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论失政

2020-03-15 16:47 作者:向宁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论失政

经济或哲学理论被大师研发出来了,把成果写成著作公之于天下,而天下之人又仅皆读其书,谙其事理。唯独遗憾事情是:这些人人皆知的学问,若能运用了实践,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必大裨益于世界。然而,世人却不能觉之用之,听凭束之高阁,而百姓兆民一如既往尽在苦水中挣扎。

在经济学中,就有这样一种理论,它发轫于西方古典经济学,又最终在马克思那里日臻成熟,它就是关于“生产性劳动”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在我们这个物质财富极端稀缺的社会,尽管每个人的工作岗位不同,但是,不是任何人的劳动都有价值,不是任何人都会为国家为家庭带来财富。

只有从事工农业和商业等物质生产部门之生产者,他们之劳动才会创造利润财富。而对于上层建筑中之无形服务生产者,他们诸如官吏、教师、演员、军人和律师等的工作,却不能为国家为个人创造任何价值和财富。相反,他们之消费活动,只会减少国家所积累之现有物质财富。可想而知,只要对经济学或马克思经济学,有肤浅知识之人,以上经济学规律对他都会有振聋发聩之效应。

因为,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国家,就是这样好的经济规律,不曾被人类运用到治国实践之中,不曾用来制订国家之经济制度和政策。所以说,这个知识资源是被人类非常无情地浪费掉了,因为它没有为任何国家带来经济利益或社会效益。然而,在社会制度建设方面,我们正因为不按照马克思之“生产性劳动”理论办事,所以世界各国在社会发展上走了弯路,甚至付出了惨痛之代价。

为什说,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理论永远是真理?尽管数百年来,世界各国有很多理论精英,企图推翻马克思苦心经营之理论大厦。他们虽然打造了自己五光十色的理论帆船,但当现实政治风暴来临时,真正能起到“挽狂澜于既倒”之理论,惟有马克思的“生产性劳动”学说,而其他理论帆船则统统在风浪中全部沉没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应当看到,马克思创立他的“生产性劳动”学说,是有他的历史渊源和实践依据的。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在19世纪以前,甚至在19世纪以后,人类为了发展,都必须做一件事,这就是为了使国家的物质财富尽快增长,任何人都必须关心物质生产,甚至任何人都必须参加物质生产。因为人类社会从古至今,都属于物质财富极端稀缺之社会。所以,我们必须重视物质生产,不仅如此,人类必须鄙视靠“奇巧末技”生活之人。

在古代,我们的祖先走过“重农轻商”之路,这就是重视农业生产,禁止和阻断靠手工和经商谋生。这样的道理,就连4、5千年前,我们最早的祖先黄帝轩辕氏也懂得。

在今天,我们的社会依然属于物质财富匮乏的时代,因此,为了生存,为了社会上有更多的人早日过上“丰衣足食”之生活。我们依然要采取“重本轻末”之政策,必须把第一第二之工农业作为重要的“本业”来抓。而把从事演艺、游戏、走私、著作、僧道和嫖赌等服务色情业,当作“末业”来对待。

不仅如此,我们必须运用马克思理论进行“重本轻末”,使一切“末技”游食之民仅归于“本业”。只有这样,社会财富才会日渐增多,而那些需要救济的贫民才会得到更多的物质补助。

目前,我国的现实却不容乐观,由于受各种妖怪理论之误导,认为上层建筑的工作者,他们之劳动也是生产性的,也能创造价值。于是,把上层建筑也推向市场改革,让无数从事服务业之人也可当资本家,也可剥削劳动人民。于是,演员、官员、教师和僧侣等,尽皆一暴富,尽行腰缠万贯。

令人担忧者更在:现在从事“末技”之人日益隆多。他们就像蚂蚁,数量正在一天天集合。他们如洪水一样,正在冲向劳动人民。他们每个人都张着血盆大口,正在啃吃百姓的血汗钱。可以肯定,如果中国之产业结构失衡,“末技之民”甚嚣而上,则社会中国不亡即蹶。不出十年,中国之穷人全在少数物质生产者,而大批富人却是那些贯操“末技”之游食者。

不出十年,中国将成为贫富悬殊的恶浊之地,富人和穷人在街上走着,就像老虎和猪在相互仇恨争斗。到那时,天下再没有一处安静祥和之地。

今后,为了让科学理论更好地服务于社会,我们必须按照马克思理论,在中国乃至世界建立更多的半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个美好的国度里,凡是上层建筑内的劳动者,都过着社会主义有计划的集体生活。他们不再从单位机关领取工资,而是吃住穿在政府。只有下层物质生产部门才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允许个人从事投资办厂和做资本家,并允许他们发家致富。(2020.2.17)

论发展

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是每个人都关心的大事。还是老话题,在历史进入20世纪,当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建立以后,但不到半个世纪,它们又都纷纷垮台。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贫穷落后总是和社会主义为伴。社会主义国家要摆脱“百年孤独”,唯有走改革之路。这就是砍到社会主义大旗,重新踏进资本主义大门。在西方,社会主义国家大都进行了“休克疗法”的私有化改革,而在中国,则进行了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是历史的后退,但不是失败,后退是为了进步。

因为在物质财富极端稀缺的社会,也就是社会公民普遍贫穷落后的社会,要加快经济发展,唯有实行经济私有化制度。因为经济私有制度比公有制度,更能调动人民的生产积极性,更能发挥他们的创造性。不仅如此,市场调节资源分配总比计划调节更有效率,更能充分利用时间,并把藏于时间背后的财富挖掘出来。

从生产关系的角度看,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发展,反之,超前的生产关系一定会破坏生产力的发展。从世界社会主义国家近百年的运动史可知,那种认为可在经济落后国家,首先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论是错误的。因为生产力落后,建立超前的生产关系并不能促进这些国家发展。我国在上世纪6、7十年代,大搞人民公社化运动,实行高度计划经济,就是典型的生产关系超前发展案例。所以,这样的社会主义运动是注定要失败的,它给后人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私有经济所以比公有经济发展快,除了它更能发挥人的致富潜能以外,还有更大的原因是:在私有制社会,财富分配制度更为丰富多样。除了有“按劳分配”的制度,还有“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制度。而在公有制国家,分配制度单一,一般只允许“按劳分配”制度通行。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分配制度多样性,这就能够极大地调动各种生产要素,参与到社会生产中,从而使资本、土地、科学技术和管理知识等不可或缺的现代资源,一并加入社会财富的大生产中。

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集体企业中,只有人类劳动创造财富,但在资本主义私有企业中,除了人类劳动,还有资本、土地、科学技术和品牌等非人类因素也成为财富的创造者。这就大大拓宽了财富创造的渠道和源泉,致使资本主义企业中的财富能够以成百上千的速度增加。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我国当代经济学家卫兴华的研究发现,中国是世界上人口和劳动力最多的国家。在2000年,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尽管突破了1万亿美元,但也只及美国的1/9。不仅如此,中国所耗费的劳动力和人类劳动量却比美国多几倍。在2000年,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800多美元,而美国却约为3万美元,相当于中国的37倍。

以上数据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美国虽然是劳动力缺少的国家,但它创造的社会财富却远远多于劳动力丰富的中国。这个深层原因是:美国是一个完全私有制的国家,而中国却只是半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在我国还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私有制经济仅是补充成分。所以说,在中国,社会财富创造的渠道还没有完全拓宽,人的生产积极性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在将来,社会财富创造的渠道,不但要拓宽,还要挖深。社会生产力不仅要向横向发展,更要向纵向挺进。这个历史赋予人类的伟大使命就是:我们不仅要让各种生产要素会创造财富(使用价值),更要让它们会创造价值。比如,工厂中的机器人,它虽然会帮助人类生产产品,但在商品市场上,机器人生产的产品却没有价值。机器人只能从市场上空手而归。尽管机器人付出了“劳动”,但它却没有报酬。

正因此,机器人的占有者资本家或科学家,他们要生存,只有剥削工厂中的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这就是只能靠剥削为生。由于这是不光彩的事情,因此会大大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因此说,社会生产力要加快发展,我们必须依靠科学。必须用科学论证机器人等非人类生产要素也会创造价值。只有这样,社会生产力才能大踏步地向前挺进,社会财富才能像江河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出。(2020.3.13)

论官俸禄

从历朝官俸制度可知,即使一品高管宰相和最高管皇帝,他们每年的工资也只够支付,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如做府宅和皇宫,造舟车,制衣服,以及支付家庭雇佣人员如嫔妃、宦官、洗衣做饭工和保镖等工人的工资。最后,古代官吏的工资还能满足子女上大学请先生的经费开支。

如果一个皇帝只临朝3、4年就退位了。他就可能连自己的生活开支和子女上大学的经费已没有赚到。总之,古代官吏的工资,其领取原则是遵守“按劳分配”的制度。

从这个分配制度出发可知,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得劳动,都得过自食其力的生活才是正道。如果有人过不劳而获的生活,不管他是剥削父母还是剥削别人,他都是剥削者,都是不能被人称道的。

在当今社会,有人想把财产留给子女,想让子女过不劳而获的生活,其实这是不正确的。正确的观点是,父母只能让子女接受文化教育,即只能“授之以渔,而不能授之以鱼”。决不能让子女躺下身子吃“五保户”,子女的生活还得要靠他们自己的劳动来维持。

论工资

马克思关于雇佣工人的工资理论,直接继承了古典经济学家的观点。英国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家塞米尔-贝利(Samuel Bailey 1791-1870)在其《对价值的本质、尺度和原因的批判研究》第50页指出:“李嘉图用了一个巧妙的手法,使劳动的价值取决于生产工资所需要的劳动量;或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劳动的价值应当由生产工资所必需的劳动量来估量。”为此马克思也认为,劳动力的价值“也就是生产出工人每天平均的生活资料量所需要的劳动量”。(《资本论》第1卷215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由此可见,工资是维持劳动力再生产所耗费的劳动量。所谓“维持劳动力”包括劳动者每天的生活资料开支,还有劳动者接受文化教育,技能培训所耗费的物质开支。

恩格斯指出:“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句话阐明了从事上层建筑工作者的工资决定问题。他们工资的最低标准就是能够维持他们的最低生存条件,即保证有饭吃,有房住和有衣服穿。

在实际经济工作中,各级政府在对待文化工作者的生活待遇上,往往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强迫文化人不吃不住不穿衣服也要“革命”,这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做法,对工作是非常有害的。因为它只会妨碍各项文化事业的发展。

论平均

如果每个人都拿平均工资,那么全社会的财富就实现了平均分配,也就不再存在贫富两极分化。于是改革开放的伟大目标就实现了。

论反腐败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没有反过腐败,尤其农村基层没有反过腐败。在过去,中国只知反经济贪污腐败,却从来不反政治和文化腐败。从不反党风政风腐败,也不反教育腐败。现在终于轮到腐败反人民了,它要叫百姓吃二边苦。甚至到了亡国之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pzbkqf.html

论失政的评论 (共 2 条)

  • 黎柘love
  • 残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