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家的药铺

2020-07-12 16:52 作者:江北乔木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沧桑岁月里的往事一旦进入你记忆的深海里,抹都抹不去,有时还会悄然入。这不,昨晚老家的药铺又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我的梦里,醒来暗自称奇,不知梦还是现实。思来想去,慢慢回忆,老家的药铺也有值得称道的东西,何不让梦还原一个真实的老家的药铺,让它走进现实的文字里,

从我记事起,老家就有药铺了,那时候归村集体,药铺就在村子很有名的大胡同里,是原一富户被收归的四间高阔气派的房屋,西面毗邻着一个气势雄壮、飞檐高翘的大过道,自然便知房屋的高贵。乡民百姓想到药铺看病、拿药,还要登上两三级台阶,瞬间就会感到过去大户人家的高贵阔绰。跨过高高的门槛走进药铺,就见靠北面墙壁摆放着一溜一人多高的中药橱柜,中间设立了一个柜台,药铺前面靠窗位置摆了两张接诊桌,墙上挂着三个听诊器,规范有序,很像个药铺的样子,这在当年的乡村里算是很不错的药铺了。

药铺里有三位医生。一位是村子聘的退休医生,名字叫荆永顺,大概六十五六岁年纪,花白头发,脸上架一副老花镜,说话慢声细语,文质彬彬,一副老知识分子的样子;一位是我三伯,名字叫乔广平,身材高大魁梧,气宇轩昂,富有智慧,是老家一位最有名老中医的中意弟子,儿时常听老人们说他悟性强(那时我对悟性还似懂非懂),切脉灵;还有一位是半路学医的,医术还说得过去,不过,比起前两位来,那就相差不是一个档次了。三位医生的搭配应该说很不错了,若不是疑难杂症,几乎都能治了。他仨一直搭档了好多年,彼此相处都很好。

那时候,药铺里也没有这设备、那设备的,只有听诊器、血压计等,单凭“望闻问切”就治疗得很好,医生们的切脉真是功夫了得,让病人将手放平,安静后再切脉,他们一边切着脉,一边思索着、判断着病情,判断是那么准确,且脉准确程度八九不离十,儿时感到真是神奇、神医。确诊后,再对症下药,转到柜台后,从一个个小橱取出中药,用小秤认真地称量着,个中看出了行医的规范,正是凭着有了这样的规范,才使许多病人药到病除,使许多病人转危为安。

医生们不仅医术好,且服务态度好。虽说他们当时有的只拿着很少的聘用费,有的只拿着很少的工分补贴,但他们却把医生这项职业做到了极致,主动热情地为病人看病服务,从没出现态度蛮横现象。有的病人自己来不了药铺,打发家人来叫医生,他们都随叫随到,背起药箱就去了,毫无怨言,有时一天绕着村外头走几个来回,都在所不辞。有时已经下班了,医生回家了,甚至已经躺下睡觉了,有急病人打发家人来找,到药铺里找不到就找到家里。我与别的医生离得远,没听到、看到有病人家属到家中去叫的。三伯家就住在药铺旁,常见病人家属站在他家门外、屋后等着,有时听着喊叫,有时也听别人说起这些事。三伯常常睡觉了再穿起衣服跟着病人家属走,有时还一晚上折腾好几次,脱了穿,穿了脱,儿时耳闻目睹医生们的行医辛劳,感到当医生也真不容易啊!病人们都感到过意不去。

药铺因在村子的一个重要的南北通道旁边,每天南来北往上下坡、走道的人流本来就很多,加之医生们医术精湛,服务周到,一传十,十传百,名声传出去了,从大胡同里传到大胡同外,传遍村子、邻村,村子大了加之外村的每天看病、拿药的很多,常见药铺内外、过道内外都有大人、孩子,药铺成了老家人的聚散地,成了老家的一个地域性标志,医生成了一方百姓的保护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我三伯乔广平因医术高明被调到一家乡镇医院担任主治医生,没几年就转为吃“国家粮”的。药铺里又补充了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再后来,实行了改革开放,村子里不再设药铺,个人设立了卫生室和一家家药店,我对这些印象就不深了。

老家的药铺,留下了时代的印记,不知为多少乡村百姓救了急,药铺里的医生救死扶伤,妙手回,不知救治了多少乡村百姓。老家的药铺被乡村百姓刻骨铭记,也始终铭记在我心里。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nsbkqf.html

老家的药铺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