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年蓬

2018-09-13 14:26 作者:三人水可可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停,教学楼后的那一片绿色植物,像饮了琼浆,嚯嚯嚯地窜出几尺高,顶端处镶了一圈圈的小花,圆圆的,素素的,像的胞宫诞下的精灵。

问同事:“何花?”答曰:“不知道。”

遂想起手机上的“识花君”,便识得“一年蓬”。一年蓬:别名,野蒿,治疟草;菊科;一年生草本;性味,甘苦;喜生于肥沃向阳的土地上,在干燥贫瘠的土壤亦能生长;种子于早或秋季萌发,6-8月开花,8-10月结果,以种子繁殖。

野蒿,唤出小名来,朴素,自然,顿觉着亲切,像失散多年的东西,忽然间找到了。

有些花儿,娘胎里就妩媚,如桃花,如海棠,胭脂淡匀,眼含春水。这一年蓬也是,素面素心,素钗翠裙,生在乡野间,朴实得如其别名,素净得像个淑女,开得恣意,又活脱脱的像个村姑。最是讨喜,多看一眼,魂魄要随了去。

就采上两把吧,插入两个透明的花瓶,加少许清水,给花儿醒神,置在办公桌上,用带彩的小纸,一张写上“蒿儿”,一张写上“菊儿”,分别贴在花瓶上,把它们当作自己的一双儿女养着。设若再有一双儿女,就取名蒿儿和菊儿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泡一杯浓浓的茶翻书,微风来,鼻息里便有绵长细软的香气,有花香,有茶香,还有隐隐的书香。兴致浓时,与它们交流,听我读书,看我写字。我想:那些花儿会明眸眼净,心如清水,与我相亲。

只可惜,时间不长,教学楼后的这片美丽,被学校杂工全部铲光,我的心空空的像痴呆的眼神。自己的审美总是跟不上领导的节拍,何哉?

生气,只能徒增烦恼。去翻书吧,书香里还能找到“蓬”和“蒿”美美的痕迹。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自信和高傲填满了李太白的胸膛;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殷勤为探看。”痛苦思念诠释了李商隐的情感;“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奇丽及壮美,再现了摩诘诗中有画的特点。即使有“蓬”非彼“蓬”,但字眼里都有悦心的美。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盘餐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这是老杜《客至》中的句子,我用作滚动字幕,作了空间的欢迎词。你来我空间做客,便能读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suskqf.html

一年蓬的评论 (共 8 条)

  • 雪儿
  • 飞翔的鹰耿彪
  • 草木白雪
  • 听雨轩儿
  • 孤独者
  • 淡了红颜
  • 河洛黄生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佳作,欢迎回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