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的年轮

2018-05-09 20:54 作者:洪都烟客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无论我们的官职有多高,财富有多富有,家庭有多幸福,事业有多成功,也许在父母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很多人将母比作山比作海,而在我的眼里,母亲就如同一颗参天大树,在天里给我希望,在天里给我绿荫,在秋天里给我果实,在天里给我阳光。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母亲脸上的皱纹却越来越多,而时光带给她身上的年轮也越来越深。

母亲从小是在山里长大,勤劳朴实,善良诚恳,尽管她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从小便总是教育我要堂堂正正,脚踏实地的做人。母亲对于她遭遇的生活艰辛很少提及,小的时候一直觉得母亲是个铁人,什么样的农活都会干,和父亲一样的有力气,一样懂生活的点点滴滴。

沂蒙山特殊的地理特征,使得这里的土地大都在山丘上,而这里的山丘更多的却是石头,田地也很是荒芜。每当到了农忙时节,母亲总是挑着一担担水去浇灌田里的庄稼。四五岁的我跟在母亲的身后,那个时候母亲的背影是那么的矫健。纵然是肩挑着两个水桶,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仍然是步履稳健。

依稀记得小时候,每当生病了,我总是趴在母亲的背上,两个手臂紧紧地揽住母亲的脖子。而母亲总是一边背着我,一边给我讲故事,一直将我哄到村里的卫生室。此刻,我才真切的意识到母亲的后背是那么的温暖,心里却想着如果可以一直和母亲这般在一起该多好。

自小家里的院落中便有一颗樱桃树,少年不知愁滋味,每当到了樱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会在粗壮的树干上绑上一条绳索,乐悠悠的荡着秋千。每每母亲看到这一幕,她总是会用那温暖的手臂,轻轻地推送着这简单的秋千。我灿烂的笑容似乎已经融化了母亲全身的疲劳,而母亲那嘴角露出的一丝微笑却让我终生难忘。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逐渐由小学升入初中,然后按部就班的由高中升入大学。离家的日子越来越多,在家的日子却越来越少。外地的漂泊与孤独,让我倍加思念故乡的那一草一木,还有居家时与母亲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岁月留给母亲的除了脸上的皱纹之外,更多的却是那渐渐变白的头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工作之后,一年的光景也只有国庆及过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每一次回家母亲总是和父亲远远地站在村口处等着我,只是母亲年轻时挺直的腰板也变得有些蹉跎。沿着乡村的土路,我步履蹒跚的艰难走着。不仅仅是我拖着行李箱,而是我想慢慢重温这个曾经给我留下无数美好记忆的地方。

此刻,父亲早已快步上前将我的行李箱接了过去,而母亲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我,似乎一刻都没有转移。往日里所有的思念,所有的千言万语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妈!”就是这一声再普通不过的称呼,母亲早已是泪流满面。

此刻的我却将手臂轻放在母亲的后背上,揽着她一起向家门走去。多少次曾经期盼这样的情景,多少次一个人痴心的等待,多少次曾魂牵绕这个心灵可以停驻的地方。

母亲的年轮已随着岁月愈发深刻,我只希望可以尽可能的回家陪陪她,尽一点做人子的心,让母亲生活的更好一些,让母亲真正可以福乐安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fdrkqf.html

母亲的年轮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