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一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2019-06-26 19:33 作者:闺中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一个天,都会成为被风吹过的昨日的夏天。入梅,云游离,荷风拂襟的夏天又来了,厚着老脸争得半天的闲暇时光,不过是穿上松散散的布裙,趿着懒洋洋的拖鞋,绕着方圆几十亩的荷塘吹吹风,把皱巴巴的性情抖抖平而已,风清花娟,看水鸭扎猛于鱼草中捉虾,对于一个深居简出的人,这样的早晨还有什么不怡心的呢?有人问:“你有没有赤足下去拽上几朵荷?”“哎哟,被风吹忘了”。每一个夏天看似相同,却又各自性情。

夏天,若有一支凉风相伴,便胜却人间无数,若无,那注定是一个烦躁郁闷甚至哀到绝望的日子。今年,门前巷子里多了几张旧木椅凳,是邻家老婶搁在那的,而且是终日制的,谁都可以享用,闲散的,路过的,田头锄禾的,热了,尽管来树荫下的椅凳上小憩一会,哪怕加班的回来,也可以在椅子上靠上半会,趁没人时,狗狗也特别愿意躺在这儿寐,那份宁静你见了,真的不舍得去扰它的清梦。我以为世上最简单的美事,就是加班结束,被风吹到家,切上几片半月的西瓜,来树荫下的木椅上,咬成一个个残月状,再摸着渐渐圆起来的“西瓜”,心满而意足地归去。

一晃,邻家婶也八十有余了,曾经那么强悍的她,也到了愿老服输的一天,不得不撂下心的土地,邻家叔更是寡言少语,一脸的逍遥感,也不知道他的精神层面已达到何种境界,用婶的话说:“朽掉了!连多走几步路都气喘不休,呆在家时间稍微长一点吧,闷得气都叹不动。”于是,两个人有事没事就坐在树荫下吹风,吹得哪儿也不想去,都吹出鸦片瘾来了,真不知道他们前八十多个夏天是怎样被风吹跑的。小巷不变,只是椅凳在一天天地朽掉了;灰裙没变,只是穿着它和他们扯着闲话时,昨日的心情早已不再,到了我这个年龄,已出入过许多的生生死死的场面,大喜大悲的心情概在自然中慢慢钝化掉了。

住在我家的房客的孩子,有高考结束的,也有中考完成的,一边在井台上刷洗锅,一边哼着歌,于他们而言,这个特殊的夏天,镌刻了他们青的战况,有忐忑有喜悦有悲哀,哪一点都清晰如初,这个终被风吹过的夏天,却永远吹不走这片记忆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又一个被风吹过的夏天,小巷、椅凳、裙裾、栈桥、荷塘和我。

原创——闺中月 于2019年6月26日午后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fspkqf.html

又一个被风吹过的夏天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