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武功社火》

2019-07-23 18:13 作者:踏雪闻香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跟随母亲下放的时候,是一九六九年。那时候的杨凌镇,尚属于武功县管理。迁到了农村,每每过年间正月里,各村各队都要组织耍社火。

而在这一天里,人们穿戴的很整齐,全都聚集在大路上,一起观看村里的社火表演。记得当时的社火,分为单马社火、对马社火、高台社火和车社火等。尤其是对马社火和高台社火,她以悬、险、惊、奇、妙,享誉四乡八村。

一大队人马,在彩旗方阵、锣鼓号队的引领下,浩浩荡荡开向前方。走龙舞狮、旱船竹马,加上踩高跷,扭秧歌的伴衬,场面气势很是威武,乡村呈现出一片升平祥和、万民同乐的美好画面。

那时看的最多的,便是舞龙舞狮子。在一阵咚咚锵,咚咚锵,咚咚锵锵咚咚锵的锣鼓声中,雄狮,巨龙,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出来了,四周顿时响起呱唧呱唧的鼓掌声和孩子们的欢笑声。

你再瞧那些个狮子,忽而凌空而举,忽而追逐嬉戏,忽而攀爬登高,忽而张开嘴巴,向大家做着怪样。狮头左摇右摆,看的人眼花缭乱,蠢蠢欲动。

特别是玩狮头的人,要求力气要大,手脚要够灵活,他既得带动狮尾的那一个人舞动全身,又要手脚并用,让狮嘴会叼绣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舞狮尾的也不甘落后,卯足了劲配合,该弓腰时弓腰,该收腿时收腿。节目结束等卸下装备,两个人累的是汗流浃背,感觉那那都酸痛不舒服。

舞龙的是一大队人,大概十几个人吧。舞龙她又称玩龙灯,更叫人兴高采烈,目不转睛。舞龙时,龙跟着拿绣球的人,做起了各种动作,穿插,前进,后退。并不断地展示扭、挥、仰、跪、跳、摇等多种姿势。

随着威震八方的锣鼓一响,大地便颤抖起来,树木便摇晃起来,人心便激动起来,继而进入了空前的少有地,亢奋机灵精神之中。

那龙巨首高昂,劲角高挺,双眸灼灼发光,在人们的跳跃声中,穿云破雾,左右穿行,斗折盘曲,上下翻飞。啊,好一个龙姿,龙胆,龙威,龙魂!因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转眼间,几年过去了。七九年返城后,住在了父亲的单位。一到过年时,附近的姚安,李台,付家庄等村,也相继耍起了社火,节目是空前的高涨好看。

人们站在马车上,单腿蹬在铁丝上,穿着古装戏服,面孔画成各式各样。扭秧歌的舞动着绸子,踩高跷的扭的更欢。那车里的马上的,轿子里的,个个也是使尽全力,向大家展示自己的美。幸福欢乐的微笑,荡在每个人脸上。 围观的人们,不时欢呼着,高叫着。那一个一个的“好!”字,不时冲出喉咙,直达云霄。

最最让我忘不了的,就是一个莲花座里,坐了一个八个月的小男孩,白白胖胖,很是可。开始还笑嘻嘻的,一路走着走着就哭开了,可能是孩子肚子饿了。

那个当娘的就跟在后边,高举个奶瓶,一会给他喂几口奶。北风不时地掠过,我们身上都感觉有点冷,孩子更是眼泪汪汪,鼻涕直流,看的大家真心疼。

不久就听人说,那孩子是个独苗,上有三个姐姐。大概是长的好,就由村里人选出来的做了花童。时间不长又听人说,那孩子回去后,持续发高烧,没治好结果孩子夭折了,听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招工进厂后,正月里厂里和离退办,也会组织社火。各单位职工和退休人员,穿戴整齐,捏着秧歌,敲着锣鼓,威风凛凛,很是热闹。

特别是离退办的节目,丰富多彩特别吸引眼球。什么西游记,四个取经人一路相随,悟空舞着金箍棒,沙僧担起担子,唐僧双手合拢,口念阿弥陀佛,猪八戒扛着耙子,挺个大肚皮。演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扮着地主老财的老同志,一个吸着烟袋,一个手里打着算盘。划旱船的两女子,演的更是含情脉脉,眉眼相对。加上各车间组织的,舞龙队舞狮队,也是雄心勃勃,气势庞大,给大家留下了难忘深刻的记忆

正月十五十六的时候,武功县街道也是人山人海,人流水泄不通。各单位,村里组织的社火,给平常就热闹的街道,更增添了一份繁华景象。

这时的社火,也是五花八门,人们装扮的花里胡哨,粉墨登场。看那车,那马,那人,都在灯火阑珊处,微笑回眸欢呼。

县里有单位在门前,摆上水和麻花,面包,供人们饿了随时可以拿起吃。人情的温馨,彼此的信任关怀关爱,尽收眼底,感动于心。

到了近几年,厂里再没有组织这样的活动,一到过年就显得格外冷清。至于县里的社火,也有几年没去看了,嫌吵和人多。但那些美好的记忆,却永远铭刻于心,今生不会忘记。

韩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nbpkqf.html

散文《武功社火》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