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106妈妈,我今天又哭了

2020-09-01 19:40 作者:庆兔兔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庆小兔两岁三百四十五天

3106-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星期一小10℃~8℃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162

云并不是棉被,没有阳光的日子,温度在急剧的下降。

云是屏障,云将一切包裹在其中,雾霾在迅速的积累。

连续两天,雾霾稳稳地站在二百以上,这是重度雾霾雾霾的标尺,让猖狂多日的甲流有可能继续蔓延。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说:“外公那么喜欢你,你不要外公呀?”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端尿。”

CCTV2正在播放斑马线上的事故。

庆小兔说:“他们过马路没有看车。”

外婆说:“这是开车的司机没有注意,汽车在斑马线要礼让行人。”

看汉字城堡。

我问:“庆小兔,你看的是什么字呀?”

庆小兔说:“梨。”

外婆说:“我们刚才学习的是梨,梨子的梨。”

第二个汉字是桔字。

庆小兔说:“桔。”

外婆说:“桔,桔子。”

窗外飞过成群的小

庆小兔说:“小鸟。”

外婆说:“哪里来那么多小鸟呀?”

小鸟一群又一群,鸟来一拨又一拨。

我说:“现在环境好了,人们的鸟意识强了。”

两个汉字演完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玩具。”

外婆说:“你说说,你刚才学了两个什么字?”

庆小兔笑着说:“我想想。”

外婆说:“你刚刚才学完,你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庆小兔还是没有说。

外婆说:“桔。”

庆小兔说:“桔。”

外婆说:“还有一个梨。”

庆小兔说:“梨。”

庆小兔在看玩具节目。

外婆说:“可能是他一边吃包子,他一边在看电视,他的记忆力不能集中。”

外婆问:“你要不要喝一点水。”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外婆说:“给他冲八十毫升奶。”

庆小兔说:“我要奶瓶喝奶。”

外婆说:“给他冲一百二十毫升吧。”

我在给奶瓶里加水。

外婆说:“给他冲一百五十吧。”

我说:“你怎么见风长呀?”

听到外婆在笑。

我问:“你在笑什么呀?”

外婆说:“我说一百五的时候,小九说,外婆二百五,小九也就是随口说的,他也不知道什么是二百五。”

庆小兔在骑三轮车,庆小兔踏不动三轮车,我在后边轻轻地帮着庆小兔推了一下,庆小兔马上回头要我不要推。

三轮车只能往前走一点,往后三轮车还能走几步,但是阳光房的位置狭窄,三轮车的体积有一点大,三轮车不能在阳光房驰骋疆场。

庆小兔骑上挖掘机。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

挖掘机不像扭扭车,挖掘机走起来有一点笨拙,挖掘机走在水泥路上还勉勉强强,庆小兔是走在似路非路的草地上,挖掘机就变得洋相百出,庆小兔不是骑着挖掘机在走,而是庆小兔两个手提着挖掘机的挖臂在走。

庆小兔想从荆棘丛生灌木丛中间穿过。

庆小兔用手指着枝条上边的针刺。

庆小兔说:“过不去,要剪一下。”

庆小兔拿着修枝剪在剪垂下来的枝条。

粗一点的枝条庆小兔剪不动,细枝条又太多庆小兔剪不过来。

庆小兔说:“太多了,剪不了,外公剪。”

我说:“只剪了一点就可以了,你把枝条都剪了,以后树就长不好了。”

庆小兔说:“过不去了。”

我把有刺的枝条拢到一旁,庆小兔的挖掘机这才开了过去

挖掘机走路不行,挖掘机工作并不含糊,庆小兔现在操纵挖掘机已经相当熟练,挖掘机开进沙堆里,挖掘机的挖臂压下来,挖斗的牙齿插进沙土里,挖斗收回来,挖斗里已经装满了沙土。

挖掘机向后在倒退、

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

挖掘机退到沙堆外边,挖掘机的挖臂举起来,挖斗往上扬起来,沙土从挖斗里倾泻下来。

挖掘机再开进沙堆里,沙土装满挖斗又退了出来。

沙堆里出现一个沙坑,庆小兔的后边出现一片沙土。

挖掘机开始休息了。

铲子替代了挖斗,沙土被挖进小桶里。

小挖掘机小水泥罐车进到沙坑里,小桶里的沙土被倒进沙坑里,挖掘机水泥罐车渐渐地被淹没。

庆小兔突然说:“狗巴巴。”

一坨干枯的狗巴巴出现在沙坑的一旁。

庆小兔把挖掘机水泥罐车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回家了。”

庆小兔把挖掘机水泥罐车给了我,庆小兔骑着挖掘机开回了阳光房。

庆小兔骑上了扭扭车。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出去。”

扭扭车吱吱呀呀地走在院墙旁边的小路上。

扭扭车停下来,庆小兔站了起来,庆小兔用手摸着屁股。

庆小兔说:“屁股疼。”

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屁股,庆小兔的裤子里没有东西。

我说:“没有东西呀?”

扭扭车又在小路上颠颠簸簸地在走,庆小兔又捂住屁股站起来。

庆小兔说:“屁股好疼。”

我又检查了庆小兔的裤子,庆小兔裤子里什么也没有。

我说:“这是路太不平了,我们走到马路上就不要紧了。”

扭扭车终于来到篮球场。

篮球场小广场上静悄悄的,没有人晾晒东西,也没有一个人呆在这里。

庆小兔说:“小朋友呢?”

我说:“外边这样冷,小朋友没有出来。”

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跑到攀登梯跟前。

庆小兔两下就登上两步,庆小兔往上伸出手,庆小兔想去够上边的横杠,庆小兔的手刚刚碰到横杠,庆小兔把手向着我伸了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牵着。”

我说:“为什么要牵着呢?自己勇敢地往上爬。”

我用手扶着庆小兔的腰和屁股,庆小兔哆哆嗦嗦地把右手往上抓住横杠。

我说:“不错,再把那个手抓住杠子。”

庆小兔的右手努力抓紧横杠,庆小兔两条腿哆嗦地在伸直,庆小兔的左手也抓住了横杠,庆小兔的两条腿终于伸直了。

我说:“不是可以爬吗,继续往上。”

庆小兔真的一步步爬到上边。

庆小兔高兴地说:“我爬上去了。”

我扶着庆小兔,庆小兔又一步步地从上边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的单杠。

庆小兔说:“我也玩这个。”

我说:“这是单杠。”

庆小兔说:“我要玩单杠,外公抱。”

我把庆小兔托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抓住单杠,庆小兔把两条腿翘起来。

我两个手在下边保护着,我不时地有意无意地在庆小兔的屁股上碰一下,让庆小兔产生一种安全感。

庆小兔的身体放松下来。

庆小兔说:“我下来了。”

庆小兔站在滑机上,庆小兔两个脚在用力蹬着踏板,庆小兔的两个手推着前边的两个推杆。

也就五六下,庆小兔停了下来,庆小兔把手从推杆上拿下来。

庆小兔说:“这个好冷。”

今天温度是有一点低,我手接触到铁杆也不敢长时间地摸着。

所有的健身器材庆小兔都上去体验一番。

庆小兔又来到攀登梯跟前。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快速爬了一格,我以为庆小兔会停下来了。

庆小兔伸出右手抓住抓住上边的横杠,很快庆小兔的左手也握住上边的横杠,庆小兔轻而易举地登高了一格,接着庆小兔就一格一格地爬了上去。

庆小兔的头已经探过最上边的横杠,庆小兔的两个手已经握着最上边的横杠,庆小兔的两条腿还在往上蹬。

庆小兔的上身已经高出最上边的横杠,庆小兔已经把腰弯了下来。

我说:“不能再往上爬了,再往上身体就会失去平衡。”

寒冷又没有小朋友,庆小兔只能打道回府。

回到家庆小兔把汽车挖掘机递给我。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外婆说:“江边那么冷。”

庆小兔说:“我要找小朋友玩。”

出门庆小兔就要我牵着手,庆小兔一直走过斑马线,庆小兔才松开手跑了出去。

长江岸边地面上一片金黄,一棵棵金黄的树夹杂在绿树丛中,这就是一副天的油画。

小风徐徐吹来,让人的手感到一股凉气。

江边小路上人已经明显少于以往。

庆小兔朝四周望去。

庆小兔说:“小朋友呢?小朋友去哪里了?”

我说:“天那么冷,小朋友都回家了,我们要不要回家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回家。”

挖掘机在铺满树叶的草坪上工作着。

金黄色的树叶慢慢地被归拢成一堆,庆小兔两个手捧起一堆树叶,树叶洋洋洒洒地随着小风在飘荡。

庆小兔说:“下雪了。”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向着远方的路上看去。

庆小兔说:“小朋友怎么还不来呀?”

几个测绘工人拿着标尺在测量。

庆小兔问:“叔叔在干什么呀?”

我说:“他们在测量。”

庆小兔用手指着他们扶着的标尺。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测量高度的标尺。”

工人们扛着标尺走了。

庆小兔要我牵着往下走。

紧挨着台阶往下是一排水位标尺。

庆小兔问:“这是标尺吗?”

我说:“这是测量水位的。”

庆小兔问:“叔叔怎么没有拿走呀?”

我说:“这是一直放在这里的,它是用来测量长江水位的高低的。”

庆小兔扒着栏杆往下边看。

庆小兔说:“下边有大石头。”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

我说“这里很安全,你可以自己走。”

于是庆小兔甩开膀子跑了起来,庆小兔在往胭脂園方向在跑。

胭脂園很远,可能有二百多米,庆小兔跑起来不知道疲倦,庆小兔还不时地停下来等我。

庆小兔停下来。

庆小兔说:“我好热。”

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庆小兔一直跑到胭脂園放流中华鲟的平台上。

放流中华鲟平台两边江水已经退去,岸边的漫坡已经裸露出来,大大小小的石头堆满了整个岸边。

这样的漫坡岸相对比较安全,一部分大石头浸泡在水中,这里不怕会被水淹着,我只担心庆小兔会不会跌倒被磕破了,我怕庆小兔倒在水里面把衣服打湿了。

庆小兔在捡石头往水里扔。

庆小兔基本上不捡小石头,庆小兔尽量去捡大石头,庆小兔扔石头,庆小兔只要一个手能够拿动,庆小兔的石头就会扔出一米开外。

已经十二点钟了,外婆已经来电话要我们回家吃饭了,庆小兔还兴趣正浓。

庆小兔上来了,庆小兔并没有回家,庆小兔在亭子里玩,庆小兔在花坛里玩。

庆小兔捡起一根树枝。

庆小兔说:“金箍棒,我是孙悟空。”

庆小兔马上就是一段孙悟空的表演。

我给庆小兔拍照,我给庆小兔录像。

庆小兔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庆小兔动作千变万化,我也给庆小兔拍了好几张照片。

庆小兔的嘴里振振有词。

“金鸡独立。”

“扫堂腿。”

…。

也不知道庆小兔的这些名词从哪里学来的。

庆小兔又捡到一根树枝,庆小兔把树枝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把手机放口袋里,我们打仗。”

我说:“我们走吧,外婆要我们回家吃饭了。”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玩一次。”

庆小兔就走了几步就回家了。

等庆小兔回来已经十二点半了。

外婆说:“小九,你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说:“我就知道你要吃鸡蛋饭,我已经给你炒了鸡蛋饭了。”

有酸菜鱼,外婆给庆小兔弄了一些鱼肉。

外婆说:“你慢一点吃,如果吃到鱼刺,就把余承吐出来。”

庆小兔用手在嘴里掏着,庆小兔从嘴里捏出来一根鱼刺。

庆小兔说:“有刺吐出来。”

外婆又给庆小兔一坨鱼肉。

庆小兔嚼了几下,庆小兔又用手在嘴里掏。

庆小兔说:“垃圾盘。”

庆小兔往垃圾盘里吐了一点鱼肉。

庆小兔还在用手在嘴里掏。

我说:“你把嘴里的鱼肉都吐了吧。”

庆小兔把嘴里的鱼肉都吐了出来。

我问:“还有刺了吗?”

庆小兔嘴还在上下蠕动着。

庆小兔说:“没有了。”

庆小兔在转玻璃转盘。

庆小兔说:“我要吃肉。”

外婆说:“外婆没有烧肉,晚上外婆再炒肉好不好?”

庆小兔说:“外婆下午买肉回来。”

外婆说:“冰箱里就有肉。”

庆小兔的饭吃完了。

外婆拿着卡片说:“小九,今天我们还没有认识汉字呢?”

庆小兔说:“我看看。”

外婆说:“这是早上妈妈给你选的汉字。”

外婆拿着一张日字。

庆小兔马上就说:“目。”

外婆说:“这个不是目,这个是日,目字里面是两横,日字里面只有一道,日。”

庆小兔说:“日”

外婆拿着外字说:“外,外面的外。”

庆小兔说:“外,外婆的外。”

外婆说:“你怎么想到外婆的外了。”

外婆拿起一张卡片说:“学,上学的学。”

庆小兔说:“学,学校的学。”

外婆拿起另外一张卡片。

外婆说:“衣,衣服的衣。”

庆小兔说:“衣,穿衣服的衣。”

外婆说:“早,早上的早。”

庆小兔说:“早,早操的早。”

外婆说:“你的想象力真丰富,你怎么会想出那么多词来。”

我说:“这就是说,他平时不知不觉地学会的,所以我们要给他创造学习环境。”

我午睡起来,听到庆小兔在姨妈家说话。

庆小兔说:“外婆,有敌人,消灭它。”

很快庆小兔出现在窗户跟前,庆小兔从窗户里走了出来,外婆拿着一支步枪跟着后边。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有敌人,我们在消灭敌人。”

我对外婆说:“你很厉害嘛。”

外婆说:“我厉害什么?”

我说:“你是庆小兔的护卫呀?”

我要庆小兔尿尿。

庆小兔说:“我已经尿完了。”

庆小兔趴在床上让我脱鞋脱裤子兜尿不湿。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

喝完奶庆小兔静悄悄地就睡着了。

庆兔兔放学回来,庆小兔才醒来,庆小兔醒了就在哭,庆小兔在喊妈妈。

外婆说:“你嚎什么嚎。”

庆小兔说:“我要找妈妈。”

外婆说:“妈妈没有下班。”

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说要找妈妈。

外婆说:“妈妈上班。”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好容易把衣服穿好。

外婆说:“外婆去做饭。”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

外婆说:“马上妈妈姨妈都回来了,妈妈姨妈哥哥没有饭吃怎么办?”

外婆让庆小兔看生字卡片,庆小兔好像没有什么记忆,外婆给庆小兔念了一遍。

外婆说:“你不是喜欢吃带鱼吗。外婆去给你烧带鱼吃。”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外婆。”

我说:“我们看电视好不好?”

我打开电视机。

外婆说:“你看电视,外婆去烧饭。”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婆烧饭。”

汉字城堡开始了。

外婆说:“外婆去一会就回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婆去。”

外婆说:“外婆去拿一点东西就过来。”

外婆去做饭了,姨妈下班过来了。

庆小兔看瓜字和米字。

看完汉字城堡,

我把妈妈的作业让庆小兔读了两遍。

庆小兔拿着卷草机和拖车。

庆小兔问:“我的挖掘机在哪里?”

我把小的挖掘机拿来。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是那个大的。”

我找了一圈看见那个线控装载机。

庆小兔说:“就是这个。”

庆小兔拿着装载机装花生,这个装载机已经是摇摇欲坠,装载机的挖斗勉强挂在挖掘机上,庆小兔一个手托着挖斗,庆小兔一个手去把花生往挖斗里装。

挖斗可以装二十几颗花生,庆小兔一个手托着挖斗,庆小兔一个手推着装载机,庆小兔把花生运到拖车跟前,庆小兔把花生倒进拖车里。

大毛跟着庆小兔在转,庆小兔举起装载机去吓唬大毛。

我说:“你吓唬大毛干什么?”

庆小兔说:“大毛要吃花生。”

我说:“大毛是吃骨头的。”

庆小兔说:“你看大毛在吃花生。”

果真大毛用脚踩着花生,大毛咬着花生嘎嘣响。

看见庆小兔的腿抬起来,大毛连忙躲到藤椅下边。

庆小兔运了一车花生来到大毛跟前。

庆小兔说:“大毛,过来吃花生。”

外婆说:“小九,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于是我陪着庆小兔在阳光房玩。

外婆吃完饭走过来。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外婆说:“外婆炒的有鸡蛋饭哟。”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

庆小兔的餐盒里布满了鸡蛋饭,还有两坨猪肉。

庆小兔说:“外婆,我还要鱼”

外婆说:“有带鱼,外婆给你弄。”

外婆把带鱼的刺弄掉,外婆往庆小兔的嘴里喂。

庆小兔用手挡住外婆的手。

庆小兔说:“我自己吃。”

外婆把带鱼放进餐盒里,庆小兔用勺子舀进嘴里。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饺子。”

外婆说:“今天没有烧饺子。”

庆小兔说:“外婆明天买饺子。”

说:“外婆没有钱了。”

庆小兔说:“妈妈要钱。”

姨爹说:“妈妈也没有钱怎么办。”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就有钱了。”

妈妈过来了。

妈妈在庆小兔旁边猛然说:“小九,你在吃什么呀?”

庆小兔被吓的一愣。

庆小兔说:“吓我一跳。”

妈妈说:“妈妈过来你不知道呀?”

庆小兔说:“妈妈,我今天又哭了。”

妈妈说:“又哭了,你羞不羞呀?”

外婆说:“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小九还记着你在休息,他醒来就要喊妈妈。”

妈妈说:“妈妈要上班呀,妈妈不在家,你找谁呀?”

庆小兔说:“我找妈妈。”

吃完饭庆小兔又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问:“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喂大毛骨头。”

我说:“大毛在啃骨头,你不要过去吓大毛,大毛会以为你要抢它的骨头的。”

庆小兔问:“我的铲车和拖拉机呢?”

我说:“外公给你放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又开始把花生装进装载机里,庆小兔一个手托着装载机的挖斗,庆小兔一个手推着装载机走,庆小兔把花生运到卷草机的拖车过去,庆小兔把花生倒进拖车里。

妈妈吃完饭从姨妈家出来。

庆小兔说:“妈妈,我在这。”

妈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妈妈,我在装车。”

妈妈在照看庆小兔。

听到庆小兔说:“妈妈我热了。”

妈妈说:“不能脱衣服,会受凉感冒的。”

庆兔兔吃完饭,妈妈去陪着庆兔兔做作业。

庆小兔跟我说:“外公,我出汗了。”

我摸了庆小兔背后一下,庆小兔已经出汗了。

我说:“你把衣服脱了吧。”

庆小兔说:“我热了,妈妈不让我脱衣服。”

姨妈在捣红豆沙,庆小兔也要捣红豆沙。

姨妈是拿着擀面杖在捣红豆沙。

庆小兔说:“我的擀面杖呢?”

红豆粘在擀面杖上,庆小兔就用纸去擦擀面杖。

姨妈说:“不要紧,就这样用。”

庆小兔说:“这个脏了。”

姨妈说:“这个没有脏,你还可以继续捣。”

庆小兔说:“不要,脏了就要擦。”

一会功夫茶几上地面上都是点点滴滴的红豆沙。

妈妈说:“小九,你今天学习了没有?”

庆小兔说:“没有学习呀?”

妈妈说:“你今天没有学习,你今天就不要听儿歌了。”

外婆说:“怎么今天没有学习呀,我就教了他好几次。”

外婆跟我说了刚才的事情。

我说:“我今天就教了庆小兔三次。”

外婆说:“小九,你今天就学习了六次了。”

庆小兔喊道:“妈妈,我今天学习了。”

我说:“这些字以前庆小兔没有学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mb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106妈妈,我今天又哭了的评论 (共 6 条)

  • 东湖聚李胤德
  • 水墨残荷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