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鱼趣

2018-07-31 10:50 作者:散漫山人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时候的村庄被流水环绕,童年记忆亦被水填充。

村庄的前面有干四排横穿,左侧有截渗沟顺流而出,右侧有支二十七沟汇入村前干四排,村后有上万亩的沉砂池一望无际,碧水奔涌。几条大沟和沉砂池水流汤汤荡荡,汇流到灌溉处闸门,通过几个渡槽和闸门将水引流到西、引流到南最终汇入北支新河,穿临近区县一路奔流汇入渤海。

村庄地势低洼,镶嵌在村庄内有六、七个湾塘相互连通,逢季大和浇灌土地时节,街道成为一片泽国。修公路以前,我家大门前的街道夏秋三季从未断流。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场大雨造成了洪涝,大雨穿街而过,把我家的房台冲得近乎坍塌,浑浊的雨水猛烈冲刷门前的街道,本来就低洼的街道被冲刷到原土硬底层。我们一家人忙着取土垫屋台,村民们却加入了逮鱼的行列,大鱼穿街而过,挑水路过的卸下扁担追逐浑水中逆流而上的鲤鱼和草鱼,竟能将鱼砸到。更有好渔的“鱼迷”披着蓑衣冒着细雨,看准鱼流撒网或用鱼罩卡鱼,都收获满满。去玉米地里排水无果的村民,在玉米地里追逐到了几条草鱼。大水漫过广青公路,村民赤脚在光滑的公路扑到了几条鲤鱼。

大水退去,门前的街道变成了淙淙溪流,整村人挑水必经这条溪流,人们用石块砖头作为垫脚,晃晃悠悠小心翼翼颠着脚从上面经过,一脚踩空就连人带桶倒在溪流中。这条小溪却给孩子们带来了无穷乐趣,光着脚丫在溪水里打闹嬉笑,弄得浑身泥水,纵使脚上被玻璃碴子扎开口子也乐此不疲。上学沿着溪流围追堵截溪流中小白条鱼和鲫鱼,扑倒水中溅了一脸一头泥点子磨蹭到学校自然免不了老师的一顿板子。

因水的缘故,一年四季,村民与鱼结下不解之缘。枯水期逮鱼成为了村民的乐趣,夏秋季沉砂池水流量减小,湍急流水变缓,村民奔走相告,喜形于色,像赶赴一场盛会一般,带着旋网、抄网、鱼叉、鱼罩呼啦啦涌向沉砂池。我们家没有捕鱼工具,就只能徒手抓鱼了。村民逮鱼非常有经验,靠集体的力量将水搅浑,鱼要么蹦跳出水面,要么浮头吸氧,要么潜伏在靠岸水草中。村民们咋唬着嬉闹着将水搅浑后,旋网贴着水面刷刷撒开,缓缓煞入水中;抄网子专门抄起浮头的鱼;鱼罩“卡卡”左一下右一下向水中砸下,当感觉铁丝网被撞得铛铛作响时就有鱼入此斛中;没有渔具的将双手缓缓抄向水草中,一条条白花花的鲫鱼和鲤鱼被擒住,扑啦啦扔向岸边,岸边的孩子将草窝中挺着身子蹦蹦跳跳的鱼摁住,欣喜地将鱼放入鱼兜。运气好的时候,能撞到“鱼窝子”,嘎牙(黄辣丁)、鲫鱼、鲶鱼或黑鱼扎堆在一个水底小区域内,尽管受到驱离惊扰仍前赴后继赶赴这个区域。水性好的一个猛子扎到水底,一手抓住一条抛向岸边,换一口气又扎入水底,双手抓住一条大鱼高高举起,如此循环往复,就能捉小半盆白花花或黄橙橙的嘎牙、鲫鱼。有几斤重的草鱼不堪其扰挺着白花花身子跃出水面,迎来了一片片惊呼,村民变得更加亢奋,呼声喊声响彻云天,“撞我腰了”、“我蹭到了”,赤裸上身的汉子双手擎着捉到的草鱼炫耀,大鱼挺一挺身子就挣脱双手,“扑通”扎入水中,引来了又一片悸乱和惊呼,围剿场景俨然变成了一场锣鼓铿锵出将入相的大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小孩子徒手捉鱼水平没有大人那么高超,但在大人的影响下也都是“鱼迷”。三五成群逡巡在纵横交错的沟汊中,发现一段水草丰茂水中蒲草被拱的摇摇晃晃,水面颜色浑浊,从而判断这一段沟汊中有鱼出没。用铁锨将这一段沟汊两端用土堵住,用脸盆呼哧呼哧将水刮净,竭水之鱼露着拨翅翻着肚皮在浅浅的水流中惶恐四蹿。孩子们以逸待劳,将束以待毙的鱼儿尽行收入鱼兜。反复搜索潜入脚窝的鲫鱼、黑鱼和鲶鱼等,虽溅了一身一脸黑淤泥,却总能满载而归。眼光毒辣的成年鱼迷,往往截留更大片的水域,不用脸盆刮水,而是用“量筲(用绳将水桶拴牢,两端绳各留两根)”, 两人各执一端两根绳,前绳栓桶口,后绳栓桶底。站在高处依据惯性一起将水桶抛入水中,水自然灌满水桶,一用力夯吃夯吃将水打出,水就源源不断被哗哗量到池外。这种方法即省力又充满合作的愉快,往往换来更大的收获。后来有了浇地用的小机器,那就更便捷了,我们几个半大孩子曾用小机器在一天的时间抽干了一个窑窝,砸开冰窟,冒着星光点点收获了好几粪篓鱼,一天未吃饭竟未觉饿,手伸进刺骨冰水中也未觉冷,怪不得村里的“鱼鹰子”说:鱼头上有火!

最令小孩子憧憬期待的是月白露重时节下帘子接鱼。秋高气爽时节,正是菊黄蟹肥时候。此时村前干四排的涨水期已过,水流变得清澈而缓慢。此时鱼虾变得活跃,月光下鱼儿划动水面和水草“扑啦” 此起彼伏。敏锐的鱼迷知道下帘子接鱼的时节到了,把十几米的沟横向截流,将家中挂着的苇草帘子摘下来,把门框卸下,利用截留后的落水差,将门框嵌在光滑泥中形成平整而不能冲毁的水挡,水挡下将帘子布下两层,清澈激流哗哗冲到帘子上激起白花花泡沫。此时只需悄无声息等待鱼群落到帘子上,看着逼近水挡的鱼群用尾巴试探着通过,几条随湍急水流蹦蹦跳跳冲到帘上,心中充满惊喜和期待。深人静,秋虫吟鸣时是过鱼期。在利用沟坡辟开用秫秸支起的地窝子里,俯卧在厚厚的麦穰上借助月光盯着帘子动静,“呼啦啦”一阵响是鱼被冲进了帘子,“扑棱”一声是大鱼试探或被冲到帘子上了,赶紧拿手电筒赶过去,帘子上已收获了厚厚的一层闪着亮光的草虾和白条。

弥漫的季,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厚厚的冰面。不甚深的东大湾里,冰下缺少阳光和氧气润泽的黑黢黢的鱼群拖着黑影蠢蠢移动。村民小心翼翼拨开覆雪用木榔头猛烈敲击冰面,将鱼震昏后砸开冰窟,将昏昏沉沉的鱼捞出扔到冰面,继续循着鱼迹追踪。同龄的伙伴佯装去邻村上初中,一整天捧着砖块在冰上逐鱼,别的孩子放学他也带着一书包鱼回家,竟能在家长面前搪塞过去。

村民谙熟于逮鱼,却不怎么会烹鱼,过日子仔细的人家会把鱼到集市售卖,大部分把逮到吃不完的鱼送给邻舍共享。村民们都信奉“打鱼摸虾,耽误庄稼”的古训,对痴于“渔猎”而疏于庄稼的“鱼迷”会嗤之以鼻的。夏秋季逮的鱼吃不完就晒成鱼干,没有搓盐的鱼,一串串挂在屋檐下招来一批批苍蝇咂食,最后都丢弃完事。在缺油少醋的年代,人们不舍得煎炸,只会在清水加盐炖制,虽属纯天然尤物,但也是清汤寡淡。并且现在视为珍物的黄鳝和几乎绝迹的青鳝,被村民视为不洁之物,是丢弃不食的,现在想来真是暴殄天物了。

现在村庄周围沟汊被填平了许多,并且好几条沟汊都被化工污水和农药污染,出水的鱼有股柴油味,村民也不敢食用了。捕鱼的方式也大有断子绝孙的趋势,逮鱼专业人员绝户网、电击甚至用除草剂封锁水面等无所不用,大部分沟汊中已是绿苔封蔽,死水一潭,难觅鱼踪。

都说做梦到鱼是发财的预兆,梦里梦到鱼次数不少,也没有发财,但更多的是梦到捉鱼的场景,梦里梦外都是欣喜的。静谧月光下,草尖上水露映着月光,警惕盯着水面的眼光,合着鱼扑棱棱的划水声的场景也只有在梦中隐现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aaskqf.html

童年鱼趣的评论 (共 7 条)

  • 程汝明
  • 听雨轩儿
  • 紫色的云
  • 江南风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