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悠悠二胡情

2019-12-23 14:23 作者:文章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当听到柔美的二胡之音,我的心为之颤动,整个人沉醉在二胡的弦音中,迷恋着,苦涩着,怀念着....回想起我与二胡的情缘,系着一段难忘的往事。

六九年,我知青下乡插队到偏僻贫困的农村,集体户安顿在张大爷西屋。到了贫穷陌生的地方,恶劣的生活环境,与我们的想象是天壤之别。将要在这里长期生活,同学们心里都有巨大的精神落差和沉重的思想包袱。

傍晚,黄昏收起缠绵忧伤的晚霞,在心情郁闷无招无落的时候,晚风袭来,远处飘来悠扬的二胡声,弦音缠绵,如泣如诉,哀怨,凄凉,丝丝缕缕,欲断欲续,如轻浮的云飘动着,把我与同学沉重的心连在一起,好像觅到了知音。我们竟然没想到,在这穷村僻壤,竟有音乐细胞的高人,用音乐的语言,诠释人生快乐悲伤。我和同学们顺声觅去,在屯子前街的农家小院,有一个三十多岁黝黑皮肤的男子,在院里专注地拉着的二胡。那双粗糙的双手娴熟地在弦上滑动,流淌出天籁之音。此人见了我们,知道是后院张家新来的知青,非常热情地把我们让进了屋里,端茶倒水。经过交流,我们知道此人叫刘万聪,是个木匠,家排行老三,村里人都叫他“三木匠”。

在我们交谈中,我的目光始终注意,他那把琴桶与琴杆不相称,后改造的胡琴。他看出了我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出二胡的来历。这把二胡是省艺术学院“坏分子”下放咱村改造李老师的。李老师多才多艺,拉了一手好二胡,我整天不离他家,也是他在农村教的第一个学生。我不会识谱,《二泉映月》、《良宵》、《月》等二胡名曲,都是李老师一句一句教会的。李老师经常说,拉二胡,不懂,《二泉映月》、《月夜》、《良宵》,根本拉不好二胡。去年天,大队民兵营长李四虎子妹妹出嫁,在宴席上,李四虎子想让李老师拉琴热闹热闹,凑巧,李老师有病打针没去。李四虎子怀恨在心,一天晚上,四邻聚集乘凉,听李老师拉《二泉映月》曲子,李四虎子带着民兵来了,破口大骂,革命歌曲你不拉,竟在革命群众面前传播“四旧”的东西,非得把你这个坏分子的流毒斩草除根不可。说着,把李老师的胡琴杆给踹断三截,送李老师去公社办了半个月学习班。李老师把踹坏的二胡交给了我,你修理修理用吧,我再也不能拉二胡了。今年天,李老师回省城了。我在李老师身上学了很多我学不到的知识,这把二胡是留给我唯一的纪念。咱队日值才勾九分钱,年年吃饭销粮。家里条件差,生活困难,虽然喜欢二胡,但买不起,就自己动手作。不怕你们笑话,看看我自作的二胡。说着,到里屋拿出他制的土二胡,我们看了都乐坏了。琴桶,是铁桶罐头盒子;蒙皮,是用猪尿泡;琴杆,是柳木棒子;琴弦,是纳鞋的细麻绳,烀熟热土豆子撸的;琴弓,是竹扫帚棍和马尾做的。别管咋着,自制的二胡还真能拉出音来。

没老师教,听别人拉,自己学。不识谱,用浪荡韵,死记硬背曲子,一点点摸索。屯子来了“二人转”,也是学习的好机会。为了学习二胡与指法,跟随“二人转”走十了多个屯子。这样用自制的琴苦练了十年,总算拉出个调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自做的二胡给我们演奏一番。“三木匠”拉起二胡,非常投入,身子随着调子起伏摇晃,嘴巴随着曲子嘎吧,脖子随着弦音前后伸缩,手拉脚蹬,混身用劲,姿势特别逗人。自做的二胡虽然音色不好,声调不正,但总拉出了曲调。

“千日胡琴百日萧”学二胡有一定的难度。孤独的人生仅有二胡陪伴,委婉弦音,是自强不息的感悟。胡弦在,精神在,奏响生命和谐的序曲。夜晚农村没电,天天摸着黑拉,自得其乐。每当看到他娴熟地拉着二胡,摇头晃脑,陶醉其中,这种草根的艺术,就凭着聪明的智慧,凭着不懈的努力。在偏僻的农村生活,他看不到外面精彩的世界,但用心来感悟音乐的魅力,二胡声伴着明月,伴着寂静的夜空,画出了一条自我安慰的空灵弧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他再次拉起李老师给他的二胡,更娴熟自如,弦音如水,流动着情韵,流遍全身每根神经末梢。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哀婉把心划伤,流出殷殷的血。音符的跳跃与流淌,让我不难想象,没有这把二胡,他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枯燥乏味。有了这把二胡,伤感,可以慰藉;疲倦,可以放松;压抑,可以宣泄。与二胡相依为命,没有什么比得过弦音的包容与安慰?

我们熟悉了以后,都叫他“刘三哥”。 他为人温和,谦逊,做事一丝不苟。一有空就到集体户来,集体户的同学有口琴、提琴、京胡,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光我自己就有紫竹笛子和紫檀二胡两种乐器。六角小叶紫檀二胡,是伴随伯父留学日本回国的纪念。我下乡时,伯父怕我在农村寂寞,特意送给我的。虽然不算高档名贵的乐器,但蒙皮、手感、琴桶尚佳,音色好听柔润。

“刘三哥”每次来集体户就拿起我的二胡,不释手地拉一气。琴在我的手拉不出情调,可是一到“刘三哥”的手,婉转凄凉意境深远的《二泉映月》,从琴弦飘来,时而辗转,时而缠绵,时而幽深,时而明丽;如杨柳依依,如寒风怒;置身于江南朦胧的小桥,漫步于明丽的映月湖畔。跨越时空,听到了阿炳心灵深处的天籁之音。我突然感觉,从偏僻的村落的意象中,读出几分沧桑的韵味。

在轰轰烈烈学习革命样板戏的时代,我们集体户的五名同学与“刘三哥”都成了公社文艺宣传队的骨干。在全公社“八一”汇演,我们共排练了半个月。其中,我与女同学演唱《沙家浜》沙奶奶与郭建光《军民鱼水情》选段。还有我和“刘三哥”的保留曲目,笛子二胡演奏《扬鞭催马送粮忙》,深受观众的喜爱。

“刘三哥”的二胡与同学李大个的京胡,是全公社文艺宣传队演奏的主要骨干力量。演出的当天晚上,我吃了不少香瓜,开始闹肚子,频繁地去厕所。轮到我演出了还没回来,公社宣传委员和报幕员着了急,这时,“刘三哥”自报奋勇,拉着京胡李大个登上了台,来了一段京胡和二胡演奏智取威虎山的《打虎上山》选段。这个临时补救措施,总算救了我的驾。

从那以后,我与“刘三哥”的情谊更加亲密无间了。家里杀年猪,包豆包,包冻饺子,我和同学们都是座上宾。我们哥俩经常在一起,我吹笛子他拉二胡,集体户又添了个二胡高手,每天更热闹了。最有趣的是同学李大个,总爱与“刘三哥”开玩笑说,“刘三哥”那样都好,就是拉二胡嘎巴嘴,你一嘎巴嘴,我都难受,你不嘎巴嘴不行?说着,用手捂住了他的嘴,真的就拉不出声了,给大家乐得前仰后哈的。

“刘三哥”一来集体户,我们就让他拉一段,他最拿手的《月夜》的曲目。琴声和着月光袅袅而来,把《月夜》拉得如痴如醉,他微闭双眼,装饰音羞怯、温柔地依附在指节的周围,左手上下滑动,右手推拉自如,身体随着节奏来回摇动,嘴巴不停地嘎巴,像在咬准每一音符,优美的曲子从琴筒中流了出来。我和同学们静静地聆听着从指间流淌的音韵,时而婉转,像春雨,丝一般柔柔地轻淋脸庞。时而丰盈,像秋风,绸一般轻轻地在耳边掠过。幽静的夜晚,透过缕缕月光,柔美的韵味,表达出丰富的情感。让我沉浸在唐代诗人刘方平《月夜》:“更深月夜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幻的诗句中。

七三年,因父亲历史和右派问题在监狱服刑,对我的影响很大,招工更无希望。生产队日值低,为了解决生活,我不得已转集体户,去外地砖厂干临时工。在临行前的天晚上,

“刘三哥”为我准备了送行饭。临走时,我把心爱的小叶紫檀二胡送给了他,郑重地说,“我这一走,不能再回来了,咱哥俩好一回,留个纪念吧。我在砖厂出砖窑,每天累个臭死,也没闲心拉胡琴,寂寞的时候,有我的笛子就行,携带方便。我应当把珍贵的东西,送给最知心、最需要的人。”

“刘三哥”说啥也不收,我不能多人所爱。最后僵持不下,我只好说,你给我保管着,还不行吗?“刘三哥”勉强留下,手拿着二胡,小心翼翼,如获至宝,眼睛流下泪来。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在我没退休的时候,利用出差的机会,特地去看望“刘三哥”。当我步入屋门,他的大儿子刘彤接待了我,在屋内的西墙上,我一眼就认出挂在墙上的是我给他的那把小叶紫檀二胡。遗憾的是,“刘三哥”与嫂子已去世多年了。睹物思人,让我想起了往事,心里感到一阵阵酸楚,二胡情缘,把我与“刘三哥”系在一根琴弦上。

当我回忆起“刘三哥”,悠扬的二胡声,回荡在我的耳边。那曲调时而低沉,时而雄浑,仿佛变成了轻纱飘动的云,突然又像清泉从高而陡的大山上落入深潭的水。飞扬、流畅、深沉, 流露出他的思想情感;高亢、清新、明快,表现了他坚韧的性格。

我时刻怀念他,一个朴实憨厚多才多艺的农民,怀念与他相处美好的日日夜夜。“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首首老旧曲子埋藏在我的心底,久违的旋律从心底四溢。

悠悠不尽,是曲,是梦,是呼唤......二胡的情结,永远把我们系的更紧更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hgbkqf.html

悠悠二胡情的评论 (共 11 条)

  • 听雨轩儿
  • 残影
  • 今生依梦
  • 清淡如水
  • 淡了红颜
  • 昆山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好文!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俗话说的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还心存一点梦想,再加上长期坚持不懈的埋头苦干和辛勤创作,那么就一定会迎来鲜花灿烂的美好明天!我在此衷心的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同时也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广大领导和同仁以及中国散文网的广大会员和热心读者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漫舞洛城在此向大家拜年了:预祝各位新年快乐!最后还要特别祝福我们中国散文网越办越好,并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加优异的骄人业绩和硕果累累!
  • mar

    mar好题材,好文笔。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文章

    文章回复@mar:谢谢您的鼓励与支持。

    赞(0)回复
  • 文章

    文章回复@mar:谢谢您的推荐。祝新年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