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妹梳头为哪桩

2019-04-21 19:32 作者:TANUKI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当年在东京上学时候,土浦先生认为惠州罗浮山就是庄子《逍遥游》里的姑射山,前几年暑假时候,狗儿骑自行车去过新丰云髻山,看到云髻山的云髻如仙女的发髻,盛炎热,香汗淋漓,色声香味触法,大机缘,狗儿特意邮件告诉土浦先生,也许老师是对的,罗浮山就是姑射山,姑射仙子就在云髻山,肌肤若冰,淖约若处子。这次机缘巧合,晚时节,再次到了云髻山,仙女披着薄薄的面纱,眼波流转,新梳的漆黑发髻越发清丽绝伦,秀雅出尘。

据说,“可可西里”意思是“美丽的姑娘”,那云髻山就是衣袂飘飘,清雅秀丽的小妹妹姑射仙子的发髻,是阿妹。古人怀着对大自然的尊敬,把云髻叫长者阿婆髻,那是古典美学,其实,云髻山更像仙女低首垂眉,素手如雪,身影似画,清丽眩目,单纯含蓄,绚然唯美,卓尔不群。

春有鲜花,秋有月,夏有清风,有雪。风花雪月尽在山中。晚春的云髻山,高耸陡峭,山势险峻,石径小溪纵横交错,山涧幽静,潺潺溪水,瀑布挂帘,几只蝴蝶,栩栩然扇动羽翅,蕾依丽雅。

不知从什么地方幽幽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蝴蝶飞来采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跨越时空,晚春云髻山风光不亚于大理,绿荫娑婆下,繁华璀璨中,宛若幻。韶关新丰云髻山地处广州、惠州和韶关的金三角地带,韶关和金花还有一段特别的缘分

小时候,当时在仁化凡口铅锌矿工作的大伯,春节回家,曾经很神秘地说起,金花嫁到了韶关,神秘兮兮的,小孩子不敢多问。上小学时候,《五朵金花》全国复影,很有名,看了之后,等大伯过年回家,特意问大伯,记得前些年大伯说过,金花嫁到了韶关,是这个金花吗?那时候已经稍微可以说了,但还不宜大肆宣扬,大伯点点头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金花是在韶关结婚,矿上的人几乎都知道,算是韶关的媳妇吧。”,金花在韶关结婚,在韶关渡过了新婚的前几年,现在早已不是秘密了。见过金花素颜,略懂相术的大伯甚至还说起过,金花颧骨太高,眉毛太淡,命弱撑不住大运。

溪流潺潺,将手中的花瓣飘洒在水面,涤荡起层层波纹,渐行渐远渐无影。春山日暮,泉边的勿忘我在暮霭之中,如小妹姑射仙子晶莹的泪珠,浸透我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妹新梳的漆黑云髻是晚霞的舞台。站在舞台上,这个城市,那个城市,一览无余,举目广州、深圳、惠州,回眸是韶关。头顶天空一行白鹭飞翔在彩带间,穿越辽阔天空,飞向远方。云彩起舞风在唱,长睫馨动,柳眉轻舒,双颊嫣红。怀抱梦想,向着明天,昂首前进。

云髻山,姑射仙子,阿妹的发髻,我在这里遇见了奇缘,在属于我的季节。以的名义,在这个舞台上,你的妩媚笑靥,我的孜孜梦想。我突然间顿悟了阿妹梳头为哪桩?凝视着爱,紧拥着爱,在这灿烂的晚霞里,抚摸着散发清香,暗香幽透的发髻,贴近阿妹的温度,就我俩。和阿妹在一起的时间,如果能够再多一秒,即使不是永远也无所谓。只要在这心愿之间,这爱恋空灵之间,这亦真亦幻梦幻之间,能够靠着阿妹那暗香丝丝的温暖发髻,拥抱着明天,即使在梦里我也会微笑着咏唱这亘古恋歌:阿妹梳头为哪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owpkqf.html

阿妹梳头为哪桩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