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苏马荡笔记——凯旋日

2019-09-04 17:00 作者:张永柱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苏马荡笔记——

凯旋日

我把2019年7月27日定为“凯旋日”。这天在利川边城的凉雾小镇见到阔别四十多年的华师同学。

自1977年毕业后,同学们东西南北,各为生计,后来老了,退了,有了微信群才知道我们74级中文系的顽强存在。前些年几对夫妇在凉雾置房避暑,凉雾约定俗成地成了年级候中心。大概是去年吧,同学们就相约了今年。

除了凉雾房东,姜美珍夫妇和王明清夫妇定于7月中旬从广州、深圳赶来,这之前邹虎等已经赶到。姜美珍,大学里的团委书记,我们一直喊“姜书记”。姜书记亲和力太强大,平日里相处,我们和谁都有可能发生矛盾,但就是不可能与她产生不快,这是同学们公认的。天她就是一团火,天,她又是一缕清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毕业后我一直没回华师。大约是在1991年或者1992年,我在很多报章上看到一篇追述刘介愚老校长的长文。刘介愚,同辈人称之为“介公”,副部长级干部,许身革命60年,身后无任何遗产,姜美珍当时作为校办主任为他料理后事,穿的是他唯一一件像样的、只在公众场合偶尔穿一次的“礼服”。我记得文章最后一段,姜美珍回家讲给她人听,她爱人说人民群众为什么拥护共产党,就是因为共产党里有这样的人(原文丢失,大意如此,请美珍同学补正)。那时党风世风已悄然变化,“烟酒基本靠送,吃喝基本靠贡,工资基本不动...... ”老校长的崇高风范深深感染了我。对姜美珍,我还有另外一份感激。2015年秋我做手术,姜美珍等同学牵挂于身,时时问候,还寄上一些孢子粉等(不过这里我要说一句,我真不用不着这些,好几年都没有消费掉)。

我乃知恩图报之人。考虑到出行方便,决定在姜美珍到后的第二个星期六前往凉雾,因为那天儿子可以安排时间

27号,儿子送我。准备就绪又临时换车,同学们早早的聚在鱼笕滩,都在等我了。好在下午1点准时抵达,姜美珍很快在群里发出照片,说“重磅来袭!张永柱登场。”

“重磅来袭”,是一份情感一份思念,也是兑现我多年的期许。我曾经在今年上对同学们说过百味人生中我是经历过大劫的,所以我对春天的珍惜到了吝啬的地步,舍不得开销。你们不同,虽慢慢靠近夕阳,但还有占尽春光的优势,且行且快乐,醉饮春风,笑看秋月,好好享用并存有富余!

我从前年夏天开始出“远门”,与几位老同学见过聚过,这次又见到姜美珍夫妇、王明清夫妇、小石头夫妇和岳安芝夫妇,利川张树兰女士,还有去年武汉同学聚会被女生们轮流拥抱的邹虎,女生称他为男神。

亲热一阵后,合影。合影时梁家新的小外孙窜过来,这小家伙继承了他们的基因,眉清目秀,灵气极了,一定是小伙伴里的封面。不像我那孙子,粗头大块,教训爷爷绰绰有余。我逗他“听说女孩子都喜欢你呀?”小家伙居然毫不谦虚,频频点头。现在孩子醒事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美美领几个女孩子回来。

午宴分了男女两席。事后李群主才发觉搭配不当,说今天有点遗憾,界限太分明。也是的,都老大爷老太婆了,还是学生时代,还要授受不亲?我们这席,就我和兴林在认真喝酒,家新、毅华要开车,明清也是闹了一场大病的,但邹虎和刘骏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一两滴,连杯子都打不湿!同我一样,那邹虎烟不离手,手不离烟,云里雾里就是神仙!明清倒是值得佩服,酒杯里虽然未到黄金分割点,大概也还有个七八钱。

说起明清,就要说他夫人邱丽亚,我喊的小丫头,在学校就像一只轻快活泼的百灵鸟。我读过她一篇文章,是写明清那场重病,写得很揪心,我大致记得文章开头:2015,我被这头温驯的羊狠狠撞了一下。后来她又在一篇《腊梅》中叙说了几个同学的故事,一个是艾腊梅,“前几年又听说她因病动了手术。然而二次大学同学聚会,我见到她总是乐呵呵的,如同盛开的腊梅,丝毫看不出她历经了如此多的磨难。”再就是我和明清——

2015年病痛的寒冬不幸降临到了我的老公,同样也降临到了我的大学同学张永柱身上,看他在病室中手拿一袋从他肾中取出的带血的石头就不寒而栗,本以为只是肾结石而已……没想到……病变了,呜呼唉哉!竞然拿掉了一个肾。

永柱同学脸不变色地述叙此事,象在讲另一人的事……

他依旧常在Q群中与同学谈笑着……风趣幽默……

我想只有无比的热爱生命的人,真正的乐观主义者才能这样。

我更相信上帝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一扇窗。

永柱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必将永生。

她和小石头说,明年去看你,还有那云山谷的美美,姊姊们!我一直在想,几十年过去,小丫头的文字为什么还如此动情?

这次同学聚会,我还要特意感谢家新。他为我的诗集《金秋牧语》作序,朴实的语言文字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凢年前,永柱兄做过一个大手术,身体状况已不如前,然则于夕阳之下,豪情依旧,浪漫如昔,如若不认识他,读他的诗文,还以为是一个壮怀激烈的年轻人。”“永柱的诗,更多的是对恩施这块土地的爱。几十年的釆访探寻,他用诗歌和新闻作品,呈现了对这一方水土的热爱。在这本诗集中,读者可以见到很多的“山”“岩”“峰”“水”以至于特别多的“荡上”“清江”和这里特有的花草树木以及在鄂西南生息的土苗乡亲。只有生命融进了这块土地的作家才会有如此的长情!”

我曾以家新之序示友。友曰:此序文笔了得!功力之深厚,视野之开阔,情感之真切,辞无所假,徜徉恣肆,绝非一般人能驾驭。友又曰:深刻的人生体会感悟融汇进诗歌中,配以金序,实在是无以伦比。对家新金序,邹虎同学亦以他独特的语言风格给予酷评:“家新的序,用兄弟之情娓娓道来,在平实的家常话里,将诗行中的闪光一一捧出!万千闪光的诗意竟爆裂出闪耀的诗魂!永柱大爱的灵魂将恩施这片土地亲吻,而跳动的诗行更是这快土地的精灵!轻柔的序,燥热的诗,交织出绚丽灿烂!同窗的谊,兄弟的诗,书写着此生永远!”

家新的序三易其稿,仅就“鄂西南”一个“南”字,我不仅再次见识了他的学识他的认真,更享受到一种别样的情怀,一种真诚的关切和励志。我会珍藏于心,时时想到人生秋凉,身边还有这样暖人的友谊和真情,也是难能可贵了。

捧读再三,我在后记《波尔金诺的秋天》中写道:人生无常。余中年半截即养疾避祸,久不出门。前年,亲友力邀到苏马荡消暑。

我被心脑血管故障篡改了命运,又被苏马荡唤醒灵感。这里山水气候,原野风光,乡土风情都有诱惑力,让我有理由完成自我救赎,爆发再次做诗的欲望,为大学同学调侃诗情井喷,收获如“波尔金诺的秋天”。

苏马荡把我打回原形,我亦不迁就自己,《荡上的情歌》过后,又有了这本诗集。勤耕春夏,盈于秋实,以为《金秋牧语》。大学同窗梁家新先生是资深新闻人士,做过省电视台副台长,其压轴金序三易其稿,不单光辉拙作,且字字励志,促我满血复活!

复活!我复活在同学的友情之中。多年了,我确实没有精力应付各种报刊,只是在《中国知青网》和群里与大家交流。我知道同学们的好评意在鼓舞我重新爆发,爆发得像妖精一样。

同学们,深深地感谢你们!为此我当晚写了一首《老华师的精神凯旋》,对凉雾重逢感叹不已:“让老华师的身子骨/获得上位的关键一票/七十岁,细水长流/依然草木蔓发,春山可望!”邹虎似乎把拙作看了个通透:“《精神凯旋》用字险,用情深,诗意浓,诗魂聚。七十古稀握二十之笔,尽述半世情谊;风烛之身抓命运之体,畅舒浩然胸臆。壮哉!美哉!”

这次凉雾聚会成了诗会,邹虎说“小小的一次聚会,便碰撞出这么多灿烂……永柱明清家新的诗,一众同窗的合,更有兴林师兄精妙的评……2O19的一个夏日,让我们都记住了利川凉雾池谷小镇。我的同窗将深情厚谊留在这,将心底之爱留在这!永远的华师中文系七四级!因为你,我们一辈子荣誉!”

为永不忘却的记忆,这里录下同学们的几首诗作——姜美珍诗酒相伴话从前,《咏凉雾聚会》即兴而起:

莫道青春唤不回,

齐聚“凉雾”彩云归。

阳光露夏花开,

微风拂面帅哥来!

手执昏眼碎碎念,

诗酒相伴话从前。

莫叹四十五年去,

风雨长虹还有谁?

家新的诗仍然励志,以激发我和明清的活力而切入夕阳主题:

永柱快手写凯旋

勾描华师精气神

明清一阙将进酒

撩发老翁少年

往事如烟半世纪

愰如昨日在江城

岁月三分难哭走

唯留友爱在我心

张王二兄挥妙笔

凉雾小酌添佳韵

他日相见再举杯

重续大学同窗情

明清接过来,就是古色古香了:从来诗人皆爱酒,惟有饮者留其名。张永柱,梁家新,将进酒,杯莫停。永柱一斗诗百篇,岁月从不败诗人。家新满腹谐段子,嬉笑怒骂皆有情。将进酒,醉刘伶,羡煞座中古稀人。今日凉雾一尊酒,南北东西万里程。兄弟姐妹多珍重,他日续杯到深圳。

兴林兄攻秦汉,攻到“百家讲坛”,百把字的简牍也是秦汉附体:诗言志,歌永言。永柱长于现代诗,跳动的是一颗真心;明清改写《将进酒》,适景贴情,点金成金;家新创制七言乐府,朴实自然,行云流水,毫无虚饰。郭老《论诗札记》认为诗有外在的韵律和内在的韵律。外在的韵律即平仄押韵对偶等形式,内在的韵律便是诗人情感的消涨。相比较而言,内在的韵律更加重要。三位有感而发,援笔立成,同窗深情溢于言表。

夏日里的诗情,自然少不了小石头,她的诗的也叫《咏凉雾聚会》:

凉雾凉爽赐良辰

八方齐聚汇凉镇

“旋风”即到高潮起

燃爆同窗情弹坑

热饭热菜热话语

四十五载难说清

永柱首发即兴诗

引来邹虎精妙评

明清一阙将进酒

酒香醉倒一个群

家新美珍续美篇

锦上添花刘兴林

古风新韵频频出

青春焕发白发人

若问世间情何物

昨日聚会可作证

末了,小石头特意注明:(旋风指张永柱,他昨日姗姗来迟,我们翹首热盼,绝大多数同学毕业以后第一次与他见面,本打算所有同学列队欢迎,又怕吓着我们的诗圣)

凉雾,凉雾!莫道青春唤不回,连在汉的李家容都直呼“厉害呀我的大学同窗!”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从视频中看到了我们的凉雾会,禁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概:“能与老同学一起聚会,找回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找回青春,同学情纯洁扑素,值得回味和纪念!……你们的同学聚会,热烈,富有诗意和情趣。无论是即兴赋诗和诗评,都是高水平,有特色。……你的生活中有这样一群有才学,有品味的同学相伴同行,是你人生之幸,祝福你们的同学情谊地久天长,直到永远!”

我们老华师凯旋而来,又旋风般离去,既兴奋又惋惜,难怪姜美珍说就是相聚时间太短。抵达谋道后,心还在凉雾那边,我念着我的兄弟姐妹们。傍晚,李讯等发来图片,凉雾篝火晚会,小丫头主持,有很强的带入感;美美献上《智斗》升级版,自然要获得胜率,那芦荡火种与升平之的篝火是不是血缘相连?刘骏掏出口袋里一把小小的口琴,缩短了语言距离,直接把洪湖水牵引过来;邹虎还是恋恋不忘巾帼,豫剧里带上花木兰出征……

74级,还真是赵国泰同学说的谜一样的74级,我们不畏天时,不甘寂默,不服老,走哪里都风生水起;我们很难安分,四十度高温下面,也要寻一个地方耕云播雨,掀一番风浪,今日凯旋之夜,篝火升起来,映亮我华师的脸庞。74级,轻而易举拿下凉雾;今晚的凉雾,由74级主持。

(张永柱2019,7,29于苏马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mmpkqf.html

苏马荡笔记——凯旋日的评论 (共 7 条)

  • 漫舞洛城
  • 草木白雪
  • 浪子狐
  • 雪儿
  • 宋文甫
  • 子衿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