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见青山多妩媚

2019-07-20 22:48 作者:古稀老头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见青山多妩媚

当今,我国旅游业蓬勃兴起,全国、全世界的山河你都可以可尽情地去游玩了。无穷的山山水水,秀美、妩媚、幽静, 或壮丽、奇绝、伟岸……触景生情,你也可以酣畅地抒发自己情感。“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这是哪位妙龄女郎,美丽姑娘,或潇洒小伙发的感慨,显得来如此自豪!

多么的自信啊,这肯定是电影电视屏幕上名星们的抒怀了。但是,看官,你错了,这文字并非出自青年人,而是出自一个退休老头的手。一位已经退休,或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古人辛弃疾的手。没有想到吧。下面就让我把他的这首《贺新郎》抄录在这里: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 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甚矣吾衰”,“白发空悬三千丈”,“平生交游零落”,好友所剩无几,这难到不就是七老八十,至少也是六十以上的老头吗!日落西山,世事见多了,一切看破,老来成精,所以“一笑人间万事”!笑那些忙忙碌碌投机钻营,笑那些争权夺利,丑态毕露,笑那些出卖灵魂,不要脸皮的肮脏行径……这当中,即使有人赫赫然得势于一时,说不定也会立马转头一场空,如成克杰、赖昌星……他们有的身殒于正义的判决, 有的身陷囹圄,有的亡命天涯,还有人正为权为利而惶惶不可终日。总之“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几乎是规律性的。

老人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但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无论人们怎样巧说妙说,近黄昏的事实你改变得了?孔子尚且“年六十,而有五十九年非”,他们哂笑人间万事,这种情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们比不得年青人,没有前途了。“一笑人间万事”这种情感可以理解,但年青人绝对不能效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凡上了年纪的老人,头白齿缺,口流哈涎,核桃壳样的老脸配上萎缩的身躯,就像“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甚至还不如呢,他们身体佝偻,走起路来步履蹒跚,摇摇晃晃,还有什么风度可言?怎么能跟妩媚的青山相比呢!辛弃疾莫非疯了不成?

古代没有音像设备,我们无从知道辛弃疾的模样,但是从他留下来的诗文中,我们可以探悉他的精神世界。他没有疯。他生活在南宋,由于朝廷始终让偏安一隅的投降派所控制,辛弃疾跟岳飞、陆游等发誓要“还我山河”的国者一样,空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豪情壮志。来自投降派的打击压制,他们壮志难酬。到头来“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可怜白发生”,“一卷兵书,叹息无人付”。写这首词的时候,辛弃疾大概已经处于退休或半退休状态了。“风不染白髭须",他老了。但是他心态很好。

辛弃疾可能这样想:自己没有一点私心,坦坦荡荡,一生致力于恢复中原的事业是正义的。但是有真善美,也就有假丑恶。现在既然假丑恶占了上风,这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正义事业遭磨难,历史上多矣,何必愁眉苦脸而委屈自己,他想到了屈原,想到了陶渊明……“我见清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所谓“情与貌,略相似”,这大概就是辛弃疾此时的自我写照吧。遭排挤受打击,回天无力,这使本来要“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辛弃疾不得已学陶潜,“桃李风前多妩媚,杨柳更温柔。唤取笙歌浪漫游,且莫管闲愁”。“万事纷纷一笑中,渊明把菊对秋风。细看豪气今犹在,惟有南山一似翁”。干脆“掩鼻人间臭腐场。古来惟有酒偏香,自从归住云烟畔,直到而今歌舞忙”。他拿陶渊明来安慰自己,所谓“一松一竹真朋友,山山花好兄弟”,他很豁达,心态挺好,自然也就不容易出老。

这首词前有几句小序:“邑中园亭,仆皆为赋此词。一日独坐停云,水声山色,兢来相娱,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数语,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意思是说我为所在邑中的每个园亭都题写了《贺新郎》。“停云”是以陶诗命名的自家花园。一天他在园中散步,感水声山色而发,援旧例遂写下了这首词。下阙前三句,显然以陶渊明自居,所谓“有酒有酒,闲饮东窗”,陶渊明当年饮酒赋诗,跟我现在这样子也差不多。“此时风味”罢了。

学陶渊明,自然就要批判汲汲于名利者,这就是“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古代失意文人,借酒浇愁,沿袭为时尚,他们认为沈酣求名者不识浊醪妙理,这是误解,其实有的“沈酣求名者”更贪杯,不信看看今天人们是怎么说的:“革命小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得老婆背靠背;一状告到纪委会,书记听了手一挥,能喝不喝也不对,我们也是天天醉!”难道还不证明贪官俗夫更贪杯!当然他们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文人失意,“斗酒诗百篇”,留下美;俗夫鄙官,贪杯烂醉,口吐污秽,散布的是丑和恶!

辛弃疾为什么如此自信呢?看他最后几句,“回首叫云飞风起……”年轻时,他带领抗金义军,“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那壮举真可算是“云飞风起”,史载辛弃疾二十一岁时参加抗金义军,二十二岁时带领五十骑冲入五万敌军中,活捉叛徒张安国,冲出金兵重围。后来做地方官,又大力推行利国便民的善政,受到人民的拥戴。年轻时的他,的确有着非凡军功、政绩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遭到投降派的排挤打击。

看来,辛弃疾自况“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一点都不为过。当然,“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不是辛弃疾的过,是投降派的倒行逆施造成的。好在作为老人的辛弃疾,他的人生态度是可取的。“饭疏饮水,客莫嘲吾拙。高处看浮云,一丘壑、中间甚乐。功名妙手,壮也不如人,今老矣,尚可堪,堪钓前溪月。”不要笑我粗茶淡饭,我自有孔颜之乐。寄居山野甚乐!文章功名,年青时就不如人,如今老了,还可以坐钓前溪月。很现实,很平和。老人就要取这种心态。

历史发展,社会进步。今天,常从电视上看到不少老年人风韵犹存,应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的当事人。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

读史常有这样的感觉,赵宋王朝长于文功,暗于武略,即使主战派成为主导,恢复了中原又怎么样?倒是后来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了中国,这才奠定了我们今天的大致版图,中华民族大家庭才算有了个地域轮廓。赵宋王朝是绝对没有这个魄力的。文功武略,一张一弛,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宋朝的主战派生错了时代!真的,他们的叹息一点用处都没有!当然我并非要否定他们的爱国精神。

二○○二年十一月一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qbpkqf.html

我见青山多妩媚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