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选择六

2019-05-31 05:00 作者:孤念山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路跌跌撞撞,陈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去的,他只记得当时很大,倾盆大雨像断了弦的珠子,纷纷扬扬、随风泼洒。

雷声滚滚,他的泪不争气的留了出来,涩涩咸咸的流在嘴里,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阁楼里,干净的房间有些淡淡的芳香,这是女孩子的闺房。叶倩文松散的坐在梳妆台前,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已经十日了,她和陈生分开的日子,她一直心里数着,思念像一把刀割着她的心,血流甘了,泪流干了,可是固执的父亲依旧不曾答应她们的婚事。

“孩子,等我以后走了,你没人照顾了我怎放心。我必须给你想到可以依靠的男人,只有物质充足了才能过上高质量的生活,将来你们的孩子才能得到最好的教育。生活是油盐酱醋,衣食住行,我们在接受现实,面对面对现实,情不能给你什么。”

这是她父亲苦口婆心的劝导,作为成年人她当然知道父亲是为她好,说的不全是错的,也许现实总是残酷的,那所谓的山盟海誓、义无反顾是虚无而脆弱的吧。

她父亲为她相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他同事是儿子,高学历公务员高薪工作,人长得也是高大挺拔,一表人才。他叫做闫乘,她们已经见过面了,父亲很满意,给她两个选择,要么让她嫁给闫乘,要么离开家从此陌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老套的桥段,换做电影中女主肯定义无反顾的去追寻真爱,可是她不能,她从小就是乖乖女,不想父亲操心,更不想伤害老人的心。可是她依旧爱着陈生,此生也许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吧。

她不知如何选择,所有的一切困扰着自己。选择是痛苦的,这就意为着要放弃某些珍贵的自己在乎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倩文,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一位西装革履的优雅男士推门而入,双手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来人正是闫乘。

“送给你,

“放在桌子上吧””叶倩文看也没看一眼。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喜欢你,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倩文。”

“没什么事,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闫乘还想说些什么,看到叶倩文冷漠的表情便推出了房间“那你好好休息,有时间再来看你。”

一个月以后,某一天叶家大小姐和闫家公子联姻的消息传遍龙城的大街小巷,头条八卦纷纷报道。

婚礼在龙兴大厦举行,这一天龙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佬们都纷纷出现,各界名流也来参加了。

大厦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帅气十足的青年,健壮高大的身材,白净文雅的脸庞,一身西装革履,难道是新郎闫乘。

当然不是,他就是消失很久的陈生,当他听到叶倩文大婚的消息时心便死了,所有的希望幻想这一刻倒塌了,随风而逝。

他站在大厦门口来回走来走去,不知该不该进去,又以什么身份参加她的婚礼。如何面对最爱的女孩嫁给别人,他不恨叶倩文,也不恨她的父亲,命运呵,谁又能说的清楚,是自己太过弱小了吧,不能给予别人的信任吗。

他掏出笔写了一张纸条给了门口保安“先生,麻烦把这张纸条交给新娘叶倩文小姐,劳驾!”

保安愣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纸条,上面着道:“祝你一生幸福,陈生”

“好的先生,我一定送到,只是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关心,再见!”

陈生匆匆离开了,很快消失于人潮之中。

不知道叶倩文看到纸条会是怎样的感受,希望各自相忘于江湖,各自安好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btpkqf.html

选择六的评论 (共 6 条)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 老夫子(熊自洲)
  • 雪儿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