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也说春天

2019-04-17 10:34 作者:夏虫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从那场浑浑噩噩的沙尘暴过后,天说来就来了。不过在那场烦恼之前,满城就已有了春的苗头,很多人没顾上去发现。其实,早在刮沙尘暴之前我就预言:库车的春天在等一阵风。

走在街上,你不用惊讶几个姑娘突然变的更漂亮了,那是因为人家对春的敏感和表达早于一般人。轻盈的步子,亮丽的衣装,还有飘逸的乌发……。

行了!你最好别盯着不放,小心她给你一个从容而淡定的浅笑,这份敏感普通人怎么能承受得了?让她们飘过吧!她们还要向更多人传递春来的信息。

消息扩散的很快。

风开始不正经了,总是摸摸这个,抚弄那个。春风尽管多情,但他从不薄此厚彼,哪怕沟沟坎坎,墙角旮旯,都会及时临幸,貌似在证明他露均沾的坚持。你看,满世界都在回应着他的公平。

风吹过柳树,柳姑娘立刻变的害羞娇柔起来。嫩绿嫩绿的,摆动着腰肢,恨不能跺一下脚,然后找个角落藏起来。或许因为太激动吧,干脆散开柔顺的秀发,遮住了容颜。每当这时候,麻雀儿最善于大声嚷嚷,不停的在柳条间上蹿下跳,向杨树、榆树、松柏描述着柳姑娘不胜娇羞的样子模样。慌的柳姑娘不停的甩动长发。麻雀们哄笑着散了,因为他们最重视春的归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麻雀的唠叨是出了名的,它们聚集在风里,正在召开为时几天的隆重会议,或讨论迎春大计,也或是一场相亲盛事。在电线上、树枝间、屋顶上,不停的变换着场地,争论不休。

风拂过杏树,杏花就着急的竞相绽放。粉嫩的花朵儿一簇簇,站在枝头,摇曳着身姿,小蜜蜂在花朵间飞来飞去,你方采完他又来,忙的忘乎所以。因此,今年的“杏花节 ”也举办的格外早;穿着汉朝古装的“花仙子”,一个个人比花娇;小孩子们在杏树下追逐嬉戏;游人们拿着手机、相机不停的拍着各种风姿。姑娘们总喜欢牵住一支杏花闻一闻,闭着眼瞬间被陶醉的样子,小伙子随即也呆了;老人们盯着满树的粉嫩,乐得合不拢嘴,他们仿佛看见了满树黄橙橙的杏子。

风吹过窗台,阳台上大爷怀里的花猫就显得焦躁起来,可能是怕误了与对面窗台上白猫的约会吧,吵闹的麻雀打扰了它,“瞄~”一声!震慑的麻雀们紧急疏散,大爷拍了拍花猫的头,絮叨道:“耐心点,春风刚过,你不会错过这个春天。”花猫马上缩在大爷怀里,半眯着眼,好像听懂了似的。

一转身,发现榆钱树已经臃肿的不像话了,每个枝条上,挤满了肥美的嫩绿,一串串,压弯了枝条。树下站满了一堆小孩儿,嘴巴里含着食指,仰着脸,满眼小星星充满了渴望,身边的小狗也仰着头,但却一脸的茫然。看着小孩儿下巴上透明的丝线,我忍不住笑了……

社区的园丁们得到春来的消息,赶紧忙着埋设喷淋用的水管,阀门一开,欢快的清水洒向了泛绿的草地和刚植的树苗。远处花坛里的那位,一边哼着春天的故事,一边用铁锹翻动着花坛里的土壤,一锹挨着一锹,十分欢快,极其富有节奏感,嗅一嗅,空气里早已充满了泥土特有的腥香。

转眼,草地里三三两两的大爷,老奶奶们拿着小铁铲,挖着春的恩赐——蒲公英,不一会儿,便收获颇丰。

此时此刻,春天带着浓浓喜悦与希望真的来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xepkqf.html

也说春天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