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片刻.花开

2018-06-14 09:13 作者:松月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年来,花都会开。那是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候,谁不喜这人间四月天,我喜欢,想必你也是喜欢的。

老楼后的那几株桃树,我们是从入春就开始关注的。这些个花树,枝桠纵横,那群灰喜鹊常常从它们的枝头飞来飞去。而我们总是消得片刻闲适,就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那几株挂满了骨朵的树,说,花就要开了。这时候,我们就把那些个压在胸口的劳顿都抛散了,就好似那些花已经开了满树,而我们早已跟着手拿相机的刘哥跑到花树下,倚着那枝头娇嫩的花朵对着那镜头笑得春风烂漫。花还未开,花骨朵还在春风里摇曳,这些花一遍一遍在我们心里开放。而实际上,花开的时候常常是假期,常常是等我们再见她时,她已零落,花开的日子实在太过短暂。与一年的光阴相比,只是一小节,与宇宙洪荒的亿万光年光阴相比恐怕短暂的连一瞬都算不上了。也可能就是因为这短暂,这花开的日子就这么让人无比的珍惜与眷恋。

每年春来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记挂着那些花。那条湖畔小径的几株老杏树过不了多久就该开花了吧?去岁我信步从花树下走过,那暗红色的枝干,从春分时刻起就日益泛出光泽来,从那一刻起,默默在心里期盼着花开的日子。还有天安门前的那几株老玉兰,枝桠苍劲,花枝嶙峋,再加上那满树傲然的白玉兰,这份骨子里透出的大气之美非寻常脂粉所能相比的。还有颐和园慈禧院子里的那两株玉兰树,走进院子的时候已是初,一株玉兰树,枝叶繁茂,姿态端庄,可以想见开花日子的不凡气度。当年曾经在此花树下赏花踱步的慈禧,她的威仪、权利与财富早已倾覆,而这一株玉兰树却沿着时间的涯际一路行走,不慌不乱,芳华如故。

总不想错过花开的日子。可是又怎能不错过?明明是上周还紧紧裹着包衣的玉兰,两周以后再见,那花早已过了盛年。白玉兰满树,难觅一朵不无伤痕的,最好的花期已然错过!还有这边湖岸的花树眼见着就要开了,一树一树。可是一纸车票将我运抵了远方,就一里地一里地的离开了花树。等到一周两周回来的时候,那一树一树的花早已难觅了踪迹,只见那蕊心还坚强的守候在枝丫上,一小片绿叶已然走进了春天

春天是一年当中最美的遇见。遇见春花,总有那样的时刻,可能是一夜之间,房前屋后的花树都灿然的怒放了。白色、粉色、淡淡的新绿色、明快的鹅黄色、美艳的水粉色、高贵的深紫色,这些美丽的生命一下子丰富你平凡的世界,原本只有树木的黑褐,土地的土黄,天空或蓝或灰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多彩起来。各色花朵点缀着白天和黑夜,花香弥漫在水畔的小径。

春天总是在该来的时候就跨过季节的门槛悄然而来。无需担心冬眠的树会不会沉睡不醒!只需一声季节的哨音,自然里的万事万物自会苏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每年春天将来时刻,大地上的一切都开始呈现出跃动的姿态来。土地、阳光、行走在大地上的人群,一切一扫冬日沉寂。在连接故乡与京城的D车上,我进行着一种季节的穿越。故乡还在春来之前小睡,过了山海关,车窗外的春天早已醒来。一抹新绿的垂柳、几枝灿然的桃花呼啦一下,就把你带入了一个生命勃发的春天。而那日在站台,一辆老旧的绿皮火车缓缓驶来,一节节卧铺车厢就在早晨朝阳的照临下,一点点的驶入生命里的春天。人们在火车的行驶中,穿越了季节。或是凭窗远望,或是吃着泡面,或是对镜贴花黄,白发的老人安静的落座于窗口,凝望远望。穿着白衬衫的青年带着一丝青春的倔强和的迷茫正对着窗口-------那一个个洒满早春阳光的窗口,如同一幕幕鲜活的早春剧场,人们在知或未知中走进了春天。

燕郊的一个种植了许多花树的小区成了我春天时赏花的乐园。那扇大铁门里,有着无比美好的春天。建造者别具匠心的在小区了种植了许多花树。西府海棠、榆叶梅、白玉兰、紫玉兰、白丁香、紫丁香、各样的杏花、桃花、梨花、山楂花。还有许多我至今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这里花草的丰富堪比植物园。我是N年前的一次偶然走进了这个院子,开始了与这些花的初见。自此,每年春天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来到这个院子里转转,只为那些花。在满院子的海棠当中,我最喜爱那株长在大房子门口的足有三米高的西府海棠,它的花枝从粗壮的根处一直扶摇直上,让我这个小个子女子可以不急不缓慢慢欣赏。海棠花美的好比新娘鬓上花。紫玉兰最好看的要数水岸那边楼门口的那一株,手掌样的枝丫一丛丛,如酒杯般大小的紫色玉兰花拥簇着,那年遇见刚好是她的盛年。此后的春天,我一次次的找寻,都未曾如愿。

每次走进那扇大铁门的时候,都有些小小的忐忑。那株小广场上的梨花是不是开过了呢?湖畔小径上的榆叶梅是不是正粉的浓烈呢?穿着一身美丽的淡黄色衣裳的不知名的花树是不是还未曾到花期?是不是又错过了那西府海棠涌动于枝头的春潮-------

而又何尝真的不能错过!春花怒放的日子实在太过短暂了,她与夏日的花朵不同,夏日里的花可以摇摇的陪伴你一整个夏天。而春花呢?怒放的日子短暂的只有几日光景。春时我沿着湖边小径漫步,只为看望那一株株开花的树。只隔几日之后的傍晚,当我在晚风中再一次于湖畔独步,迎面而来的是要以落败的残花挂在枝头,那一刻,我的眼角不由的有些湿润,春花,这美好的生命,总是在你的不舍中脚步匆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好吧,我们明年再见!

每次去看花,我都是那个脚步匆匆、心也切切的女子。当春柳“万千垂下绿丝绦”的时候,就该“人面桃花相映红”了。在花树之间穿行,那一刻就抛却了尘世纷扰,嗅着指引灵魂的暗香,沉浸在鸣、微风、松软潮湿的土地,回归生命的本真。在我的案头,有一枝杏花耀眼的怒放。背景是宝石蓝的天幕,花色粉白,枝干老褐。这幅梵高的《杏花》被印制在硕大的鼠标垫上,每次伏案,我都仿若走进杏花树下,走进一个花朵恣意的春天。杏花的片刻,被梵高的画笔定格了,历经几个世纪,依然花开卓然,暗香浮动。每次伏案,就一次次的走进了杏花怒放的春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kqskqf.html

片刻.花开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