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月缘

2018-05-02 09:26 作者:乐丰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中等偏瘦的身材,一头黑发随意的往后披着,稍内陷的眼窝,突出的颧骨,米黄色卡其的中山装,敞着领口,脚上是一双沾着尘土的皮鞋,一口浓重河南口音的普通话: “花山脚下花芬芳,年青一代歌声扬……”一晃高中毕业45年了,我还记得班主任王洽文老师微笑着站在讲台上的形象。梳理点滴记忆,与王老师有关的交集,似乎与五月特别有缘。

那是1972年5月的某天清晨,随着远处飘来的一缕《东方红》旋律,开化县广播站的第一次播音如约而至,5点25分,该起床了。家里没有闹钟,我靠广播掌握时间,第一次播音开始,起床,第四次播音结束,睡觉,简单又有规律。奶奶已经在烧早饭,我躺在床上计算着还能再赖上几分钟,突然听到“嘭、嘭、嘭”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乐丰在家吗?”哎呀是王老师,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赶紧打开了大门。听说老师最近在家访,没想到会选在这个时间点。当时王老师穿着一双解放鞋,卷起的裤脚已被露水打湿。他告诉我是从花山上翻过来的,问我最近看些什么书,勉励我在学习再努力一些,说完就走了。我的家离学校比较远,步行要20多分钟,老师绕路花山上来至少要40分钟,肯定是不到5点就出发了。在上学的路上,因被老师抓到不用功的现行,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没想到在早读课时老师却表扬了我,说一再强调大家利用早晚时间自修,乐丰做得不错,我5点半到他家已经在看书了,希望要更加努力。当时不理解老师的用意,后面知道这是老师调动积极性的艺术,用表扬代替批评,既鼓励了其他同学自觉学习,更是对我的鞭策。

1974年的5月1日,我下放到中村公社新建大队后的第10天,记得当天的劳动是在大队林场锄铲桑园。晚上收工回到村里,大队支部书记在村口拦住我们,说王老师来看我们了。我们一同下放新建的8个知青中有4个是他的学生,看见老师,我们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不仅是他步行了40里路,而且他比我们的父母更早地来看望我们。其实我们那时的独立性还是比较强的,下放背个背包就走了,不要父母送,也不愿意父母来看望。我们毕业都快一年了,可老师还是把我们放在心上,想知道我们这些老学生、新农民过得怎样,远超出了普通的师生情。支书家吃过晚饭后,我们陪老师到5里外的树范村,看望其他的4位同班同学。

1998年的5月2日,我们召开第二届同学会。在师母陪同下,老师提前三天到了开化。我去招待所看望老师,一见面老师就谈起我父亲的那时的工资是38元,母亲只有18元,生活困难。说实话,我一直都不知道父亲工资是多少,但对母亲18元的工资记忆深刻,全家每月人均生活费不到9元钱是肯定的。在同学会上,尽管有的同学25年后的面貌变化已经很大,王老师依然准确地叫出了每一个到来的学生的名字。后来听师母说,来之前半个月,老师就每天看我们的毕业照,念着每一个人的名字,烂熟于心。

王老师在同学会上的致词,又将我们带入了当年的课堂模式,说到动情处,老师数度哽咽,要求我们加强学习,学点《易经》,里面有许多的人生哲理,希望我们继续努力。在开化十多天期间,老师虽然有众多历届学生,其中不乏县领导,但能享受全陪资格的,只有我们班的同学。有一个插曲,老师、师母被其他届的学生临时请去吃饭,改变了原来的安排,我们几位同学聚在一起,自娱自乐,没想到中途老师一个人跑回来了,把师母留在那儿当代表。摆脱了管束,老师返老还童,主动提议与我们喝酒划拳,看得出开心至极。5月10日,我们依依不舍地送老师离开开化。

2002年的五一节,青延、喜平、建敏、水源、忆勤和我六位同学,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为完成看望恩师的愿望,从浙江省开化县出发,驰骋千里,穿越四省,预计15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沿途修路堵车,奔波了25个小时后才到达太康县二中王老师的家。看到我们,老师反复念叨:有人说给一万元钱也请不来千里之外的学生,我未化一分钱,你们都来了,高兴,真的非常高兴。师母也泪在眼框里打转。中午老师在家里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派出女儿和我们挨个“抬酒”,站在谁身边,谁就得连喝3杯,她却滴酒不沾,说这是河南“抬”酒的规矩。老师的教导学生岂有不听之理,结果敬师酒没敬成,学生酒没少喝,稀里糊涂,其乐融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饭后老师、师母和女儿王英领着我们走访老家——距太康县城20公里左右的王楼村,老师热情地和村民打着招呼,介绍我们这些来自浙江的学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回到太康城,老师又领着我们参观了他即将完工的新房,还具体地安排好了我们再到太康的住宿房间。第三天,我们按老师的提议游览了八朝古都——开封。得知我们4日要按计划返回,老师不仅替我们结了住宿费,还准备了大枣、牛鞭、香烟、枣片等特产,万般推辞“不中”,只得愧受老师一片情了。

4日早晨才五点半,老师、师母和女儿就来到太康宾馆,我们恋恋不舍地和老师、师母再合一个影。合影一拍完,老师女儿就催我们出发,她是怕时间拖长了,老师、师母越来越舍不得我们走,分别时感情承受不住。我们虽很想与老师再多呆一会,再聊几句知心话,再送几句祝福,可听着老师哽咽的话音,望着师母盈眶的热泪,纵有千言万语,也不能多说了。我们的感情开关也会失控,与其泪别恩师,不如相互间留下的美好的微笑。可没想到是,这竟是我们与老师见的最后一面。

老师,您在天堂过得可好?您的学生想念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vprkqf.html

五月缘的评论 (共 8 条)

  • 虚妄的伊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雪儿
  • 秋白
  • 浪子狐
  • 倪(蔡美军)
  • 吴勉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