笑笑。在这里没有苦闷,即使再难过,好像都可以随着风慢慢的淡化。在这里你把不需要难过,你就可以拿一本刚刚在旧书摊淘到的旧书,泡上一杯"蒙山甘露"。就那么淡淡的坐着,纵观中外,竖看历史......

朋友,可以交上几个。有人是在茶楼打麻将,这在成都就是一种普遍现象,没有什么合不合理的。你也可以直接坐在茶楼里,浅浅的交谈,不必太深。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是这样吧!去掉那些矫揉造作。不会品茶也没有关系,以你自己喜欢的方式喝茶。就那么懒懒的歪在座椅上,你可以笑魇如花,也可以人淡如菊。没有固定的公式,就那样随意,没有太多的规矩。若是能有几个知心的文学朋友,就是那样坐着,不用说得太多,就是几句话就好。你不用去揣摩,只需要聆听。

可以追名逐利,也可以平凡的生活。成都市允许的。她有足够的包容。

你不想说,就安静的坐在自己喜欢的位置。不想看,就闭着眼睛。不听不看,不想,你就可以关掉整个世界。

我喜欢成都的夜晚,有浅薄的雾。轻轻地漂浮围來将夜里的成都包围,温柔地有些容易让人陶醉。像一首短诗,一首抒情诗。城市和自然深情款款的相互拥抱着。

成都是少有高楼的,就是这种视野上的辽阔高远,让我留了下来。抬头我可以看着天,没有绵延的高楼,没有接踵而至的楼层挤压。没有压抑,只有放松。我可以站在窗边看得很远,直到自己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可以一边听风,一边沉醉在自己喜欢的音乐里,诗歌内.

似乎我就应该存在在这里。她与我8年结缘,也就是恋上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这座开始入睡的城市,人们开始回家,开始出门。她还是安静的休息着,看着,听着。

问候,回答。需要的温存,回避的冷漠。我已无心体会,她会让我旧再醒,血泪欲奔.四十六年前,她从这座城市到乡村与我改天换地走在一起,我们相识在离城60多里的苦蒿沟,一场知青联欢晚会上,至今我难以弄淸,那个夜晚,是幽暗的灯我令我晕眩,还是那欢快的乐曲唤醒了我沉睡的恋情,使我突然地陷于一种痴迷的状态中.

那时20岁的我,第一次有了爱的萌动,我心中的爱情是一首优美的诗,是一幅迷人的画,是一曲醉人的歌.自那晚我俩演完舞剧<<白毛女>>后,我站在小溪边等你御完装一块儿回生产队,那晚月亮好圆好圆,我揹着她钻过小山洞,她学狼叫.那晚静得月亮下只有我俩,大伙都顺路而行,唯有我与她.....

我多少次设想过,爱情怎样在心中悄悄地萌发.始而朦朦胧胧,如烟似雾,继而相互试探,欲暗欲明.....

我经常去指挥部找书阅读.为了调剂一下生活,看了十多天书稿,眼睛累了,脑子疲倦了,能在晚上样板戏中听听也跟着唱唱,是一种绝好的休息.至于在那儿去寻找爱情,我也沒想过,对于那些在里面用眼睛追逐漂亮姑娘的小伙子,我从心里鄙簿他们,也可怜他们.我觉得他们举止轻浮,缺乏教养,根夲不懂得爱情.

然而,她一下出现在我眼前.

我看见了她,我的爱情观顿时全都改变了.我的眼睛追逐着她的身影,不能自持.我变成了一个"轻簿少年".啊!那难忘的相见.尽管相见铸成了她和我终身的不幸,我还是带着凄伤的柔情,记起那令人心跳的音乐晚会.

她穿一件洁白短袖衬衣,下身搂的一条草绿色涤确良军裤.

一群男女知青与一些农村小伙挤在前面说说笑笑跟着她学唱.给这音乐会增添了生气.不知是她有意还是无意,走在了我的身旁,我仔细打量了她,与她们不同的是,她举止端庄,不苟而笑,或讦正是这个不同,使我......

后来,她曾反复追问我:

"你早就注意我了吗?"

那年天,荥经好大的,我俩上了龙苍沟.

"走吧,雪下大了."我说

"不,坐着不,别动."

雪,落在我们脚下,盖在我们肩上,打在我们脸上,滴在我们唇中.

"我们变成雪人了."我笑了,呑下几片雪.

"你愿意和我一起埋葬在雪地里吗?"

我对着耳根悄声说:"愿意".

"埋吧,埋吧.让雪把咱埋起来.明天早上,人们会发现,啊,这里埋葬两个年轻人.他们身躯已化作坚冰.他们的心还是热的".

正当我应征入伍去了西藏,不久她被推荐上了北京大学,我转业到成都132厂,她为了我主动调回了成都,后来她.......

每年的今天我都要來这草堂,来这儿什么呢?眼泪忍不着掉了出来,心月,是我不好,沒有照顾好你,使你患上白血病.不然你不会......

心月走过来了.她捧着她出版的诗集<<雪葬>>向我走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耳边又响起她的声音"成都很好,是个优雅闲静的美丽城市......

我呆呆望着那我同心月喝茶谈诗的地方,眼泪又一次滚了出来.......

我捧着北京作家出版社为心月出版30万字的<<雪葬>>诗集,那里面记载我同她生死不渝的爱情,多次来成都,

可以这样的安静,静静地和自己的城市一起沉醉。我无心看风景,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心。但也可以淡淡的看着成都,我可以不去理会。于千百万人中,相遇。相视而笑,然后离开,遗忘。所有的难过和哀伤,都只是沉静的温柔。就那样淡淡的,轻轻的看着,你可以很轻很轻的看着这座城市。因为这是属于我的城市。

我不属于成都,但是成都属于我,因我同心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xgskqf.html

雪葬的评论 (共 9 条)

  • 海洋的宽容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千尘
  • 襄阳游子
  • 燕山樵叟
  • 容天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多次来成都, 可以这样的安静,静静地和自己的城市一起沉醉。我无心看风景,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心。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