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舅舅王二虎的故事

2018-08-29 16:49 作者:随心所欲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舅舅王二虎的故事

作者:曲红旗

舅舅名叫王常业,在黑龙江逊河老家,大人孩子都管他叫“二虎”,上了岁数的人知道他是老王家当家的,有时叫他王二虎,很少有人直呼大名。

五六十年代过来的老人,一提起二虎就赞不绝口,夸他有股虎劲儿犟劲儿,干活处事有股实惠劲儿,见到老少爷们 有股亲热劲儿。这话看怎么说,要是他真瞪起眼来谁都打怵。舅舅对我可不一样,说是说,稀罕归稀罕,两天不见就想,见了面总得给你挑点毛病。姥姥听了就会冲舅舅说,别瞎掰掰了干活去吧!

那年节守岁刚过除夕,姥爷就撵我去舅舅家拜年。

我打着灯笼兴冲冲的进了家门,进门就大声喊舅舅舅妈过年好!结果舅舅舅妈一家刚刚躺下睡觉,我这一嗓子把他们吓了一跳。“怎么这么早就来拜年了”!舅舅嘶哑的声音把我也吓了一跳。一定是忙活过年累的,舅舅平时说话不是这样,嗓门大像赶大车似的。借着磕头了微弱的亮光,见舅舅从被窝里坐起来光着半拉膀子,扭过头冲我瞪瞪眼刚要喊,笑了,自然自语“俺叔俺婶子也真是,这大天黑灯瞎火路这么滑,过来过来,舅舅舅妈给旗儿压岁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舅妈把油灯捻亮,从抽屉里翻出五角钱连同一包瓜子塞到我兜里。我捂着兜一口气跑回姥姥家。

舅舅管姥爷叫三叔。

每次到姥姥家来,见了面三叔三婶子叫个亲。进了门放下鞭杆儿,发现缸里水不多了拎上水桶就奔井沿儿,一边摇辘轳打水一边跟井边打水的人逗屁嗑。“年儿她妈,家里鸡窝又遭黄皮子了吧,咬死几只鸡?”“你怎么知道?”“瞅你的脸霜打的茄子似的,欢实劲儿哪去了”?“可毁了,连老抱子都给托走了”!

回到家放下扁担就对姥姥说,看好咱家鸡,小年家黄鼠狼闹妖了。看到猪圈埋汰的下不去脚,登上水靴子跳进圈里就是一顿忙活,一锹锹一桶桶把个猪圈里的粪水收拾的干干净净。完了再往窝里垫点干草,喜得猪猡们哼哼哼哼又拱又叫。

姥爷家在逊河再没什么亲戚 常来走动,大事小情都是喊我去找舅舅,“小旗儿,去把你舅找来,家里柴火不多了”。我听了一溜边光跑到舅舅家。过不了两三天,舅舅一准就赶着儿马子拉来满满一大轱辘车劈柴柈子,还会带点桦树皮。每次干完活,姥姥就会抓两个大饼子塞给舅舅。我记得灾荒年家家粮食不够吃,大饼子挺金贵的可算是“重赏”了!

舅舅是典型的东北大汉,差不多一米八的块头,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胡茬子挺重,经常忙的顾不上刮,大汉的特质快叫他占全了。不仅如此,他声高嗓门大说话像放炮似地咣咣响。且说一不二,办事嘁嚓咔嚓。多横的人见他都哆嗦,多不听使唤的牲口在他那里都不用戴嚼子,老老实实服服帖帖。铁匠炉打铁的铁匠刘逢人就讲,二虎哥使的牲口不费嚼子费马掌,活干得多!

看似五大三粗的舅舅,做起事来粗中有细。

有一年黑龙江发大水,连续十多天大不停,二道河水位眼瞅出槽了,漫过河堤卷着泥沙杂物朝村里涌去。

水上了南下坎儿就直奔街里,供销社门前水流成河,眼见冲到姥爷家的房前,就快要漫上窗台了,上了窗台就进屋了。老天真是有眼,水不再涨了!可也没见退多少,整整泡了三天,土墙皮被水浸蚀一层层剥落。

舅舅那几天一直陪伴着姥爷姥姥,临时搬到园子高处的磨房里住。院儿里一片汪洋,一些破树枝子乱草叶子什么的不时从被冲毁的大门漂进院儿来,舅舅就放下耙子拿扫帚清理干净。有一天,突然有一条舢板晃晃荡荡漂进院儿。

姥爷见了高兴的像个孩子一个高蹦上去说,家里正愁着缺条船呢!舅舅接过话头,三叔说什么呢?这哪是三叔平时的为人?总夸咱家“义生福”店名起得好,忘了?姥爷瞪了他一眼笑笑没说话。这是谁家的船?丢了一定着急上火,得想法找到船主!于是姥爷帮舅舅把船推出院儿,舅舅趟着水拽着船到经常打鱼的人家打听直到交还失主。

在姥爷姥姥病重病危期间,舅舅一家轮班护理,家里家外,烧水做饭,洗涮喂药,舅舅更是端屎端尿,精心呵护照看,还要照看园子喂猪喂鸡,还要忙队里的活。姥姥一直有个想法,老了那天要回山东老家团聚。为了了却她的心病,舅舅拖着瘸腿硬是把瘫痪在炕的姥姥,从逊河辗转公路铁路水路背回山东。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姥爷,舅舅为什么专门爱使唤不听话的儿马子?姥爷很神秘地告诉我说,你二虎舅打小就跟马打交道,摸透了儿马子的脾气。

原来,舅舅大约十六七岁时,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应该是年前后的事,他参加了打四平战役。

据有关资料记载,四平保卫战异常激烈残酷,被称作“东方马德里之战”。留下一段撼人心魄的血色回忆。“四战四平“,影响了东北解放战争各战略阶段的战局走向,影响了国共两党在东北战场上的最终结局,进而影响了此后国共两党的政治命运”。

毛泽东主席曾高度称赞四平守军作战英勇,并激励守城将士“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听舅妈说当时舅舅是团长警卫员,骑着高头大马,挎着双匣子英俊威武可神气了!

在一次保卫战中,东北民主联军巧妙地运用战略战术,调虎离山,围点打援,穿插迂回、各个击破,打乱了国民党军的防御体系,迫使国民党军用猛烈地炮火向东北民主联军阵地狂轰滥炸。

尽管采取人海战术轮番大举进攻,最终仍被击退。东北民主联军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马匹。交战中作为首长的警卫员首要的是保证首长的人身安全,还要果断地处理危急情况。就在战事异常焦灼的时刻,舅舅得知团长夫人驻地遭受围攻,他不容分说飞身上马,不顾个人安危直冲敌群,甩动双匣子叭叭叭左右开弓一顿点射,几个国民党兵被舅舅这突如其来的阵势下破了胆,扔下枪抱头鼠窜。舅舅趁机把团长夫人背出来,飞身上马突出重围。

转移到了安全地带才发现自己受伤了,腹部和腿部中弹正在流血。经过简单的清洗包扎,他又带着伤痛火速奔赴战斗一线,一直坚持战斗取得最后胜利。因此,舅舅得到战友们的仰慕夸赞,得到首长的信任赏识。

打下四平以后,舅舅跟部队回到东北剿匪,团首长考虑到他的伤情同意给两天假探亲顺便疗疗伤。进了家门,屁股还没坐热炕沿,舅舅就带着大饼子咸盐面上山采耳子去了。结果,神不知鬼不觉的麻达山了。等转悠出来大部队撤离了不知去向。就这样阴差阳错又无法联系,与部队彻底失联了。

每次提起这事舅舅一家都有点后怕。过了好多年那张经团长特批的假条一直都还保留在家中,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人劝舅舅把假条毁了,舅舅说啥也不同意。舅妈胆小觉得人家是为咱家好,听人劝吃饱饭嘛,就连说带吓的做舅舅的工作,当着舅舅的面把假条撕了。

为这舅舅对舅妈好长一段时间老大一个不愿意。后来有人再提起这件事,舅舅说,心里一直惦记着有朝一日能找到队伍重返战场,带上假条也好有个交代。舅妈说,若不是“文革”怕摊事把它撕了,今天说不上还真能用得着呢!舅舅的儿子说,好在我们儿孙都继承了父辈的遗志,曾经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直至光荣退役,了去了老人的心病。

舅舅当兵那会儿没离开过马,到生产队还是使唤队里的马。不管多烈性的牲口到他那里都像是通了人性乖乖的,舅舅因此挺自信

也正是这种自信给他带来了终身的残疾。一次为供销社拉脚送货,就在进供销社大门瞬间,院内突然传出一声响动,马受到惊吓毛了。舅舅死死抓住缰绳,吁吁地喊着,并示意周围围观的人赶紧离开。“抓住缰绳,说死不能撒手!撞了乡里的老少爷们可不得了”。他一边提醒自己一边大声的吆喝儿马子。这时的儿马子不知中了什么邪,连蹦带叫就是不听吆喝。结果,大轱辘车卡在大门一侧,车辕挤碎了他的骨盆。

挤伤以后,他咬紧牙关硬挺着被人抬到卫生所治疗。

那时农村缺医少药医疗条件可想而知,卫生员见状吓得手脚直哆嗦,清洗涂药包扎忙得一塌糊涂,大汗一把一把从脸上淌下来。舅舅一声不吭的躺在台上,见卫生员紧张的样就讲故事给大伙听。说,看这枪眼了吗?

他指着腿上和腹部的抢眼说,这一枪差一点就截肢,这一枪就差没把肠子掏出来。战场上只要有一口气也要冲锋,不能拉松不能躺下!传说是打四平受的伤?对,打四平那会儿留下的。妈个八子的厉害不?骨盆碎了算个屁!咱又不生孩子。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叫在场的人又感动又震惊。真是条硬汉子,虎骨又会怎样?医生不无心疼的说。生产队长一边说,都到这份上了还笑得出来,够二虎的了。“你真说对了,小名就叫二虎。还是团长起的呢!早就入了军籍”。

那是打四平的一次营地换防时,接到命令后全团迅速向目的地集结。

晚饭期间,有个平时爱耍活宝的鲜族战友又出新招,说是打赌比吃辣椒。也不知这小子从那鼓捣来一捧尖辣椒,分别装到两个小碗里。他说谁能赢他他情愿包下所有的内务活,包括打洗脚水。

好多人知道高丽人的厉害不敢朝弄,舅舅不听邪犟劲儿上来了说:“咱干吃还是就着点什么吃?”

“怎么地都行你定。”

“你提议还是你定,大家作证。”

鲜族战友端起那一小碗新鲜尖椒,嘴里哼哼着“阿里郎”,头也不抬几分钟的功夫扒拉到肚里了。小眼睛乜斜着舅舅说:”该你啦!“

在场的人都为舅舅捏把汗。部队里早就传高丽人能吃辣椒,有人还编成顺口溜:”高丽棒子吃辣椒,就像马猴吃香蕉。吃一口挺甜的,留着回家过年的“。

就听这嗑,没有人敢跟鲜族人叫号。“初生牛犊不怕虎”,舅舅照着他的样也是三下五除二,一小碗辣椒进肚。没哼小调没吹口哨,末了咕嘟咕嘟喝了一碗凉水、吧嗒吧嗒嘴,又抓起两个红辣椒嚼吧嚼吧咽了下去。

鲜族战友傻眼了,看热闹的起哄了。不一会儿,鲜族战友有点受不了了,抓心挠肝的直跺脚。舅舅若无其事笑嘻嘻地说,你等着,我找洗脚盆去了。

从此,部队传出“二虎”的雅号,说是团长给叫响的,也不知真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shskqf.html

舅舅王二虎的故事的评论 (共 7 条)

  • 襄阳游子
  • 紫燕之约
  • 雪儿
  • 听雨轩儿
  • 老夫子(熊自洲)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