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端午赴约大东梁神仙花园

2019-06-26 15:30 作者:云朵儿GAO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如果不是喜欢上了爬山,我将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那层峦叠嶂的大秦岭中,两千五百米海拔以上,有些山上会有辽阔平坦的大草甸。也不会想象到山头不都是尖的,而是如牛背一样平整宽长的梁,梁上植物遵循着“南草北木”。更不会知道长在花盆中的杜鹃花会在高山上长了千百年,成片成林,开得满山遍野成了花海。正如我亲眼所见,杜鹃树是开在海拔最高山上的花儿!在海拔两千四百米以上才有。从最初树高参天的杜鹃森林,到了两千八百米高度以后,若有“南草北木”,在偏西的一面,草甸上会形如灌木,矮枝小叶紫杜鹃。

那么,每年从四月开始,我就如养蜂人一样忙了。这时候爬山就是为了赴一场场高山上的花宴。最先是四月中旬土地梁上的白鹃梅,而后就是更高海拔上的野生杜鹃花了。可以说从五一到六月中旬,我几乎每周都在秦岭山脉中海拔两千五百米以上的山上,准确地赶一场场花会。五一劳动节时,位于海拔两千三百米以上的大树大叶粉白杜鹃最先绽放。五月初的深山上还常下大。在雪中跋涉赏杜鹃花就是别有情趣啦!

两周后大叶杜鹃林以海拔从低到高凋谢后,就是对面两千八百米以上的光头山大草甸上的矮枝小叶紫杜鹃花盛开的时候了,我也定是不会错过。

我很喜欢紫色的杜鹃花。尤其喜欢在辽阔的大草甸上开满了一色的紫杜鹃花儿。这些山顶上,高不过半米的最高植物,在才返青的草甸上,开得花枝招展,成了漂亮的花海。这样铺天盖地般的满山开遍,我在光头山大草甸遇上过一次。更是在秦岭的最高海拔,也是在秦岭开得最晚的太白山看到过。那也是我连续六年在漫山尽染紫红时赴约太白山,终于在去年才刚好赶上盛花期,才有幸一睹从小文公一路绽放到秦岭最高拔仙台上的紫杜鹃花。

无论是大叶大树,还是小叶矮枝的紫鹃树,盛花期都只有一周。这又不是守在家门口的花儿,想要准时遇到是不容易的。而且,这一周的盛花期,因受天气影响也是没有准确的日子。能恰好赴上盛花期还是需要一些运气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距离相对近的光头山去了十多次了,我也只是去年才遇到了盛花期。光头山草甸面积虽大,海拔却相差不过百十来米。因此盛花期基本统一,就是一周。这一周的盛花期,早去一周全是含苞待放,满眼花蕾,偶有零星花朵则是通报花期临近的信使。晚去一周啥也没有,偶尔会有几枝残败的花朵在风中摇头晃脑,像是在说:明年早点来哟!

总之,若不是亲眼看到,那看上去缺水的茂密细枝小叶,如杂草般长在草甸上,根本就无法想象竟全是小脑袋上顶着艳丽的大花朵!

<二>

我最的东梁去了二十多次了,却一次都没有看到海拔两千八百米以上,大梁草甸上那贴地而生的紫杜鹃开放过。

首先是传统去东梁顶的途中是没有矮枝小叶紫杜鹃的。其次是只有在东梁与南梁的垭口草甸上才有一片紫杜鹃。后来发现从傅家河去南梁的途中也有一些小叶矮杜鹃,可这些年我都没有赶上花期。因为没有见过这里的杜鹃开过,连会不会开花都不确定,更想象不出这些像杂草一样的细枝上,会开出多么茂盛的花朵了。因此,真心说也没有专门为此来过。

另外,每年的这个时候多,山洪冲得去东梁的路上要趟水过七八条河,乱石滩中路况很差也很危险。这些就加大了幸遇花期的难度。再者,一趟原返东梁近二十五公里,爬升一千多米,大部分时间是在两千米以上攀爬,还要走在那没完没了被洪水冲下的乱石堆上,过程很是辛苦,也不是想来就来的。这也就是我每年都会来三四次,却一次也没有看到矮枝小叶杜鹃花是什么样的原因。没见过,也就没有太多的期待。

然而,爬山人期待东梁和西梁那边的杜鹃花海是在二零一六年开始啦!

东梁一带属于无人区。近三千米的海拔上山顶如梁,风景迷人。在二零一三年时,有户外队开拓了从天华山横穿大西梁到东梁和南梁的三天线路,必须要在山梁上露营。正是扎帐宿时能看到灿烂星空和日出日落,运气好时还能看到云海和羚牛。其境之美,迅速在爬山圈中热了起来,使这条线路令人向往。

一年四季都有爬山强者们重装穿越在大梁上。也由此开发出三条通往天华山去西梁到东梁的线路。说是“一年四季都有”,其实是很少有队发这条线路,主要是因要升帐露营,使得许多不能负重的人望而却步。比如我,连向往之心都没有升起过。一日穿越我都是简包出行。天华山大穿越,那是强驴们的专属地。

我二十多次在东梁远眺西梁,看过西梁上的云雾缭绕,和一年中的非绿即黄。也许当西梁草甸上泛绿时如东梁上一样,也是山花烂漫,百花竞放。只是我没有在百花盛开时去过西梁,一次都没有去过。那些小草的花朵太小,都是在草丛中,只有走近了才能看得到。因此,我眼中的大西梁与东梁顶上一样全是高山草,永远是草甸的本色,北坡的森林隐约可见,只是一道深绿的屏障一样。这可能也是绝大多数到东梁爬山人的认识。

在二零一六年端午时从天华山穿越过来的驴友,才偶遇了西梁和东梁上的矮枝紫杜鹃花海!花海之大,之美,堪称奇幻!一下子燃爆了驴友群!再有就是,天华山穿越东梁的线路上还时常遇到羚牛,使得爬山人更加向往。也由此有了“天华去了不看山,西梁去后不赏花”之美誉。

当大前年传回在西梁万亩花海徜徉的画面后,一下子就在爬山圈中沸腾了!这就是神奇,那西梁花海年年泛起,却在这一年被人们遇见。从此,爬山人心心念念,年年有人欢喜地露宿于此,分享其最美。也是这次发现,基本掌握了梁上杜鹃花盛开的时间。但是,杜鹃花只有一周的盛花期,会随当时的气候波动,时间上会提前或推后。因此,想要看到杜鹃花海还是需要些运气的。

为此,组织者为了让更多像我这样背不动重装的人,开拓出了一日强走的线路。即前一晚出发住在山脚下,第二天早上六点出发上山,一日走遍天华山、西梁和东梁。

我也一样充满好奇与向往,西梁花海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可我无法想象那铺满西梁的杜鹃花在西梁的具体位置,只知道是从天华山穿越过来的途中经过的。既然有了一日轻装强穿,那我就拼一次。况且我是能走动,背不动装备。只带一顿路餐的负重我是能扛住的。同时也决定就拼这一次天华山大穿越,一定是在梁上涌起花海时去。

去年就准时赴约了!结果途中因相向遇羚牛躲避不及,导致前面队友遇难而半途折戟。这次意外事故对我惊吓很大。我们爬山是为了追求生活质量,不是玩命的。当时就发愿不再去无人区爬山了,也永远不期待看到羚牛了。然而,可能真的是爬山有瘾。安宁了一周,第二周我与当时的两个同伴就去了离西安近一点的光头山,理由还是为了将阴影尽快去掉。结果还在那里遇到了当时事发现场的另外两个人。见面后,相视无奈一笑,摇头无语而过。在那一时刻我就明白,来年我定会再赴天华山。

<三>

一年的时间很快。当上周看到与东梁近似海拔的光头山上紫杜鹃花零星绽放时,就知道高出近百米的西梁上,如果一周天气晴朗,那么下周就是花开之日啦。这时期盼望去西梁空中杜鹃花园的人很多,从两周前就有大批爬山人去东梁赴花会了。

我也是提前半月都开始关注户外队有关天华穿越的动态了。当看到有一家发与去年天华山线路不同,且是通往西梁的最佳线路后就心动了。想要再次冲击穿越天华山!

可是,去年的事故还是心有余悸的。谨慎考虑还是看看那一周的天气情况(上次在另一条上天华山的线路上,当时就是在大雨磅礴中前行,现在回头看真是埋下了悲壮的伏笔),但又担心人多报满了而错失。在等待期间,想去的冲动逐日升高。终于熬到了本周一,在看到一周的天气预报后果断报了名。这也是我第一次提前四天就报名了,生怕报晚了没有名额。报完名后的瞬间,脑海中就出现了将在西梁花海中徜徉的样子了,真是想想都激动啊!

然而报完名后的第二天,一位驴友告诉我前天的上周日,他在东梁下的二梁遇到羚牛了。这个消息实在让我震惊。我多次在二梁停留。加上来此爬山的人,如果爬不到东梁,那一定将二梁作为目标,常规登上东梁的也在此午餐,使得二梁上很热闹,却从未见过也没听说过有羚牛在此出没。现在连热闹的二梁上都有了羚牛,那么人迹罕至的天华山与西梁,本来就是羚牛大规模的栖息之地。过去在穿越天华山线路中,前队直接近距离遇到或望见羚牛群的机率都快百分百了。

想到这里后有些害怕了。但是又安慰自己这次去的人很多,全队共四十多人,到时我走到队伍中部就可以了。之前有多次去过天华山的驴友们给我说,正常情况下都是前队能遇到羚牛群,它们必定是怕人的,看到人后就躲到远处了。

可是,又想到去年事故中,那单只羚牛就是卧在离小径不远的山坡上,看着队伍通过。可能觉得队伍太长了,决定找空档抢先快速离开,恰好与正往上爬的队员突然正面相向,队员是在大雨中上爬,注意力全在脚下,羚牛看到人后腾空躲闪时,不知是蹄子或是犄角碰上了人,结果意外就发生了……

现在,我又把当时的场景复盘一遍后恐惧升起了。虽然明知羚牛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是爬山人闯入了它们的地盘,打乱了它们的生活。相互语言不通,误判也就再所难免。有时候是不能心存侥幸的。那位遇难驴友也是位很有名气的强驴,天华山线路他也走了多次,怎能知道这一次就回不去了呢?就在这时候我又想到前不久一位文友兄长给我说:“我给你一个忠告,人都是栽倒在自己的兴趣上。”罢了!意外就是防不胜防,何必为此冒险。我终归是贪生恋世之人啊!

想明白后果断取消了本次天华山大穿越。遗憾和惋惜也是有的。我知道本次是我最有可能实现向往的一次。

事后证明,端午那日在东梁遇到从天华山穿越过来的驴友,他们说前队又近距离遇到了落单的羚牛,两人吓得惊惶失措!

<四>

取消了两天穿越线路的同时,我就决定报一日东梁了。当时决心很大,如果没有户外队发这条线路,我们就自驾去。总之,是一定要在端午去东梁的。因为上周看到分水岭的矮枝紫杜鹃花开的情况,笃定东梁这边在这一周要盛开了。更重要的是天华山穿越的重头戏是在西梁花海。若有可能,我定要从东梁下到西梁,去探访那梁上最美风景。至于,天华山到西梁这一段,过去爬山人期盼遇到羚牛的心愿,对我来说已是噩了。为此我真心期待,在我爬山的生涯里,我与羚牛彼此祝愿:即不相望于江湖,也不幸遇于咫尺。

结果还真的在户外网上,找到了一家端午那天唯一发团东梁的户外队。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自驾,人少还是有点害怕的,一个人是绝对不敢贸然去西梁的。

这个户外队我没有跟他们走过。许是天下驴友多同道,上车后与组织者见面如故。当我向他提出不和队伍从东梁原返,要从南梁垭口下山时,他有些面露难色。我急忙又说“我不是冒险的人。如果到了东梁顶后没有人从南梁垭口下山,那我一定和队伍一起原返。”他听后理解地说:“可以。我看你朋友圈全是爬山,应该没有问题。”并通知了本次一日穿越的领队(他是两日的领队)。

其实,我在报名时就打定注意了,一定要去南梁垭口。只要领队同意我脱队,那西梁上我是一定也要去的。今天,领队能如此同意,真是助我向心想事成迈出了关键的一大步。

等我们到了入山口的秦岭高速服务区,看到诺大的停车场上停满了早到的私家车后我就笑了。今天来赴约的人很多呀!事实证明这些人全是奔向西梁,与我一样的线路!

今天以及最近一周的天气都很好。过去这个季节走到三岔口前要过八道河,有些河道河水湍急,踩在临时搭成的独木桥上,走过去实在害怕。今天竟然出乎意料地好,只走了三条浅得可直接踏水通过的河道。真是天时地利呀!

唯一受到的干扰是队中有一对父子,小男孩八岁。小学生背包比我的包还要重。一开始疾步前行,半个多小时后,正休息的小男孩看到我超过他后,立即追我走了。起初我没有注意,可当我超他走时,他就急忙跑几步走到我前面。我几次劝他等其爸,小孩子就是要我和一起走。并且是按他的速度走,打乱了我的步频。到石海处时已把他爸爸落得很远了,这时我就不放心把他放下了。当然,我也摆脱不了他。我很心急,担心一点钟前到不了草甸。那样的话今天的计划就全泡汤了,东梁都去不了了,把我弄得心急火燎。

终于在下午一点刚过时到了二梁草甸,小学生也走不动了。我让他在此等他的爸爸,同时让在此休息的人们照看他一下。我饭都没有吃,赶紧冲顶东梁。也许是没有吃午餐和前面走得慢的原因,在这段很陡的拔高爬坡中,没有之前来时心跳得快要跳出来了(看来小男孩是天使呢),很快就把同行的两位男子甩开了。一个小时后登上东梁。

在这里相遇到了从天华山一日穿越过来的先头部队,得知前方紫杜鹃盛开了。闻之心中大喜!不过,面前高及腰间的大叶杜鹃先让我有了兴趣。这些我来来去去东梁,每次必经过的这片大面积的杜鹃丛林,我仍是一次都没有见到其开花过。今天竟然看到林中有花朵了。虽然盛花期已过,可仍有几棵开得正好。这些开在离东梁顶很近的杜鹃花,玉质洁白的花瓣,花蕊亮黄,每一朵花内都有一瓣上如雀斑一样的红,呈现出了完美的白里透红,真是花中皇后一般,高贵典雅。

我一向对生长在最高海拔,环境恶劣的高山杜鹃树心怀崇敬。望着她们百岁之龄,却在十年中几乎没变的身高,顽强地守护在东梁,如同一侧的花园一样。想那在盛花季时,这一片洁白的花海将是多么的壮观。想到此我便有些激动了,真心觉得我看不看得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花海岁岁年年,装扮于东梁就好!

通过这片及腰的杜鹃林,继续向上就是东梁草甸了。很快就到了那棵大首领树前了。我仍是不着急到顶上,如第一次来一样,先向这棵狂发乱舞的首领树报到,再送上我的致敬。

此刻再看这棵人形一样的树,他仿佛在说:“走,我带你去看仙境!”确实如此!首领树抬头挺胸,面向东梁顶,到了东梁顶上就是南梁西梁尽在眼底!

今天的东梁顶上仍旧是大家争着与东梁的标致“婆姨树”合影。我也一样,只有这样才能有图有真相地留下我又赴东梁。然后放下背包,冲向东梁西头。“放下背包”是因为我过会儿还要返回这里,从另一个方向下南梁垭口,而后从那里下山。

<五>

过去来了很多次,在东梁的顶上只能看到西梁的顶,都是在东梁的西头看对面西梁上的风起云涌。因此刚才我在“婆姨树”位置,看到的也是西梁的顶,顶上是如东梁一样,满梁葱绿。我之所以要冲向东梁西坡,是先前遇到从西梁过来的驴友告诉我:西梁上杜鹃花全开了,从东梁下去就看到啦。

等我跑过二十米的东梁顶后,被突然看到的惊喜得“啊”的一声大叫,挺直了腰!只见昔日的大草甸变成了绚丽多彩的花海!放眼望去满目嫣红,都是盛开的紫色杜鹃花儿。紫色的杜鹃花儿多得望不到头,看不到边,简直就是花海花山,仿佛这里就是杜鹃花的世界,真是漂亮得令人震撼!也真是佩服这些不起眼,如杂草一样低矮的灌木紫杜鹃,能如此气势恢弘的漫卷大草甸,绽放于高山之上,成了大西梁上的主色调。

细看在离东梁顶不过十多米的下方西坡,从我脚下放眼望去,高不过尺的杜鹃花漫山遍野地簇拥,如花布一样铺开,一路开到东梁的坡底与西梁坡底形成的辽阔平坦的垭口大草甸,然后一鼓作气爬上大西梁,快到西梁顶时才歇气。紫杜鹃繁茂艳丽的花朵,呈现出的是此地只有花儿!其规模之大,之壮阔,之纯粹,简直令人称奇!如同人工种植的花山花海,恰似漂亮的空中花园,更是神仙花园!

此情此景,用“花海”定义是多么地准确。两个花山之间的垭口上,就是由东西梁注入的花海,这万亩鲜艳的花海与蓝天白云相涌,成了天空中的漂亮花海!这时候花海中徜徉的游人,是膝下花海,身在云中,完全是置身在空中花园!其境如梦如幻!

触景生情,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在海拔两千六百米以上,山梁上就只长一种贴地而生且长命百岁的草。厚厚软软,被称之草甸(与草原不同),如是在山梁,那么全都遵循“南草北木”的自然法则。这时候顽强的矮枝紫杜鹃就是草甸上唯一最高的植物。适者生存,紫杜鹃就会在草甸上避风阳光充分的西坡,若有定是成窝连片地生长。在东梁顶上和二梁草甸上却一棵紫杜鹃都没有。而在东梁的坡下向西的一面却满坡都是。最多的就是西梁了,可以说整个大西梁及垭口上全是紫杜鹃花。面积之大,只能用万亩才能显示出规模之壮阔,如同种植的一样,从梁上一路开到连接东梁的垭口,再开到东梁顶下。只是到了东梁上,像是最后冲刺一样,随坡爬上的都是顽强的家族,开成一窝窝,竞相于坡上草甸,使得山顶漂亮得如上帝的花园一样。

正在这时远远地望见,一顶桔红的帐篷升起在西梁坡上花间,撩起的门帘前几人围炉品茗。呵,烟火于此,就是仙境人间!何等的惬意,何等的快意人生

我虽然没有享受一次仙境中人间的一宿一饮,做一次完整意义上的神仙在人间。可我不用负重,轻装而来,置身在海拔近三千米的仙境花海,在空中花园里俯身掬花海,起身揽白云。此景此情又是何等的妙不可言,真正体会到了“直教神仙羡”!

我真的很开心,很激动,很幸福,很快乐!这是我二十七次到东梁,数次远眺西梁,却是第一次幸遇梁上杜鹃盛开,也是第一次来到西梁,更是第一次看到东梁的这面坡上原来也是花开满梁!这几年,每当看到驴友们置身空中花园的紫杜鹃花海时,我只有羡慕的份。觉得自己到不了天华山,那片花海在西梁的什么位置也不知道,我是看不到的。根本就没有想到,原来这花海竟然是与东梁比肩,到了东梁就能看得到!也再次印证了脚步没有到过的地方,永远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风景在等待着我们!

此刻置身于此,才体会到那句“天华归来不看山,西梁去过不看花”了!目及所见,恰如其分。

在东梁坡上最顶端,有一窝杜鹃花桃红鲜艳,花朵簇拥,如一束捧花一样,看得我欢喜地坐下来捧着,驴友见了说:真像是献给你的一样!

是啊,我也这样认为的,是东梁对我的奖赏!奖励我九年中跋山涉水,爬冰卧雪,二十多次情深意切地来赴约我永远的东梁“恋人”。那花海就是饕餮盛宴!

<六>

虽然大西梁的杜鹃花海美得让人不想走出来,漂亮得被誉为“西梁看过不看花”。可我终归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我初心不变地深爱着东梁,本来东梁、西梁和南梁是相连的,应统属于大东梁。只是为了区分,驴友们自己为其附上了现在其名。

当时冲下西梁时将背包与登山杖放在了东梁顶上。因此,我无法直接从西梁垭口横切到南梁垭口,只好再爬上东梁顶。看到同队的队员们有在东梁顶上休息的,有拍“婆姨树”的。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往前走三十多米就可见花海。这样也好,压根不知道也就没有遗憾了!不过,真是近在咫尺不相见。同样走了二十五公里,看到的却不一样。想想也为他们惋惜!

今天东梁顶上的“婆姨树”已不是重点了。我要赶快走了,要到南梁垭口草甸去。去看我每次来都看到的那片矮枝杜鹃,却从未见其开过花。我曾一度怀疑这些草一样的灌木丛是不会开花的。只到前年,一位驴友连续两年坐在我的“摇篮”枯树旁,一边还有盛开的紫杜鹃花!当时看到相片时心里就被撞着了。觉得是他人捷足先登我的乐园了。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但那种不悦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感谢这位驴友的照片,让我知道了南梁垭口上那小小的一片紫杜鹃绽放的日子。也是从那时起,我的期待有了准确的日子。

那么,现在那片小花园定是开了。因此,我急切地跑向垭口。果然,远远地看到了“摇篮树”与杜鹃花在一起啦!我兴奋得笑弯了腰,急忙坐上我的“摇篮树”,留下我在“摇篮树”上与盛开的紫杜鹃花园同框的画面啦!过去,我每次来都要躺在“摇篮树”上,留下在云端恰似美梦一辰的照片。可以说来几次,拍几次。然而,今天我却没有睡在上面的打算,因为草甸上杜鹃开得正浓,我怎么睡而不见呢!

于是,我欢快地扑向花园。坐在花丛中就笑得合不拢嘴了。这片南梁垭口上,唯一的一小片杜鹃花一定是献给这片草甸的,也是献给那棵从树形上看有数百年树龄的盘龙松,又不知在几十年前已枯死,风干成炭状,却依然不倒!这棵树应于东梁顶上那“婆姨树”一样,是偶然远离了森林,违背了“南草北木”,孤零零顽强地生长在草甸上。虽然我不明白,既然它逆风长成了数百年,树径达二十多米,怎又终将枯死,成了东梁草甸上的标致。只是,东梁顶上那棵枯树更粗,树径达三十多米,因其位置成了东梁的标致,接受爬山人的致敬,尊其为“婆姨树”,名震爬山群。

这一棵却没有人注意它。还被人们称为“歪脖树”(树干一米来高,顶上唯一的粗壮树枝,微微抬着头,似弯月长长地伸向一边,呈大大的L型)。我从第一次看到就喜欢上了它。在我眼中它是“摇篮树”,第一次我就躺在了上面。说来也奇怪,当初次看到东梁顶上的那棵枯树时我就害怕,觉得那是个饱经风霜很古老的老人,是东梁的千年守门人。可是,我看到这棵别人眼中的“歪脖树”就欢喜得不得了。当拍摄时仰起镜头,发现那L枯枝可在云端时我就心花怒放了。躺在上面我就在云端之上了,成了我的摇篮!每一次都如从美梦中笑醒一样,别提多幸福啦!

我也想过,为什么别人都不在乎这棵树,我却如此深爱。想想应是与我的幼稚有关。在我眼里高山之中,群山捧着,草甸之上,云端之中有这么一棵树让我舒服地仰卧其中,是何等的美妙!这也是我走到的山中,唯一让我躺在上面笑的地方,这就是我的摇篮!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来东梁,在“摇篮”上快乐一把,才是一次圆满的东梁行。有时候当我从东梁草甸走向南梁垭口时,我分明看到虚位以待的“摇篮树”在向我招手:“快来哟,快来哟!”这时候我欢快地跑去,躺上去觉得枯树也在笑。分明在说:我的价值体现了!

今天就大大不同了。绿草甸上开着唯一的一片杜鹃花,与“摇篮树”遥相互应,真的是锦上添花,诗意浪漫,我的真正乐园,与大东梁一起成为神仙花园。

在南梁草甸垭口的最前边,还有两棵活着的树,被称为“夫妻树”。因为狂风的作用,山顶上的树基本都是树枝吹向一边。而这两棵树的树冠则是向着各自的一边,高大光溜溜的树干相向。因此,像两个人一样对视着,“夫妻树”由此而来。可在我看来,它们就是一道门。门内是南梁,东梁和西梁。出了这个门就开始下山了。进去是仙境,出来是人间!

我从这里进进出出,每一次都度过一段美好美妙时光,乃我今生所幸。今日所见,更是上帝恩赐!

作者:云朵儿GAO 2016年6月6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fspkqf.html

端午赴约大东梁神仙花园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