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怀想布瓦-散文-湖北-别梦寒

2019-01-28 18:21 作者:别梦寒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怀想布瓦

小时候住着瓦房,总是羡慕住在楼房的人。他们闲了,站在窗边或阳台上,一杯茶,一只烟,一把躺椅,再配些花花草草,藤藤蔓蔓,真是让人嫉妒得要死。

住楼房的人,不只有天有地,还有我们住瓦房的人看不到的景致。他们的视觉要多出我们的一维。他们看到的人都要矮小些,星都要明亮些。他们可以看到更长的路,更远的树。我们呢,抬头是天,低头是地。勉强的一维是邻居的门窗和广袤的汉江平原,及不尽的庄稼,不尽的坎坷,不尽的失意,不尽的无奈,还有不尽的梦想

住过瓦房的人的心思是住过楼房的人不能明白的,就像肉食动物不能明白草食动物的无奈一样。

不过,童少年时住过的瓦房,到了中老年时,却要消耗体力金钱,舟车劳顿去苦苦又期盼地寻找。当一栋或一片我们曾经拥有并住过的,再无踪迹的瓦房出现在眼前,我们怀旧念旧亲切温情的失去顿然就稀释了自己曾经的失落与无奈,漂泊和不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呀,是的,是瓦房收藏了我们太多的记忆与温情,也是瓦房铭刻了我们太多的苦楚和不幸,更是瓦房激活了我们太多的斑斓及梦想。

布瓦,又称小瓦或青瓦。它始于唐朝,鼎于明清,隐于上世纪60年代。因为随后的机制瓦(大瓦)面积更大,承重力强,人可以在它上面行走。再就是它不像布瓦那样需要规范的椽子托载,不怕猫鼠的侵扰,草叶的堵塞。所以人们在新建楼房后不是将它贱卖给别人,就是把它作了厕所的建材,或者把它们堆放在檐下巷道,任其存废。更有甚者,有的人家将它们敲碎铺在路上,或回填宅基地。不过人们还算有一点厚道,总算是给了布瓦不错的一次谢幕礼遇。

只是这一片片的布瓦就像远古的宫女,选进宫时是尺量称称,厚厚薄薄,肥肥瘦瘦,端端正正。再看品相,测成色,验触感。可怜一旦有了替代的,它们就被弃于黑暗与幽暝,隐于记忆和时间的角落,不再动弹,无迹可寻,香消玉殒。它们的哀叹与幽怨稀释在苍苍的天空,它们的身影和曾经隐匿在茫茫的人海不为人怜不为人惜。

可是,我,却时时能够记起它们的曾经,忆起它们的辛苦来。

一片片的布瓦,就是一只只从书报上拓印出来的固化了的括号。弧形的瓦面有布的倒影。轻巧精致古朴祥和带有人性的温度,体己的祝语。屋脊上的它们一片一片地紧贴着,待它们从各自的左右走到中间时,便伸出各自的手,拥趸出一方精巧的天台。这天台或是几块青砖,或是一叠布瓦。它就是守护主人的中心和宣言。

布瓦呈等距离地鱼鳞样地行行排列,像训练有素的军人,整齐划一地接受着日月星辰的检阅,抵御着风霜的冲锋,过滤着雾霾枝叶的渗透。

年代久远的瓦沟,长出一株株的瓦松和不知名的小草与菌种植物,它们扎根在瓦缝中稀薄的尘埃里,勃勃生机,无怨无悔,不卑不亢。

哪两家的猫们在情绪旺盛和激情澎湃时,在瓦面上奔跑、追赶、乞求、翻滚。率性的鼠在寂寞与澎湃激昂时,在瓦与椽间任意地筑巢、温情、倾诉、恩。于是,布瓦就被它们情爱的脚步打开了条条缝隙。

噗地一声,两声,或更多的噗噗声,一片,两片,与更多的瓦掉在地上钝闷地碎了,却全了一对,两对,和更多猫与鼠的梦。

且不说下雨天室内漏雨的沮丧,单说从瓦缝中滤下的阳光,就足可让我澎湃与神游。

一担树叶柴草挑回家来,母亲早已为她的儿女煮出并已盛在碗里的半碗稀饭,弧形地放在灶台上。我们凯旋般地拥入伙房,叽叽喳喳围着母亲这只可爱的母鸡。

从瓦缝中挤进的阳光,像射灯和追光灯打在我们的头上,脸上,肩上和身上。它们柔柔的,软软的,温温的,润润的。我那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联想,这些粗细不一的光柱就是一只只的试管,透明的试管或直或斜在我们的堂屋,卧房,伙房里。虚无的管壁内浮游着藻类般的颗粒。它们上下左右,横冲直闯,情爱缠绵,憾恨交集地在试管中等待着一只只的标签,一组组的数据。

我想,这些试管中,是否有几粒尘埃如《摩诃止观》中说的:“微尘中,有大千经卷。”如有,我想,这些经卷大抵诲不了人性的一度,窥不破天性的一维吧?

我知道,这些试管中的个体,是不能拒绝的屋外的颗粒,柴草的余烬,地上的尘埃,速朽的纤维的变体。

布瓦在它们忧伤或欢乐的时候,会无声地泌出泪来,默默地流淌,再铿铿锵锵,优优雅雅,缠缠绵绵地投入汪洋般掌心的水洼中。

布瓦来自泥土,源自烈焰,抗击寒暑,凉热广厦。

这就是普通布瓦“感时花溅泪,恨别惊心。”的情怀和魅力吧?

它们没有感天的挺拔,动地的声色,但却有自己默默的,温润的,隐忍的,不屈的,坚强的性格。

嗨呀呀,我又想去目击布瓦的房子,追寻布瓦的故乡,复制布瓦的老屋,长眠布瓦的檐下。

人们推出瓦来和玉作陪,以示玉的高贵,实在是人的不检,人的可恶!

不到指厚的布瓦,本没有多大的力量来抵御长年累月雨的冲铣,风的揉搓,雪的重压,雷的恐吓。但它们一片片,一块块,一只只,一层层,在天台的镇守下,历经了一天天的寂寞,一月月的无助,一年年的血腥,一代代的悲愤,一世世的抗争。它们以一个个弱小的个体,团结一致含辱负重,缝合创口冥思苦想,终于结束了无序的酣睡,醒了!

它们是一片浩大无边的威武方阵,抵御着来自任何一方对主人的侵袭和窥视。

嗨,布瓦,我心中的,记忆的,曾经的,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亲爱的布瓦。

我要将我心中的颂诗与赞歌还有铭文一起敬献给你。

我的布瓦,我的欢喜,我的亲爱!

别梦寒:原名刘银华。湖北省天门市岳口镇人。现居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手机:。。邮编:。通讯地址: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民西路1088号华孚集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vgpkqf.html

怀想布瓦-散文-湖北-别梦寒的评论 (共 6 条)

  • 心爱
  • 江南风
  • 雪儿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新春愉怡,祝福您!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