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等待分配的那些日子里

2020-05-23 10:28 作者:江北乔木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柳岸社团举办“寻”征文活动,大思维,大空间,新创意,也正合吾意,为我脑海深处的记忆找到了“婆家”,我便“寻”着这条脉络,找到了思路。我寻找的是过往岁月故事,我寻找到了那等待分配的日子。那些日子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的心就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我的生活也如大海一样跌宕起伏。此番寻找,感情激荡,无限感慨流泻于字里行间。

时光追溯到1988年的5月间,我已从部队转业回来等待分配快半年了。因统一安排工作手续繁多,须经过县、市级公安、粮食、复转军人办公室等部门层层审批,少了哪个环节也不行,表格上都盖了密密麻麻的章子,等待着青岛市民政部门审批。我只好耐心等待,等车、等人、等办事的时候真够苦的,不知等待的时间有多长,自己无所适从。

一个大男人,在家闲的时间长了也心烦,一天天的盼望等待分配始终无着落。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托乡政府里的朋友关系,让我先到乡政府里干着通讯报道员(他们知我在部队里写过报道,乡里正缺报道员,并说以后能有好机会),还专门让在乡供销社工作的弟弟给我捎来了信函,我打开一看,醒目的是那手写的“400元”,看着就有点心寒,这就是当时一年的工资啊,虽说那个年代工资都不高,但也太少了点。说实话,我当时一来嫌工资低了,二来马上安排工作了,不想在一个地方干不多长时间再走了,宁可先等等。于是就以马上安排工作为由,婉言谢绝了。谢绝了就又没事了,没事就得找事干。于是,我想到了抗旱、挖井、浇地。

那一年,天可真是大旱。旱得庄稼恹恹的没有了生命力,旱得坡地里的水库底朝天,水库底干裂的如同龟纹一般,旱得人心焦火燎。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曾没见过旱成这样,就连常年流水的河里也几近干涸。没办法,“民以食为天”,再旱也得吃饭。天大旱,人大干,也就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人们浇庄稼地、自留地,排号老长老长,每眼井上排的号都是一串串。有的就说:“我下面是XXX,XXX下面是XXX,XXX下面是XXX,还有XXX……听起来就有点头昏脑胀,就这样,白天等,晚上等,盼星星,盼月亮,大眼瞪小眼巴望着,还不一定等上三天五天才能轮着。好不容易轮上自己浇地了,心想,这回可轮着了,快浇浇吧,也不是想的那么容易,还得把铺盖卷搬到井沿上守着,等那点水。许多老婆孩子的都在井沿上睡,也成了那个年代乡村里的一道风景。睡一会儿,就得爬起来用手电往井里照照,瞪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使劲往井下看,渴望着能多积攒点水,多浇点庄稼。我老家大都种姜,浇姜,等了好一阵子,寻思能多浇几沟姜,可机器抽着、抽着,沟里就没有水了,连一沟都不太满,那时的水真可怜人啊。缺水逼迫出人们一些经验来,少攒勤抽,抽得勤,渗得快,这样即便攒了能浇一沟姜的水,他们也快爬起来抽抽,有时一晚上起来捣鼓七八次,想想这样折腾着能睡好觉吗?天旱真把人逼得吃不好、睡不安,人们盼水真是“望眼欲穿”。

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太太们一看老天爷不让吃饭了,就凑到一起想办法,挨家挨户去化缘,收纸、收香,到附近的庙宇烧香、烧纸、求、祷雨,可高香烧了,好话说尽了,都不管用,老天爷连个喷嚏都不打。一看这一招也不灵,人们实在没办法了,就商量着挖井。

于是乎,全村男女老少都自发地组织起来挖井了。就近的地邻自愿结合,有三户五户的,有七户八户的,也有十几户的不等。他们绕着干干的河床、地边,寻找可挖井的地方,寻着、思考着,往往几位有经验的长者一点头、一商量,再根据水线,就选定了井址,便开始甩开膀子挖起来。那时候挖的大都是大口井,人多能施展开,且储水量大,这也是天旱逼出来的经验。选井也真是有经验和技巧的,有的人一选就八九不离十,而有的人就不同了,连着选了三四次,都没挖出水来,跟着挖井的都败劲了,就说:“再挖挖试试,如果再挖不出水来,就去他娘的。”结果就在这里,却挖出了一眼好井,弄得他们哭笑不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觉着闲着无聊,加之不挖井的没有资格排号浇地,我也就和村民一起去挖井了。我丢弃了往日的矜持,脱掉了上衣,穿着背心,挽起了裤管,从井上干到井下,从三四米深的井下往上撂土、撂沙,挖出水来后,就连泥带水往上撂,那时我就想起了“拖泥带水”这句成语,一天下来,弄得满身都是,累得腿疼胳膊酸,刚吃完饭,头就找枕头去了,一会儿就鼾声大作,一直睡到天亮还不想起,不起也得起,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挖井。

总得有三四天艰苦奋战,才能挖出一眼井来,也就大功告成了,总会比原来老井里的水多得多,也得排号,不过循环快,不用在井沿上等那么长时间了,能暂时解决浇地问题了。

自从参与了集体挖井后,我似乎找到了些许挖井的门道,几天下来习惯了,也就不觉得那么累了,有了水,焦渴的心也滋润了。这时候,我又盘算着为自己家挖井了。也是选好了井址,我就慢慢地挖了起来,等挖到一人深的时候,我在下面挖着,妻子就用辘轳在上面拔着,一上一下传递着挖井的信心,越往下挖就越有希望,干起来就越有劲。那时候,井下小镢铁掀铲,井上一圈一圈辘轳转,小院里荡起了“吱扭、吱扭”的辘轳声,也引来东邻西舍的探头探脑地往井下看。他们起初还怀疑,我这玩“二杆子”(枪杆子、笔杆子)的手,能挖出井来?等挖的越来越深了,渐渐消除了他们的疑虑。

当挖到十几米深的时候,终于挖出水来了,我接着在井下喊出了声音,如释重负,酣畅淋漓,仿佛干成了一件大事,放了鞭炮庆贺。

那段等待分配工作闲下来的日子,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驿站,在这个驿站中,有感慨,有顿悟。现在想来,那时有大闲,有大干;有辛苦,有甘甜。生命中就是这样跌宕起伏才有意义,才会有人生的多姿多彩,壮阔波澜。生活中有了这些佐料的点缀,才有味道和乐趣。否则,太闲了,无聊;太累了,无趣。生活中,需要有忙有闲,这才是我们永远追逐的美好的明天。挖井,给了我深深的启迪,也给了我生活的充实,还给了我一种成就感。挖井,有底气,挖井的日子虽苦虽累,却值得深思和回味。

那段等待分配工作闲下来的日子,我还协助村里办理居民身份证,闲下来的日子又有了闪光点,我还浇地、锄地、忙家务,工作之后才觉出那也是生活中的浪漫。

挖井后不久,我就上班了,一直几十年过去,就再也没有时间和机会体验挖井了。时间长了,还真怀念那段日子。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wtbkqf.html

等待分配的那些日子里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