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柿子红了

2019-08-22 18:23 作者:霞霞(*^__^*)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柿子红了

文/尚思华

秋天,当黄橙橙、红艳艳的柿子挂满枝头,那首久违的童谣便在耳边回荡:西风紧,秋露浓,树上挂满甜灯笼。灯笼红,灯笼黄,灯笼熟了大家尝……这首童谣是外公在柿子成熟时节教给我们的。

外公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身材高大魁梧,方形的脸庞,被太阳晒得黑红的脸上刻着几道深深的皱纹。他好穿深色衣服,穿戴严谨整齐;外公不善言谈,但待人实在。因为年龄的悬殊,太多的事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依稀记得,还有生产队的时候,外公在生产队里负责看管庄稼。在那个按工分记报酬的年代,做这种活的人,要么就是脾气不好,过于严厉,人人见了怕你;要么就是被人照顾,糊弄点工分。外公是个倔八头,说话不中听,在生产队里又是个管闲事的人。所以就干了别人眼里的美差事。

外公住的村庄东临一条小河,河水四季流淌着。小河里水草密密匝匝的延绵着,偶尔还会有成群的小鱼儿结伴而过。小河是人们洗刷东西的好去处,也是天洗去一天劳累的宝地。村庄其他三面都被庄稼地围绕着。村庄很小,家家户户土台子筑得很高,远远看去村庄像个孤岛似的。但在,站在村庄瞭望,四面景致尽收眼底。幼时只要有机会,我总喜欢去外公家小住一段时间,我喜欢站在高台上看着远方的那种感觉。村子南面,有一个很大的柿子园,园子中间用茅草搭了个很大的棚子,外公一年四季就住在这个棚子里,守护着柿子园以及周围的庄稼。

村里的小朋友们对我很友好,时常拿来好吃的食物找我玩,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跟我玩,才能和我一起进入柿子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夏天,柿子园里林荫蔽日。柿子树叶绿得发亮,包住了整个树干,好似一个绿色的帐篷。再仔细地仰望,树顶上都长满了一个个蒲公英似的黄花,开得绚丽烂漫,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儿。好多好多的蝴蝶穿花而过,一只只小蜜蜂也在辛勤地工作着;还有那不甘寂寞的青蛙与蝉儿比赛似的高唱着,此伏彼起,而那一群群的蜻蜓则像专门逗弄小孩子一般在你身旁轻轻落下,当你伸手去抓的时候,它们抛着眉眼挑逗着你的灵敏,然后轻盈地飞走留下一串失落给你。

一阵微风轻轻掠过,柿子花便纷纷落下,地上像铺上了黄色的地毯。我和伙伴们便在树下,轻轻地拾起一个个金色花朵,放在一个筐里,再用一根细细的线,慢慢地从中央把花儿们串起来。那淡黄色的花儿,攒在一起甚是好看,一串挂在胸前,一朵戴在头上,小伙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喜笑颜开。我们玩耍时,外公总是在园里锄草、施肥、浇水,有时候还打药杀虫。一天到晚,他兢兢业业地守护着他的园子,我们寻找着我们的乐趣。

柿子花凋谢不久,柿子树上就会结出一个个又苦又涩的小青柿子。绿绿的小柿子,挂满枝头,犹如绿色的珍珠,饱福养眼。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由米粒般小的,慢慢长到扣子一样的大,再长到乒乓球样的。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然而,让我们无奈的是,那些大小不等的青果果,也会随风飘落在地上,特别是刮大风的时候,我们每次都能捡到很多。为了不浪费,我把捡回去的小青柿子交给表姐,让她用缝衣针穿过小柿子的中心,一个个串起来,穿了很多串,我们戴在手腕上,做首饰好玩,剩下的拿回去,埋在粮食下面捂捂,等它变软了,慢慢品尝一下,但还是有些苦涩。但在那时,它却是我们过家家取乐的好玩物。

在我们的欢闹声中,夏天悄然而去。秋天来临,一场秋一场寒。这些青青的果实,便从青绿色慢慢变成青中带黄,而后又变成黄中带红,最后才变成橘红色的又大又圆的柿子。这时,你再抬头看,树枝上那些熟了的红柿子,挤在叶子外面像一盏盏红灯笼;而那些没有完全成熟的黄柿子,则像一个个腼腆的男孩,藏在叶子里。这红红黄黄的柿子,静静地挂在枝头,不言不语,但每个看见它们的人,心里都会有种莫名的暖意和欣慰。童年的柿子园,是村里人心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每每到了这个时侯,生产队里就会出台严格的管理制度:不准任何闲人入园,逮住就扣工分。这是为了确保柿子不受损失,等到全部成熟了,每家可以多分些柿子吃。喜出望外的人们,都很守规矩。我们小孩也不例外,再也不能跟着外公进园了,只能站在园外眼巴巴地看着。那一个个如灯笼般的柿子,把树枝压弯了腰,谗食的我,看着垂涎欲滴。

疼爱我的外公,只要我想要他就会千方百计地弄些回去,表姐们一哄而拥,外公呵斥表姐妹们不要跟我争抢,说我是小客娃得让着我。看着那黄中透红的柿子,我不顾一切狠狠地啃了一口,涩水呛喉弄得我哭笑不得。还是外婆有办法,她用一半凉水,一半开水兑在一起,把柿子浸泡在里面,等过四五天,我再去品尝,虽然还是硬硬的,但很甜很脆,我每次吃了它就不想吃饭了。外公笑着说:“你这小孩怎么就不知饥饱,别吃坏了肚子。”

外公嘴上不说,心里总是很惦记着我们。柿子还没有完全成熟时,外公就开始陆陆续续地给我们送柿子。那些被风摇落的,那些被调皮的儿亲了一小口的,外公都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凑个机会偷偷地带给我们。记得,那年中秋节后的一天,风狂雨骤,电闪雷鸣,滂沱大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一。第二天,天还没亮,外公来了。他肩上抗着大树枝,连枝带叶,大约两米长的样子,上面缀满了红红的柿子,树枝像一张弓,压在外公的肩上,似乎很沉重,外公的身体似乎也成了弓,他红通通的脸上大汗淋漓,身上的黑衣服都湿透了。妈妈立即接过外公手中的柿子树枝,我赶紧给外公端来一碗水。看着满头大汗的外公,母亲心疼不已,一边给外公找合适的干衣服替换,一边嗔怪地说:“您也是的,拿了柿子就好了嘛,干嘛连枝带叶地扛过来,这么远,多累啊……”外公不屑地看了母亲一眼,不紧不慢地说,“你懂什么?柿子给娃吃,柿子叶可以泡茶喝,柿树皮能治烧烫伤的。平时哪里有得备,这是昨夜大风刮断了这一枝儿,我才赶早儿给恁们送过来……”我围在外公身边,不住地问长问短,外公高兴得笑逐颜开。外公看管柿子园期间,只要结下能吃的柿子,他总是找机会带给我们:青的、黄的、红的;小的、中等的、大的都有。每到初时,母亲总是让我们把吃不完的柿子,掩埋在麦缸里,等放软了的时候拿出来吃。那时我悄悄地拿着又红又软的柿子,拔掉柿柄,用嘴对着小口轻轻一吸,那汁液就全在嘴里了,真是甜在嘴里,幸福在心里!

霜降的时候,柿子渐渐地由橘黄变成大红的,几乎全部熟了。于是,生产队就派社员们到园子里,把那些全身都完全红了的柿子摘下来,然后按人头加工分分到每家每户。社员们用小篮子把柿子一个个小心翼翼地请下来,排在园里的空地上,像一块块的红毯子耀眼极了。还有那枝头上无法采摘的柿子,只好由它们在树上自然熟透,最后就烂掉了或者留给小鸟儿们做美食。分柿子的时候,是各家最兴奋的时候,男女老幼齐上阵,个个都兴奋地围在那里观看,关心谁家分的多,谁家少,谁家孩子吃的泼等。外公家分得自然很少,因为人少,工分也少。但是外公外婆看我爱吃,自己舍不得吃大多都送到我们家里。每年这个时候,是我们孩子口福最丰富最甜蜜的时刻。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外公很长时间没有去我们家了。直到有一天,母亲带着我去外公家,舅舅、大姨、小姨,还有母亲,都围在床边,我看见躺在床上的外公,脸色蜡黄,眼窝塌陷,目光呆滞,也不说话。我隐隐约约地听他们在说,外公是胃病,长期喝苏打粉胃烧坏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外公了。

童年的柿树伴随外公的离去,在我心里慢慢地淡忘了,唯有外公扛着沉甸甸的,缀满红黄色柿子树枝的影像,牢牢地地刻在我的心里,让我感到甜蜜和温暖。那是外公给予我最深最沉的爱。可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却没有能回馈外公更多的爱,这种愧疚一直藏在心头。但愿每年柿子红时,带着柿子在您的坟头祈祷:愿我亲爱的外公,在天堂幸福快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fmpkqf.html

柿子红了的评论 (共 12 条)

  • 绿色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漫舞洛城
  • 听雨轩儿
  • 雀雀雀雀跃
  • 天际の那抹浮云【拒闲聊】
  • 聆听烟雨
  • 肖洁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柿子红了的时候,的确很美。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