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家的老物件

2020-07-21 17:08 作者:江北乔木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历经世事的人,都会留下一段段感情故事,这是人区别于其它动物使然,这些感情往事常常萦绕在人们的心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故事就不用说了,即便人与物件之间的感情亦如是。于是我便想起了我家的那些老物件:老门、老橱、老柜、老桌、老桌几、老座钟、老镜子……这些老物件就像传家宝一样,寄托着一个家的老感情,感情老到什么程度真说不清,老鼻子了,直抵心灵。这些老物件一如老朋友一样,伴我走过了一段段青葱岁月,有的伴我度过了几十年,深情回望,勾起了我件件往事,历历在目,两眼潮湿。

老门

老门,之所以称其为老门,是因为它浸染了沧桑岁月,经历了历史印痕,留下了值得称道的东西。在我印象中可称道的老门,有街门、正屋门、东间门。而在这里我单说铭记着岁月特征的东间门,因这是当年我父母所分得和居住的那间的门,最有资格写它,也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在脑海里深藏着感情故事的一合门。

这合门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我尚不清楚,而它精工细作、精雕细刻的工艺却令我至今难忘。两扇门的中间都镶嵌着铜板,铜板上雕刻着漂亮的花纹,显得厚重、大气。两扇门的上扇中央分别雕刻着:“试墨书新竹”和“张琴和古松”的文字,平添了一抹文气、雅气。所以,我从小就感到了这合门的与众不同。从上学起,就脚踏着门槛,手抓着门拴,眼瞅着门上对联,好奇心驱使着一一识记着对联上的字,因都是草书,很难识记。起初只认得“和”“古”“新”“竹”几个字,空长几岁后,还是识不全,就连“书”和“张”的繁体字也不认识。见我站在门前百思不得其解、有点发呆的样子,上了年纪的祖母走了过来,叫着我的名字说:“你是不在看门上的字?能全识下来了?” 我只好羞赧地如实告诉祖母:“识不全,还有好几个字不认识,怎么写得这么别扭?” 祖母说:“那叫‘试墨书新竹,张琴和古松。’都说这字写得好,一点不别扭。”我顿感惊愕,祖母大字不识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认得,怎么说得这么流利?我便问祖母怎么还会说这么高雅的话?祖母回答说:“我听他们念叨的多了,也就记住了。”这时候,我就转而佩服祖母的记忆力了,其实家人都说祖母的记忆力好,只可惜不识字。

基于老门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在于门上留下的对联、引出的故事,我便查了这副对联的出处和意义。这两句诗出自唐朝著名文学家李商隐的代表作之一《裴明府居止》。意思是说:试试笔墨质量就描画新生的竹笋,摆设好琴和着古木松音在演奏。我还曾见过顾麟士先生的墨宝《张琴和古松》,作者独具匠心,作品描绘出仙道之气,自然缭绕的云雾,遒曲高大的古松,缱绻无聊的主人,神色木然的牧童,静与动、高与低都形成了鲜明对比,描绘生动,自然灵动,和谐有趣,充满活力,呈现出一派仙境气象。由这幅画我联想到我家门上的《张琴和古松》,每每想起,仿佛那门上生意,意趣无限。前些年,父亲为图家居新颖,用绿色的油漆将金色的黄门盖了个片甲不留,留存在心底的只有对老门的记忆。我在探讨老门油漆里头的故事。

老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桌是因为它的老道、朴实而称其为老桌,真像村子里老人一样。老桌呈长方形、红颜色,看起来像壮实的中年人,就连两个抽屉也看起来好大、好大,能装很多东西,右面那个抽屉放钱,父母锁住;左面那个抽屉放物,敞开着,放取个剪子、针头线脑的方便。两个大抽屉的下面,就像是无门的橱柜一样,可以盛放许多东西,有人也称为:抽屉洞。

儿时生产队里种的花生很少,分到各家各户剥花生,每家按规定比例上交花生任务后,再留足一年的油料就所剩无几了。记得我家每年最多剩大半编织袋花生米,父母就等到我和弟弟不在家的时候,把大抽屉抽出来,把花生米放到抽屉洞里面去,以为这样做,只要不拿下抽屉来,就天衣无缝。哪知儿时的我放了学、星期天玩够了的时候,就会东翻翻、西找找,找着新奇的东西玩,在玩够了眼皮底子的东西后,就开始寻找平时没找不到的地方。我想到了抽屉下面也该有个地方,因抽屉的下沿与桌子腿的上方之间还有木板挡着,说不定里面还会有新鲜东西或秘密呢?有一天,趁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我就用力把大抽屉全部抽了出来,放到了地上,见抽屉下面还有好大的空间,最上面放着一个编织袋子,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会放在这里呢?我伸出小手往袋子的外面一试,有硬硬的颗粒的感觉,我心里明白了十有八九,便急忙从拧着花的编织袋口往里一抓,拿出来一看,是我最吃的花生米,也是那个贫穷落后年代的稀罕物,我当时喜出望外,一如淘金者发现了金子一样,不过也感到害怕,怕被父母发现打骂我,心情始终在喜与恐之间纠结着,当时的表情很难形容。如何既要吃着花生,又不被父母发现,怎么办?于是,我想出了两全其美的办法,这件事首先要选定在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进行,每次不要拿多了,拿多了的话,从量上就会被发现,拿少了又不能“打馋虫”(过去乡村常说的一个词,就是过瘾的意思。)我就酌量着一回拿一小把即可。拿了第一次后,我并没有急于拿第二次,一直间隔了好长时间,我在观察父母的表情有没有异常变化。直到“馋虫”又上来了,我才又拿第二次。后来,我又想出了一个妙计,等到父母用瓢挖着花生米炒花生之后再去拿,从数量上一般不会被发现。就这样,我一直慢慢地有节奏地吃着花生米。对家里虽有点损失,但也有有益的时候。有时,我在吃着花生米的时候,发现有虫子眼了,再捏开一看,有虫子了,我就会变相地告诉父母,“XX家的花生米都放的招虫子了,也不舍得吃。”父母听了就会看看自家放的花生,尽快地拿出来吃了,避免被虫子吃得太多。

当会计的父母平时就把记账本之类的放里面,还把当时算稀罕的花生米放里面。这张桌子至于我有很深的感情和印记。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我常用父母的带蓝格的记账本演算算术题,可好用了,不至于像在用白纸自装订的本子上演算那样,洇染的墨水到处都是。我还常拿到学校里去用,同学们羡慕极了,抽屉洞里那一摞摞的记账本让我引以为傲,也为我儿时学习带来了方便。

老桌几子

说起桌几子来,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知道是什么物件。即便上了年岁的人,乍听这个名字也有点陌生了。桌几子,就是放在桌子之上的装饰物,一个桌几子就是家中可供观赏的一件艺术品,那时,从桌几子就能看出一个家庭的经济状况。桌几子一般比桌子稍短些,大约有桌子的一半宽,平时可放些小东西之类的。

我家的桌几子是紫红色的,就跟现在的红木颜色差不多。桌几子的下端中央有一个相对大一点的小橱,两边各有一个更小的小橱,最下端两角各有一个小方抽屉。桌几子的上端,并排分布着五个一般大的小抽屉。桌几子的两端都有漂亮的翘脚,整个桌几上都雕刻着儿、花儿等动植物,精雕细刻,生动形象, 特别吸引人的眼球。我家桌几子的每个小橱、小抽屉里,放着小笔记本、口取纸、图钉、曲别针、顶针、针线、常用药、火柴、糨糊、锥子、钉子、古币等各类小物件,大多都是日常家用所离不了的,每个小橱和抽屉几乎都满满的,也就满足了我和弟弟的好奇心。

我和弟弟小的时候,我家桌子和桌几子都紧挨着土炕,也是我和弟弟儿时爬来爬去的地方,从炕上一爬就爬到了桌子上,爬到桌子上照镜子,那时不知镜子为何物,照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好奇;爬到桌子上到桌几子里找东西玩,玩得特开心,弟弟更玩出了名堂。有一天晚上,村子里在戏台子放电影,弟弟已经睡了,祖母、父母以为他一时半会醒不了,就领着我看电影去了,把熟睡的弟弟反锁在家里,这在当时安稳的乡村里是很正常的事。到了戏台子,放了一块加演片,放了一部当时盛行的影片,具体名字记不清了,放完了电影,时间也就过去两个钟头,大人们都还有心事,就快赶慢赶往家走,走到街门口打开门一听,没有孩子哭的声音,也就放心了,可等到打开正屋门,用灯笼一照,全家人愕然。只见弟弟把花膏瓶、胭脂盒、粉盒、香皂盒摆满了一地,他像没看见我们回来似的,坐在化妆品中间玩,这可吓坏了、笑坏了祖母和父母。过后母亲分析说,可能弟弟醒来一看家里没有人,又关着门出不去,就又爬回炕上,见炕上也没有什么好玩的,这才从炕上爬到桌子上,把桌子上、桌几子上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到地上玩,桌子上、桌几子上的东西捣鼓的一件没剩。祖母、父母一直把这件事当作笑话,对人津津乐道。而我却惊叹于弟弟小小年纪的胆量,那时的小孩子一离开大人就会被吓得哇哇大哭。也许弟弟开始也哭过,一看哭也没用,就捣鼓着东西玩起来,看来桌几子上的东西不只是摆着好看的、好用的,还是好玩的,这件事一直记在我的心头,弟弟那时还不记事,不知现在知不知道这件事。

后来,一个收古玩的到我家看好了那个桌几子,一开口就给三百元,我父母一听钱不算少,也没加价就匆匆地把它卖了。过了一两年后,我到山西出差,见古玩市场摆着与我家几乎一模一样的桌几子,我走上前问了问价,最低三千元,少了一分也不卖,我一听就懵了,怪不得到我家收古玩的那个人拉着桌几子匆匆走了,那真是个好东西。我也为与那个有价值的老桌几子打过交道而感到自豪,而更感到自豪的,那是我心中的无价之宝,我与老桌几子间的情谊无价。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ssbkqf.html

我家的老物件的评论 (共 8 条)

  • wuli小仙女
  • 老夫子(熊自洲)
  • 无名
  • 浪子狐
  • 水墨残荷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老夫子(熊自洲)

    老夫子(熊自洲)挥不去的乡愁,好文笔,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