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家的那眼泉

2019-05-05 10:50 作者:烟雨流峡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家的那眼泉

文/孤鹰

时光的流逝,世纪之风的吹拂,人们的思想在不断转变,追求生活质量的目标也不在那么单一和守旧,物质生活也在飞速的发展,衣食住行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替着不断变化。曾经的多少经历也已成悠悠难追回的往事和记忆

“现在自来水用起来很方便,但就是吃不到原来泉水的味道了!”近年来,在老家和家人亲戚一起闲聊的时候,都会不自主的偶尔会怀念一下曾经那眼养育了全村几十户人的山泉,难以忘记的还是泉水的甘甜和清纯。随着快节奏的生活和自来水的方便,家乡的人们除了偶尔有那么几个人在怀念外,大多都已经渐渐淡忘了老家那眼泉水的记忆。我也是好多年没有去看过它,也没有感受它那沧桑的容颜背后的故事。因此,很多时候有种想去看看那眼小时候三更半多次守候在它身旁的山泉。

山泉不远,就在村庄边缘的一个山坡坳里,它周围的地方老家的人们都称之为泉地,身后的山坡称之为泉坡,直到现在人们还都这么习惯性称呼着,虽然泉已经被人们渐渐的遗忘。它的眼前就是祥和幽静的村庄,随时都能看到家乡的山山水水,也能深切感受老家一天天日新月异的变化。

一次闲暇时间,我带着照相机,怀着一种敬畏而又久违的心情去看了看。山泉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容颜,虽然那个曾经遮风挡的小架子还在,但因为长时间无人问津,看起来是那么的萧瑟和凌乱,动物践踏的泥沙及落石已经将原有的泉眼几乎填满。我想有些无生命的东西也许也是有灵性的,因为曾经泉水很旺的泉眼,现在积水已经很少了,但还是不断渗出,没有干涸。杂乱的东西也很多,就像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在等待死神的将临,随时会了结此生一样。静静的我坐下来,坐在旁边,我的思绪开始慢慢地回想着那些曾经的记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时候全村的人都在这里挑水吃。因为村里的人白天太忙,都习惯在晚上挑水,但因为村里户数多,人也多,泉水只是渗水,又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挑水,所以泉水就不是那么随时来就能挑到的。因此,这里就有等水聚集的村妇们(因为从我记事起,看见男人们挑水的很少,既是有,也成了这里妇女们谈论的焦点和话题),有时候也有娃娃们来守水,到时间大人就会来挑的,那个时候,我就是曾经守水的娃娃之一。那时候家庭情况好的,家里都有木制的水筲(方言叫sao),水筲盛水比较多,大多都能盛装4-5担水的,有的家里就只有泥缸,也就最多能盛1-2担水。有水筲的一般都在一晚上要挑满,挑满可以饮用4-5天,所以一晚上要替换人轮守排队等水。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等到时间了打个电话叫下,而是等的人等着,家里人估计着轮到自家的时间,日子久了也就形成了一种默契,等差不多的时间大人来挑的时候前后排队也错不了多少。在等水的时候这里是最热闹的,这里就成了村妇们论古道今的天地,也成了人们搜集外来信息的平台。谁家的羊下双羔啦,谁家的媳妇贤惠啦,谁家的娃娃懂事听话啦,谁家的粮食收成好啦,谁家又买进来一头犏牛啦,谁家的婆媳又闹矛盾啦等等的都在这里会一清二楚的。那时候,对我们来说这些都不是感兴趣的,最感兴趣的就是听别人讲一些古今(遥远的、传说的故事,还有一些关于鬼的故事)。听故事最能混时间,感觉时间过的很快,也能提起精神而不瞌睡。也有人会说,什么什么时间泉里又淹死了谁家的羊等等。那时候泉眼很大,而且泉池周围都是用石头堆砌成正方形,外面盖着木架,远远看好像一个小房屋。泉水渗满一次能挑5担水的,但因为排队守候的人太多,也就边渗边舀,不会有蓄满的时候。在人们的热聊闲谈中一担担水就这样被担走,也随时带走各类信息和故事。那时候人们的生活用水规律也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无息的运行着。因为白天几乎没人挑水,所以白天的山泉很安静,大多时间泉池的水几乎是满的,但因飞禽及牲畜的过往,水面有时候不是那么太干净,但只要轻轻舀去表面的杂物,水还是很清的。有时候偶尔也有一些人在白天担水,但很少,那都是农活忙完或者晚上没有轮到的人家在挑水。

泉水虽然是渗水,但多年来一直用之不竭,也因水质好,人们慢慢对它有了敬畏之心。也就在那个年月,这个山泉也就被人们默默地供为神泉,也就有了供奉泉神阿婆的一说。而且无形中选定了一个日子,我也记不得是那月那天了,也就在这天人们就来这里烧香祭拜。在那年月,偶尔会有天旱的日子,人们还会自发的来这里求雨要雨,有时候还真灵验的,不知道这是天然气候自然的规律,还是泉神显灵了,人们不得而谈,但还是一遇到干旱的日子,一如既往的进行着求雨的演绎。

悠悠岁月,多少往事难追回。人们偶尔还是怀念曾经的岁月,曾经的记忆。在分享今天的物质生活之余,有时候也给家里的小孩和年轻人诉说着自来水的来之不易和党的政策之好,让他们知道曾经的日子有多苦多难,现在家家都有自来水,随时都会吃到水,虽然现在用水方便,水量也很充足,但也要节约用水,吃水不忘挖井人,吃水不忘社会主义好。

在现在生活相对无忧的日子里,人们在怀念那种单纯而随意生活的同时,更甚的是随着岁月的记忆,都想释放忆苦思甜的心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wypkqf.html

老家的那眼泉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