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十岁的故事

2019-03-05 17:14 作者:于公谨啊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随笔

十岁的故事

于公谨

十来岁的时候,并没有忧愁,只是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不断填补着我的人生。可能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也没有尝过生活的苦涩,才会这样,让心在不断荡漾,让心思在不断流淌;也可能是因为我是老大,所以就很早学会了牵挂;照顾弟弟妹妹是我的责任,就像是静静湖里的皱纹,并没有什么情怀,也没有多少徘徊,只是情义在不断落下岁月的眷恋,也会不断刻画着时间的流连;一天天成长,让很多事情如水一样,并没有留下记忆,只是淡淡的水渍,被阳光直射,也被很多的岁月颠簸,流向远方,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或者,可能是在记忆的山上埋葬,或者是在时间的隧道里面回想;只是我不可能会触摸到,也不可能会知晓。

看护弟弟妹妹,并没有觉得是美,而对他们就有着一种情怀,也让很多情感在不断澎湃。我在上学,开始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在幼儿园,是当时村里办的幼儿园,记忆里面好像存在的不是很久,只是过了几个秋。每一天放学,我不管风的凛冽,只是会去幼儿园看弟弟妹妹,或者他们一起把家回。当然他们也是自己上学,自己放学,没有人送,大人很轻松。这和现在的幼儿园有着明显的不同,当时的人生活得很沉重,而不是心事重重。

斜阳西去,一天无声的歌曲,就这样想要成为过去日的白天,是很短暂,阳光也从来就没有表现出留恋。我和平常一样,放学之后走得方向,是幼儿园的路,这是很清楚,而不是模糊。幼儿园很模糊的记忆,有着几分迷离。我没有上过幼儿园,只是弟弟妹妹去过幼儿园。幼儿园并没有放学,里面也感受不到冬天的凛冽;几个老师,正在织着毛衣,同时口中交谈着,说笑着,没有人在意我的到来,也没有留意我在徘徊。她们的年纪,我已经忘记;她们的模样,也是淹没在生活的海浪;只是她们当时说的话,让我一辈子的记忆都在挣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双绣花鞋》抄完了?一个女老师并没有抬头问着。

另一个女老师回答的很无奈,还能那么快?只是看完了,记住了。

另外几个女老师一起看着这个女老师,这个女老师只能是开始说着《一双绣花鞋》的故事。我和其他的孩子一样都是很好奇,也很喜欢听着故事,当然是会安安静静地听着,而她在慢慢地说着。年代久远,很多事情变得暗淡,没有光彩,也沉没于记忆的海;只是几个舢板,依旧在海面,不断漂流,不断悠悠,似断似续,就像是哽咽的人唱着的歌曲,并不顺畅,还是有着几分回想。一个女老师,孤独地在教室,批改学生作业,在安静的。突然,玻璃窗上面印着一张脸,一张变形的脸。女老师连忙用身体掩住门,心中慌乱如天空的云。还有,床下露出的一双绣花鞋,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肆虐,让我感觉到害怕,还有那些挣扎。

很多个晚上,我不敢看着外面星光,也不敢看着月光,也不敢看着玻璃窗,生怕上面有着一张变形的脸,在不断回旋。还有,那个绣花鞋,很多年都有着寒光凛冽,让我很多时候不敢看着那些老太太的脚,生怕这是特务的联络暗号。长大了,我有时候会笑了;只是十岁的年纪,尽管知道《一双绣花鞋》是悬疑,是破案的小说,还是忍不住会让胆量闪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nkpkqf.html

十岁的故事的评论 (共 7 条)

  • 听雨轩儿
  • 雪儿
  • 剑雨飘香
  • 淡了红颜
  • 王东强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